陈木胜电影 专访陈木胜:《扫毒》三主角是我的三重人格

2018-11-16 - 陈木胜

《扫毒》三个主角都是我希望 "刘古张"三杰是新一代经典

凤凰娱乐:那具体到《扫毒》,我个人感觉是,它其实是一部"时装化"的武侠片而已,我能这么理解吗?

陈木胜:可以。我会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以前就受这些片影响长大,其实你看我拍亚洲电视的一个《胜者为王》,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我拍5集,我都把这个赌的题材的电视剧当成电影去拍,然后让赌桌上的较量好像武侠片一样,当时那个时候收视率就非常高。为什么?因为有人的地方就可以有武侠世界,就有侠义心肠的价值。

陈木胜电影 专访陈木胜:《扫毒》三主角是我的三重人格
陈木胜电影 专访陈木胜:《扫毒》三主角是我的三重人格

那说到这次的《扫毒》,到最后其实三个人都已经各自过界了、犯规甚至是犯法了,但那个很重要吗?人生要做那些还没完成的事,梦想也好,复仇也好。你说片子里那个大毒枭,他后来再做什么事也不关三个主角的事了,但我们就要把他灭掉,这才是大侠才会去做的,就算丧命也没关系,因为我要为民除害,这些都是古装武侠片中的。

陈木胜电影 专访陈木胜:《扫毒》三主角是我的三重人格
陈木胜电影 专访陈木胜:《扫毒》三主角是我的三重人格

很多人说,我个人对这些电影的情怀现在才拍出来有一点晚了,但其实我以前的《冲锋队之怒火街头》就已经有这方面的(情怀)了。在那之前我一直是新导演,也拍过《天若有情》那类(很有名的电影),可那个时候,我有一半是(属于)电视台的,一年只有一段时间可以去外面拍电影,当时我也是抱着赚钱的目的,讨生活的状态在拍戏,没有自己的立场:究竟你是电影界还是电视界?不知道。

陈木胜电影 专访陈木胜:《扫毒》三主角是我的三重人格
陈木胜电影 专访陈木胜:《扫毒》三主角是我的三重人格

很矛盾。那96年我拍《怒火街头》,其实才是我第一部完全离开电视台的电影作品,那时我刚离开"无线电视"就决定要做一个电影人,因为相比电视我更喜欢电影,所以我从那部片开始慢慢寻找自己的风格,寻寻觅觅到现在这部《扫毒》,我觉得我找到了,所以我强化了我个人对这种侠义情怀的表达。

凤凰娱乐:侠义情怀……那我问的再具体一点,就比如说刘青云、张家辉和古天乐,他们三个人如果去讲致敬的年代,他们更像狄龙、张国荣和周润发呢?还是狄龙、姜大卫和王羽那一代呢?

陈木胜:我希望他们最后能创造新的一代经典,因为你看以前的英雄片,他们都是分开去演中间制造一些恩怨,最后大家再一起联合。可是这一次,我故意要每一次都是三个人一起同场飙戏,用最直接的方法去传递情绪:要打就打,要讲就讲,要笑就笑,要哭就哭。那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是用一些比较婉转一点的情绪去体现。这一次我选择比较直接,所以我希望这个方法会创造新的一代经典。

凤凰娱乐:我还挺好奇,你这次的《扫毒》是三个男人,其实我们梳理一下您电影当中很多很多的戏都是三个男人:《三岔口》、《宝贝计划》、《男儿本色》太多太多……

陈木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这么巧。但我只能说,其实三个都是我。我在外面是一个导演,在家是一个家庭妇男,在家族里我又最小,六个兄弟姐妹我是小弟。在生活上我有很多角色,自然想讲的东西也都会从不同的人物去出发,具体到《扫毒》,青云代表很多工作狂的男人,只顾工作,不顾家庭,在外面就拼,拼个你死我活,老婆走了也不顾,这是工作狂的角色。

而古天乐代表很爱家的男人,可又内心矛盾很大,要去外面工作,也没时间回家。

张家辉呢是一个小男人,没有害人之心,可往往就是一个受害者。其实这是我的三重(人格),而每一次创作我都想有这个意思想去表达这三个不同的角度,你可以把它理解为我的贪心,我自己一个人"演"三个角色、三个性格。当然,我也希望我可以多写一些不同的男人,他们在这个社会上分别受到的不同对待。

凤凰娱乐:家庭啊工作啊,这么听起来还挺有类似中年危机的东西,中年男人面临的生活或者精神困境……

陈木胜:也不能讲危机,其实是要(让自己)学会享受这个状态,我觉得人生要做很多的平衡,不能说我在外面是老大,在家里也当老大,这个不过瘾,我觉得很多时候是入乡随俗,就像我在外面工作都是很庄重的来面对我的同事,带那么大的团队去外面工作,我常常都说要"恩威并重",不能只有威,你要有恩,人家才会尊重你。

所以在外面我是工作狂,但我也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面的性格,因为你是一个创作人,无论什么人格都要投进去,要想很多东西。演员也是,你要演这个角色,你就要演的很精就要全心投进去。

详解《扫毒》:设置变性人是为衬托家辉悲惨 断手以表家辉决心

凤凰娱乐:嗯,那具体聊下《扫毒》里的情节,我有两个地方有疑问,估计到时候观众也会有类似的反应。一个是黑帮老大怎么会有一个"变了性"的宝贝儿子?这个角色在文本上是不是有必要,还只是一个"宣传噱头"?

陈木胜:我没有很计算的想过这些(噱头),变性人那个角色,本来我到泰国都想找一个普通的女生给家辉,对剧情完全没影响的。可是我在创作时就觉得失踪这五年家辉应该有一个更委屈更悲惨的遭遇,我希望观众能强烈感觉到这五年家辉生活的有多苦,于是就设计他要跟一个变性人结婚,这是一个难以理解的事,可他一定要接受,接受才能活下去,活下去才可以报仇,有命才可以报仇。

凤凰娱乐:OK,那另一个就是张家辉自断手臂那部分,这是取材于真实情况还是你要通过这么血腥的情节去表达什么?

陈木胜:以前我们看很多日本片,你看那个黑帮老大让下属表决心或者是下属做的不好,那就会让他把手指切掉啊。

凤凰娱乐:但这次是整个手都自己砍掉,那一段感觉必要性在哪里?还是您要表达什么?

陈木胜:表达决心,他(张家辉)要去见八面佛的决心,断手就断手,和我就要见他的那种勇气。而且后面会说八面佛其实知道他是"卧底"就是在玩儿他,那通过让他断手也增强了这个反派人物的那种邪恶。

凤凰娱乐:OK,那最后我还是得问问贺岁档,说起来的话,这次贺岁档大片《风暴》的导演袁锦麟是您近年长期合作的编剧啊。《风暴》你看过了吗?

陈木胜:对,但《风暴》我还没看过。

凤凰娱乐:那这次他首执导筒的作品和你的这部先后上映……

陈木胜:我当然希望大家都好,因为香港动作片已经没有太多人拍了,有新导演能出来拍,也希望他成功,我相信大家的票房肯定是会有一点点影响。但我觉得去年这个档期的票房都非常高,如果容量有那么多,有那么大的话,我觉得绝对可以容纳到两至三部华语片,也不需要外语片的。你看去年有《泰囧》跟《十二生肖》,所以如果用去年的成绩表来算的话,大家应该都会很好,我也希望大家好。

凤凰娱乐:但你觉得票房这么高内地的投资环境就真的变好了吗?我看很多电影公司在投资上还是很保守,比如对于特效大片,像您之前的《全城戒备》,还有包括像一些艺术影片,是不是投资还是不太热情?

陈木胜:也不会,现在的投资环境比我差不多三四年前的《全城戒备》已经好多了,你看那个时候拍三四千万元的电影都根本筹不到款,现在可是已经拍到八九千万甚至一个亿一部的预算了,现在已经进步了。为什么?每一年,我们中国的票房增长那么快,增长到现在一年200亿票房,等到250亿一年的话,我们未来能拍更大型的片子的机会会更多,也会有更多钱去做后期和特效。

所以整个世界每一天都在变,就看你自己准备好没有:你有没有这个能力去驾驭这些大片,这回变成你未来是否成功的因素。

凤凰娱乐:那我们有一天也能看到您也拍一部艺术片甚至科幻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