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剑师欧冶子 龙泉艺人:一个想成为当代欧冶子的铸剑师

2018-11-11 - 欧冶子

用一生,做好一件事。多年以来,龙泉艺人们沉浸在手工艺的世界里,打磨自己的技艺,同时时光和岁月也给予了他们丰厚的馈赠。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艺人们的这方安静之地开始慢慢受到外界的冲击,随之而来的是心态和想法的不同改变。

铸剑师欧冶子

例如龙泉宝剑与网络游戏和影视剧紧密合作,不仅让传统手工文化有机会走进现代产业,对宣传龙泉宝剑似乎也更有效。只不过,这是更年轻一代龙泉艺人在做的事情。

而宝剑大师们始终讲究"文化立剑",讲龙泉宝剑的文化精神,郑国荣便是其中的一位。

铸剑师欧冶子

一个想成为当代欧冶子的铸剑师

"我要成为当代的欧冶子!"十年前,郑国荣在某电视台拍摄的龙泉宝剑专题栏目中,面对镜头说出了这句话。声音不大,但语气铿锵,并无半点戏谑意味。

欧冶子是铸剑师的祖师爷,也是郑国荣的精神偶像。相传春秋战国时期,欧冶子曾到龙泉铸剑,历时两年,铸剑三把。分别叫"龙渊"、"泰阿"、"工布",天下闻名。

铸剑师欧冶子

▲ 郑国荣: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浙江省龙泉宝剑锻制技艺"非遗"项目传承人

时年三十来岁的郑国荣有底气说出这样听上去似乎有点"大言不惭"的话来:当年他处于铸剑事业的上升期,是中国第一个成功铸造出陨铁剑的人。在龙泉,他是铸剑师里面的青年才俊,风头正盛,意气风发。

铸剑师欧冶子

事隔多年后,郑国荣依然记得自己曾经说过的豪言壮语。只不过再次提起,却是笑着说出来,笑自己的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随着年龄的增长,郑国荣变得谦卑了许多。

宝剑出龙泉,大师在民间

郑国荣的家隐藏在龙泉城深处,七拐八弯的一条巷子里。同时,这里也是他的剑铺所在。进入院门,首先扎进眼中的是院子内两排立着的十八般兵器,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样样俱全,感觉像是踏入了一家武林门派。

剑铺内,匠人们在各自忙着,有的在锻打,有的在磨洗,有的篆刻……一把已经锻造好的剑搁在剑架上,微微露着寒光。"这是一把龙泉古法锻造的汉剑,"郑国荣指着剑锋上的细微处耐心讲解,"只有龙泉的百炼钢才能锻造出这种花纹。"

细看之下,只见剑身上细细密密地布着一些不规则的纹路,既精巧又浑然天成。郑国荣告诉我们,这就是通过不断折叠锻打才显现出来的视觉效果,属于龙泉独有。

说起龙泉刀剑的神奇之处,郑国荣根本停不下来,就像一位年轻母亲谈论自己的孩子。说到紧要地方,眼睛闪闪发光,手舞足蹈,恨不得长三张嘴,说上三天三夜。

杨过用过的玄铁剑,他铸造出来了

1982年高中毕业后,郑国荣进入龙泉市宝剑厂,学习铸剑。很快,他的炼剑技术日益精进,在上海、北京、沈阳等地的龙泉宝剑精品展中,赢得了声誉。

他炼剑完全遵照古法,一年的刀剑产量不过二三十把。选择其中最好的留下来,剩下的全都报废。每把剑售价几万不等,走的是圈层路线,买家中甚至包括马云、李连杰这样的"大人物"。

▲ 郑国荣的剑铺还保留着一些古朴气息

郑国荣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出现在2004年。受北京天文台委托,他以天外来物"陨石"为原料,一举成功铸造了中国第一把陨铁宝剑。

所谓陨铁剑就是金庸武侠小说里的玄铁剑。曾经有两个人用过,一个是剑魔独孤求败,一个是万人迷杨过。"玄铁剑太厉害了,杨过曾经用它力敌金轮法王,打得对方只剩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喜读金庸的郑国荣,对《神雕侠侣》里有关玄铁剑的段落如数家珍。

龙泉剑密码:百炼方成钢,十年磨一剑

铸造一把龙泉剑包括锻打、淬火、木作、髹漆、簪刻、鎏金、研磨、装具、修饰等28道工序。而白羊座的郑国荣有着和处女座一样的苛刻,对炼剑的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细节都严格把控,于他而言,炼剑不仅仅是让一块铁发生物理形态的改变,更是对古人,对古技的尊重。

在整套系统工程中,重中之重是锻打。先将配好的复合坯料入炉加热,反复折叠锻打,去除杂质,百炼成钢。

▲ 炼了一辈子剑,郑国荣手上满是刀剑的痕迹

普通的剑条要折上五六千层,如果是高档剑的话起码一万层以上。每折叠一层要锻打30-40锤,一把上好的剑条则要砸上十几万次。而锻打用的铁锤小锤重四斤,大锤重八斤,这也就意味着即便是使小锤,锻打出一把剑也至少要上下挥动15万次。

▲ 郑国荣剑铺内的一口老井,龙泉的井水是铸造龙泉剑关键因素之一

磨剑同样极其讲究。传统的手工磨光包括粗磨、细磨、精磨(用当地特有的亮石磨光),整套磨下来少的五六天,多的十几天。

宝剑虽好,但年轻人不想学了

炼剑是郑国荣的本命。在他的记忆里,最快乐的日子也是打铁炼剑的日子。无论春夏秋冬,寒来暑往,只要手握铁锤,就如握着初恋的手一般,浑身都是劲儿。

就连给儿子取名字也没忘了把"剑"放进去。他的儿子名叫"剑威",寓意以剑扬威,有一半是对自己前半生的总结,一半是对下一代的希冀。毕竟,他想把自己的手艺传下去。

不过,最开始儿子的行为颇让他失望。对铸剑,儿子了无兴趣。也是,现在龙泉的年轻一代对铸剑感兴趣的屈指可数了,每年从职校毕业的有30多个学生,但愿意从事铸剑行业的不到三个。真正能坚持到最后的也非常稀少,要看运气。

"传承太难了,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愿学,还能指望别人?"郑国荣对儿子的选择多少有点恨铁不成钢,至今仍耿耿于怀。他也不大相信商业那一套,认为龙泉剑要走下去,还得回到它的文化上来。

▲ 铸剑枯燥辛苦,光磨剑一天都要磨几万目,年轻人很难坚持下来

幸运的是,兜兜转转,儿子剑威最终还是回到了剑铺。虽然还是不大愿意认真学炼剑,只愿意开淘宝店做剑买卖,但郑国荣觉得只要儿子呆在自己身边就好,就有机会说服他把郑家的独门绝活接了。"在此之前,他先要领悟了真正的剑精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