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名相房玄龄的儿子 唐朝名相房玄龄个人资料 房玄龄是怎么死的

2018-11-09 - 房玄龄

房玄龄(579年-648年8月18日),名乔,字玄龄,以字行于世,齐州临淄人 ,房彦谦之子。唐朝初年名相。房玄龄18岁时本州举进士,授羽骑尉。房玄龄在渭北投秦王李世民后,为秦王参谋划策,典管,是秦王得力的谋士之一。

武德九年,他参与玄武门之变,与杜如晦、长孙无忌、尉迟敬德、侯君集五人并功第一。唐太宗李世民即位后,房玄龄为中书令;贞观三年二月为尚书左仆射;贞观十一年封梁国公;贞观十六年七月进位司空,仍综理朝政。贞观二十二年七月廿四癸卯日,房玄龄病逝,谥文昭。

唐朝名相房玄龄的儿子 唐朝名相房玄龄个人资料 房玄龄是怎么死的
唐朝名相房玄龄的儿子 唐朝名相房玄龄个人资料 房玄龄是怎么死的

因房玄龄善谋,而杜如晦处事果断,因此人称“房谋杜断”。后世以他和杜如晦为良相的典范,合称“房、杜”。《新唐书》本传对房的评价是“玄龄当国,夙夜勤强,任公竭节,不欲一物失所。无媢忌,闻人善,若己有之。明达吏治,而缘饰以文雅,议法处令,务为宽平。不以己长望人,取人不求备,虽卑贱皆得尽所能。或以事被让,必稽颡请罪,畏惕,视若无所容”。

唐朝名相房玄龄的儿子 唐朝名相房玄龄个人资料 房玄龄是怎么死的
唐朝名相房玄龄的儿子 唐朝名相房玄龄个人资料 房玄龄是怎么死的

贞观十三年(公元639年),加太子少师。他留守京师。他任宰相十五年,女为韩王妃,儿子房遗爱尚高阳公主,显贵至极,但常常深自卑损,不敢炫人傲物。贞观十八年,李世民亲征辽东高丽,命房玄龄留守京城。在贞观年间,他先后撰成了《晋书》、《魏书》、《周书》、《北齐书》、《隋书》、《南齐书》、《梁书》、《陈书》,计八部史书。其中《晋书》130卷,乃房玄龄亲自主持撰定。另外又撰唐高祖、唐太宗实录各20卷。

贞观二十二年(648年),房玄龄病重,太宗派名医为其医治,每日供给御膳,并亲临探望。临终之时,房玄龄对诸子说:“当今天下清平,只是皇上东讨高丽不止,正为国患。主上含怒意决,臣下莫敢犯颜。我知而不言,就会含恨而死啊。

”于是抗表进谏,请求太宗以天下苍生为重,停止征讨高丽。太宗看见奏表,感动地对房玄龄儿媳高阳公主说:“此人病危将死,还能忧我国家,真是太难得了。”临终之际,李世民亲至其病床前握手诀别,立授其子房遗爱为右卫中郎将,房遗则为中散大夫,使其在生时能看见二子显贵。

七月,房玄龄与世长辞,终年七十岁。太宗为之废朝三日,赠太尉,谥曰文昭,陪葬昭陵。与初唐其他二十三位开国功臣一起画像并供奉于“凌烟阁”。

相关阅读
  • 名相房玄龄的妻子儿子 吃醋的由来: 一代名相房玄龄为什么怕老婆

    名相房玄龄的妻子儿子 吃醋的由来: 一代名相房玄龄为什么怕老婆

    2018-11-09

    唐朝宰相房玄龄是太宗李世民的智囊,在很多重要的国家大事上总是给李世民出了不少好主意,杜如晦则善于决断,他们二人是唐太宗的左膀右臂,合称“房谋杜断”。房玄龄虽然官至宰相,位高权重,但在家里却是全由夫人说了算。

  • 房玄龄百度百科 成龙安徽家谱首度曝光 为唐朝名相房玄龄后人

    房玄龄百度百科 成龙安徽家谱首度曝光 为唐朝名相房玄龄后人

    2018-11-09

    宗谱记载了成龙的祖先是唐朝著名宰相房玄龄安徽省芜湖市档案馆工作人员近日多次前往成龙老家芜湖市鸠江区沈巷镇房桥村,寻访找到了房家宗亲收藏的一套《历阳房氏宗谱》,宗谱记载,成龙的祖先是唐朝著名宰相房玄龄。成龙曾在今年今年8月31日回芜湖老家探亲认祖。

  • 房玄龄排名第几 名相房玄龄有几个老婆? 唐朝宰相房玄龄是谁?

    房玄龄排名第几 名相房玄龄有几个老婆? 唐朝宰相房玄龄是谁?

    2018-11-09

    历史上唐伯虎有几个老婆? 唐伯虎的老婆是谁 唐伯虎有几个老婆?江南第一才子唐伯虎九妻真相唐寅一生共有三位妻子,十九岁时娶徐氏,是徐廷瑞的次女,但在她大约廿四岁的时候病逝。后来可能又娶有一室,但碰到科场弊案的牵累而离去。

  • 房玄龄和魏征 房玄龄魏征和唐太宗是怎样看待创业与守成的

    房玄龄和魏征 房玄龄魏征和唐太宗是怎样看待创业与守成的

    2018-11-09

    简单说就是房玄龄认为创业难,魏征认为守成能,他们两人是在唐太宗面前争论的,但唐太宗说是,房玄龄和他一切创业,经历了很多困难,所以认为房玄龄说创业难是可以理解的魏征和他一起守成且没一起创业,魏征主要是个君不如尧舜。

  • 房玄龄怕老婆不是因她“吃醋” 是另有个恐怖故事

    房玄龄怕老婆不是因她“吃醋” 是另有个恐怖故事

    2018-11-09

    在明代冯梦龙的《情史》一书中,有篇《卢夫人》记载了房玄龄为什么怕老婆的真正原因房玄龄还没有做官,还是一个布衣百姓的时候,有一次生了大病。他感觉自己不行了,于是把妻子卢氏叫过来,对他说“我估计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