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文声徒弟 金文声喜收四徒 德纲拜师赐名带“福”

2018-03-01 - 金文声

昨天,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和德云社主要演员于谦、李菁、高峰在天津拜老艺人金文声为师。在隆重的拜师仪式上,戏曲、曲艺名家纷纷到场祝贺,而金文声与自己的徒弟也即兴表演了精彩的节目。

在昨天的拜师仪式上,郭德纲、于谦、李菁、高峰按照传统曲艺拜师仪式向老师递上“拜师帖”,同时向老师磕头行礼。金文声老先生分别赐名四位爱徒为“增”字辈的“福”“寿”“禄”“喜”。同时,面对自己的徒弟,金文声先生将全部快板文本作为礼物毫无保留地现场传授。

金文声徒弟 金文声喜收四徒 德纲拜师赐名带“福”
金文声徒弟 金文声喜收四徒 德纲拜师赐名带“福”

拜师仪式上,金老依照曲艺的拜师传统给媒体介绍了这次拜师的“引师”“保师”和“代师”的三位德高望重的圈中人士,老爷子那标识性的“山东普通话”几次逗笑了现场来宾。“‘代师’是张寿老的弟子,是非常有名的相声大师,按照辈分比我还高一辈。

金文声徒弟 金文声喜收四徒 德纲拜师赐名带“福”
金文声徒弟 金文声喜收四徒 德纲拜师赐名带“福”

本来不应该给我们做代师,但是老头高兴,所以也就今天凑热闹来了。他就是天津相声名家田立禾,作为‘代师’,就是要代替师傅传艺,没有好的艺术水准,能出来当代师吗?‘保师’是我的师弟刘文亮,他是河北相声名家,他的职责是保证我们的师徒关系。

金文声徒弟 金文声喜收四徒 德纲拜师赐名带“福”
金文声徒弟 金文声喜收四徒 德纲拜师赐名带“福”

我如果不好好教孩子,他可以打我,如果徒弟不听话,他就得替我管教徒弟们。我必须拉上这位‘保师’呀,因为我的身体不行了,太瘦小,孩子打不动了,所以必须麻烦师弟了。最后说说‘引师’,那就是我们电台的老同事郑吉平,我们合作了20年,非常愉快,通过他我才和德纲认识的。”

金文声徒弟 金文声喜收四徒 德纲拜师赐名带“福”

面对高朋满座的热闹场面,金文声老先生热泪盈眶,数次因为激动而哽咽。这位前半生命运多舛的老艺人在晚年终于得到了应有的尊重和礼遇,老爷子感慨道:“今天能有这么多好朋友给我捧场,我非常荣幸。”在拜师仪式现场,曲艺、戏曲名家纷纷献艺,金老爷子也拖着病体登台表演,老人家评书、相声、快板、快书“四门抱”,今年刚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的他,一段现代版《八扇屏》说得技惊四座。

金文声徒弟 金文声喜收四徒 德纲拜师赐名带“福”

在拜师仪式上,郭德纲和德云社的弟子表演了精彩的节目。郭德纲告诉记者,他和金老已经相识十几年了,其间不但向金老学了不少东西,还与金老结下了深厚的感情。郭德纲说,金老作为一名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为人从不保守,虽然北京与天津异地相隔,他仍时常向金老求教。

这次向金老行拜师之礼,是要给老先生一个安慰。那么,为何要选择此时拜金老为师呢?对这个问题,郭德纲解释道:“很多年前我就有拜金老为师的想法,此时拜师的时机最为成熟。

一方面,于谦虽是相声演员,但也与金老执师礼,高峰也是仰慕金老许久,我和李菁更是很早就一同向金老求教,向金老学艺。还有就是去年11月我曾回津搞了一次专场演出,也是离开天津以后第一次正式回家乡演出,这次拜师,也是回津演出的一个周年纪念。”

金老则告诉记者:“他们四人自与我相处之日起就一直对我很尊重,我觉得向他们传授曲艺知识,是一个老艺人的责任和义务,也是对曲艺艺术的一种传承。我会将自己的表演经验倾囊相授,一如既往地支持他们在曲艺事业上的发展,希望他们提升自己的技艺,都能取得艺术成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