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永基和翟】段永基v.s史玉柱:四通与巨人到底是战是和?

2019-12-05 - 段永基

58岁的段永基已然是中国企业界的一个“名牌”。

当记者问起段永基本人的财富数字时,他报以标志性的微笑,有些得意且有些含蓄。记者问是否比柳传志更有钱时,段永基爆发出来的笑声如此酣快,他不断点头,并讲了一个小插曲:在2002年至2003年时,段本人买了500万股新浪股票,当时股价是1美元多,后每股赚了20倍。而段永基的朋友段永平也在1美元之下买了近300万股新浪股票,后出手套现同样获巨利。为此,段永平谦虚万分,“没我大哥赚得多”。

【段永基和翟】段永基v.s史玉柱:四通与巨人到底是战是和?
【段永基和翟】段永基v.s史玉柱:四通与巨人到底是战是和?

段永基终于跨过了对财富与虚荣锱铢必较的阶段。8月12日,在香港举行了史玉柱出任四通控股有限公司(409HK 以下简称“四通控股”)CEO的简单仪式后,段语出惊人:中关村都说我是“3T干部”——IT(通信产业)、BT(健康生物)、ST(中科ST)。段的心理承受力确实坚硬。

有一位著名企业家曾评价段永基——他永远踩在时代的点上,不断转型、与时俱进,但能不能完美谢幕就说不准了。段永基对此评价同样大笑:“我知道,这是老柳(传志)说的。”

在中国企业家的圈子里,段永基是一个令不少人敬畏的人。同时,争议之声也不绝于耳。段永基曾多次当众讲过,中关村科技(后更名“ST中科”)违规问题对外披露时,不断有人问他被“双规”了吗?可以不断重复如此传言的人,显然非同寻常。

“阅人无数”可以指段永基的历练,也可以指其行事的风格。

段永基曾与王志东、茅道林、汪延、段永平、杨澜与吴征夫妇、史玉柱等一批桀骜不驯的新生代企业家有过不同意义的“联盟”,与刚刚攀上中国财富榜首位的陈天桥也有“擦肩而过”的故事。

记者让段永基评论上述各合作者,他会说些什么?

在王志东与新浪的恩怨故事中,王志东曾经寻求段永基为支持者。据说,段永基最终站在了大多数董事一边。分手时,王志东负气之语是:“你们说吧,除了我还有谁行?”而段永基更为负气的话是:“除了你,谁都行!”

段永基对吴征的评论略显厚道:吴征做人、做朋友义气,谈判是一把好手,不过做实业就有些“偏弱”。段曾对吴征真情相劝——做企业要虚实相间。

显然,史玉柱是段永基最乐意点评的人物,“我们做人与做事的原则比较相同,不推辞应该承担的责任。”

经过了1997-1998年的“巨人风波”的史玉柱已重返中国企业家舞台。此间,段永基一直是史玉柱的“精神救赎者”。据说段永基没有给过史一分钱的经济援助,“因为谁都没有提过”。

2003年12月,四通控股与Central New达成收购协议。根据协议,四通控股将收购Central New全部发行之股本。Central New当时持有黄金搭档生物科技75%股本权益。收购价格为1171955403港元。

透过这次合并,史玉柱立即得到了6亿多元人民币现金;而段永基的直接利益暂时不能体现。当然,段永基的“造富”运动永远是隐秘而合法的——就像他在行使了新浪80万股的期权之后再以低价购入500万股的股票一样。

8月12日晚,四通控股的新旧董事会成员在香港开了一次表面一团和气的会议。这将是四通控股大事记中值得记载的一次“遵义会议”。

两个个性、品质不同的企业巨人要完成一场“事先张扬”的合并事业,他们的“战”与“和”已不再是两个人的“战争”。

8月12日,段永基与史玉柱在香港分别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让史玉柱“心虚”的董事会

《21世纪》:新董事构成及“新四通”高层职权如何确立?

史玉柱:合并后的新董事会将有六位执行董事,新旧董事比例为2:4。执行董事段永基、陈晓涛、沈国钧和张迪生,均为四通老臣;我与刘伟(史玉柱的助手、上海黄金搭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是新任执行董事。

段永基:新四通高层主要分工基本确立,我负责资本运作及公共关系;史玉柱负责生命健康产业;陈晓涛协助我负责IT产业;刘伟协助史负责保健产业;张迪生负责财务;沈国钧暂不分管具体事务(沈为原四通控股大股东四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21世纪》:这样的董事会成员构成比例,产生冲突的话如何制衡?

史玉柱:理想的比例是3票对3票,希望有一天会实现。我们不是上下级关系,而是合作关系。决策时由我提方案,他(指段永基)批准。

段永基:我说过,关起门来可以拍桌子打板凳,对外只有一个声音。我很欣赏史玉柱在几个月前对员工说过的话——从现在起,你自己要忘记你是四通的,还是巨人的。

《21世纪》:新四通的核心业务是否要由电子分销转变为保健产品,或结束其电子产品业务?

史玉柱:在四通控股中,生命科技将成为当然的主业,对IT业务的新投资将极为慎重。对现在不赚钱或是微利的公司,都将砍掉,只保留年赢利在1000万元以上的公司。

段永基:四通控股的IT产业必须分出来。长远的计划是要用四通控股或其它资金,去找到一个上市公司的壳,创建一个新的平台,然后把四通控股的IT业务买过来。对于四通控股现有的一些烂公司,史玉柱说要干掉,这是必要的,将来的新公司也不可能收购这些烂业务。晚掐死不如早掐死。至于那些人,可以做其它的事情,四通有80-90%的人是新人,所以安排的问题不大。

四通的IT产业一直受国际投资者的青睐,至少有3家国际投资者来找我。

约束条件象征性大于实际价值?

《21世纪》:收购合同中,四通控股以6亿港元现金加5.7亿港元可转股债券为代价,透过黄金搭档公司75%的股权,收购了“脑白金”和“黄金搭档”的分销网络,8月12日又宣布以6000万元收购恒寿堂100%的股权。段永基为此提出特别的合同安排。这个安排的约束力对谁更为有利?

史玉柱:收购价格是以黄金搭档公司2004年度利润保证达到1.7亿港元,再乘以市盈率9.74倍得出的。他(指段永基)提议把债券分为A、B、C三部分,这三部分分别兑换四通控股股份的时间为12个月、15个月、27个月。

从今年4月1日到明年3月31日,即调整后的新会计年度,利润要到1.7亿元(去年利润保障为9000万元,实际完成1.2亿元),主要靠明年春节。“黄金搭档”今年春节卖得特别好,其中一周一天进账3000万元,最高一天4700万元,都是现款现金。春节原计划做5亿元,结果做了8亿多元。春节的生意一般占全年的一半左右。

段永基:公司对史玉柱有具体的约束, 具体的赔偿在第一年度为(9000万元减第一年度经审核利润)×18.40×75%;第二年度为(1.7亿元减第二年度经审核利润)×9.38×75%;第三年度(3.4亿元减第二年度经审核利润及第三年度经审核利润之总和)×9.38×75%。我和刘伟开过玩笑,希望你们不要完成任务。

《21世纪》:其他方面的约束呢?如果史玉柱带着团队一走了之呢?

史玉柱:脑白金与黄金搭档的销售网络,75%放在四通,25%放在巨人。比如脑白金的商标权放在四通,生产批文放在无锡制造厂,后者是属于健特生物(000416)(相关,行情,个股论坛);放入四通的还有专利技术,如包装和生产工艺。另外,对我的约束是,五年内不能做与脑白金、黄金搭档的竞争性产品。

段永基:如果史玉柱带着他的团队跑了,那他承担的是道德风险。我们连这一点都怀疑的话,立足之地也要怀疑了。

《21世纪》:对史玉柱“1元钱”年薪,是象征性的,还是真实定价?

史玉柱:我不在乎薪水,在乎把业务做好。至今,我与董事会未谈到薪水问题。一次在提到这个问题时,我说过,就象征性地给一元钱吧,要等业绩出来后再谈。

谁将是四通控投的真正控股人?

《21世纪》:此次交易的卖方实际上是史玉柱本人,运作这些股权花了多长时间?

史玉柱:此次交易的双方从表面看,是见不到四通控股与巨人的影子的。买方是四通巨人(全称为四通巨人生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2003年12月底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四通控股的全资子公司);卖方是Ready Finance(该公司于2002年12月3日在英属处女群岛注册成立,史本人全资拥有),它是Central New公司的全资拥有股东,而Central New当时持有黄金搭档生物科技75%股本权益。

Central New是2003年10月在英属处女群岛注册成立的,是专为收购黄金搭档生物科技公司股权而注册的,我本人是受益人。这一切都是世界著名的会计师楼、律师楼、投资银行设计的。

我的原则是,一定要有第一流的律师、会计师的介入,一定不能有法律上的问题,这次并购花了几百万元的费用。

《21世纪》:如果可换股债券全数兑换,史玉柱将占四通控股经兑换股份后已发行股本约34.54%股权,史一人的持股比例将超过四通控股此前的大股东——北京四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与四通集团(两股权合计为22.93%),成为四通控股最大的单一股东。请问谁将是四通的真正控制人?

史玉柱:首先,我不是为了控制四通而来的。我花了3亿元,从首钢手里买了华夏银行(600015)(相关,行情,个股论坛)1.4亿股权;又从冯仑手里买了民生银行(600016)(相关,行情,个股论坛)的股权,都是作为资金战略储备。

我吃过钱太多的苦,手头钱太多,就会想着去投资,如果缺钱就可以变现。我投在两个银行的回报不低于15%,去年民生银行净资产收益就有15%,去年一次债转股,每股净资产一下子提高1元多,今年9月再到香港上市,又能提高每股净资产值。当初投资华夏银行时,投时每股花1.1元,上市后,一下子每股净资产提高至2.7元。

我做四通控股的CEO,行使相应的权利,这不是谁吃掉谁的事。

是借壳上市吗?

《21世纪》:对于那些跟随你有十年之长的团队来说,如何体现他们的利益?

史玉柱:跟随我的团队有100多人,平均工龄在8年以上,中层以上的骨干大都在30出头,除了巨人之外,他们哪个企业都没去过。在与四通合作时即提出来过,可能未来会以认股权证的形式解决对他们的激励机制。

《21世纪》:有说法称,这次交易的实际意义是巨人得以借壳上市,双方什么时候开始谈的?

史玉柱:不能简单讲是借壳上市。如果是借壳,这个壳必须是空的,而四通控股实际上是有内容的,比如960万股的新浪股票,去年最高时涨到每股50美元,有几十亿元的价值。

我们是从去年7月开始正式谈这件事的。去年SARS之后,四通经过慎重研究,制定了向健康产业进军的战略。段永基找到我,咨询收购保健品公司一事,我向他推荐恒寿堂,但当时没谈成。后来段说,能否我们两家自己合作。在我们决定合作之后,恒寿堂的买卖也谈成了(8月12日,四通控股宣布,其全资拥有的分公司四通巨人生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四通巨人)以6000万元人民币的现金,收购上海恒寿堂药业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本。)

巨人原本想自己来港上市,并且已找好了中介机构,但最后行不通。我想要走红筹股的路线,不走H股的路线,因为H股可能存在法人股不能流通等问题,受限很多。走红筹股的路子,则需要中国证监会出无异议函,理论上是可以的,但实际上没出过几家,所以没有可能性。如果按设想上市,应该可融到10亿元左右。

巨人本身并不缺钱,以上海健特的名义,用现金还了债,买华夏银行和民生银行的股权,还一次性支付给四通巨人1个亿现金。这几年做脑白金,税后利润超过10亿元。

《21世纪》:上市或是找到四通做融资平台,是为了方便未来并购吗?

史玉柱:关键是要购并,现在有大的国有企业有退出,要买,动不动就上10亿元。我们现在关注的是非处方药,至今也谈过一家,但没有谈成。也有可能延伸到相关产业,也有可能是保健酒,如鹿龟酒。

《21世纪》:最后请问段永基,你们有一个研究性的组织——泰山研究院,据说你们都是这个组织的活跃人物。以前,这个组织“不号召大家合作、不谈政治、不谈宏观,只探讨企业发展和投资管理心得”,为什么现在要打破将近十年的戒律,由君子之交变为生意伙伴?

段永基:这是一个非营利机构,每年活动两次左右。开会是封闭式的,每个人不准带随从,不鼓励对外联系。每年由会员轮流做庄,今年5月,由冯仑做庄,去新西兰搞活动,开了三天会,重点谈多元化。大家的共识是:多元化行不通,应该专业化。

会员都跟企业有关,有15-16个人,人员与当初成立时已经不同。现在的会员有:柳传志、段永平、冯仑、卢志强、林荣强、郑耀文、汪远思和吴力等。顾问是吴敬琏和胡德平,我任理事长,柳传志任总裁,华贻芳是秘书长。

1992年的第二届,由史玉柱做庄,出钱在珠海开会。在史玉柱最困难的1995、1996和1997年,他都有参与。1996年在泰山举行的活动,主题是谈史玉柱的企业经营。当时史玉柱的巨人公司走下坡路,但外界还不知道,史玉柱主动提出后,大家讨论。

但会上没有探讨怎么施以援手的问题,因为这个组织不鼓励。而且,史玉柱说自己也不想害人,“救活巨人的可能性太小”。史玉柱最终没有把巨人挽救过来,1997年1月,巨人的危机还是爆发了。

我对史玉柱的东山再起的评价可以借用另一位企业家的话(杰克·韦尔奇),一个人只有因为自己的错误而跌倒,才能真正追求唯美。现在我与他(史玉柱)经常讨论,做企业真正成熟的境界是什么,发展要有限,赚钱要有够。

相关阅读
  • 【段永基与史玉柱】史玉柱 段永基=?

    【段永基与史玉柱】史玉柱 段永基=?

    2019-12-05

    史玉柱即将出任四通控股(0409.HK)CEO,但“脑白金和黄金搭档的一切都没有变化,实际操控人还是史玉柱,”上海健特的一位内部人士8月5日对本报记者表示,“段永基只是委托史玉柱当CEO,行使相应的权利。

  • 【段永基与段强关系】段永基评说王志东:换一个烧钱慢一点的总裁

    【段永基与段强关系】段永基评说王志东:换一个烧钱慢一点的总裁

    2019-12-05

    作为四通集团的代表,段永基必须对四通负责。四通集团对新浪网投资了近八年,花上千万元人民币,不仅“血本无归,股价也在哗哗地下跌”,很多美国股民在1720美元买进新浪的股票,到现在一分全利润都没有。段动容地说“我们忍受了八年。

  • 【柳传志我不如老段永基】联想柳传志、四通段永基谈企业20年变革(实录)

    【柳传志我不如老段永基】联想柳传志、四通段永基谈企业20年变革(实录)

    2019-12-05

    本期嘉宾联想控股总裁柳传志 四通董事长段永基 聊天视频 联想柳传志四通段永基作客新浪(一) 窄带 联想柳传志四通段永基作客新浪(二) 窄带 联想柳传志四通段永基作客新浪(三) 窄带 联想柳传志四通段永基作客新浪(四) 窄带 联想柳传志四通段永基作客新浪(一) 宽带 联想柳传志四通段永基作客新浪(二) 宽带 联想柳传志四通段永基作客新浪(三) 宽带 联想柳传志四通段永基作客新浪(四) 宽带 12月

  • 【段永基四通】段永基 四通集团 中关村之父段永基身家

    【段永基四通】段永基 四通集团 中关村之父段永基身家

    2019-12-05

    我们逛超市的时候有时候会看到商品下面安装了一个电子标签,这种高科技可以看到比纸质标签更多的商品信息。这个标签是很有可能来自于汉朗光电,因为在电子标签这一块汉朗光电占了约60的市场。汉朗光电的总裁是段刘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