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生儿李和平 李德生之子李和平:前线发出“向我开炮”请求

2019-01-31 - 李德生

有人认为和平年代的兵好当,穿着军装神气,待遇高,生活条件相对较好,复员转业后工作也有保障,不可否认这是事实。但当过兵的,特别是在野战部队干过的都知道,这只是看到了事物的表象,对军人深层次的东西还不太了解。

李德生儿李和平 李德生之子李和平:前线发出“向我开炮”请求
李德生儿李和平 李德生之子李和平:前线发出“向我开炮”请求

回顾四十多年的军旅生涯,我深深感到军人与艰苦、责任、奉献、牺牲、荣誉等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在此,我通过一些在野战部队生活和工作的事例,谈谈个人的亲身感受。 一、部队环境艰苦 军队是执行特殊任务的武装集团,平时就要培养和训练在艰苦环境下的生活和作战能力。

李德生儿李和平 李德生之子李和平:前线发出“向我开炮”请求
李德生儿李和平 李德生之子李和平:前线发出“向我开炮”请求

1969年初,在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珍宝岛战事爆发的大背景下,我入伍来到了12 军36 师108 团3 连。 部队的生活、工作和训练环境比我想象的要艰苦的多。

当兵第一年就在安徽全椒县荒草圩的部队农场种水稻,实际上就是“穿军装的农民”,驻地没有电灯,没有自来水,吃饭时在场地上一个班围在一起,早晨要到河边砸冰取水洗脸刷牙。作为城市兵,平田、打田埂、育秧、拔秧、插秧、除草、灭虫、田间管理等农活都要学着干,确实不容易,很辛苦。

李德生儿李和平 李德生之子李和平:前线发出“向我开炮”请求
李德生儿李和平 李德生之子李和平:前线发出“向我开炮”请求

辛勤的劳动并没有换来丰硕的成果,连队负责的近五百亩水稻都已扬花抽穗了,却被那一年的特大洪水给毁了。为了保护农场周边群众的安全和利益,部队主动破圩蓄洪,洪水淹没了营房,我们也被迫离开家园,几千亩已经扬花灌浆的水稻颗粒无收,但这一年的“庄稼部队水稻兵”没有白干,我深深体会到了农民的辛苦,粮食来之不易,同时自己经受了磨炼,也学会了很多很多,为后来在艰苦环境下的成长迈出了第一步。

李德生儿李和平 李德生之子李和平:前线发出“向我开炮”请求

部队的训练同样也是十分艰苦的。1974年冬季拉练到大别山,要徒涉一条四、五十米宽的河,寒冷的冬天赤脚过河是件十分痛苦的事,师医院的女兵更是倒霉,由于想抄近道,少走些路,没有按规定路线行进,河水漫过腰部,但她们坚持下来了。

一次部队演习,连续冲锋8里路,提枪的手都抽筋了,有些战士都累得吐了血,但还不能停下来。我当班长时,行军训练中经常要帮身体较弱的战士背枪,最多时身上有过三支枪。

一次夏季拉练,气温高达四十多度,该死的路上一棵树都没有,没有避阳的地方,在烈日的烘烤下,人都虚脱了,不断有战士晕倒,有的刚把战友扶躺下,自己没走两步也倒下了,沿途的一些农村大娘见到后直掉眼泪。

口渴,水壶早就没有水了,路边有牛洗澡的水塘,不管三七二十一,照喝不误。 当时,部队的携具备装很不科学,一个人负重平均达五、六十斤,炮团指挥连的一个方向盘手,本身体重只有96斤,负重却达108斤,坐下后都起不来了。

部队往往都找恶劣的天气训练,雨天在田埂上行军,经常摔得浑身是泥,炮连、机枪连的驮马摔倒后就干脆不起来了。野营拉练每天行军四、五十公里是常事。 一次打空降演习,部队一天一夜只吃了一顿饭,连续徒步强行军一百多公里,最后还要翻跃一座600多米的高山,演习结束后三天,还有许多体弱掉队的战士才归队。

在艰苦的环境下也不是没有乐趣,前面讲到的特大洪水,在洪水退去的时候,我们几个看守营房的兵在破圩口处扎上网,每天可以网到几百斤鱼,晚上七时左右网得全是虾子,很有规律,连队天天改善伙食。

战士都是年经小伙子,劳动和训练强度大,饭量也大,炊事班往往做得不够,老兵就教新兵一招,第一碗不要盛得太满,赶快吃完,第二次结结实实弄上一碗,这样就不会饿着了。

晚上没灯看不见,吃饭时最好用叉子,有选择性,叉到硬的是萝卜,软的是肥肉,不硬不软的是瘦肉,老兵的这一招还真灵。 夜间训练按方位角行进时,不准打手电,行进的第一个人不小心摸进粪坑却不声不响,第二个人不知道也就跟着下去了,前一个人还振振有词地说,这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同甘共苦”。

冬季夜行军,有人在喊谁的“棉帽”掉了,伸手一抓,却是一堆牛粪。

一次夜间训练观察与潜听,没有发现目标却抓到了七只刺猬。 战斗连队都是清一色的男性,平时很少见到女性,有的老兵说:“当兵三年,母猪都变貂婵了”。有时连队来了探亲的家属,值班排长喊向右看齐却怎么也看不齐,大家的眼睛看着另一个方向。 像这样有趣的事还很多,这真叫苦中有乐,乐在其中。

二、军人肩负责任

当兵为什么光荣,因为肩上责任重。为人民服务是军队的宗旨,每当危急时刻,军人都是冲在最前面,每当遇到急难险重任务,都有军人的身影。

1975 年,河南驻马店地区遭到百年未遇的特大洪涝灾害,三天降水量达一千多毫米,几座大型水库垮塌,数亿立方的水直泻而下,真是水火无情,京广铁路被冲毁108 公里,死亡8万多人,洪水还在向安徽阜阳地区扑来。

为了保住淮南、淮北煤矿,保住津浦铁路,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不再受到危害,我师接中央军委命令,紧急前往防汛救灾。我作为作训参谋,随师长先于部队到达阜阳开设前指。

当时情况非常危急,我随师长到最前沿现地勘察情况,远远看见一条白线,洪水像钱塘江的潮水迎面而来,内陆地区成了一片汪洋,像到了海边一样,水中有一些稍高地方犹如小岛。

阜阳县的梁县长见到我们后眼泪哗哗往下淌,子弟兵在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了,怎么能不让他激动呢?当时我深深感到人民群众对军队的信任和希望,同时也感到责任的重大。

我们守得是最后一道防线,身后是一马平川,军委命令必须严防死守。全师在105华里的防汛地段上展开,战士下车后就直奔大堤,由于缺少防汛器材,河堤危在旦夕,战士们不等命令就直接跃入水中,用自己的身躯筑起一道护堤。天上下着大雨,坡陡堤滑,为了能更迅速地加固河堤,许多战士躺在护坡上,让战友踩着自己的身体向上运沙包,当时水利部长钱正英看到后,非常激动,高度赞扬我们部队是支能打硬仗、能打胜仗的部队。

我在指挥所三天三夜没合眼,时刻关注着水情和灾情,协助首长调动资源,指挥部队行动,最后我们守住了阵地,取得了抗洪斗争的胜利。

蚌埠卷烟厂楼房车间倒塌,四层变成了一层,许多工人被埋压在里边,接到救援命令后,我随师工兵营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展开营救,许多被埋压的工人被及时救了出来,遇难工人的遗体也被一一找到。遇难工人的家属们集体跪在警戒线外高呼:“解放军万岁!”这是对子弟兵最大的褒奖,这一幕深深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

三、军人准备牺牲

现在已不是战争年代了,军人还要准备牺牲吗?回答是肯定的。我们师是北方甲种师,是全训师,一直担任总参作战值班和机动作战任务,一旦有战事,随时准备上前线。

1979年初,中越边境局势紧张,军委决定对越实行自卫还击,要求我们师抽调部分战斗骨干支援一线部队。当时我担任108 团9连连长职务,连队被分配到23个名额,非常遗憾,不抽调干部参战,我没有机会上去了。我们连是上甘岭一等功臣连,也是全团的先训连、标杆连,战士们纷纷写血书请战,为了对战士负责,为了捍卫连队的荣誉,我与指导员商量,选调军事素质最过硬的战士参战。

结果,我连参战人员除了两名被地雷炸断腿外,没有一位牺牲,而第一个牺牲的是5连的一个炊事班长,因为平时训练少,战术动作不到位,被越军阻击手击中。

训和不训大不一样,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后来我在组织训练时,经常用此事例教育战士们不能偷懒,不然上战场第一个被挂的就是你。

1985年我们师与1师、炮9师代表南京军区参加了中越边境的轮战,又很遗憾,我已调离了原来的部队。后来战友们聚会时讲到,此次轮战,全师共牺牲了36名同志,107团7连连长傅永先为了掩护战友而牺牲,被中央军委授予“勇于献身的好连长”荣誉称号,追授一等功。

战友们出征前喝“壮行酒”、“生死酒”,写遗书的场面是非常感人的。特别是在攻打“A 型工事”的战斗中,106团副团长李和平(李德生的儿子)率领一个连夺取了敌人的阵地,结果被反击上来的越军包围,为了更多的杀伤敌人,他们将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李和平向我炮群发出了“向我开炮”请求,好在防炮工事被覆层有一米多厚,几个炮群齐射,一顿狠揍,越军伤亡过半,我军没有伤亡,守住了阵地。

军人平时玩枪弄刀的,特别是实弹演习时,出现伤亡事故是难免的。我在师作训科任参谋时,经常下部队检查、指导和考核部队训练,亲眼目睹过战友在训练时牺牲的场面。108团特务连连长孙祥华在组织实弹投掷时,为了保护战友而牺牲,被南京军区授予“雷锋式好连长”的荣誉称号,追授一等功。

106团炮兵股长上午还与我一块儿交谈,而下午却在排除哑弹时牺牲了。1975年我师在山界组织加强步兵团夜间进攻实弹演习,107团工兵班副班长为了战友脱离危险而牺牲。

一次考核106团无后座力炮连实弹射击,由于操作不慎,装填手被炮尾喷出的火焰摧掉了半个身子,当场牺牲。108团7连组织手榴弹实弹投掷,想不到在安全距离以外200 米的一位战士被弹片击中而身负重伤。

军人时刻准备牺牲并非说说而已,一些战友并没有牺牲在战场上,但他们同样是为了母亲的微笑,为了大地的丰收,为了祖国的安全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永远值得我们怀念和敬仰。

四、军人崇尚荣誉

美国西点军校的校训是“国家、责任、荣誉”。军人把荣誉看得很重,因为荣誉反映了一个部队的历史和传统,一个部队的战斗能力,它既是对你所作所为的一种肯定,也是对你今后发展的一种鞭策。

我所在的师是一支具有光荣历史和辉煌战绩的部队,全师的三个步兵团,有两个是红军团,另一个团由抗战时期的“左权独立营”发展而来。我当兵时所在的108团前身是红军团,是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又称“朱德警卫团”。每个连队都有自己的荣誉室,挂满了锦旗,新战士入伍后的第一堂政治课就是参观荣誉室。

在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直至抗美援朝,我所在的部队参加了许多重大的战役战斗,如抗日战争时的平型关大战、夜袭阳明堡机场、响堂铺伏击战、百团大战、黄崖洞保卫战,抗美援朝战争中的第五次战役、金城防御作战、上甘岭战役等,涌现出了一大批英雄模范人物,如爱兵模范、爱民模范、模范共产党员、一级战斗英雄王克勤,“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伍先华、杨春增、胡修道等。

受到先辈们光辉业绩和荣誉的影响,我从战士到干部,始终都在一等功臣班、排、连任职,时刻警示自己要保持和发扬军人的荣誉。入伍半年入团、一年入党、两年提干,所带领的连队荣立集体二等功,担任科长的作训科荣立集体三等功,个人被南京军区评为 “军事训练标兵”,先后两次荣立三等功,多次受到嘉奖,多次被评为优秀党员,优秀教员。这些除了领导的教育信任,战友们的关怀帮助外,离不开个人对军人荣誉的崇尚和追求。

回顾我的军旅生涯,当年的艰难困苦、顽强拼搏、挑战极限,已然成为人生路上丰厚的财富,我无怨无悔,没有遗憾。部队教会了我怎样当好一名战士,如何做一名真正合格的军人。我没有辜负父辈们对我的期望,如果有来世,我还要穿这身军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
  • 李德生住在北京哪里 毛泽东为何会把李德生打入冷宫

    李德生住在北京哪里 毛泽东为何会把李德生打入冷宫

    2019-01-31

    红潮导语李德生在八一厂和解放军报的问题上和江青唱了反调,又在围绕邓小平到军委工作的问题站在了叶剑英一边。江青到毛泽东那里告黑状,为此,毛泽东对李德生产生了不满。之后,李德生就开始不受待见了。2011年5月8日。

  • 李德生被俘 李德生:尸山血海上甘岭(图)

    李德生被俘 李德生:尸山血海上甘岭(图)

    2019-01-31

    李德生,1916 年 4 月出生在大山腹地一个叫李家洼的小山村。1930 年不足 14 岁时就参加了红军,经历了土地革命战争、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及抗美援朝战争,是身经百战的将军,在震惊中外的上甘岭战役中。

  • 李德生回忆录 厚重质朴真本色——忆李德生同志二三事

    李德生回忆录 厚重质朴真本色——忆李德生同志二三事

    2019-01-31

    李德生,1916年4月生。1930年2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2月入党。李德生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及抗美援朝战争中,功勋卓著。从朝鲜战场回国后,先后任陆军第12军军长、安徽省军区司令员、南京军区副司令员、中共安徽省委第一书记等职。

  • 李德生回忆录微盘 开国将军李德生:大别山放牛娃的“红军之路”

    李德生回忆录微盘 开国将军李德生:大别山放牛娃的“红军之路”

    2019-01-31

    留在李德生记忆里的童年是苦涩的,他曾回忆说“我们家里很穷,我9岁时,母亲因无钱医病早早地去世了,留下我与父亲相依为命。那时父亲给地主当长工,辛辛苦苦干一年,连饭都吃不饱,两个弟妹也养不活,先后死去。由于家境贫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