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声音张玮歌浴森 歌浴森:“歌”是在北京最值钱的盘缠

2018-10-26 - 歌浴森

“歌浴森”是他的艺名,“歌”是他在北京这些年来怀揣着的最值钱的盘缠,也是他最有效的定心丸。他想“用歌声沐浴整个森林”,虽然北京“茂密”坚固的水泥森林让他时常有冷冰冰的感觉,但他仍相信自己的音乐可以、或者说终将有这样的力量。

中国好声音张玮歌浴森 歌浴森:“歌”是在北京最值钱的盘缠
中国好声音张玮歌浴森 歌浴森:“歌”是在北京最值钱的盘缠

北京是学习和闯荡的地方

“我的音域极其宽广,低音到low C 高音至high G都能唱。经过长时间的训练,我的最高音目前已到达high high C!音域也扩大到了4个8度。不可思议吧?”让更多人见识他的高音是在湖南卫视的《挑战麦克风》、《跨年演唱会》等节目的演唱中,在一次录制节目时,他现场和《死了都要爱》的信PK高音,结果轻松胜出,这段视频在网上被他的粉丝广为流传。

中国好声音张玮歌浴森 歌浴森:“歌”是在北京最值钱的盘缠
中国好声音张玮歌浴森 歌浴森:“歌”是在北京最值钱的盘缠

与在地方电视台热闹的节目里当嘉宾的身份不同,在北京,歌浴森是一个学习音乐、闯荡歌坛的人,在中央音乐学院,他是大学生;在后海酒吧街上,他是颇有人缘的“全能主唱”,而回到与父母一起的那间“蜗居”里,他就是自己全部乐器和宠物狗“小森”的主人。他爱给自己创作适合的歌曲,在几乎每首原创作品里,都要展示一下那有着华丽的爆破音的“歌式唱腔”。“看,这就是唱维塔斯的小子”

中国好声音张玮歌浴森 歌浴森:“歌”是在北京最值钱的盘缠
中国好声音张玮歌浴森 歌浴森:“歌”是在北京最值钱的盘缠

在自己的小屋里,歌浴森“沉痛”批判着中国流行音乐市场的“俗气”品位,用河南话大声唱着Rap歌颂家乡美,把相声和京剧放进摇滚和R&B的包装里玩混搭。现在,他把每一次酒吧献唱的机会都当成个人歌友会,有时还会加唱自己的原创。“我在歌里写了很多自己的生活现状和自己的思想,相信在北京会引起越来越多的共鸣。”

“起初到北京来也很不自信,觉得地方太大、能人太多。有了些社会经验之后,发现人和人其实都差不多,除了运气,更重要的是不放弃。”现在,他几乎每天早晨七八点钟起床练声,白天读专业书、处理音乐创作和剪辑的工作,然后晚上去后海银锭桥边的两个酒吧赶场唱歌。

模仿刘德华、王力宏、维塔斯、信乐团、周杰伦、李玉刚……歌浴森很快把酒吧的场子给暖热了。傍晚走过银锭桥时,他总能隐约听到隔壁一些酒吧的店员在指指点点“看,这就是那个唱维塔斯的小子。”他说,这些都是他特别得意的时刻,尽管这种状态离他的梦想还差距甚远。

■ 客“弹”北京

北京是舞台最多的地方

记:你想要在这里成为刘德华那样的偶像歌手吗?

歌:这可能要随缘,我不强求,但我想做一个不受唱片公司控制的自由的音乐人和歌手。我的愿望很平实,我想在五年之内靠自己的打拼在北京买套房子,这样我就可以在里面做音乐工作室了。

记:你觉得在北京这些年自己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歌:主要还是方向的转变。我从高中到大学一直在北京学美声,可是渐渐我发现美声的市场太小了,而且自己也不很喜欢。从2008年开始决心要转到流行方面。北京在全国来讲也是流行乐手最多、舞台最多的地方。

记:你认为北京是一个懂你的城市吗?

歌:要是北京不能懂我的话,老家就更难理解我的音乐了。北京毕竟是一个更包容、更多元的大城市。不过在这里创作也是要看感觉的,为了寻找新鲜的灵感,我这几年搬家搬了不下十次了。我希望自己能给人以乐观、积极的态度,得到更多人的认可。

记:也就是说,现在还是觉得能和你产生共鸣的人太少了?

歌:是啊,现在做的事总感觉不踏实,还是“地下”的性质,主流市场也不是很认可。不过不要紧,我是金牛座的,有一股牛劲儿,我会继续努力的。

记:在北京你最想追求的是什么?

歌:是“独立”。我想做我的独立音乐,之前也有公司想和我签约,但我知道自己的音乐现在不是市场主流,不想被所谓的市场需求控制。我觉得现在真正的中国音乐需要被年轻人重新审视和喜欢,有中国风、有民族感,还有流行的原生态,我觉得这样的音乐才更应该成为主流。

致北京客

经历困难越多越有底气

我觉得在北京呆着真是需要很大勇气的,不过当你把那些看似难以承受的大事儿都挺过来之后,你肯定能比同龄人要成熟多了。北京很多时候给北京客们的感觉是阻力,但经历的困难越多,你心里就会越有底气,所谓的社会经验不就是这么丰富起来的嘛。——歌浴森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郑晓钰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尹亚飞

相关阅读
延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