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俊仁丑闻 马家军的覆灭:王军霞与马俊仁撕逼史

2018-10-15 - 马俊仁

王军霞在20世纪末中国体育界的地位,大致可比现在的刘翔、孙杨、李娜,皆为中国体坛不世之奇才。

1993年,是王军霞最辉煌的一年。

1993年8月,在斯图加特举行的第4届世界田径锦标赛上,王军霞以30分49秒30的成绩获女子10000米金牌,并创造了世界锦标赛纪录。

马俊仁丑闻 马家军的覆灭:王军霞与马俊仁撕逼史
马俊仁丑闻 马家军的覆灭:王军霞与马俊仁撕逼史

1993年10月30日,王军霞参加在西班牙圣塞瓦斯蒂安市举行的第5届世界杯马拉松赛,以2小时28分16秒的成绩夺得冠军。

1993年9月,北京第7届全国运动会上,王军霞六天内五次出场,三次改写世界纪录,将当时沉寂了7年之久的女子10000米的世界记录缩短了41秒96。

马俊仁丑闻 马家军的覆灭:王军霞与马俊仁撕逼史
马俊仁丑闻 马家军的覆灭:王军霞与马俊仁撕逼史

那一年,她荣获世界最佳女运动员奖(此奖项当年的男性获奖者为迈克尔•乔丹),1994年,她又荣获杰西•欧文斯奖。值得一提的是,王军霞是中国乃至亚洲至今为止唯一荣获杰西•欧文斯奖的运动员。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是王军霞登顶之役,此次奥运,离开了马家军的王军霞一人独得5000米金牌与10000米银牌,她在5000米夺冠后身披国旗在田径场奔跑的照片被奥组委评为奥运史上100个金色瞬间之一。

马俊仁丑闻 马家军的覆灭:王军霞与马俊仁撕逼史
马俊仁丑闻 马家军的覆灭:王军霞与马俊仁撕逼史

那一年的王军霞被称为“东方神鹿”,然而,很多年后的王军霞和当时的教练毛德镇却告诉《马家军调查》的作者赵瑜,在光鲜的外表下面,隐藏的是无尽的恐惧与黑暗,马俊仁曾经派人为毛德镇寄去花圈和恐吓信,然而毛德镇与王军霞抱着死的觉悟,仍然决定参赛。

王军霞是个聪明人,她知道离开马俊仁这件事已将自己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自己唯有以努力换得成绩,才能为自己扳回败局,否则,在人们眼中她始终是一个小丑,一旦离开马俊仁,所有的辉煌过往都将成为过眼云烟,因此,她必须要赌赢自己的人生。

王军霞后来声称马俊仁曾扬言计划让队员在10000米的赛场上包围王军霞,将她撞倒、踩伤, 10000米比赛的最后,她故意减速,只拿了银牌。

这段故事真假难辨,其中真伪,估计也只有马俊仁与王军霞能说得清了。

王军霞的长跑天赋是不容置喙的,她的体型与脾脏造血功能极佳,即使是在马家军集体大量服用兴奋剂的时候,她的成绩也是鹤立鸡群,马氏弟子集体出走,舍弃兴奋剂之后,大量曾经的名将都一蹶不振,王军霞自然也曾挣扎过,然而告别兴奋剂之后,她虽已无法像当年那样随手破世界纪录,但其实力仍无疑位属世界顶级行列。

将王军霞和马俊仁手下其他弟子区别开来的,除了过人的天赋,恐怕还有精明的心机。

王军霞始终是个独立自信的女孩,这在马家军中显得极其特别。当年的马家军集体出走事件,王军霞是发起者;分钱事件出现小的内部纷争时,王军霞又表现出大度和息事宁人,从自己的钱中取出一部分,补给了有意见的队员,将纷争扼杀在萌芽阶段。

离开马俊仁之后,王军霞先是在亚特兰大奥运会上对马俊仁“啪啪”打脸,又在功成名就之后选择退役,她留在公众视线中的记忆本该就此结束了。

然而,在经历了与第一任丈夫的婚姻之后,王军霞净身出户;第二次婚姻结束后,前夫黄天文撰写的一本关于王军霞的传记又被指内容不实,之后更是闹得前夫指控其“性侵”儿子,其事件八卦纷争程度令人瞠目结舌。

她终究不是个普通的女人啊。

<二>毁誉参半的马俊仁

“聪明”

不夸张的说,马俊仁是个聪明人,这样的人在任何时代都会大放异彩。

年轻时代,马俊仁曾经养过猪,他反复试验如何驯服不认真吃饭的柴猪,最后把这些骨瘦如柴的猪都喂成了超标的肥猪;他“有办法”的特点在那个时候就初现端倪,马俊仁在药店买来过期的药给猪治疗各种疾病,后来甚至成了远近闻名的兽医专家。

为了给过度肥胖的猪治疗皮肤病,他从柴油、机油和汽油中找到了效果最好、成本最低的材料;这些都不禁让人联想到很多年后马俊仁对于兴奋剂的精准掌握——他懂得将时间精确到小时,以在让药品准时发挥效果的同时躲开尿检。

解散马家军之后,马俊仁致力于发展藏獒产业,取得了不错的成果。

在这些事件上,人民群众发扬了自己的聪明才智,将马俊仁养狗和其训练方式粗暴这一事实结合起来,最终产生了一种“马俊仁在训练时放狼犬追赶队员”的奇异传言。

控制

除了“爱琢磨”的特点,马俊仁信奉自己的斗争哲学。无论是年轻时的养猪还是之后的历次执教经历,“控制”的理念始终被奉为圭臬,他要控制自己手中的一切,无论是队员们的训练、生活、收入,还是训练基地的人员、财务。

在马俊仁的训练基地,队员们不可以留长发、看书(一旦发现会被撕掉)、听音乐(录音机和磁带全部被砸烂),严禁与外界通信往来(来往信件都会经过马俊仁的秘密查看,被其认为不合适的会直接扣下,根本不会到达队员手里),严谨与记者和领导接触(用打骂的方式控制),严禁与男队员接触,更不用说谈恋爱,时髦好看些的衣服也不许穿。

漂亮的队吕欧被马俊仁怀疑和男队员谈恋爱,当众羞辱其“犯贱”后,马俊仁更给她剃了个光头,吕欧深受刺激,一度差点自杀。马俊仁甚至不允许队员们穿内衣,当发现女队员们买了内衣之后,马俊仁在训练场上亲自伸手把每个人的内衣从脖领处掏出来,扔的整个操场都是。

(很多年之后,当年的女队员们相继披露马俊仁对自己还有相当程度的性侵行为,关于这一点,我只在相关新闻报道中看到,事情的真假无法辨别。)

除了行为上的控制,马俊仁对队员们精神上的控制来自于现代人听起来会感到无比荒诞的造神运动,中国人一向不惮于造神,面对这些年少又不谙世事、文化水平较低的队员, 马俊仁编造了一个梦境,把自己的母亲打造成为可以保佑队员跑得更快的梅花鹿大仙,并带领弟子们拜鹿仙。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马家军的训练基地无异于一个传销组织,甚至比后者更可怕。

在这样的情况下,队员们对马俊仁的痛恨到达了一个顶端,她们私下称他为“老鬼”,更制作了写有马俊仁名字的纸人压在自己的床铺之下,上面插满了钢针。

联想到后来马俊仁的雇凶恐吓和种种充满黑帮色彩的行为,可见马家军事件中的双方都已陷入精神极度紧张与崩溃的状态。

马家军的出走现在看来更像是一个终究会发生的事情,这是由事件双方的当事人行为特质中不可更改的因素所决定的。马俊仁长期独裁式的控制和队员们太久的隐忍最终酿成了最后的爆发。

这一事件总结起来大致有以下几点原因:

1、马俊仁的长期粗暴对待

关于这一点前文中已有描述,在此不再赘述。

2、经济上的分配不均

马家军多年征战,得到了大量的奖金和实物奖励,马俊仁出于各种复杂原因(也许是认为把钱放在自己手里更易于自己控制队员)将财物长期扣押在自己手里而任由队员们的家庭仍过着一贫如洗的生活,这引起了队员们的强烈不满。

在马家军后期,马俊仁试图辞职的时候,队伍中的伙食标准降低到了让人难以忍受的程度,队员们一日三餐只有大葱炒芹菜可吃,这样的食谱绝无可能支撑马家军的高强度训练;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马俊仁人任用自己的外甥媳妇担任队里的食材采购工作,从中中饱私囊,此事无疑会引起队员们的强烈不满。

3、兴奋剂事件

马俊仁在担任级别相对较高的教练员之后,就开始长期引诱逼迫队员们大剂量服用兴奋剂,长此以往,队员们不但在性征上出现了变化(有些队员担心自己退役后生育出现问题,从而产生了强烈的逆反心理)而且由于兴奋剂强烈的副作用,一些队员不同程度的出现了肝部受损的状况,而马俊仁出于一种掩耳盗铃的心态,严禁她们去医院检查身体。

到了后期,国际社会对于兴奋剂的检查越来越严格,又由于1994年广岛亚运会游泳队的兴奋剂丑闻事件,队员们已决意要离开马俊仁,确切的说是告别兴奋剂。

除此之外还有以下几点诱因:

1、刘东事件

刘东是马俊仁手下的一名女队员,因为不服从马俊仁的命令,留长发,与男队员恋爱,质疑马俊仁把1993年斯图加特世锦赛中自己与王军霞、曲云霞获得的三辆奔驰车据为己有的行为,曾与马俊仁发生过强烈冲突。在1993年的七运会上,刘东不服从马俊仁要求其在800米比赛中领跑的决定,保存实力,在最后冲刺阶段自己夺得冠军,以及其他的一些矛盾激化事件,最终与马俊仁决裂。

在她离开马俊仁训练基地后,也曾试图回到队伍,但由于马俊仁从中作梗,始终没有成功。刘东的出走使队员们意识到反抗马俊仁的结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从而在她们心中埋下了反抗的种子,这是后来的兵变之引。

2、男队员的加入

1994年,马俊仁出于一些自己的原因,开始在队伍中招收男队员,他原本的设想是利用手中这批已有相当实力的男队员再度名利双收。然而并不像马俊仁预想的那么顺利,这些男队员不像马俊仁手中的女队员一样易于控制,久而久之,他们终于无法忍受马俊仁的种种过分行为,陆续开始反抗和离开,这些都为后来的女队员反抗马俊仁留下了伏笔。

3、队员家长的介入

出于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马俊仁以低于市场价格的薪资将队员曲云霞和王军霞的父母安排到队中担任一些非技术性工作,队员父母的介入使原本单一的训练基地架构发生了根本变化,马俊仁的一些缺点和不合理做法原本只在队员们面前展现,而现在毫无遮掩的暴露在曲云霞和王军霞的父母面前,有了上一辈人的介入,这些矛盾变得复杂和不可调和,这也为后来的兵变留下了一些细微但重要的诱因。

总之,在1994年12月,在王军霞的带领下,马家军的姑娘们与马俊仁进行谈判后,讨回了属于自己的部分比赛奖金,并陆续离开了基地,之后的各级组织谈话也没能阻止住她们的脚步,至此,马家军正式解散,轰轰烈烈的中国女子中长跑田径史正式成为历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