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倬云最有价值的书】余英时与许倬云的价值混乱

2019-12-05 - 许倬云

在马国川编著的《中国在历史的转折点:当代十贤访谈录》一书中,收录有马国川与余英时的访谈录《回首辛亥革命,重建价值观念》。余英时在访谈过程中给出的重建价值观的路径药方是:“我没有资格建议应选什么价值。我只能提一个原则,即所选价值是开放性、多数文明社会都能接受的。开放心灵尤其重要,想理解世界决不能故步自封,以自己为中心。”

在被问到此前提出的所谓“一旦中国文化回归到主流之‘道’,中国对抗西方的大问题也将终结”的文化命题时,余英时解释说:“我所谓‘文明主流’,是包括中国在内的普世性文明。我从不认为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是对立的、互不相容的。所谓‘道’便是重视‘人’的道,群体和个人都同时能得到‘人’的待遇。只要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胸襟,中西文化自然而然能包容彼此的核心价值。”

即使从字面意义上来理解,余英时的如此解释也是自相矛盾、自欺欺人的。既然有一种“群体和个人都同时能得到‘人’的待遇”的“包括中国在内的普世性文明”的主流之“道”存在着,这个主流之“道”本身就应该是中西文化不分彼此的核心价值。

那么,中西文化之间为什么还要“包容彼此的核心价值”呢?余英时所谓“包括中国在内的普世性文明”的主流之“道”,到底是由哪些价值要素构成的呢?中国文化的所谓“核心价值”,又是由哪些与西方文化彼此不同的价值要素构成的呢?!

长期在美国从事历史文化研究的余英时教授,与当年的梁漱溟连同当下数以百万计的教授学者一样,依然没有把中国传统文化中“应取的成分”系统地编制起来,反而像鲁迅笔下的阿Q一样自相矛盾、自欺欺人地满足于“凭空辩论”。同样长期在美国从事历史文化研究的许倬云教授,在这个方面走得更远。他在访谈录《一百年的路是“正反合”的过程》中,竟然给出这样一段神秘莫测的奇谈怪论:

“从根源上看,中国文化不是以神为本,而是以人为本的,自我自尊、自我约束,人和人之间互相尊重,个人主义不是独立的个人,是人和人相处的个人。这些在今天的中国实际已经不存在了,怎样把它们从中国文化根源上挖掘出来,经过当代的诠释和修改、一步步尝试、落实,将是中国对世界的最大贡献。”

从“已经不存在”的或者说是完全莫须有的所谓“中国文化根源上”,挖掘已经成为人类共同体的价值常识的“以人为本”,竟然“将是中国对世界的最大贡献”。像这样的奇谈怪论,是只能用中国传统的妖道巫术之类的鬼画符来加以形容的。

在这次访谈的结束语中,许倬云一方面谦虚推脱“我已年迈,寄身海外。国家事,我已不宜多嘴”;另一方面又摆脱不掉自相矛盾、自欺欺人的文人习气,颇为勉强地开出一剂空洞苍白的改革药方:“寄语俊彦人士:天下事,抓得太紧,寸步难行;放宽些,海阔天空。

凡事总以远处大处看,不能只看眼前。前途多歧,一不小心,可能迷路;然而,多歧,也是多种选择,也许从此忽然开朗,出现新境界。常常反省,不断寻找,随时修改,以求适应,总比墨守为宜。”(作者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相关阅读
  • 【许倬云子女】许倬云 50 余载治史文章精选 发现中国文化的特质

    【许倬云子女】许倬云 50 余载治史文章精选 发现中国文化的特质

    2019-12-05

    许倬云, 1930 年生于江苏无锡, 1962 年获美国芝加哥大学博士学位,先后执教于台湾大学、美国匹兹堡大学,其间多次受聘为香港中文大学、美国夏威夷大学、美国杜克大学、香港科技大学讲座教授。 1986 年荣任美国人文学社荣誉会士。

  • 【许倬云西周史】【分享】许倬云:王朝的盛衰周期

    【许倬云西周史】【分享】许倬云:王朝的盛衰周期

    2019-12-05

    先说分合观念。中国是很庞大的地区,各个地理区域天然条件不一样,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共同体,必须是各个区域之间能够互补而无冲突。朝代刚兴盛的时候通常是大乱以后,一个新的秩序出现了,各个地区可以重新调节,彼此形成互补的关系在各地区之间协调与重新分配资源。

  • 【许倬云李敖】李敖起诉许倬云书籍指其说谎偷书 判获赔200万

    【许倬云李敖】李敖起诉许倬云书籍指其说谎偷书 判获赔200万

    2019-12-05

    作家李敖不满中央研究院院士许倬云在口述书籍中指他说谎、偷书、偷字画,提告求偿。12月2日台北地方法院判决许赔偿新台币200万元。李敖不满许倬云在口述书籍中指他说谎、偷书、偷字画台中央社报道,许倬云被控于2010年1月间。

  • 【许倬云怎么读】许倬云:我们为什么要读历史?

    【许倬云怎么读】许倬云:我们为什么要读历史?

    2019-12-05

    历史的知识,即是治疗集体健忘症的药方。最近有一位很有教养的友人告诉我,他从中学开始就讨厌历史,不知为什么要记住那些年代,要知道那些遥远往古的史事。这位友人的疑问,其实也困惑许多人,即使未必是大多数人。历史这一门学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