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不韦是阳 秦始皇 是不是吕不韦的私生子?

2019-06-13 - 吕不韦

秦始皇的生母赵姬原本是吕不韦的小妾,后来又阴差阳错地做了秦庄襄王的夫人,正是由于赵姬身份的特殊性才让秦始皇的身世变得扑朔迷离。有人认为秦始皇是秦庄襄王的儿子,也有人认为秦始皇是吕不韦的儿子,甚至有人认为连赵姬都不知道秦始皇到底是谁的种!难道秦始皇的身世只能成为一个永远无法揭开的谜吗?

吕不韦是阳 秦始皇 是不是吕不韦的私生子?
吕不韦是阳 秦始皇 是不是吕不韦的私生子?

吕不韦的爱妾为何会成为秦庄襄王的夫人?

公元前265年,大商人吕不韦来到赵国都城邯郸做生意。一次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在赵国做人质的秦国太子安国君的儿子子楚,也就是后来的秦庄襄王。一见到子楚,吕不韦便盛赞道:“此奇货可居!”

吕不韦是阳 秦始皇 是不是吕不韦的私生子?
吕不韦是阳 秦始皇 是不是吕不韦的私生子?

吕不韦开门见山地对子楚说:“我能光大你的门庭!”

子楚虽贵为秦国太子之子,但太子安国君有二十多个儿子,他排行居中,由于不受宠,所以才被送到赵国做人质。“人质外交”在春秋战国时期的诸侯国之间颇为盛行,其目的无怪乎是一国向另一国表示愿意和睦共处。然而,诸侯国之间常常互相兼并,你攻我伐,以致战争频发。

吕不韦是阳 秦始皇 是不是吕不韦的私生子?
吕不韦是阳 秦始皇 是不是吕不韦的私生子?

双方一旦开战,质子就像待宰的羔羊,随时成为祭旗的牺牲品,所以诸侯们常常将最不受宠爱的公子送到另一个国家。哪知秦国屡屡侵犯赵国,赵国又屡屡战败,赵国人苦于无处泄愤,便将对秦国的所有仇恨都加诸子楚身上,于是子楚就成了赵国人的出气筒。

吕不韦是阳 秦始皇 是不是吕不韦的私生子?

子楚以前在秦国是备受冷落,现在在赵国又备受欺凌,以眼下情况来看,想光大门庭简直是天方夜谭。听完吕不韦的一番话,子楚冷冷地揶揄道:“你还是先回去光大你自己的门庭,再来光大我的门庭吧!”

吕不韦非但不生气,反而还纵声大笑道:“公子有所不知,我的门庭得靠你的门庭光大之后才能光大!”

子楚愣怔片刻,尽管猜不透吕不韦的话中之话,但他却一改先前的傲慢无礼,连忙请吕不韦入座,并对吕不韦深鞠一躬,说:“子楚愚钝,还请先生赐教!”

吕不韦解释说:“秦王已经年迈,是个有早晨没晚上的人。你父亲安国君身为太子,迟早要继承王位。而你有二十多个兄弟,你又排行居中,并且长年在外做人质。倘若秦王去世,安国君继位,你恐怕没有机会同你那些朝夕陪伴在你父亲身边的兄弟争夺太子之位!”

子楚低头叹息数声,然后抱着一丝希望问吕不韦说:“不知道先生可有妙计?”

“列国都知道安国君宠幸华阳夫人,能立太子者恐怕莫过于华阳夫人。你虽然贫困,又常年客居赵国,拿不出什么东西来孝敬你的父母并且结交宾客。我吕不韦虽然也不富裕,但愿意散尽千金替你到秦国做安国君和华阳夫人的思想工作。”

听完吕不韦之言,子楚“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对吕不韦深深一拜,说:“倘若他日我子楚有幸继承王位,愿与先生平分秦国。”

在动身前往秦国之前,吕不韦拿出五百金赠予子楚,一部分作为子楚的生活开支,另一部分作为子楚结交宾客之用。然后,他又花掉自己仅剩的五百金购买了一批奇珍异宝,然后动身前往秦国。

想要搞定一个高不可攀的人,最好的办法是从他最亲近的人下手。吕不韦一到秦国,便先买通华阳夫人的姐姐,然后托她将奇珍异宝献给华阳夫人,并告诉华阳夫人的姐姐说:“子楚经常对别人说,他爱戴华阳夫人就像爱戴上天一样,每每思念华阳夫人的时候,还会偷偷抹眼泪。”

华阳夫人的姐姐见到华阳夫人后,首先献上吕不韦送来的奇珍异宝,然后将吕不韦托她转达给华阳夫人的话告诉华阳夫人说:“我听说,凭借美貌侍奉他人的人,等到美貌消失之后就会失宠。现在太子虽然宠爱您,但您没有儿子,以后无论哪位公子继位,您都无法再享受到现在的富贵了!

如果您此时在太子的诸位公子中挑选一位贤能孝顺的,把他认作儿子并立为接班人,那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如此一来,您的丈夫在世时,您的地位可以更加尊贵;您的丈夫去世后,是您所认的儿子继位,您的权势也同样不会消失。

现在您只要一句话就可以得到永久的利益。如果您不趁着风华正茂的时候为自己打下根基,等到年老失宠的时候,即使再想说话,恐怕也没有人再愿意听了。子楚为人孝顺,自己又知道排行居中,按次序也轮不到他继承王位,他的母亲夏姬也不受宠幸,所以才愿意归附您。

如果您能趁此时机认他为子,立他为接班人,他又怎会不将您当成亲生母亲一样侍奉呢?子楚一旦继位,您还担心一辈子不能在秦国受宠吗?”

此时,尽管华阳夫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膝下无子是她最大的遗憾。吕不韦的一番话让她喜出望外。她立刻面见安国君,并对安国君说:“我听说子楚非常贤明孝顺,往来于秦赵两国之间的人都称赞他的为人!”

“子楚?哦,我想起来了!没看出来他还这么受欢迎呢!”如果不是华阳夫人提起子楚,恐怕安国君早已将他这个做人质的儿子给遗忘了。

华阳夫人哭哭啼啼地对安国君说:“我很幸运能够进入您的后宫,但很不幸未能替您生下一儿半女。我现在想将子楚认作儿子,让他做您的接班人,这样也可以让我终身有所依靠!”

安国君看到爱妾哭成泪人,连忙安慰说:“不就是认个儿子吗?我答应便是了!”为了让华阳夫人放心,他还与华阳夫人刻下玉符,约定将子楚立为接班人。随后,华阳夫人与安国君派人送给子楚很多东西,并请吕不韦回到赵国辅佐子楚。不久,子楚便显名于诸侯。

有一天,子楚到吕不韦家喝酒,在酒宴上邂逅一位长得楚楚动人的舞女,非常喜欢,便请求吕不韦将舞女赏给他。事实上,这位舞女是吕不韦的爱妾赵姬。吕不韦见子楚竟然敢横刀夺爱,不禁大怒,但想到自己已经为他倾家荡产了,也不在乎再多送他一个女人,于是便将赵姬拱手让给了子楚。就这样,赵姬就成了子楚的夫人。

哪些史料说秦始皇是子楚的儿子?哪些史料在说秦始皇是吕不韦的儿子?

最先早记载秦始皇是吕不韦之子的是司马迁的《史记》。《史记·吕不韦列传》记载说:“吕不韦取邯郸诸姬绝好善舞者与居,知有身。子楚从不韦饮,见而说之,因起为寿,请之。吕不韦怒,念业已破家为子楚,欲以钓奇,乃遂献其姬。

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子楚遂立姬为夫人。”大意是说,子楚在与吕不韦喝酒期间,见到吕不韦的爱妾赵姬貌美,在不知赵姬已怀有身孕的情况下,恳请吕不韦将赵姬送给他。吕不韦大怒,但想到已经为子楚倾家荡产,又想放长线钓大鱼,索性就将赵姬一并送给了子楚。后来,赵姬便生下了秦始皇。

除《史记·吕不韦列传》明确记载秦始皇是吕不韦的儿子外,班固的《汉书·王商传》同样记载说:“臣闻秦丞相吕不韦见王无子,意欲有秦国,即求好女以为妻,阴知其有身而献之王,产始皇帝。”班固还曾在《上明帝表》中称呼秦始皇嬴政为“吕政”:“周历已移,仁不代母,秦直其位,吕政残虐。”

此外,司马光的《资治通鉴》也继承了《史记·吕不韦列传》的说法,并说:“吕不韦娶邯郸姬绝美者与居,知其有娠,异人从不韦饮,见而请之,不韦佯怒,既而献之,孕期年而生子政,异人遂以为夫人。”

司马迁虽然在《史记·吕不韦列传》中记载说秦始皇是吕不韦的儿子,但却又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中记载说秦始皇是子楚的儿子:“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庄襄王为秦质子于赵,见吕不韦姬,悦而取之,生始皇。以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生于邯郸,及生,名为政,姓赵氏。

”司马迁之所以在《史记》中记载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答案,应当是司马迁看到了两种材料,但又无法确定孰是孰非,所以才会分别记载在不同的地方。此外,司马迁还在《史记·楚世家》中称秦始皇为“赵政”而非“吕政”,“十二年,秦昭王卒,楚王使春申君吊祠于秦。十六年,秦庄襄王卒,秦王赵政立。”

汉高祖刘邦的孙子、淮南王刘安所编的《淮南子·人间》中说“秦王赵政兼吞天下而亡”,《淮南子·泰族》中又说“赵政昼决狱而夜理书”,他与司马迁属于同时代的人,他称秦始皇为“赵政”,也足以说明他并不认为秦始皇是吕不韦的儿子。

整体来看,汉朝人还是有一部分认为秦始皇是子楚的儿子。

如何用科学的方法揭开秦始皇生父之谜?

根据史籍记载,我们只能凭借猜测,并不能完全确定秦始皇到底是谁的儿子,但我们可以利用科学的方法来加以证明。

《史记》说赵姬“至大期时,生子政”,也就是说,秦始皇是到“大期”时才出生的。所谓“大期”,是指妇女足月分娩的日期。一般来说,大期是指10个月。

妊娠期(受孕后至分娩前的生理时期)一般为266天左右。为便于计算,妊娠通常是从末次月经第一天算起,足月妊娠约为280天。预产期的月份是末次月经所在的月份再加上9个月,预产期的日子是末次月经的第一天再加上7天。

过期妊娠是指妊娠期超过预产期14天(即妊娠期达到或超过294天)还没有生产。过期妊娠对婴儿有很大危害:其一,死胎。胎盘具有一定的寿命期限,其作用是负责向胎儿提供营养物质和氧气,直到婴儿发育成熟。超过胎盘的寿命期限,胎盘的功能就会衰退、老化,无法正常给胎儿提供充足的营养物质和氧气,容易导致婴儿缺氧,造成胎儿窒息死亡。

其二,畸形。妊娠过程中,子宫内充满羊水,胎儿生活在羊水中。过期妊娠会导致羊水量减少。羊水过少时,子宫周围的压力会直接作用于胎儿,胎儿容易出现肌肉畸形、畸足,有时子宫直接压迫胎儿胸部,还会导致胎儿肺发育不全。羊水过少、黏稠,产道润滑不足,胎儿在分娩过程中下降受阻,致使产程延长,大大增加了胎儿的死亡率。

其三,体质差。过期妊娠容易出现难产,难产率是正常生产的2~4倍。即便婴儿成功产出,婴儿的智力也大都低下,并且在成长的过程中还会出现各种并发症。

如果秦始皇是赵姬怀孕12个月生下的,那么赵姬就属于严重的过期妊娠(超过预产期66天),先不说婴儿会不会胎死腹中,即便成功生下婴儿,这个婴儿也注定会是不健康的低能儿或畸形儿。但秦始皇却是一位文治武功都非常卓越的帝王,肯定不会是过期妊娠产下的婴儿。唯一的一种解释就是,秦始皇是赵姬十月怀胎生下的。

古代女性发现自己怀孕有两种方式:一、停止月经。停止月经10天或10天以上,就很有可能是怀孕了。如果赵姬是根据“停止月经”来判断自己怀孕的,那么,从她嫁给子楚的时候算起,她必须在8个多月内生下秦始皇,但秦始皇是在“大期”内生下的,因此,可以说赵姬在遇到子楚时并没有怀上吕不韦的孩子。

二、出现早孕反应。一半左右的女性在停经42天左右会出现恶心、呕吐、畏寒、头晕、食欲不振、喜食酸物等症状。早孕反应比停经出现的时间还要再晚42天,如果赵姬是根据早孕反应来判断自己怀孕的,那么她必须在7个多月内生下秦始皇。由此来看,秦始皇就更不可能是吕不韦的儿子了。因此,我们可以确定,秦始皇就是秦庄襄王的儿子。

为什么人们乐于说秦始皇是吕不韦的儿子呢?

明人王世贞在《读书后》中曾说:“自古至今以术取富贵、秉权势者,无如吕不韦之秽且卑,然亦无有如不韦之巧者也。凡不韦之所筹策,皆凿空至难期,而其应若响。彼固自天幸,亦其术有以摄之。至于御倡而知其孕,必取三月进之子楚,又大期而始生政,于理为难信,毋亦不韦故为之说而泄之秦皇,使知其为真父而长保富贵邪?抑亦其客之感恩者故为是以詈秦皇?而六国之亡人侈张其事,欲使天下之人,谓秦先六国而亡也。

不然,不韦不敢言,太后复不敢言,而大期之子,人乌从而知其非嬴出也。”

王世贞首先指出,吕不韦知道赵姬怀有身孕后必定会在三月(秦始皇正月出生,赵姬十月怀胎,往前倒推10个月,正是上一年的三月)将赵姬进献给子楚,得知赵姬怀孕至少需要1个月,但到“大期”时就生下了秦始皇,于情于理,都让人难以相信秦始皇是吕不韦的儿子。

随后,王世贞又提出了三个关于“秦始皇被说成是吕不韦之子”的观点,也是后世比较认可的三个观点:

第一,吕不韦可能是为了永葆富贵而故意让秦始皇误认为他是秦始皇的生父。细想之下,你会发现这种观点极其荒谬,因为如果秦始皇真是吕不韦的儿子,那么秦始皇为了确保自己王室血统的合法性,一定会杀人灭口。如果秦始皇不是吕不韦的儿子,他也一定会因为流言蜚语而厌恶并疏远吕不韦,吕不韦岂不是在作茧自缚吗?一切声称自己是皇帝生父的行为其实都是在自掘坟墓,又何来的永葆富贵呢?

第二,吕不韦是被秦始皇逼杀的,很有可能是受到吕不韦恩惠的门客为给秦始皇泼脏水而故意将其说成是吕不韦的儿子。吕不韦一生礼贤下士,所以身边才能聚集三千门客。吕不韦死后,也是门客偷偷将其下葬的。对此,秦始皇还曾下令说,凡吊唁吕不韦者,如果是六国之人就驱除出境;如果是秦国人,俸禄在六百石以上的就削除爵位并迁离旧居,六百石以下的迁离旧居。门客们有感于吕不韦的恩情,进而编造秦始皇是其子之说,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第三,秦始皇灭掉六国,六国人对此耿耿于怀,于是便四处宣扬秦始皇是吕不韦的儿子,如此一来,便不是秦亡六国,而是六国先亡秦,因为吕不韦是卫国人,属于六国的范畴。这种观点也是多年来最为流行的一种。其中,元人陈栎曾在《历代通略》中说:“人见秦灭于二世子婴耳,岂知嬴氏之秦已灭于吕政之继也哉。”明人梁潜也在《泊庵集》中说:“秦之亡以吕政。”而这些不过是六国后人为了泄私愤而抹黑秦始皇的一种手段罢了。

相关阅读
  • 吕不韦传奇赵姬被虐 秦始皇嬴政 到底是不是吕不韦的儿子?

    吕不韦传奇赵姬被虐 秦始皇嬴政 到底是不是吕不韦的儿子?

    2019-06-13

    流传最广的说法,便是司马迁在《史记》中的记载,他是非常明确地认为嬴政是吕不韦的儿子,这里依照他的说法,姑妄言之。嬴政的祖父叫嬴柱,父亲叫嬴异人。嬴柱为秦国太子,受封为安国君。当时,秦国要派一个宗室子弟到赵国做人质。

  • 吕不韦是谁 吕不韦的儿子是谁 吕不韦和秦始皇是什么关系

    吕不韦是谁 吕不韦的儿子是谁 吕不韦和秦始皇是什么关系

    2019-06-13

    吕不韦是战国末年著名商人、政治家、思想家,官至秦国丞相。位高权重的吕不韦,一时间掌握了风云变幻的政治格局,站在政治风云的中心,离皇权咫尺。前249年任吕不韦为相国,封文信侯,食邑河南洛阳十万户,门下有食客三千。

  • 吕不韦赵姬 厘清吕不韦和赵姬的关系!

    吕不韦赵姬 厘清吕不韦和赵姬的关系!

    2019-06-13

    前段时间的《皓镧传》看得小鱼是如痴如醉,毕竟作为战国时期,的确是有很多比较让人感官很冲击的事情发生,而在这部剧中,最让小鱼感到好奇的是这吕不韦同赵姬之间的关系,并且最终统一六国的嬴政真的是他们的孩子吗?这些都是让小鱼很感兴趣并且感到很疑惑的地方。

  • 吕不韦李皓镧 为什么说秦始皇不是吕不韦的儿子

    吕不韦李皓镧 为什么说秦始皇不是吕不韦的儿子

    2019-06-13

    读过《史记》的都知道,司马迁用故事笔调来讲述吕不韦“奇货可居”的故事,本就有太多文学色彩。这种“宫廷秘闻”如何能够绘声绘色传出来?知道秘闻的只有吕不韦、赵姬,知道的人越多就越危险,政治家的狠毒向来是灭口只有死人不会泄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