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岸青一家 毛家饭店董事长回忆毛岸青:他去世了我很心痛

2018-05-23 - 毛岸青

在韶山毛家饭店门口,77岁的汤瑞仁正笑盈盈地接待前来就餐的客人。“从电视里听到岸青去世的消息,我心里十分悲痛,他太可怜了。他多亏了党和政府的关怀。”按照毛氏家族辈分,汤瑞仁比毛主席还大两辈,在她的眼里岸青是晚辈,对毛主席的后代她有着无限的关爱。

毛岸青一家 毛家饭店董事长回忆毛岸青:他去世了我很心痛
毛岸青一家 毛家饭店董事长回忆毛岸青:他去世了我很心痛

还保存着毛主席送的布

汤瑞仁的左腿动过手术,走起路来十分不便,拄着拐棍也一拐一拐的,但她并不愿意旁人扶她。昨日下午,在饭店董事长办公室,她让人放一个枕头在沙发扶手上,缓缓坐下,开始接受本报记者的专访。

毛岸青一家 毛家饭店董事长回忆毛岸青:他去世了我很心痛
毛岸青一家 毛家饭店董事长回忆毛岸青:他去世了我很心痛

潇湘晨报:现在还能回忆起岸青回韶山的情形吗?

汤瑞仁:岸青去世了,我从电视里获知了消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岸青回韶山时,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他英姿焕发,把自己骑的马拴在谢家屋堂池塘边的松柏树上。他叫我太太,这是毛主席教他叫的。走进屋后,他问我身体好不好,生活怎么样啊。

毛岸青一家 毛家饭店董事长回忆毛岸青:他去世了我很心痛
毛岸青一家 毛家饭店董事长回忆毛岸青:他去世了我很心痛

潇湘晨报:当时您和毛主席一家有来往吗?

汤瑞仁:过去,毛主席的家人回韶山时都到我家来,岸青也回来过好多次。毛主席的弟妹、儿媳都来过我家,在我家吃住,和我们关系很好。我们家三代人都是军人,父亲大革命时期为了保护毛主席负过伤。1953年,毛主席给我们寄来了布,我们现在还保留着用这些布做的衣服。我们也回赠过毛主席腊肉、火焙鱼等。

“这张像笑得好”

汤瑞仁紧紧握住记者的手,含泪说道:“岸青去世了,我真的很心痛!”她说,几次与毛岸青的简短交往,已经深深地刻在她的脑海里。

潇湘晨报:岸青几次回韶山,你印象最深的是哪一次?

汤瑞仁:1987年我开始开毛家饭店。那是1989年吧,他到饭店来看望我们,看见墙上挂着我们一家和毛主席在一起的相片,他突然说了一句“笑得好”。当时,岸青的身体还很好,这句话我一直记得,他说“这张照片笑得好”。岸青年少时吃过不少苦,特别是哥哥岸英牺牲后,给他打击很大,加重了病情。

潇湘晨报:岸青最后一次回韶山是哪年?

汤瑞仁: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可能是上世纪90年代。那次他回到毛主席故居,当时我还住在毛家饭店的原址。我过去看望了他,和岸青、邵华等在故居前合影留念。

潇湘晨报:您见过岸青的儿子毛新宇吗?

汤瑞仁:他也回过韶山好几次,每次来时都会向我问好。有一次他和他妈妈回韶山,我买了一只野鸡,他说很喜欢,我就把野鸡送给了他。

潇湘晨报:岸青去世了,想过去北京悼念他吗?

汤瑞仁:本想随韶山的领导一起去北京悼念,但自己年事已高,腿脚也不好,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能去了。我应该代表韶山毛家人,感谢党和政府对毛主席后代的关怀,感谢那些日夜在岸青身边守候的战士、医生、护理人员。

相关阅读
  • 毛岸青简历 毛泽东为何多次拒见毛岸青 有何隐情?

    毛岸青简历 毛泽东为何多次拒见毛岸青 有何隐情?

    2018-05-23

    母爱如海,父爱如山。有道是子女是母亲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子女亦与父爱十指连心。生在寻常百姓家,安享天伦,乃人之常情。可是身为伟人的毛泽东,于亲情而言,他的内心深处充满了难以悲壮的凄凉。也许是“高处不胜寒”。

  • 毛岸青简介 毛岸青是不是傻子?毛岸青简介资料

    毛岸青简介 毛岸青是不是傻子?毛岸青简介资料

    2018-05-23

    毛岸青(19232007),是毛泽东与其第二位妻子杨开慧的次子,杨开慧被湖南军阀何键捕杀后,毛岸英与毛岸青兄弟被保释出狱,后来寄养在牧师董健吾家中。1933年中共中央迁往江西省瑞金后,经济资助中断,毛岸青和哥哥毛岸英流落街头。

  • 毛岸青之子 毛泽东之子毛岸青 与妻子邵华的浓情革命岁月

    毛岸青之子 毛泽东之子毛岸青 与妻子邵华的浓情革命岁月

    2018-05-23

    当我伏案整理这本影集画册的时候,正是岸青离开我们两个月后的时日。窗外,淅淅沥沥的初夏雨声鸣奏着一曲绵绵挽歌,阵阵夏风吹过院子里的哭松哀柳,声声呼唤,万行泪水,漫过我的心头。岸青走了,留给了我永远的泪打春花的三月。

  • 毛岸青简介 毛岸青是不是傻子?毛岸青简介资料

    毛岸青简介 毛岸青是不是傻子?毛岸青简介资料

    2018-05-23

    毛岸青(19232007),是毛泽东与其第二位妻子杨开慧的次子,杨开慧被湖南军阀何键捕杀后,毛岸英与毛岸青兄弟被保释出狱,后来寄养在牧师董健吾家中。1933年中共中央迁往江西省瑞金后,经济资助中断,毛岸青和哥哥毛岸英流落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