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克家被誉为什么 臧克家的老马被誉为文学界的什么

2017-10-23 - 臧克家

对《老马》这首诗,臧克家曾说:“写老马就是写老马本身,读者如何理解,那是读者的事,见仁见智,也不全相同。”

根据西方接受美学的理论,一件作品的诞生,不仅要经过作家的创造,还要经过读者的再创造。我们读过《老马》究竟有什么感悟呢?

臧克家被誉为什么 臧克家的老马被誉为文学界的什么

臧克家被誉为什么 臧克家的老马被誉为文学界的什么

首先,从诗题看:诗的标题是《老马》,但诗人没有详细描写老马衰弱病残的外形,而是着重写它的命运、感受和心境,这种遗貌取神的写法,赋予了这首诗深刻的意蕴。

其次,从老马的处境和命运特征看:诗中的老马似乎生来就得无条件的承受装大车的命运,即使“背上的压力往肉里扣”,“也横竖不说一句话”,“只好把头沉重的垂下。”这里诗人写出了老马忍辱负重的命运和忠厚善良的性格。

臧克家被誉为什么 臧克家的老马被誉为文学界的什么

臧克家被誉为什么 臧克家的老马被誉为文学界的什么

这匹老马也曾思考过自己不幸的命运,但它始终是“这刻不知下刻的命,它有泪只往心里咽。”从这里我们也能体会到老马的愚昧无知。尽管老马任劳任怨,也要常常挨皮鞭。无奈“只好抬起头望望前面。”诗人写出了老马的悲惨命运、痛苦的感受和悲凉的心境,增强了老马悲剧的感染力。

臧克家被誉为什么 臧克家的老马被誉为文学界的什么

臧克家被誉为什么 臧克家的老马被誉为文学界的什么

这匹被压迫被损害的“马”不仅不象五卅运动中的工人、井冈山的赤卫队员那样“心红胆壮志如钢,砸烂万恶的旧世界”,他甚至连起码的觉醒也没有,当压迫者猛往他身上加载以至深深地勒进皮肉时,他的反应只是麻木地把头“垂下”,把血肉之躯让渡给了他人;当他欲哭无泪、统治者却又嫌他拖了国民经济后腿而猛抽一鞭时,他只是无奈地“望望前面”,他要透支生命为民族复兴做贡献了,这会儿他甚至连灵魂也抵押给了领袖或者领导。

臧克家被誉为什么 臧克家的老马被誉为文学界的什么

“老马”当然没有“做贡献”的觉悟,他只是认命而已。

他不能尥蹶子,不能踢他的主人,不能挣脱他的缰绳去撒野,那样他就会没户口,没饭吃,成为流民、刁民甚至暴民和土匪,就会受到治理整顿和围剿、消灭。总之,即使这是一匹悲愤之马,但也决不是可以昂首嘶鸣之马,前程远大之马,这是一匹隐忍之马,忍辱负重之马,他为威权所深深地震慑,并迷信秩序,莫名其妙地承担着不可知的命运,从气质上多少有点与俄罗斯民歌里那匹“可怜的老马”相似。

臧克家被誉为什么 臧克家的老马被誉为文学界的什么

相关阅读
  • 臧克家烙印 烙印臧克家的内容是什么?

    臧克家烙印 烙印臧克家的内容是什么?

    2017-10-23

    现代诗人。山东诸城人。1905年10月 8日出生于地 主家庭。自幼喜爱古诗和民歌。青少年时代生活在农村, 目睹农民的苦难生活,引起他的深切同情。这奠定了他 此后诗歌创作的生活基础。1919年在县立高等小学上学 时。

  • 臧克家数学0分 臧克家 高考数学0分 仍被录取!

    臧克家数学0分 臧克家 高考数学0分 仍被录取!

    2017-10-23

    臧克家,我国当代著名诗人。山东诸城人,出生于中小地主家族,幼时受到家族文化熏陶,种下了热爱文学的种子。他一路从私塾开始接受教育,到山东第一师范毕业时,已经有文章诗作发表了。1930年,25岁的臧克家,看到青岛国立大学建校招生。

  • 臧克家故居 季羡林绝笔:辞世前一天写下臧克家故居

    臧克家故居 季羡林绝笔:辞世前一天写下臧克家故居

    2017-10-23

    (1911.8.22009.7.11),山东临清人,字希逋,又字齐奘。季羡林先生学贯中西,汇通古今,在语言学、文化学、历史学、佛教学、印度学和比较文学等诸多领域都卓有建树,堪称我国学术界的一代宗师。他精通梵语、巴利语、吐火罗语、英语、德语、法语、俄语等多种语言。

  • 金延璟综艺 日媒赞朱婷弹跳3米27太惊人 完胜金延璟成NO.1

    金延璟综艺 日媒赞朱婷弹跳3米27太惊人 完胜金延璟成NO.1

    2017-10-23

    今天,刚刚抵达日本的朱婷将跟随瓦基弗银行在世俱杯首战中迎战莫斯科迪纳摩。比赛还未开打,日本媒体已经忍不住开始狂吹实力惊人的朱婷正在向世界第一人迈进。日本一档深夜放送的节目News Zero以《向着排球俱乐部世界第一人迈进 惊人。

  • 臧克家的诗歌 臧克家诗歌《有的人》赏析

    臧克家的诗歌 臧克家诗歌《有的人》赏析

    2017-10-23

    臧克家诗歌《有的人》赏析臧克家,山东诸城人,出生于1905年10月8日,1923年到山东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读书,受五四运动影响,读了大量的新文艺书刊,并开始学写新诗。1926年秋前往武汉,次年初考入中央军事政治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