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陶公主结局 名气极大馆陶公主 在婚姻上却“输”给了妹妹

2019-05-02 - 馆陶公主

馆陶公主的丈夫陈午虽是个小小的堂邑侯,但陈家家风良好,陈午的祖父陈婴,原先是东阳县的令史,为人诚实谨慎,忠厚老实,深受百姓爱戴,世人对其称赞不已。

陈婴所处的世代正是秦末汉初时期,当时东阳县的年轻人杀了东阳县令,他们聚集了两万人却不知道让谁来做首领,因陈婴素有名望,便请陈婴来担任,陈婴推脱说自己能力不够,结果就被强行推上了首领之位。

馆陶公主结局 名气极大馆陶公主 在婚姻上却“输”给了妹妹
馆陶公主结局 名气极大馆陶公主 在婚姻上却“输”给了妹妹

陈婴回到家中,母亲对他说了这样一番话:“自我嫁到陈家以来,从没听说过陈家出过什么显贵的人,如今你突然有了这么大的名声,恐怕会招来祸端,不如去投靠明主,起事成功可以封侯,失败了也容易逃脱,这样你就不是为世所指名注目的人了。”

馆陶公主结局 名气极大馆陶公主 在婚姻上却“输”给了妹妹
馆陶公主结局 名气极大馆陶公主 在婚姻上却“输”给了妹妹

陈母的这段话给了陈婴很大的警醒,他不敢称王,而是带着他的两万人马追随了仅有八千战斗力的项梁,被项氏称为“异军突起”。项梁去世后,陈婴以项羽手下官员的身份投降刘邦。刘邦建立西汉后,将陈婴封为堂邑侯。

馆陶公主结局 名气极大馆陶公主 在婚姻上却“输”给了妹妹
馆陶公主结局 名气极大馆陶公主 在婚姻上却“输”给了妹妹

陈婴一生都谨记着母亲的那段话,不出头不拔尖,陈家家风便是如此。汉文帝将馆陶公主下嫁给这个一千八百户的小侯,想必就是看中了陈家人的忠厚老实吧。

绛邑公主是汉文帝的次女,表面上看,绛邑公主的丈夫周胜之比陈午尊贵,实际上此时的周家只是表面风光。

馆陶公主结局 名气极大馆陶公主 在婚姻上却“输”给了妹妹

周胜之的父亲周勃不仅是西汉的开国大功臣,还是拥立汉文帝继位的头等功臣,可功高震主嘛,汉文帝虽然感激周勃,让周勃显贵了,可他却非常不喜欢周勃的脾气,因为周勃是个直率的人,总是顶撞他。

周勃察觉到汉文帝对他的态度有异样,主动辞去丞相之位,回到自己的封国。因为害怕被杀,周勃经常身披铠甲,命令家人手持兵器来见郡守、郡尉。后来有人上书告发周勃想谋反,汉文帝就把周勃抓起来治罪。周勃拿千金送给狱吏,把增封受赐的财物都给了汉文帝的舅舅薄昭,这才逃过一劫,爵位和封邑都恢复了。

汉文帝猜忌周勃,却将次女绛邑公主嫁给周勃长子周胜之,周胜之虽然袭爵了,却因杀人获罪而死,国绝。在那之后,再没有关于绛邑公主的记载,公主结局不明。

看起来绛邑公主嫁的比馆陶公主好,真正比起来,谁好谁差还不一定呢!

相关阅读
  • 馆陶公主怎么死的 馆陶公主张雪迎的一生 揭秘馆陶公主怎么死的

    馆陶公主怎么死的 馆陶公主张雪迎的一生 揭秘馆陶公主怎么死的

    2019-05-02

    历史上每一个历史典故,通常都会被改编成电视剧,以供后人能更加清楚地了解到这些历史人物和历史剧情。所以这其中一些带有浓厚色彩历史人物的身上,就会以不同的角色诠释着其中的含义,就对于西汉时期的馆陶公主,她的扮演者张雪迎相信大家在心中也都会有一个印象。

  • 馆陶公主刘施 三分钟带你了解不可思议的馆陶公主

    馆陶公主刘施 三分钟带你了解不可思议的馆陶公主

    2019-05-02

    馆陶公主,名叫刘飘,是汉文帝和窦王后的唯一亲生女儿,因为当时汉文帝的封地在河北馆陶,所以她也被叫做馆陶公主,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家族又是王公贵族,所以从小就养成了很不好的习惯,性格也特别自私,恃宠而骄。

  • 馆陶公主董偃 揭秘50岁馆陶公主与18岁养子董偃的不伦恋

    馆陶公主董偃 揭秘50岁馆陶公主与18岁养子董偃的不伦恋

    2019-05-02

    馆陶公主见这卖珠女说话十分得体,便跟她扯了一会家常。卖珠女自言夫家姓董,夫死多年,膝下唯有一子,年方十三。馆陶公主听到这里,忽然灵机一动,便说道“明日请带你儿子来,我与他谈谈,我顶喜欢小孩子,谨望不要失约。

  • 汉武帝丞相 汉武帝刘彻和汉光武帝刘秀相比 谁的本事更大?

    汉武帝丞相 汉武帝刘彻和汉光武帝刘秀相比 谁的本事更大?

    2019-05-02

    这是一个仁者见仁的问题,每个人心中或许有不同的答案。刘彻和刘秀都是历史上比较有名的皇帝,刘彻主要是让汉朝更加强盛,而刘秀是复兴大汉,建立了东汉王朝,使得汉朝成功延续二百年。相比之下,我认为刘秀更胜一筹。

  • 馆陶公主与董堰 馆陶公主享尽荣华与权势的一生

    馆陶公主与董堰 馆陶公主享尽荣华与权势的一生

    2019-05-02

    在古代,男人都是三妻四妾,妻妾成群。女人却要安分守己,什么都得以男人为中心。在当时,不管在哪个朝代,男人只要有钱,就可以随便去逛青楼养小三。可这家族的女人却好像一直是受委屈,受压的一方。可是过去历就有这样的一些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