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鹫山在哪里 灵鹫山仰光生命和平大学冬季实验班课程圆满

2019-03-22 - 灵鹫山

2019年1月22日,为期14天的“灵鹫山仰光生命和平大学冬季实验学校”课程圆满闭幕。来自全球14个国家35人,远从千里相会于缅甸,时而争执论点,时而彼此鼓励,师生们使出浑身解数,设计分组议题重点,创新思维聚焦建议,精彩表现让人难忘,他们用爱化解各种课程挑战,支持台湾灵鹫山开山住持心道法师在缅甸的10年和平大愿计划。

灵鹫山在哪里 灵鹫山仰光生命和平大学冬季实验班课程圆满
灵鹫山在哪里 灵鹫山仰光生命和平大学冬季实验班课程圆满

心道法师感谢参与课程的每个人,感动大家追求卓越的热情,把理论转为可执行的行动计划,精实勾勒生命和平大学蓝图。

缅甸是心道法师的家乡,是佛国的净土,一直保有最原始的佛陀法教。2002年开始,心道法师每年都回到缅甸供万僧、朝圣,希望能回馈家乡。2016年启动缅甸10年和平大愿,包括:弄曼沙弥学院、弄曼农场、仰光生命和平大学,三者息息相关,选择在缅甸开展教育、农业这两项百年大计,正是“爱地球·爱和平”愿力的实践与推展。

灵鹫山在哪里 灵鹫山仰光生命和平大学冬季实验班课程圆满
灵鹫山在哪里 灵鹫山仰光生命和平大学冬季实验班课程圆满

闭幕式上,6分钟学习回顾影片,记录师生们齐聚一堂、快乐学习的点点滴滴,从彼此不相识到团队里的相互扶持,让人感动,心道法师很满意这两周的所有发生,也期望大家一起点亮生命和平大学希望的火把,只要有光明存在,就会往前走,激发彼此智慧,地球生态问题总是会找到解决的办法,大家一起做下去!

灵鹫山在哪里 灵鹫山仰光生命和平大学冬季实验班课程圆满
灵鹫山在哪里 灵鹫山仰光生命和平大学冬季实验班课程圆满

心道法师在致词中表示:全部的生命都是我们的一份子,这一份子彼此之间是一个共生共荣、互济共生的,没有一个东西可以独立存在,都是共生的,所以佛法说,一切都是因缘和合,这些和合的东西是从没有而被虚构出来的,所以如果没有我们这些缘,没有教授们、学生们,以及未来学习的人一起来加入,这个大学是不可能成功的!所以每个缘都非常的重要。

灵鹫山在哪里 灵鹫山仰光生命和平大学冬季实验班课程圆满

生命和平大学国际顾问Michael von Brück感恩心道法师和灵鹫山,并分享课程心得。他说:“佛陀教我们觉悟修行,人们必须在心灵上积极改变,才能生存下去,已经有多人采取各种方式转化生命,不要让恐惧和焦虑浪费资源,更不能阻挡对未来的关心。

每个时代都有灾难,灾难有破坏性,也可以看见机会,过程中学习连结心灵和物质,创造不一样,小改变也会有大影响,建议生命和平大学先设立爱地球的全球网络平台,慢慢影响认知进而建立共识。”

德国学生Alenxender说,做一件事如果很困难,过程肯定不完美,一定有很多问题存在,就是因为困难,我们要共同合作,为地球做利他的工作,其实每个生命都会为自己找到出口,之前不理解如何连结每个生命,现在明白心道法师说的生命共同体,大家要有共识、有目标、有愿景,再相互连结,互相帮忙,分享资源,困难的事通常会迎刃而解。

“灵鹫山仰光生命和平大学冬季实验学校”课程圆满闭幕,看似结束却也是一个新的开始,因为心道法师的这份缘,让大家有机会在古老的佛国缅甸,耕耘一亩福田,播下殊胜而珍贵的绿色、和平种子。

相关阅读
  • 如来借灵鹫山万法教主 朱立伦走访灵鹫山圣山寺 向心道法师拜年

    如来借灵鹫山万法教主 朱立伦走访灵鹫山圣山寺 向心道法师拜年

    2019-03-22

    2019年2月9日(农历正月初五),前新北市长朱立伦走访灵鹫山圣山寺,向灵鹫山开山住持心道法师拜年。心道法师期勉朱立伦“要把大家当成是我,我就是大家,用无我的心,随时和民众在一起,才能接地气,而面对各种意见。

  • 台湾灵鹫山圣山寺举行华严经柱装藏大典

    台湾灵鹫山圣山寺举行华严经柱装藏大典

    2019-03-22

    2018年12月23日下午1点30分,台湾灵鹫山圣山寺举行华严经柱装藏大典,163位菩提功德主受邀参与盛典,在与会大众的见证下,灵鹫山开山宗长心道法师为铭版及8根经柱洒净,法会现场殊胜庄严。灵鹫山圣山寺金佛殿内8根经柱。

  • 灵鹫山元觉洞 第九十章 灵鹫山元觉洞燃灯上古佛

    灵鹫山元觉洞 第九十章 灵鹫山元觉洞燃灯上古佛

    2019-03-22

    燃灯上古佛,悟道成佛前乃是阐教副教主,燃灯道人,其地位更在阐教十二金仙之上,道场座落于灵鹫山元觉洞内,相传托塔天王李靖手中所托金塔便是得传于他。封神一战后,燃灯道人奉元始天尊之命,于西方建立阐教分支禅教。

  • 灵鹫山心道法师 灵鹫山道场创始人:心道法师

    灵鹫山心道法师 灵鹫山道场创始人:心道法师

    2019-03-22

    心道法师,1948年生于缅甸,祖籍云南,俗家名杨小生。战乱的滇缅边境,四岁父亲遇害,母亲携妹离散,随姨丈开始长年流浪。九岁,为减轻家计而加入游击队,随军出入烽火,目睹人世的流离动荡。生死的难解疑惑,与一日目睹阿罗汉飞越潭面的圣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