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文后代 宋子文的父亲是谁 宋子文的后代有几人

2018-11-19 - 宋子文

宋氏家族长久以来被视为中国20世纪上半叶最有影响力的家族,而其中宋子文又是这一家族的佼佼者之一。他的父亲究竟是谁呢?他的后代如今又在哪里呢?

宋子文的父亲

宋嘉树(1864—1918):字耀如,教名查理.琼斯,生于海南岛文昌县韩姓人家,原名韩乔孙,1875年随宋姓堂舅赴美洲古巴,遂改姓宋。三年后赴美国波士顿,在丝茶店当学徒。1882年入田纳西州范德堡大学神学院,1885年毕业,次处回国,在苏州、上海等地传教,并执教于教会学校,胡适即为其学生之一。

宋子文后代 宋子文的父亲是谁 宋子文的后代有几人
宋子文后代 宋子文的父亲是谁 宋子文的后代有几人

是年夏与倪桂珍结婚,两年后在上海创办美华印书馆,印行中文本《圣经》,并参与创立中华基督教青年会,还兼任上海福丰面粉厂经理。

1894年夏,孙中山与陆皓东北上途经上海,与宋相识,两人对革命志同道合。宋嘉树在传教同时,暗中印行革命刊物及小册子。民国成立后,宋嘉树曾随孙中山访问日本,二次革命时,宋全家避居日本。宋育有子女六人,依次为霭龄、庆龄、子文、美龄、子良、子安。

宋子文后代 宋子文的父亲是谁 宋子文的后代有几人
宋子文后代 宋子文的父亲是谁 宋子文的后代有几人

      宋子文的后代

宋子文与夫人张乐怡有3个女儿:长女宋琼颐,次女宋曼颐,三女儿宋瑞颐。

1928年,宋琼颐出生在上海。1937年,9岁的宋琼颐先到香港,之后赴美求学。这以后,宋琼颐跟家庭的联系大部分通过写信,"一开始我们住在美国加州,一年后我们去了华盛顿,后来我进了华盛顿的教会学校,我们在华盛顿和亲戚住在一起,当时我的父母亲大部分时间在重庆。"

宋子文后代 宋子文的父亲是谁 宋子文的后代有几人
宋子文后代 宋子文的父亲是谁 宋子文的后代有几人

"在我小时候,父亲很少在家里跟我们谈及政治。他做的事,从来不在家里谈。"宋琼颐说。

1952年,24岁的宋琼颐嫁给了冯彦达,从那时开始,她被人们称为冯宋琼颐。冯彦达是上海永安公司创办人郭彪的外孙,其父冯执正为宋子文青年时代的朋友,曾任驻德国汉堡领事、驻荷兰阿姆斯特丹领事,抗战时期先后出任中国驻印度加尔各答总领事、驻美国旧金山总领事,1945年8月底起冯执正任驻墨西哥大使。

宋琼颐的长子冯英翰告诉记者,他的父亲冯彦达先是在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取得经济学学士学位,后在斯坦福大学取得商业管理硕士学位,"我父亲的第一份工作是做市场营销,后来他开始从事投资银行的工作,这使得他成为一名股票经纪人。在我的外祖父宋子文去世后,父亲帮助宋子安打理位于美国三藩市的广东银行业务。2004年,我父亲因癌症去世。"

而宋子文的次女宋曼颐嫁给了余经鹏,余家为新加坡华裔。"余家是做中药起家的,也拥有百货公司。"宋子文最小的女儿宋瑞颐,则嫁给了Arthur Young,杨家为菲律宾华侨。

宋子文的3个女儿一共生育了9个孩子,其中,宋琼颐有两子冯英翰与冯英祥,宋曼颐有1子2女,宋瑞颐则有2子2女。

相关阅读
  • 宋子文家族 宋氏家族的长子宋子文 他的后人发展怎么样?

    宋子文家族 宋氏家族的长子宋子文 他的后人发展怎么样?

    2018-11-19

    如果从子女的成就来评价一个父亲的话,我想整个中国近代史,没有谁比宋氏家族的创立者宋耀如更为成功了。作为民国期间最具影响力和知名度的家族,宋氏家族在中国近代史上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宋耀如的子女们,尤其是宋子文和宋氏三姐妹。

  • 宋子文的后人回祖国 蒋介石和宋子文后人呼吁“两蒋日记”回台湾出版

    宋子文的后人回祖国 蒋介石和宋子文后人呼吁“两蒋日记”回台湾出版

    2018-11-19

    中新网1月21日电 据台湾《旺报》报道,宋美龄侄媳、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中心访问学者宋曹璃璇日前指出,“两蒋日记”属于台湾资产,期盼马英九实现之前诺言出面协调,让“两蒋日记”回到台湾,且顺利印制出版。

  • 宋子文回忆录 宋子文长女回忆父亲 无需为父亲辩解什么

    宋子文回忆录 宋子文长女回忆父亲 无需为父亲辩解什么

    2018-11-19

    近日,冯宋琼颐在复旦大学公布一系列包括照片、电文、信函等珍贵历史资料在内的“宋子文档案”。宋子文到底是不是“地球上最富有的人”,他“贪污”过吗?面对这样的问题,冯宋琼颐如此回答“这就是为何我要将父亲的档案全部捐出来的原因。

  • 宋子文别墅 宋子文的葬礼宋氏三姐妹为何都没出席?

    宋子文别墅 宋子文的葬礼宋氏三姐妹为何都没出席?

    2018-11-19

    1971年4月,宋子文已77岁了。应朋友之约,他和妻子张乐怡到旧金山去会见亲友。24日晚上,广东银行的老朋友爱德华尤在他的住宅设宴欢迎他们。事前,张乐怡不想去,但说不清为什么,只觉得有点怪怪的,似乎闻到一股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