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嘉莹为什么叫先生】用生命歌唱的叶嘉莹先生

2020-01-05 - 叶嘉莹

这一天,新教育理事会理事长许新海博士代表新教育团队去人民大会堂领回了国家优秀教学成果一等奖的奖牌。这一天,我专程赶到天津南开大学参加叶嘉莹教授归国40周年暨中华诗教国际学术研讨会。我知道,这是不能错过的日子,因为这既是一个向95年的诗意人生致敬的典礼,也是一个为弘扬诗教与中华传统文化奉献毕生精力的先生致敬的仪式。在会议上,我代表新教育人做了一个简短的发言,表达了对于叶嘉莹先生的崇敬之情。

一部诗意的传奇

中国是诗的国度。正如林语堂认为的那样,诗歌在中国很大程度上替代了宗教的作用。诗歌丰富、凝练地表达着人们生活中的“一种灵感,一种活跃着的情绪”。可以说,一部诗歌史,也是一部中国文化史。

叶嘉莹先生的一生,则是一部诗意的传奇。90多年前,孩童时的先生就开始吟诵古诗词;70多年前,青少年时代的先生开始创作旧体诗词;60多年前,先生开始在中学和大学教授古诗词;40多年前,先生用1878字的长诗《祖国行》记录了她回到祖国的心情:“卅年离家几万里,思乡情在无时已,一朝天外赋归来,眼流涕泪心狂喜”。40年前,先生正式回国定居,为了传播诗词文化走遍大江南北。我们也由此与先生缔结了诸多缘分。

记得大约12年前,我在飞机上,偶然读到一篇讲述先生的诗教主张的报道,题目叫《给灵魂洗个澡》。当时83岁的先生说,她这一辈子都是为诗教而活着。她说:古典诗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是医治唯利是图、浮躁病、空虚症的一剂良药,能够给人们的灵魂洗个澡。

她说,学习中国古典诗歌,能够唤起人们一种更富于高瞻远瞩之精神的不死的心灵。她说,那些诗词作者的思想、人格、品行,他们对人生的理解和感悟都在诗歌中体现出来。诗是千古以下的心灵和千古以上的心灵的一种交流,是一颗心对另一颗心的造访,是一种绵延不断、生生不息的生命的相互感发。

她还说,她相信古典诗词这份中华民族的遗产中富有人性魅力的存在,可以完全成为现在精神的教科书。她说,她曾经亲自体会过诗歌里面生动的、美好的高洁的境界,而现在的年轻人进不去,找不到一扇门,她希望能够把这扇门打开,让大家都能够走进去。这就是她一辈子要做的事情。

那一天走下飞机,我去参加我的学生苏静的诗教课堂教学研讨会。苏静是我从青岛的一所小学“打捞”上来的一位优秀青年教师。师范毕业不久,她就开始诗教的探索,她的学生,可以在两分钟内写出一首古体诗。我把她破格录取为研究生,希望她能够在诗词教学方面有所成就。

在研讨会上,我就用《给灵魂洗个澡》为题做了一个同题演讲,希望苏静以叶嘉莹先生作为人生的榜样,以诗教为终生的追求。现在,网络上还流传着我当年的这篇演讲。我想,那一次演讲,既是我向先生学习的结果,也是我与先生的诗词之缘。

不仅我,新教育的教师们,也和叶嘉莹先生有着特别的缘分。我发起的新教育实验,是以教师成长为起点的探索,从10年前开始,先生所著的《唐宋词十七讲》就成为许多新教育种子老师的必读书目。我们组织这本书的网络共读和研讨。可以说,新教育的诗歌教学,也得益于先生的智慧。

让诗教薪火相传

更大的缘分,当然是新教育人的行动。我们倡导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帮助师生诗意地栖居,这与叶嘉莹先生毕生梦想完全一致。

这些年来,我们以叶嘉莹先生为榜样,一直致力于诗教在基础教育层面的薪火传承,从1999年新教育萌芽开始,我们就推出了晨诵。以晨诵为起点,我们又进一步构建了“晨诵、午读、暮省”的儿童生活方式,并致力于儿童诗教理论与实践的研究与发展,正式出版了从幼儿园到高中每学期一册的26卷本《新教育晨诵》系列图书。

《新教育晨诵》是一个以中外经典的童谣、儿歌与儿童诗,古典诗词与现代诗歌为素材,根据学生的认知发展、身心特点和生活节律来设计的综合课程,用诗人的咏唱,“让读者的生命放声歌唱。”

“让生命歌唱”,是新教育晨诵的宗旨。我们认为,诗歌是心灵的歌唱。新教育晨诵让诗歌真正成为诗歌,而不是被割裂为知识的碎片。我们强调“以人为中心”的诵读方式,以“思与行”的特殊设计,筑造经典诗歌和读者生命之间的桥梁,用经典诗歌开启每一个黎明,让精神得以明亮,灵性得以启迪,擦亮每个日子,呵护每个生命。

为了让更多师生可以更简便地感受到新教育晨诵的独特与美好,我们还制作了全套《新教育晨诵》的课件,免费赠送所有师生!

“让生命歌唱”,又何尝不是对叶嘉莹先生的咏叹呢?诗教像一束光,照亮了中华民族精神的漫漫长路。先生的诗教,是青春诗教,亦是生命诗教。青年学子在叶先生的诗教里,能感受到摇曳的诗情,青春的活力与生命的魅力。先生的诗教,培养的是具有开阔的生命气象、自由独立精神的大写的中国人。这不正是“让中国人的生命放声歌唱”吗?

真正的教育,一定是诗意的。诗意的教育,一定是幸福的。我曾经写过一首小诗,题目就叫《教育是一首诗》,在致辞的最后,我借用了诗中的几句话,献给叶嘉莹先生:

教育是一首诗\诗的名字叫激情\在春风化雨的课堂里\有一脸永恒的笑。

教育是一首诗\诗的名字叫热爱\在每个孩子的瞳孔里\有一颗母亲的心。

教育是一首诗\诗的名字叫未来\在承传文明的长河里\有一条破浪的船。

95年来,叶嘉莹先生始终不忘初心,用生命歌唱,以永恒的笑、母亲的心,驾驶着古典诗歌之船,在现代生活中乘风破浪,用诗词在纷繁世间播撒光明与仁爱的种子,唤醒人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温情与敬意。

那一天的学术研讨会上,王蒙先生、范曾先生、诗人席慕容、著名主持人白岩松等,都做了精彩的发言,表达了对于叶嘉莹先生的致敬。

叶嘉莹先生最后的答谢词很有意思,在感谢了大家之后,她话锋一转,报告了自己最近发生的一个中医“奇迹”———她在家里仰面跌倒以后,后脑勺儿一个大包隆起,经中医精心治疗以后,竟然很快消失,而且长出了黑头发。她自己调侃说,如果前面也摔一下,长出黑头发多好!

这就是一个乐观豁达、机智幽默的叶嘉莹,一个用生命歌唱的叶嘉莹,一个永远不老的叶嘉莹。

(作者系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文章标题为编者加)

相关阅读
  • 【叶嘉莹说词】叶嘉莹先生:小词中的人生境界

    【叶嘉莹说词】叶嘉莹先生:小词中的人生境界

    2020-01-05

    王国维说古今成大事业、大学问的,一定要经历三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这是第一种境界。这是出自晏殊的词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昨夜西风凋碧树。

  • 【叶嘉莹说初盛唐诗】被唐诗和叶嘉莹先生所“感发”

    【叶嘉莹说初盛唐诗】被唐诗和叶嘉莹先生所“感发”

    2020-01-05

    提到唐诗,你会想起什么?是李白、杜甫、白居易等诗人,还是“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等诗句,抑或是文学史概括的不同诗风和流派恐怕大多数中学生对唐诗的了解仅此而已。

  • 【朗读者叶嘉莹】说叶嘉莹先生的唐诗解读

    【朗读者叶嘉莹】说叶嘉莹先生的唐诗解读

    2020-01-05

    如果说,了解一样东西,就像吃核桃一样,需要深入去探究,明白其中细理,讲究该如何吃,才能吃得最佳,我想,读诗必然是这样的一个过程。打个比方,曾经看诗歌,在老师的带领下,我吃到了里面的些许核桃仁,品尝到了其中的美味。

  • 【叶嘉莹吟诵视频】叶嘉莹:吟诵 惜之念之的文化遗产

    【叶嘉莹吟诵视频】叶嘉莹:吟诵 惜之念之的文化遗产

    2020-01-05

    中国虽然各地有不同的方言,古今语音也有变化,但中文不是拼音,而是象形文字。组成文字的每一个形体就是一个音节,单音独体。中文的“花”,一个单音英文的flower就有音节的节奏。我们单音独体的语言,其节奏基础是两个字一个音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