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嘉琳工作室】大医风采丨何嘉琳:中医妇科独领风骚

2019-11-23 - 何嘉琳

首先给大家看一组真实的数据:年业务收入>1亿、年门诊量>20余万次、医生人数<>

这样的中医妇科,如果搁在别的医院也许是一个传奇,但在杭州市中医医院却并不稀奇。

对于何嘉琳而言,运营科室就像经营自己的人生,总要从依赖走向独立、总要从固步自封通往与时俱进。踏踏实实地走好每一步,就可以欣然拥抱成功与赞美。

【何嘉琳工作室】大医风采丨何嘉琳:中医妇科独领风骚
【何嘉琳工作室】大医风采丨何嘉琳:中医妇科独领风骚

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有2件事让何嘉琳感到忧心。

第一,当时的杭州市中医医院和当时国内许多医院一样,中医妇科和西医妇产科像一个连体婴,所有病人都挤在一个病房,中医妇科的床位仅占整个科室的三分之一。

【何嘉琳工作室】大医风采丨何嘉琳:中医妇科独领风骚
【何嘉琳工作室】大医风采丨何嘉琳:中医妇科独领风骚

第二,当时医院的中医妇科因“何氏女科”的招牌已在杭州享有盛名,适逢港澳刚刚对外开放,许多港澳同胞奔着“何氏女科”而来,但病房条件有限。

如何能够改善本地和外来患者的就医体验?在深思熟虑之后,何嘉琳作出了决定。

【何嘉琳工作室】大医风采丨何嘉琳:中医妇科独领风骚
【何嘉琳工作室】大医风采丨何嘉琳:中医妇科独领风骚

1988年,何嘉琳向医院提出另建中医妇科特色病房的诉求。当时院方有些顾虑:西医妇科面对生产等急症,床位总是供不应求,中医妇科收治的都是慢性病、保胎等患者,相较西医而言床位并不紧张,何必多此一举?

“我当时下定了决心”,何嘉琳说,“我跟院方承诺,一定要发挥我们中医药的特色,让更多的病人得到更好的治疗!”其实,何嘉琳的心里还有一个执着的念头:“我们是中医医院,一定要让中医独立成科,把中医药的优势和口碑做出来!”

中医特色病房

事实证明,何嘉琳的决定是明智的。在何嘉琳的父亲何少山、伯伯何子淮的带领下,整个科室团队信心十足,从病房建立之初便严苛定下的“能中不西、衷中参西”的科训到将其应用于内敷、外治、灌肠、理疗等多元化的治疗手段,从最初的9张病床扩大到24张病床、直至如今仍供不应求的70张病床,从空荡荡的病房到宽敞明亮、设施齐全的病房,患者住得舒心、对疗效满意、反响十分热烈,中医妇科在朝夕间便迅速运转起来,没过多久便与西医妇科在院内开创双足鼎立的局面。

病房里陈列着何氏女科治疗妇科病的秘方

有了好的开始,中医妇科继续“加码”,建立了浙江省中医妇科诊疗中心,后被评为国内领先的诊疗基地。前来评审的专家来验收的时候,纷纷称赞道:杭州市中医医院是一个舞台,中医妇科在这里上演十八般武艺,很是精彩。

从依赖走向独立,何嘉琳让中医妇科成为有力量的个体,她用行动作了最佳证明。这个全国首家独立成科的中医妇科,成为了行业的风向标,不少浙江省的综合性中医医院纷纷“跟风”,成效显著。

如今,杭州市中医医院中医妇科的年门诊量多达20余万次,科室年业务量过亿,近几年科室陆续获得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学科及专科、杭州市一级重点专科等荣誉。

有一次,中央电视台的中医栏目采访何嘉琳,问她什么样的中医教育最好。何嘉琳回答了三个字:师带徒。“现在的研究生都很聪明,一点就通,但是如何去点呢?就是要跟师。学校毕业后,如何将浩瀚的理论知识与临床相结合?也要跟师。”

何子淮(左)、何少山(右)

在旧时代,妇科流派往往传内不传外。何氏女科流派嫡传四代,历经2个世纪的磨砺,已成为流派的中坚力量,但对于“何氏”新生代的培养从未停下脚步。何氏女科在传到第三代:何嘉琳的父亲何少山的时候,已经慢慢将流派弟子的选择范围扩大,在何老生前,就定下了规矩:凡是被分配到杭州市中医医院中医妇科的研究生,都必须跟着“何氏人”抄方、学习临证经验,才能被择优留下。

把科室作为何氏女科流派传承基地来培养医学新秀,杭州市中医医院也是一个先例。

何嘉琳与学生探讨医案

何氏女科用药特点是轻灵温和,但是这个从书本上很难有深刻的体会。何嘉琳也常常会听到学生们的困惑,“何老师,我待在病房里,给病人安胎很有经验,但到了门诊看到月经不调,我就不知所措了。”何嘉琳说,“科室里的孩子很上进,这些困惑成为了动力,他们会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来跟着我抄方,观察老师在关键时候用什么药,跟师以后,他们的体会就不一样了,在诊断开方的时候就能慢慢地驾轻就熟。”

何氏女科流派团队

以开放包容的心态接纳“外姓”弟子、毫无保留地将流派诊治秘籍传授后辈,这是何氏女科枝繁叶茂的秘诀,从固步自封走向与时俱进,中医传承的脚步就得跟着时代走,何嘉琳对此深有体会。

作为第三批、第四批全国名老中医学术经验继承导师,何嘉琳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何氏弟子,构建了稳固的传承梯队,许多弟子纷纷成为杭州市名中医、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我们每十年就能产出一个崭新的精品团队”,何嘉琳说,“他们能挑起大梁,技术好,力量强,门诊都是一号难求。”

何嘉琳一直珍藏着一本相册,里面都是经她之手成功受孕的母亲寄来的全家福。在诊治不孕症方面,何嘉琳手头的成功医案有太多太多。

曾经有一个很年轻的病人被查出卵巢早衰,西医规劝使用激素治疗,还没有生孩子的她无法接受,于是来找何嘉琳想办法。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病人的雌激素水平恢复了正常,在过年前,何嘉琳停诊,病人拿着14贴药、与丈夫各花15万去南极潇洒了一把。

“当时病人心里想,反正生孩子这件事情被西医判了死刑,卵巢早衰也没法用试管婴儿,索性把钱用在享受生活上”,何嘉琳说,“没想到在返程的路上,她打电话告诉我,自己已经怀上了,她还调侃说感觉自己中了五百万,我当时心里特别高兴。”

何嘉琳看诊照片

卵巢早衰是中、西医均感到棘手的病种,但是,中医妇科有其一定的优势。何嘉琳运用四物汤加减、配合何氏女科的育麟散,通过辨证论治圆了患者的妈妈梦。这是中医的魅力,也是身为中医妇科医生的幸福,何嘉琳笑着说,这也是自己大把年纪还停不下工作脚步原因。

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中医药的优势针对不同的妇科疾病也发生着转变。

“20年前子宫肌瘤的病人,有些还没做妈妈就要被全切子宫,她们来找我们中医,我们想办法给她们保胎,我曾有一个病人带着2公斤的肌瘤顺利生下了宝宝”,何嘉琳说,“如今有了微创、腹腔镜、宫腔镜、机器人等现代医学手术方式,大于5公分的肌瘤和巧囊患者,有了更多的选择,这个时候中医药的优势就体现在孕前、孕后、术前、术后的调理。

比如,通过中医药调理,提升受精卵质量;比如,试管婴儿征卵不成功,通过中医药调理助力成功。”

何嘉琳说,“面对现代医学的发展,我们也要与时俱进,扮演好双重角色。该主导的时候唱主角,退居‘幕后’,依然要恪尽职守地扮演好自己的辅助角色。发挥中、西医的互补优势,通过妙手仁心造福广大的妇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