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乃器夫人 苗振亚:看章乃器如何做人

2018-10-04 - 章乃器

   这个世界上,教人如何做人的人多,言行一致,不折不扣地实践自己做人理念的人,就不那么多了。而在一些特殊的时代,在面临天堂地狱的选择中,仍然能够坚持“做人”原则,那就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了。但民主党派的前辈章乃器算是一个。

章乃器夫人 苗振亚:看章乃器如何做人
章乃器夫人 苗振亚:看章乃器如何做人

   在章立凡回忆父亲的文字中,章乃器有一句话让人难忘,——“人总是要做的”。此话看似寻常,但在一个非常时期,敢于说,能做到,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1957年8月15日,在粮食部领导干部会议上,章乃器有一个表态:“部长、代表、委员可以不做,人总是要做的。” 其时,他已受到点名批判,被毛泽东主席钦定为“右派的老祖宗”。

章乃器夫人 苗振亚:看章乃器如何做人
章乃器夫人 苗振亚:看章乃器如何做人

只是“右派”帽子还没有正式戴上,粮食部长、人大代表、政协常委等官帽和准官帽还没有宣布摘去。此时,他态度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处理的轻重,这一点他自然不会不明白。但他这种不在乎官位,只在乎“做人”的表态,在他自己,是人格尊严的自然流露,在有些人看来,就有些挑战意味了。这无异于从道义上否定了这场“阳谋”运动,同时也把自己的官路彻底堵死。

章乃器夫人 苗振亚:看章乃器如何做人
章乃器夫人 苗振亚:看章乃器如何做人

   在后来的最高国务会议上,毛泽东主席谈到章乃器时,就很有几分恼怒。说他是“右派中间不愿意变的,死不投降的”,要把他“摆在那里,摆他几十年,听他怎么办。”章乃器当然不能怎么办。但毛的恼怒,毛的这些负气的话,显然来自章的表态。不过,从毛说章是“右派的老祖宗”,也透露出他对章的看法早就埋在心里了,有新账,也有老账,已到了可以清算的时候。

章乃器夫人 苗振亚:看章乃器如何做人

   要清算就要有罪名。当时“右派”的一个总的罪名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但是,这个罪名安不到章乃器身上。在“鸣放”中,他的确不乏惊世骇俗之言,但想从他嘴里找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话来,却并不容易。

原因是,章乃器作为一位有影响的民主人士,既然接受共产党邀请,与共产党合作,做了共产党的大官,不管他心里有着什么样的社会理想与政治追求,双方达成的共识他是会严格遵守的。那就是:一是要维护宪法的最高权威,二是要认同共产党的领导。

因此,尽管在一段时间里,众声喧哗,说什么话的都有,他只是遵从替共产党整风的宗旨,真诚地提出批评与建议;言论是自由的,但无一不在宪法允许的范围内。正是这个原因,对于那些颠倒黑白、捏造事实的发言,他理直气壮地给予反驳,对于那些诬蔑诽谤,人身攻击,地毫不留情地给予还击。

他既不让自己的良知受到委屈,也决不让歪风邪气得逞于一时。他这样做,等于在不断地鞭挞批判者的灵魂,宣布批判会的不义。如此,这批判会当然就无法再开下去,只得责令他写出书面检查。

   1958年1月,章乃器的书面检查写了出来,长长的三万多字,题目为《根据事实,全面检查》。检查的最后写道:  “我不能颠倒是非对待别人,也不能泯灭良心来对待自已。

”  “我对党披肝沥胆,希望党对我推心置腹。”今天看来,这是两句既实事求是,又真切感人的话,作为一个人或一个政党,都应该这样做。然而,章乃器以这种诚挚态度对待检查,只可能被认为是抗拒,甚至会上纲上线到对党的诬蔑,对革命群众的诽谤,是要带着花岗岩头脑去见上帝的顽固不化。

我想,迎合需要的检查,可以换得从轻处理的检查,章乃器应当会写,但既然坚持“人还是要做的”,这样虚伪的检查他就不会写。

   章乃器如此坚持正直的“做人”,其代价很快就看到了。

   1958年1月,他的粮食部长、人大代表、政协常委职务被撤销,只给他留下一个政协委员的闲职了。此时,周恩来总理召见他,未承想,草偃木折,他人未见萎缩,凛然之气不减,说话依然不失锋芒。

他反问:撤职倒没有什么,但为什么要扣上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罪名呢?这是违反事实的,我是宁死都不能承认的。按照当时运动的逻辑,首先是因为你“反党”,你向党进攻,然后才是撤你的职,罢你的官,而章乃器却把这个逻辑翻了过来。

这段话,很有点戳穿西洋镜的味道。换了别人,心里即便这样想,嘴里也不会这样说,因为说了对自己决无好处。但章乃器大概不会想到什么好处不好处,他想到的应该是:“我对党披肝沥胆,希望党对我推心置腹”。他肯定失望了,但并不是失去了官位。

   过了半年,国务院举行全体会议,讨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报告谈到“反右”内容,有一段批判章乃器的文字。章乃器不顾已入另册的“右派”身份,也不顾对总理是不是有所冒犯,突然站起来说:“我要对周总理说几句话,你是总理,我是协助你工作的国务院干部,过去工作中遇到问题,总是大家共同分担困难。

现在我遇到了问题,作为总理,批评帮助他工作八九年的干部,只根据他说的两三句话,就说他是反对社会主义,这个断语,是不是值得考虑?”我们无法知道辩才无碍的总理,当时是怎么回答的,或者根本就未置一词。

章乃器这话,当然是不可能被“考虑”的,但在“做人”上,他真的是心口如一,表里一致,对自己与对他人都是赤裸裸的真实。

   当章乃器身上只剩下一个政协委员的闲职,与一个连闲职也算不上的民建会员时,鉴于生存的困境,他“做人”的准则是不是要重新厘定,降低标准?不。章乃器一点也没有像有些挨过整的人那样,接受“教训”,从此关闭说真话的嘴巴,乖乖地做孙子。

   在1962年的一次政协座谈会上,他说三年经济困难的发生,并非一日之寒,批评“大跃进”是不按经济规律办事,是头脑发热。针对《人民日报》上一篇总结经验教训的文章,他激动地说:“作为执政党和本届政府,如果真正要认真总结经验教训,找出发生错误、造成后果的原因,你《人民日报》作为党报,仅仅写一篇文章是不行的!

你应该写十几篇、几十篇这样的文章,才能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搞明白,真正找出发生问题方方面面的症结所在,老百姓也才能气顺,今后才不会再误入歧途,误国祸民。

”这种话,心中腹诽,背下议论,应该不乏其人,公共场合,如此直面抨击,慷慨陈词,除章乃器,历史上还真找不到第二个人。其代价是,他因此成了党外“右派”中坚持反动立场的典型。民建中央开除他的会籍还嫌不够,并致函全国政协,建议撤销他的委员资格。

   1963年3月,章乃器最后一顶“官”帽——政协委员被摘去。为此,章乃器给周总理写信,表示自己的愤慨:“民建违反章程,背着我毫无根据地用扣帽子的手法,开除了我的会籍。会籍本无所谓,再度诬蔑我反党是不能容忍的。

”而奇怪的是,民建违反章程的建议,竟获得政协通过,章乃器说:“这对政协来说,是很不幸的。”显然,章乃器连部长、常委都不当回事,更不会为民建会籍与政协委员耿耿于怀,他只是不能容忍诬蔑他反党,不遵守大家共同制定的章程。

   这就是章乃器。宁肯不做官,也不能不做人。

   自己如何做人与教导别人如何做人,这完全是两回事。章乃器不是一个喜欢教导别人如何做人的人,一辈子也不曾说过“纯粹的人”、“高尚的人”、“脱离低级趣味的人”之类的漂亮话,可是,论及做人,论及言行一致,论及宠辱不惊,他绝对是难以企及的标杆。

相关阅读
  • 章乃器夫人王者香 章乃器的简历 章乃器的夫人孙彩萍

    章乃器夫人王者香 章乃器的简历 章乃器的夫人孙彩萍

    2018-10-04

    章乃器是我国著名的政治活动家和经济家,也是一个著名的爱国人士。他的爱国精神受到了很多人的敬佩,是当时救国会“七君子”中的一员。下面来看看章乃器简历。章乃器照片章乃器是出生在一个落魄的乡绅家庭中,他的家人在当地还是有一定的地位。

  • 章乃器的孙子 历史上的今天:法捷耶夫自杀身亡 章乃器逝世

    章乃器的孙子 历史上的今天:法捷耶夫自杀身亡 章乃器逝世

    2018-10-04

    新华网北京5月12日电(新华社记者杨文荣、苏小平)1947年5月13日,华东野战军在山东沂蒙山区发起孟良崮战役,以4个纵队钳制国民党军左右两翼,以5个纵队实行中间突破,经3个昼夜激战,全歼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的74师及整编83师一个团共3。

  • 章乃器简介 中国历史人物简介:章乃器

    章乃器简介 中国历史人物简介:章乃器

    2018-10-04

    学习没有界限,只有努力了,拼搏了,奋斗了,人生才不会那么枯燥无味。精品学习网为了帮助各位高中学生,整理了中国历史人物简介章乃器一文中国历史人物简介章乃器章乃器(18971977),原名章埏,后改名乃器。

  • 章乃器简介 中国历史人物简介:章乃器

    章乃器简介 中国历史人物简介:章乃器

    2018-10-04

    学习没有界限,只有努力了,拼搏了,奋斗了,人生才不会那么枯燥无味。精品学习网为了帮助各位高中学生,整理了中国历史人物简介章乃器一文中国历史人物简介章乃器章乃器(18971977),原名章埏,后改名乃器。

  • 章乃器故居 齐育华一行赴章乃器故居调研

    章乃器故居 齐育华一行赴章乃器故居调研

    2018-10-04

    9月8日下午,市政协副主席、本会主委齐育华带领市委委员、企业委员会副主任周利光,办公室主任俞豪锋,调研委委员何景伟、周春芳到青田县东源镇调研,实地察看了章乃器故居旧址、文化广场、纪念馆和雕像,并考察了该镇其他文物保护单位和具有历史价值的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