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地翠巧最后死了吗】超越《黄土地》几十年后《孩子王》无声逆袭

2019-11-26 - 黄土地

《孩子王》又要重映了——因被列入了中国电影资料馆“青春之歌”五月专题放映的片单,这部1987年的影片即将再次与观众见面。策划文案显示:“青春之歌”专题作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系列放映活动之一,旨在“展示建国70年来不同时期、不同领域青年建设新中国和热情生活的故事”。这个颇具年代感的表述提醒人们,距离这部艺术电影经典的问世已悄然过去了三十二年。

【黄土地翠巧最后死了吗】超越《黄土地》几十年后《孩子王》无声逆袭
【黄土地翠巧最后死了吗】超越《黄土地》几十年后《孩子王》无声逆袭

多灾多难的“孩子王”

《孩子王》当年带给陈凯歌的是近乎灾难性的体验。在云南拍摄一个多月却因摄影机出问题全部报废,陈凯歌不得不用自己的知青经历来鼓舞大家不至于中途撂挑子,与西影厂的制片人相处不洽导致剧组龃龉不断。更糟糕的是影片在戛纳电影节铩羽而归,还被电影记者评为“最令人厌倦的影片”并授予“金闹钟奖”,这一令人难堪的事件因被国内《参考消息》报道而广为人知。

【黄土地翠巧最后死了吗】超越《黄土地》几十年后《孩子王》无声逆袭
【黄土地翠巧最后死了吗】超越《黄土地》几十年后《孩子王》无声逆袭

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数月之前,张艺谋的《红高粱》刚斩获柏林电影节金熊奖,张艺谋成为获得欧洲电影三大奖的“中国第一人”。同年的金鸡奖评选,大出风头的是《红高粱》和张艺谋主演的《老井》,陈凯歌仅获得安慰性的“导演特别奖”。《孩子王》在国内据说只卖出三个拷贝,与席卷国内票房的《红高粱》可谓云泥之别。这一切恐怕都令心高气傲的陈凯歌内心倍感挫败。

【黄土地翠巧最后死了吗】超越《黄土地》几十年后《孩子王》无声逆袭
【黄土地翠巧最后死了吗】超越《黄土地》几十年后《孩子王》无声逆袭

“三王”的“从影之路”

在阿城的经典名作“三王”(《棋王》《孩子王》《树王》)中,《孩子王》是第一部被改编为电影的,《棋王》随后被改编成了滕文骥和严浩两个版本。罗大佑为严浩版创作的主题歌《爱人同志》在内地一度风靡。“三王”中只剩下《树王》一直没被改编,直到去年才由田壮壮启动了拍摄计划,影片是否能最终完成尚未可知。

【黄土地翠巧最后死了吗】超越《黄土地》几十年后《孩子王》无声逆袭

相同的云南知青经历,对那段经历的相似体悟,以及相近的思想和审美旨趣,是陈凯歌对阿城小说产生共鸣的根本原因。阿城的“三王”对那段历史无疑是否定的,而其表达却相对隐晦,历史的创伤、个体的情感隐藏在精微简约的淡然白描式文字之下,用小解构大,用真实解构虚假,用世俗解构崇高,却对超然的古典精神境界心向往之。

而在《少年凯歌》中,虽结论是“我的青春无遗憾”,但借助自剖与观察,陈凯歌则相当直白地描述了那个年代对自然、个性、人性乃至生命的压抑、扭曲甚至毁灭。

在阿城眼里,“文化制约着人类”,“三王”的落脚点是表层叙事背后的民族文化与心理,其作品常被视为“寻根文学”的组成部分。而陈凯歌则从《黄土地》开始,就呈现了对于民族文化宏大叙事的兴趣——这与其说是第五代的特征,不如说是上世纪80年代的时代文化特征。

相关阅读
  • 【黄土地专业影评】黄土地上的歌者——记农民作家王根柱

    【黄土地专业影评】黄土地上的歌者——记农民作家王根柱

    2019-11-26

    60余年笔耕不息,手稿过百万字、发表作品三十余万字,在豫东平原黄土地上读书写作,也没耽误庄稼活儿。在河南虞城县利民乡土园村,86岁的农民作家王根柱的事迹注定成为一段流芳后世的佳话。沾满泥土的创作王根柱老人回忆。

  • 【黄土地电影分析】【发电文苑】黄土地的儿女

    【黄土地电影分析】【发电文苑】黄土地的儿女

    2019-11-26

    记忆中的童年总是与黄土为伴,无论是夏天金黄麦穗上的尘土,还是夏日里雨滴砸起的被晒的滚烫扬尘,总是充满了令人沉醉的味道,回忆总是能让人伤感。孩子 在土里洗澡爸爸 在土里流汗爷爷 在土里埋葬当初学习这首诗时。

  • 【黄土地影评分析】影评分析《黄土地》——镜头语言

    【黄土地影评分析】影评分析《黄土地》——镜头语言

    2019-11-26

    评《黄土地》的镜头语言头顶一片天,脚踩一方地,雄伟的黄河之水孕育了无数中华儿女的英魂。在这片沉默着的黄土地上,中国共产党在此诞生,在此成长,带领着人们走向着光明的未来,引领着时代的潮流。导演黄建新联合张艺谋让这片富于变化的土地以最热烈的方式展现出来。

  • 【黄土地内容简述】《黄土地》简介与鉴赏

    【黄土地内容简述】《黄土地》简介与鉴赏

    2019-11-26

    《黄土地》是我国著名导演陈凯歌执导的故事片。它摄制于1984年,次年4月份该片在香港第9届国际电影节上即引起轰动。影片当时在香港放映时,场场爆满。1985年,该片又在西班牙第8届洛迦诺国际电影节荣获“银豹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