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麟征121惨案 关麟征简介

2018-11-19 - 关麟征

关麟征(1905.4.18-1980.8.1),原名志道,字雨东,陕西户县,国民党陆军中将(1935.10),爱国将领,军事家。

1905年4月18日,诞生于陕西户县真花碹村一个耕读传家的农民家庭。父亲关树铭,生母杨氏,继母贾氏,兄妹六人。夫人徐孝仁女士,温厚贤淑,是位贤内助。他有二子四女,教养良好,学有专长,多从事科技工作。

关麟征121惨案 关麟征简介
关麟征121惨案 关麟征简介

关麟征幼年在本村受启蒙教育,九岁转到邻村苍溪小学念书,接受新式教育。他顽皮捣蛋,又爱打抱不平,经常被老师打手心。到了高年级成绩较好,作文尤佳。毕业时,他考试成绩第一,但因不守校规,降为第二。校长对人说:“这孩子将来成器就是杨六郎,不成器就是卖麻糖。”老师问他将来的志愿,当时他见城里驻了一连兵,那位连长很威风,故答:“我希望将来当个连长。”

关麟征121惨案 关麟征简介
关麟征121惨案 关麟征简介

关麟征小学毕业后,考入陕西省立第三中学。那时镇嵩军刘镇华在西安举办了讲武堂,他每次路过讲武堂门口,看见照壁上写著斗大的“奋斗”两字,心中十分羡慕。可是他没有背景,不得其门而入,只有望堂兴叹而已。

关麟征121惨案 关麟征简介
关麟征121惨案 关麟征简介

在中学念书期间,他家中迭遭变故,负债累累。因此,中途辍学,决心弃文学武,投笔从戎。

1924年初,关麟征的一位朋友邓毓玫悄悄告诉他,孙中山先生在广东组织国民党,开办一所军官学校,陕西乡党(即同乡)于右任正在上海替这个学校秘密招生。并说自己已经弄到一张胡景翼签发的署名邓毓玫和吴麟征的护照,吴嫌广东太远不想去,他问关麟征想不想去广东投考军官学校,如果愿去,只要将护照上的姓吴改成姓关就行了。

这个消息使关麟征喜出望外,高兴得跳了起来。他没有想到这个多年梦寐以求的愿望马上就能实现了,立即满口答应。他回家说明情况后,便携带父亲为他筹措旅费而贱卖牲口的二十五块银圆,从西安启程。从此,关志道就改为关麟征了。

他们到上海找到了于右任,于问他们:“你们为什么要当兵啊?”那时,他还不懂什么是“主义”、“革命”,只好老实回答:“当军官威风。”于听到他们纯朴憨厚的回答笑了,简单地向他们讲解了孙中山组织军队反对北洋军阀,进行国民革命的道理。不久,他们从于右任处取了介绍信,南下广州。

是年4月,他们到达广州,经过考试被录取为黄埔军校第一期学员。关麟征被分配到步科第三队,并参加了国民党。同年12月毕业。

关麟征在黄埔军校毕业后,随即参加黄埔学生军进行东征,讨伐盘踞东江的军阀陈炯明。当时,东征军由两个团所组成,他被分配在何应钦任团长的教导一团二营五连任少尉排长。

1925年初,他随东征军参加的第一仗就是进攻淡水。淡水是进入东江地区的一个重镇。陈炯明令熊略率一个旅的兵力,凭借淡水的城墙和工事死守,阻止东征军前进。2月12日拂晓,教导团发起进攻。嘹亮的军号声一响,关麟征率领全排,继由十名共产党员和青年团员组成的敢死队之后,用竹梯冲上城墙,打开城门。二营冲进城内不到半小时,敌人就全部缴械投降。

接著陈炯明令洪兆麟率部反攻淡水,二营奉命出城迎击敌人。关麟征排任尖兵,在淡水城外的白莽花与敌人相遇,经过激烈的战斗,占领了一个山头,关带领士兵正要向右前方一个山头攻击时,敌人的一颗子弹飞来,打中了他的左膝盖骨。

关麟征受伤后被送到广东公立医院治疗,医生根据伤情决定把左腿锯掉。他得知这个消息,非常难过。适逢黄埔军校党代表廖仲凯来医院探望伤员,他把要锯腿的情况向党代表作了汇报。廖仲凯竭力反对,并与医院多方研究,要求精心治疗。这样,他才保住了左腿。以后每当他回忆这段往事时,便对廖仲凯先生感激不已。

这年底到次年初,关麟征在黄埔军校先后任总教官严重的中尉副官、第四期入伍生团上尉连长、学生队队长等职,并参加了孙文主义学会。在这期间,他认真学习,钻研步兵操典、射击教范、野外勤务和战术、后器、交通、筑城四大教程,为以后从事军事工作打下了基础。

1926年国民党建立宪兵团,杭毅任第一任宪兵团团长,关麟征任宪兵团第三营少校营长,并随军北伐。部队抵达南昌市,杭毅先赴南京受训,他代理宪兵团团长。1927年,调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直属补充第七团团长。

1928年,关麟征任南京警备司令部第二团团长。不久,又调任蒋介石建立的十一师六十一团团长。师参谋长罗卓英想联合该师任团长的黄埔军校一期毕业生李默庵、肖干、关麟征等,撵走师长曹万顺,向上级推举副师长陈诚任师长。在罗征询他们的意见时,关对罗说:“陈矮子并不比曹万顺高明,可能比曹还要坏。”事后,罗卓英全部告诉了陈诚,自此关陈结怨。嗣后,关麟征任第二旅旅长,1929年任新编第五师副师长。

1930年,关麟征在张治中任师长的第二教导师任第一团团长,随部开赴中原作战。他奉命防守河南东部的高卒集,阎冯军猛攻一个多月,未能将关的阵地攻下。后来部队转战到河南杞县,他以一个团的兵力掩护全师撤退。因等候下属一个团失去联系的营,将时间延误,途中遭到数倍于己的阎冯军的追击,处境十分危险。

适逢大雾迷漫,百步之外,视野不清。他急中生智,利用这个有利条件,命令部队掉头开枪反击。阎冯军在大雾中,因情况不明,怕中埋伏,下令撤退,他带领部队从容脱险。因他在这次退却战中有功,升任该师第二旅旅长。

这年秋天,中原大战进入紧张阶段,蒋介石亲自坐镇河南商邱西部的陇海铁路柳河车站指挥作战。关麟征的第二旅奉命在距柳河二十里的铁路正面阵地防守。因防守阵地地幅大,关旅兵力不敷应用,上级临时调拨刘子清营归他指挥,分担一部分防守任务。

战幕一拉开,进攻的阎冯军兵力多、火力猛,刘营防守的阵地被突破,刘子清力战负伤,全营溃退。在这紧急时刻,关身边无机动兵力可以递补,若防守阵地有失,则危及到近在咫尺的蒋介石的安全,他只好以身边仅有的警卫排三十多人,递补刘子清一个营防守的阵地。

此时,正值秋季,田野的玉米高粱青纱帐起。他灵机一动,亲自将三十余名战士隐匿于青纱帐中,零星分散地开枪射击。阎冯军被青纱帐阻碍视线,不知关军虚实,怕遭伏击,不敢用步兵大举冲锋,只是用炮轰击。关演的“空城计”,终于阻滞了阎冯军的进攻。因此,年仅二十六岁的关麟征深受蒋介石的赏识,以作战勇敢,擅长指挥而扬名。

1931年,关麟征调任第二师第十一旅旅长。这时,石友三在河北南部反对蒋介石,刘桂堂附之。关奉命率部进攻盘踞在南宫的刘桂堂的夏子明旅。抵达南宫后,他轻装简从,悄悄至城外观测地形,探听虚实。他发现对方兵力与自己相差不多,而且城门紧闭,防守森严,认为只能智取,不能强攻,即令部队在离城十华里左右的村庄宿营,以松懈夏军的戒备,并命令一个营在天黑后运动至城垣附近隐蔽。

城内夏子明见城外一片寂静,未见关军攻城,甚为诧异。

夏军将城门打开少许,数官兵出城窥探情况。埋伏在城垣附近的关军乘机抢占城门,并冲入城内,大军随后闯入,纵横展开,枪声大作。夏子明措手不及,仓皇而逃。关麟征仅用几个小时就将南宫县城占领,夏旅被全歼,关旅仅伤亡三十余人。

1932年6月,蒋介石第四次“围剿”鄂豫皖苏区。关麟征任第四军独立旅旅长,奉命随师长徐庭瑶,与旷继勋的红二十五军激战于霍邱县城。7月,他又率部西进,被红军将领陈赓、蔡申熙所率领二万多人包围于砖佛寺,伤亡惨重,他的战马也被击毙。年末,升任二十五师师长。

抗日战争时期是关麟征一生戎马生涯的黄金时代。他曾自我评价说:“我的一生是打日本鬼子的一生。”

1933年2月底,他所在的第十七军奉命开赴长城古北口抗日。3月9日,当部队到达密云以北石匣镇时,接到何应钦“停止前进,就地待命”的命令。关麟征想:如果就地待命,延误时间,则日寇有可能占领古北口及其以南的南天门防线。

这不仅影响在长城抗战的友军,而且平津危矣。他审时度势,毅然“抗命”,将部队开到古北口前线接防。为了夺取潮河支流对岸高地有利地形,他亲率一四九团猛烈反击日军。双方短兵相接,战斗惨烈。关麟征被敌人的枪榴弹炸伤五处,浑身是血,但他仍力战不退。

身旁官兵十余人全部战死,他仍毫不动摇,从容指挥全师官兵英勇杀敌,终于击退了敌人占领了高地。仅前三天,就歼灭敌军二千余人。关麟征因作战有功,获得国民政府颁奖的青天白日勋章一枚。《大公报》主笔张季鸾亲自撰写社论“爱国男儿,血洒疆场”,以贺其功。

5月底,二十五师奉命开往北平北郊集中休整。关麟征离开密云时,看到群众害怕日寇前来骚扰的惶恐情景,不禁感叹流泪,说:“政府不顾人民安危,下令撤退军队,实在对不起老百姓!”部队到达北平,一些大中学校师生慕名而来,请他去作讲演,介绍抗日杀敌事迹。

他看到平津一带群众,抗日情绪高昂,尤其是一些大中学生无不跃跃欲试,请缨杀敌,因而翌年暑假在北平郊区黄寺大楼二十五师兵营,开办了五千人的大中学生军事训练班,派军官作军事讲座的报告,组织军事操练,为即将到来的全面抗日战争进行准备。

6月,何应钦与日寇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何梅协定》,其中条文规定:“国民党中央部队和宪兵要撤出北平和河北省”。关麟征知道这个消息后,曾向北平军分会代理委员长何应钦恳切陈词,“如果部队不战而撤出北平和河北省,国民党将丧失民心”,并建议加强战备与日军作战。

他还向南京蒋介石发出电报:“如果不战而退出北平、河北,将会对委座威信有很大影响……”与此同时,他还命令二十五师各级部队在北平城郊构筑工事,准备对日军作战。可是,他这些积极建议都没有被当时国民党掌权者所采纳。

1935年3月,关部被调往山西,与林彪的红一军团激战于昕水河畔的午城镇。4月,又进攻在应县的徐海东红十五军团。次年10月,关麟征晋升为陆军中将,并获三等宝鼎勋章。

卢沟桥事变发生后,关麟征已升任第五十二军军长。这年秋冬,他率领部队在平汉铁路北段从事抗日斗争。9月,参加了保定战役。10月,在漳河南岸,与进犯漳河的日军十四师团进行一场拉锯式的攻防战,双方伤亡惨重。最后,日军向漳河北岸的邯郸、武安一带败退。

这时,关麟征从侦察兵报告中得知日军在邯郸城外建有飞机场和汽油库,立即命令智勇双全的营长梁伟智率领一营,夜袭机场,烧毁日军飞机十余架,炸毁了汽油库,受到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的嘉奖。

随后,关麟征带领五十二军转战河南、山东抗日战场。在台儿庄战役中,他率部随汤恩伯第二十军团,在向城洪山镇一线阻击北面之敌,配合正面作战。3月24日,他指挥部队向盘踞在津浦铁路台枣支线的日军第十师团濑谷旅团发起进攻。

但台儿庄东北是一片平原,只有少数小丘,缺乏地形掩护,加之基本上都是轻武器,火力不如日军,进攻非常困难。后来,关麟征发现日军白天战斗活跃,晚上龟缩不动,他抓住敌人这个活动规律,结合实际,扬长避短,采用夜战火攻战术,命令部队昼伏夜出,消灭敌人,取得显著战果。

3月31日下午,由临沂南下的日军阪垣师团沂州支队约有四千人,配备野炮、战车,突然袭击五十二军指挥部。当时,关麟征身边只有一个警卫营的兵力约三百人。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关沉着冷静,命令警卫连长徐文亮带领仅有的三百人,在离指挥部千米以外的地方展开佯攻,以迷惑敌人。

及至黄昏,援军赶到,他立即指挥部队反攻,在爱曲一带对日军沂州支队突然实行反包围。敌军仓卒应战,伤亡众多,其骑兵部队全部被歼。4月1、2日,关部继续向兰陵、洪山一带日军进击,歼灭敌人大部,有力地支援了台儿庄的防守战。

4月5、6日,关部与王仲廉的八十五军加速对台儿庄日军的攻击。白天枪炮轰击,白刃肉搏;晚上攀屋放火,乘乱追杀,使敌人日夜不宁。关、王两军并相继收复了台儿庄东面的甘露寺、杨楼、陶墩等据点,从而解除了台儿庄东北方面日军的威胁。

紧接著,关、王两军从台儿庄北面包围了敌人。李宗仁于4月6日夜晚三时下令全线反攻,三十一师和第二集团军在城寨内部清扫残敌,五十二军等在外围歼灭敌人,并跟踪追击。日军狼狈向枣庄、峄县方向逃遁。

徐州会战后,关麟征升任第三十二军团长。在这次战役中与关较量过的日军板垣征四郎说:“关麟征二个军应视普通支那十个军”、是年夏天,蒋介石在武汉珞珈山军官团讲话时说:“中国军队如都象五十二军那样战斗力强,打败日奉军队是不成问题的。”当时国内军事评论家称台儿庄战役中负责防守的孙连仲和负责攻击的关麟征为“孙钢头”和“关铁拳”。

4月下旬,关部奉令开至峄县以东、邳县以北的虎山、长山、艾山、连防山一带防守,将日军国崎支队包围在码头镇西的北涝沟,给敌以重创,仅日军四一、四二联队伤亡就达一千四百多人。

1938年夏秋之交,关麟征的二十二军团调到湖北,参加武汉会战。当时,日军冈村宁次的第十一军所属第九师团进攻赣北和鄂东南地区。8月,关麟征率部在瑞昌、阳新的亭子山、磨山、虾蟆洞一带阻击日军。他命令部队依山地形势,在每个山头修筑工事,把几个山头组成一个棋盘阵地,一个山头受敌攻击,其他山头可以立即配合出击,歼灭敌人。

因而日军进攻十几天,寸土未得,遗尸累累,士气低落。日军广播说:“我皇军在瑞昌附近,遭遇最强劲之敌”。

1939年秋,关麟征调任十五集团军副总司令,并奉命代行总司令职权(总司令是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兼),参加第一次长沙会战。他坐镇湘北,指挥张耀明的五十二军、陈沛的三十七军、夏楚中的七十九军和一游击纵队,迎击进犯湘北的日军。

他制定了在湘北每道河两岸节节抵抗,消耗敌人,然后转入山林湖沼地区或乘敌人疲惫、困乏时,转退为进,转守为攻,与敌决战,聚而歼之的作战方针。发动部队在湘北各地构筑厂坚固的防守工事,即“伯陵防线”(薛岳字伯陵)。

9月14日,日军第六、十三师团从岳阳沿粤汉铁路南下,进攻新墙河北岸及新墙河阵地。关麟征指挥十五集团军凭借工事及河流、湖泊等自然屏障,进行坚决抵抗。广大官兵奋不顾身,英勇杀敌。在雷公山草鞋岭防守的史思华营,在日军步兵、炮兵、战车、飞机协同进攻之下,坚守阵地五昼夜,全营官兵壮烈牺牲。

此役敌我伤亡惨重,关部仅连排军官就牺牲六百余人。所以,在歼灭了敌人大量有生力量后,他将部队主动后撤。在撤退中,他带领的这十余万大军,军纪严明,井然有序。随军记者认为,这样有条不紊的撤退是抗战中少见的,他们对关麟征组织领导军队的才能深为敬佩。

10月2日,关麟征指挥部队退至长沙外围的金井;路口畲、永安市、捞刀河等地。这时,进攻的日军实力受到很大的削弱;侵入湘北后,湖沼密布,重武器行动不便,不能发挥作用;当地群众配合战斗,化路为田,破坏交通,使日军后勤补给困难,被迫后退。

关麟征抓住这个有利战机,按照上级的意图,果断地组织指挥部队实施反攻和追击。他命令三十七军由汨罗渡河,向铁路正面追击敌人,五十二军出平江附近,向敌人进攻;七十九军向湘鄂公路之敌的侧背攻打;其他军和地方部队也从各路全面反攻。

日军豕奔狼突,全线溃退,失陷的土地全部收复。是役结束,关麟征被委任为第十五集团军总司令,并记功一等。关是黄埔军校学生中担任集团军总司令较早的人之一。是年,他年方三十四岁。

1940年,关麟征部队奉调广西柳州休整,不久改为第九集团军。9月,日军占领越南后,进一步切断了中国滇越国际交通线,我国西南边疆形势紧张。关部即开赴广西西南部的天等、靖西一带驻防。后由桂入滇,进驻文山,担任滇越铁路以东马关、麻栗坡、西畴、富宁一带的边防任务。

1943年,军政部队何应钦借故将第九集团军所辖的五十四军军长黄维调职,关麟征在何的支持下,派张耀明接任该军军长。而这个军是陈诚的嫡系部队,陈的亲信、副军长傅正模便联合该军军官向上呼吁控告,致使关、陈矛盾激化。不久,陈诚由湖北飞昆明规划远征军事宜,关往见陈,提到五十四军时,两人拍桌互詈,从此关陈关系进一步恶化。

1944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为配合盟军作战,在昆明设立陆军总司令部,以国民政府军队中战力较强的十二个军,接受美械装备,分编为四个方面军。次年初,关麟征所辖部队并入第一方面军,卢汉任第一方面军司令官,他任副司令官,仍率部队守备滇南,直至抗日战争胜利。

1945年5月,关麟征参加了国民党在重庆召开的第六届代表大会,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

抗战胜利不久,国民政府任命关麟征为东北九省保安司令长官,但由于受蒋介石重用的军政部长陈诚制造障碍,未能赴任。10月,出任云南省警备总司令。

12月1日,国民党云南省党政当局制造了“一二·一”惨案,昆明四位教师、学生惨遭暴徒杀害,群情激奋。蒋介石被迫把国民党云南省党部主任委员兼代理云南省主席李宗黄和关麟征“停职议处”。

次年7月,关麟征去成都任陆军军官学校教育长。11月,被选为国民党“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第二年,升任陆军军官学校校长。在校任职期间,他实行“废除体罚,尊重人格”、赏由下起,罚自上先”、“改革教学、时间第一”、“人事公平、经济公开”等措施,对军校有所建树。

1948年8月,关麟征被任命为陆军副总司令,仍兼任军校校长。随后,蒋介石又要他出任陆军总司令,报纸上已登载消息,关也已拜会参谋总长顾祝同,商讨交接事宜。但国防部以“溪口电话手令遗失”为由,使此事告吹。不久,国民党政府又酝酿他出任京沪杭警备司令,后来又以“不懂上海话”而作罢。

直到李宗仁担任国民党代总统时,他才被任命为陆军总司令。秋天,他便辞职,退出军界,并把一家老小送至香港居住。11月,他偕夫人从成都乘去台湾的飞机抵香港。旅客在香港机场小憩时,他告诉同机旅伴:“去探望病中的父亲,随后来台。”以后就一直居住香港。

关麟征在香港,深居简出,闭门谢客。他不参加任何政治性的集会和社会活动;不会见新闻记者,未在报刊上发表任何言论。五十年代初期,顾孟余等组织“第三势力”,多次托人找他参加,他都拒不接见。在香港居住的许多国民党军界故旧,他不联系;原国民党军成都军校旅港同学,几次邀请他聚餐联欢,以叙师生之谊,他也婉言谢绝,过著「隐士”式的生活。

他“无官一身轻”,以读书、写字及教育子女为乐趣。生活有规律,洁身自好,每日早睡早起,不吸烟,不喝酒,不打牌。对我国古书《春秋》、《易经》、《战国策》、《孙子兵法》等都有浓厚的兴趣。书法造诣较深,擅长草书,对唐代怀素和尚的草书《圣母》、《食鱼》、《千字文自序》诸帖和近代草圣于右任的《千字文>>等小说诗歌文学作品都作过精心的研究和练习。他的草书,曾参加过香港大会堂的展出,受到好评。

1972年,他在夫人、女儿的陪伴下曾往美国、欧洲各地旅游,历时月余,然后返港。

1975年蒋介石去世,由于历史的原因,应蒋经国的邀请,关麟征去台湾参加葬礼。事毕,蒋经国挽留他在台湾任职,许以高官厚禄,他婉言谢绝,仍回香港过隐居生活。

关麟征虽然身居海外,但他非常关心祖国,思念故乡。他从香港《大公报》、么文汇报》看到祖国大陆经济建设欣欣向荣的情况时,总感到高兴。1979年5月,他在大陆的胞妹前往香港探亲,向他介绍大陆解放后的变化,日新月异的经济建设和文化教育情况,他兴致勃勃,非常乐闻,并且经常插话说:“对!

就应该这样办!”关夫人对妹妹说:“几十年来,没见过你大哥这么高兴过。”他对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实行的政策表示赞赏。1979年底,他得知在故乡的妹妹当选为省政协委员,在给大陆友人的信中写道:“梧枝妹谬获拔擢,尚望兄多多指教,使无负于政府和人民之所托,是为至盼广

他关心在大陆的黄埔同学、军界故旧。他希望国共两党实行第三次合作,早日结束台湾同祖国大陆分离的局面,实现祖国统一大业。他曾对妹妹说:“我是炎黄子孙,我盼望祖国早日统一啊!”

1980年7月30日晚,关麟征在香港家中,因心脏病猝发,突然昏迷,立即送伊利莎白医院抢救。医生护士在急救过程中发现他胸前伤痕累累,感到惊讶。关夫人介绍说:“这些伤痕全是他抗日浴血奋战所伤。”8月1日,关鳞征逝世。

中央人民广插电台、《人民日报》和全国各大报纸都登载了他逝世的消息和简历。徐向前元帅向他在香港的家属发去了唁电:“噩耗传来,至为悲痛,黄埔同窗,怀念不已,特此致哀诸斋节哀。”举殡之日,黄埔军校各期留港同学及亲友数百人执绋,新华社香港分社、全国政协、徐向前元帅等送了花圈。

相关阅读
  • 关麟征将军 16年前不为后人所知的关麟征将军

    关麟征将军 16年前不为后人所知的关麟征将军

    2018-11-19

    三秦都市报三秦网(记者 段丽萱)颤抖的双手、花白的头发、手中拄着一根拐杖、走路颤颤巍巍hellip hellip这名再过十几天就89岁高龄的郭仲江老奶奶紧紧握着记者的手,不停的说我们家老头子随关麟征将军打过仗。

  • 关麟征夫人 关麟征的夫人 关麟征与敖氏三姐妹的绯闻

    关麟征夫人 关麟征的夫人 关麟征与敖氏三姐妹的绯闻

    2018-11-19

    关麟征的夫人 关麟征与敖氏三姐妹的绯闻关麟徵与东校门外敖氏三姐妹有说不清的关系,这传闻不知怎么传到了蒋介石的耳朵里,看来嫉妒关麟徵或泄私愤打小报告者并不乏其人。行伍出身的关校长本是个粗人,为人爽直得有时近乎鲁莽。

  • 关麟征回忆录pdf 关麟征:去不了台湾 回不了故乡

    关麟征回忆录pdf 关麟征:去不了台湾 回不了故乡

    2018-11-19

    关麟征(19051980)原名志道,字雨东,汉族,陕西户县人,国民政府陆军总司令,用兵以稳,准、狠著称,长于急袭的千里驹师的首任师长,生性傲岸,有陕西冷娃之称,部将杜聿明、郑洞国,刘玉章、覃异之、张耀明皆一时之名将。

  • 关麟征徐向前 民国抗日名将 铁拳无敌关麟征 台儿庄战役大捷

    关麟征徐向前 民国抗日名将 铁拳无敌关麟征 台儿庄战役大捷

    2018-11-19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时,关麟征升任新组建的陆军第52军军长,下辖郑洞国第2师和张耀明的第25师,率部在平汉路北段与日军作战。9月,参加了保定战役。10月,日军在占领保定、石家庄后,继续沿京汉铁路南犯。

  • 关麟征二子四女 [原创]不去台湾的关麟征

    关麟征二子四女 [原创]不去台湾的关麟征

    2018-11-19

    1949年后,随着国军的大败,很多黄埔出身的高级将领们纷纷各寻出路,但除了那些战死的被俘的起义的外,几乎都随蒋先生逃往了台湾,就连打了败仗的胡宗南,李延年们也不例外。但关将军却不在此列,老蒋很是想让关将军去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