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则栋污点 [庄则栋]杂谈庄则栋

2018-04-18 - 庄则栋

今年正月初一,一代乒乓球王庄则栋去世,令广大球迷惋惜,众人感概良多。关于庄则栋的评说也是五花八门,大部分是赞扬的,但是也有一些说法有失偏颇,笔者也忍不住要对其中的个别观点作些评论,算是与各位博友聊聊吧。

庄则栋污点 [庄则栋]杂谈庄则栋
庄则栋污点 [庄则栋]杂谈庄则栋

说法一:庄则栋的世界冠军是李富荣让的。

庄则栋的乒乓球技术达到了他那个时代的顶峰,三次蝉联世乒赛男单冠军。他那个近台两面快攻的打法,尽显霸气,在当时是最先进的。这种打法脱胎于当时中国乒乓名宿王传耀,更胜于王传耀。他动作更小,更简洁,更快,更出其不意。

庄则栋污点 [庄则栋]杂谈庄则栋
庄则栋污点 [庄则栋]杂谈庄则栋

这种两面攻让对手无喘息之机,一般人打球时都会去压对方反手,因为反手攻击力低,这样自己可以争取主动。可庄的反手具有强大的攻击力,这样对手就无从找到庄的弱点,自己就只能陷于被动。很多外国运动员反()映,即使是反手台内短球,庄也几乎不用搓球,而是反手抽杀。

庄则栋污点 [庄则栋]杂谈庄则栋
庄则栋污点 [庄则栋]杂谈庄则栋

而李富荣是用的左推右攻,攻击力就不如庄,虽然李富荣是奉命让球了,但是即使不让球也是庄获胜。这个可以从不让球的国内比赛中得到证实:庄则栋在当时不让球的国内比赛中(因为他们是代表各自的省市去夺金牌),也得了全国三连冠。

庄则栋污点 [庄则栋]杂谈庄则栋

有一次在上海举行的乒乓球大赛中有着上海观众排山倒海的支持声,李富荣也没能取胜,还是败给了庄。国际乒坛对于庄则栋这个世锦赛三连冠,也是完全认可的,甚至因文革中国乒乓球间断了6年未参加世锦赛,到1971年重新参加31届乒乓球世锦赛时是仍然把他列为男单一号种子。

庄则栋污点 [庄则栋]杂谈庄则栋

这次比赛庄在领导安排下因政治原因退赛,理由是为了支持西哈努克,不和遭遇的柬埔寨运动员比赛。

这对他来说是一次体面的退出,避免了因战败退出的尴尬。当然了,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由于横拍正反手两面弧圈技术的兴起,这时欧洲已有新人超过了他了,后来果然这届冠军被瑞典本格森夺取。这里要再说一下,让球就是打假球,是违反奥林匹克精神的,是对观众的戏弄,但是在当时的高压下庄李二人只好听领导的话,成了无辜的牺牲品,责任不在他们二人。

说法二:庄则栋有政治头脑。

这个典故出自于庄则栋送给误上中国队大巴的美国球员一件小礼品,从而成了打开中美交往的第1步。人所共知,中国所有出国人员都必须尊守严格的外事纪律,要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不得和外国人有私人往来,还要注意阶级斗争。

亲不亲,阶级分,来了个外国人,你知道他是什么阶级?怎么能随便和他说话呢?可是这个老美还是个长头发的嘻皮士,已经到了中国队的车上了,当时中国队员们都很紧张,生怕犯错误,谁也不敢说话,气氛尴尬。

可能庄只是出于做人的礼貌和人性的善良,上去和他打了个招呼,送了一件小礼品。事情上报到最高那里,伟大的舵手说,这个小庄很有政治头脑嘛。其实庄只是歪打正着,无意中暗合了当时都有意开始往来的中美两国高层想法。他不可能有着什么用小球推动大球的谋略,而这个反成了他不幸的开始。

后来他当上了国家体委主住,正部级官员,步入了政坛。虽然仍然谨慎,每天骑自行车上班,但是实在是没有政治头脑,不会观察形势,不会左右逢源,只知道听档的话,领导叫干啥就干啥,整了些队友(此事见偏正中先生的电视节目)结果是他整了人家几年,可是人家反过手来整了他几十年。后来到了北京少年宫教小孩后,仍然问记者唐师曾说:“是不是档对我的评价改变了?”见识真是几十年不变。

总之庄则栋是一代乒乓球王,对他来说打球是最好的生存方式,被迫卷入政治是他的不幸。他留给人们最好的东西就是他对乒乓球运动的卓越贡献。

篇二 : 庄则栋其人

庄则栋(1940年8月25日—2013年2月10日)中国男子乒乓球运动员,生于江苏省扬州市,自幼喜爱乒乓球运动,14岁加入北京市少年宫业余体校乒乓球小组,1957年入选北京市乒乓球队,同年参加全国比赛,1959年入选中国青年乒乓球队;庄则栋曾获得第26—28届世乒赛男子单打冠军,是二十世纪60—70年代中国男子乒乓球队主力队员之一;1971年4月,在日本参加第31届世乒赛期间,冒着风险,结交美国运动员,打开了中美两国友好的大门;曾任国家体委主任,中共十届中央委员,第三、四届全国人大代表;2013年2月10日,在北京佑安医院去世,享年73岁。

庄则栋弥留时前妻陪伴床边夫人搂其头痛哭

2月10日,下午17点06分,庄则栋病逝,终年73岁。图为庄则栋身边亲属守护在庄老病榻前。

为中美“乒乓外交”立下汗马功劳的一代“球王”庄则栋,在与癌症病魔抗争5年后,以其乐观豁达、顽强拼搏的精神,书写了自己传奇人生的最后一幕。

佑安医院:最后的决赛场

庄则栋于2006年出现血便等症状,一度被误诊为痔疮,2008年才被确诊为癌症晚期。之后,他得到北京、上海多所医院的全力救治,“走到哪里都是绿色通道”。

2012年8月下旬,相当于肝脏7/8已被肿瘤“占据”的庄则栋找到原国家体委老领导徐才的女儿、原北京红十字会党组书记韩陆表示:“希望减少痛苦,有尊严地离去,不给组织和家庭增加负担。”韩陆找了不少医院后,才将庄则栋介绍入住能做微创消融手术的北京佑安医院。

据庄则栋医疗团队负责人郑加生主任介绍,庄老来时病情已危重。半年来,医院先后对庄老进行了五次CT引导下的肝脏射频消融手术,初期效果不错。“尽管我们是直接为庄老救治的团队,但背后是受社会各界的重托,所以我们一直竭尽全力。”

由于病情发展及术后反应和并发症,庄则栋黄疸时高时低,食欲低下,体质极为虚弱,近1个月无法再做进1步消融手术治疗。尽管院方邀请院外专家会诊,采取了多种措施,庄老身上癌细胞的扩散转移还是未能得到有效控制。

郑加生同时是中国肿瘤微创治疗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理事长,他认为,庄则栋能坚持这半年,微创消融手术还是起了很大作用。

中国乒乓球协会的刘威看望庄则栋后感慨称:“所有能拿到世界冠军的乒乓球运动员,都具有超强意志。在上万观众呼喊的球场,打到20比20平时,拼的就是运动员的心理素质和意志品质。这半年与病魔做斗争的过程,我从庄则栋和医护人员的身上又看到这种‘永不放弃、永不言输’的体育精神。”

正如“守护”庄则栋的好友们说:“庄老从入院起,就如同进入了最后的决赛,天天都是‘20比20平’。在这场生死较量的拉锯战中,我们与他在一起,顽强坚持了近半年,撑到蛇年第一天,十分来之不易。”

坦然面对生死与病魔最后一搏

面对不断发展的病情,庄则栋淡定地说:“我一直要求不要对我隐瞒,自己深知目前的危重程度。我能做的就是全力配合医务人员,与病魔最后一搏。”

2月4日中午,庄老病情恶化。他把记者叫到病床前,平静地说:“对待生死,我很想得开。我走后,不要办什么追悼会,让大家挺劳累,大老远跑到八宝山。其实武则天的无字碑就很高明,有的人还要计较‘贡献’还是‘重大贡献’的区别。真正的评价是在人们的心中。”

他还让记者从病房里找出一本文怀沙的著作,庄老不停地翻页,用颤抖的手指着书中他最欣赏的那句话念道:“人类最高的学问:谦虚和无愧,善良和虔诚。”

医务人员对“庄氏生死观”大为赞赏,称之为“战胜病魔最重要的正能量,值得广大癌症患者学习”。

敦子夫人:庄老晚年幸福的“长明灯”

佐佐木敦子这位当年为爱情放弃日本国籍的女性,与庄则栋结婚26年来相濡以沫。敦子不愧是庄则栋晚年幸福的“长明灯”。在庄则栋患病后,她一直跟随丈夫左右,日夜陪护,精心照料,无微不至。庄则栋曾用“生死相依”来描述与夫人的感情:“做完手术以后,我还不能动,拉屎撒尿全部是她管。”记者亲眼目睹,敦子夫人担心矿泉水凉,先喝一口,然后嘴对嘴喂给丈夫。

重病中的庄则栋最放心不下的也是夫人。“妻子现在没有医保,没有工资,如果一碰到困难,就会非常麻烦。作为丈夫,她能为了我连国籍都不要了,我能不考虑她吗?”老人说这话时眼眶噙满泪水,夫人则早已泪流满面。

与庄则栋相交甚笃的文怀沙感慨称:“敦子夫人得到庄则栋的爱,她是幸福而富有的,今后我有饭吃,她就饿不着。”

8日中午,庄则栋病情急转直下,院方通知家属考虑准备后事。在佐佐木敦子赶回家中取衣服的2个小时里,庄则栋不断用微弱的声音呼喊着夫人的名字,执意让人用手机拨通她的电话:“敦子,你快回来吧,不然咱们就见不上了。”敦子赶回病房后,他才安静下来,闭着眼睛紧紧拉着敦子的手。同时伸出另一只手,让儿子庄飚握住。

守在身边的人问道:“你拉的是谁的手?”庄则栋回答说是前妻,站在旁边的鲍蕙荞赶紧上去,从庄飚手里接过庄老的手:“我是蕙荞。”除夕夜,鲍蕙荞还将一顿丰盛的年夜饭带到病房,“敦子夫人太劳累了,我们怎么也要吃顿团圆饭。”

亲人眼中的庄则栋:他做人做得挺帅的

两位专程从日本赶来的内弟,谈到对姐夫的印象说:“庄先生是世界冠军,相当了不起。但他平易近人,关心别人;与姐姐的异国姻缘,在日本也有很高知名度。”

与庄老认识十几年的首都体育“三老”(老运动员、老教练、老体育工作者)协会杨丽萍认为,“庄老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品质。他能够忍辱负重,不管别人说什么,都能面对,有大将风度。”

庄飚谈到爸爸时说:“我这一生没怎么见过我爸。但我很佩服爸爸。1个人这一生做到这份上,不是常人所及的。他做人做得挺帅的,骨子里有股霸气。”女婿对他的评价是:“1个豁达、乐观的人,见过大风大浪,从不怨天尤人。”

即便在重病期间,庄则栋仍关心时局变化。他每天都看电视、上网了解新闻,还经常与别人讨论时下热点话题。

临终最想致电文怀沙和范曾

生病期间,庄则栋得到了社会各界的爱心。国家体育总局新老领导和许多当年的老队员十分关心他的病情,有的打电话,有的送贺卡,有的托人带话。李富荣、姚振旭、梁友能等前队友到医院表示慰问。国家体育总局乒羽中心、北京市教委、首都体育“三老”协会、北京市少年宫等单位负责人多次探望。文艺界的老演员及社会知名人士也纷纷到医院慰问。庄老曾经教过的原国家队队员李鹏从日本赶回,在恩师临终前见了一面。

为庄老的治疗和经费问题,北京市教委系统多方协调,市社保部门尽量关照。国家体育总局送去自费药补助,还从2009年开始每月发给他4000元人民币。庄老放化疗过程中的自费部分,经中央领导批示,从专项经费中得以解决。对此,庄则栋多次表达谢意,感到“很知足”。

病危时的庄则栋,最想打电话给两位文化大家——文怀沙和范曾。在住院后不久,被庄则栋称为“尊敬的恩师和大哥”的范曾,几次从国外打来电话,极为关心。文怀沙曾到医院探望。他说:“庄则栋不论此岸、彼岸,不论天上、人间,都是中华的精英,了不起的人杰。他永远是中国人民的好儿子。”

9日早,庄则栋已出现临终前的多种症状,但他仍然坚持着。上午10点多,他急切盼望见到的国画大师范曾来到病榻前,不仅送来了给他的题字“小球推大球,斯人永不朽”,而且还用时20分钟为他画了一幅素描画。庄则栋出乎人意料地坚持坐起来,极力睁大眼睛,力求给人留下自己最佳状态的形象。

国际乒联终身名誉主席徐寅生在得知庄则栋去世后,在微博上表示悼念:“小庄,一路走好!”国乒教练、队员也集体发微博表示对这位前辈的哀悼和怀念。

不仅是各界名人,很多与庄则栋素昧平生的普通人也关注和帮助着这位中国乒坛功勋人物。松下集团为庄老安装了能热水冲洗的座便器,联想集团派人免费修理电脑。还有些老街坊,经常做出可口的饭菜坚持给庄则栋送饭。在内联升鞋店工作了42年的老职工李久恒执意自己出钱并为庄老挑选了一双棉鞋,“我特别佩服庄则栋。让庄老穿着我送的鞋走,是我一生的荣耀”。(完)

庄则栋去了,乒乓球还是我们的国球(还原历史,曾经文革的干将庄则栋)

大年初一,三届乒乓球世锦赛男单冠军庄则栋走了。在上世纪六七十年,庄则栋的知名度,相当于今天的姚明、刘翔,是公认的民族英雄。

1961年,北京首次承办世乒赛,中日争夺男团冠军,21岁的庄则栋登场,连一些身经百战的将军都紧张得不敢现场观赛,躲进休息室打探比分。毛泽东主席在家中对着电视荧屏喊道:“我的小祖宗,你快给我拿下来吧!”在新中国经济最困难的年代,庄则栋的“近台两面快攻”战术,与队友容国团“人生难得几回搏”的信念,成为支撑中国人不屈不挠精神的象征。

同样令人称道的,是庄则栋在日本名古屋参加第31届世锦赛时,偶遇误登中国队班车的美国运动员科恩,大胆上前交谈,赠送杭州织锦作为纪念。远在北京的毛泽东主席发现了这个稍纵即逝的历史契机,拍板邀请美国队访华。这就是“小球转动大球”的“乒乓外交”,一年后,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新中国一举突破外交困境。知名记者唐师曾赞叹:庄则栋率性而为,在国际共运史上亮起了“叉路转向灯”。

与庄则栋同时代的乒坛三杰傅其芳、姜永宁、容国团,“文革”一来愤然自杀,只留清白在人间。而庄则栋阴差阳错,33岁当上了国家体委主任,执行江青旨意,批判老干部,推行“体育革命”,直到“四人帮”覆灭后被关押,然后是家庭破裂,到少年宫任教,清贫度过余生。

幸有日本女球迷佐佐木敦子千里追随,放弃日本国籍,嫁给庄则栋,惊动邓小平批准他们完婚。在最后的时刻,佐佐木敦子日夜陪护,前妻送来了年夜饭,让网友感叹历史的温情。网易体育频道制作了庄则栋专题,盖棺论定:“庄则栋在历史的机遇下仕途亨通,而又在政治的斗争中迷失跌宕,体育,本不应如此沉重。”

媒体人出身的学者阿忆在博客里披露,采访庄则栋时,曾当面求证江青与他的坊间绯闻。庄则栋反问:你们信吗?想想看,毛主席在当年那是神,他能知道一切,江青是主席夫人,俺又那么崇拜毛主席,要捍卫他的一切。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想到这种根本不可能也不敢想的事!

再有,江青是中央首长,每一次觐见,都是规定好的很短的会面时间,秘书们会反复嘱咐,眼睛不要乱看,手不要乱动,汇报不要长,恨不能正着走进去,倒着退出来,怎么可能有传说的那种事!

阿忆表示:“俺厌恶‘文革’,但兄弟我始终坚信,任何人都有讲述自己、解释自己、辩解自己、为自己的错误历史进行公开道歉的权利。”

今人可以责备庄则栋的糊涂,但在那个封闭的政治环境下,再杰出的专业人才也很难把握自己的命运,守住道德底线。容国团等人是把人性美好的一面毁灭了给世人看,需仰视才得见;而庄老师的沉浮,则是在人性的绽放、扭曲和修复中,给后人以警示和启迪。无论如何,他们都曾有过青春热血,对个人和国家前途的美好愿景,在历史宿命中展示了青春的悸动和生命才华的极致。

正月初五凌晨1时31分,军旅诗人雷抒雁也走了。网民忆起他1979年为张志新作的《小草在歌唱》,多少人曾经含泪朗诵:“我们有八亿人民,我们有三千万党员,七尺汉子,伟岸得象松林一样,可是,当风暴袭来之际,却是她,冲在前边,挺起柔嫩的肩膀,肩起民族大厦的栋梁!”

网友“语音实录生活家”动情地回忆:“高中时就被这首充满自责和反思的另类诗歌感动。以史为镜,照照自己的良心。”雷抒雁沉痛反思:“张志新的死让我们意识到1个问题,那就是我们对于不同思想、不同言论的残忍程度出乎意料。

”青少年专家孙云晓发帖称:“那是淋漓着鲜血的正义呐喊。”这就是拨乱反正那一代共产党人和知识分子的风骨与担当。时任辽宁省委第一书记的任仲夷,不仅批准为张志新平反,还尊其为“革命烈士”,在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期间郑重建言:人们思考问题、发表和保留意见,不应视为犯罪,而是党章和宪法都保障的基本权利,不能仅仅根据1个人的思想观点来定罪。

在历史上,凡是滥抓滥杀“思想犯”的,无不留下恶名。正是因为那一代中国人吸取了张志新案的教训,才有了全党思想大解放,推进民主法治建设,“唱红打黑”终成昙花一现。

如今,任仲夷已离开了我们,在《人民日报》组织张志新案讨论的老领导秦川、胡绩伟相继过世。连环画《张志新》直到第一作者刘宇廉病故,也未能公开出版。但张案责任人之一毛远新尚未公开表示悔意和歉意。网友跟帖:如果不是互联网,我们甚至不会知道张志新是谁。一些过来人诚挚希望:重温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勿忘“文革”惨痛教训,还原历史真相,珍惜民主法治。

对于春节期间两位名人的离去,网友“大秦的国”表达了美好的期许:“雷抒雁走了,小草依然在歌唱;庄则栋去了,乒乓球还是我们的国球。”

庄则栋:感谢人民原谅我的过记住我的功>>“开始我一直是保皇派,保荣高棠(国家体委副主任)。”庄则栋说,“后来都是造反派,我也随了大流。”1973年,庄则栋被派前往“中央读书班”学习。“学的第1个文件就是《毛泽东致江青的信》。

”庄则栋说,这个经历对自己影响很大。“我提出来想为王猛做一些解释工作。我是想告诉大家,国家体委不归江青管。”庄则栋回忆说,“后来,一名造反派的头头告诉我不能这么讲,并让我问问上面(江青等领导人的意思)。

”“江青告诉我‘王猛是大恶霸、死官僚,是林彪线上的人’。你说我信不信。在学习班学的第1个文件就是《毛泽东致江青的信》,毛主席对江青说‘我有些什么事情,我都不能跟别人说,只能跟你说’。

所以我把江青他们都作为毛主席最信任的人来对待。”庄则栋说,多年后他承认,看到人一拨一拨地“倒了”,“我有私心杂念,就是想要在复杂的政治斗争跟对人,别犯错误。”江青让庄则栋回去跟王猛斗。庄则栋听从了。

>>当着庄则栋的面,江青对王猛说:“王猛啊,我可是保你的。”这一态度让庄则栋很疑惑,为什么她对王猛的态度,和之前的说法不一致呢。后来,这样的疑问在任职期间不时出现,“我当时弄不明白,想可能这是1种(政治)策略吧”,每次庄则栋都这样说服困惑的自己。

>>1961年,时任国家体委主任贺龙就提出要学习庄则栋的两面攻打法,“我犯错误后,国内有人就说两面攻过时了。1986年,输给瑞典后,他们又把两面攻改了个词,叫全攻型。”

>>“说!你是怎么给江青送绣花鞋的。”“我庄则栋从来不干那种事。”在国家体委的批斗会上,庄则栋被盘问。“开始让我交代怎么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我怎么想我都不会。”庄则栋说,“这种落差怎么能想得明白。我思想苦闷,无法自拔。”

在那个动荡年代里,当年33岁的庄则栋因为自己不到3年的国家体委主任生涯,从此遭遇了人生际遇的跌宕起伏

庄则栋回忆:历史误会下的跌宕人生

5月29日,乒乓宿将庄则栋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行“祖国在我心中”的书法习作展。在被媒体曝光得癌症多次手术后,这位消失在公众视线许久的老人再次引起关注。

2011年恰逢“中美乒乓外交”40周年,作为关键人物的庄则栋第一次以重要经历人的身份频频出现在公开场合。那次与美国运动员的互动和率团访美,是他人生的重要印记。

但是多年以来,体育系统内部并不愿接纳这位著名运动员。因为文革期间任国家体委主任三年,庄则栋和许多人一样被卷进了那场浩劫,人们对这段历史的兴趣甚于庄则栋10多年辉煌运动生涯许多。这让当事人庄则栋对那段历史的点滴回忆都具有特殊的价值。

庄则栋家的客厅里,最显眼处挂着毛泽东、周恩来接见国家乒乓球队的大幅照片。对于文革的经历,庄则栋不愿过多回忆,他坦承自己的错误及原因,并希望得到谅解。他只希望大家记得自己曾是名优秀的运动员,无意间推动了中美外交,在文革中犯了错。

“当时就想要跟对人”

文革开始后,林彪将体育系统定为“长期脱离党的领导,脱离无产阶级政治,钻进了不少坏人的独立王国”,国家体委被军管。1966年7月开始,各级体委正常工作都被停止,体育系统陷入瘫痪。

当时,体育活动被认为是“资产阶级享乐思想和行为”,竞技运动被等同于“锦标主义”,搞体育工作被认为是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服务,人人避之。很多领导干部被批斗。

1968年,乒乓球队的傅其芳、姜永宁、容国团都因遭迫害去世。1969年,时任国家体委主()任贺龙去世。

“开始我一直是保皇派,保荣高棠(国家体委副主任)。”庄则栋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后来都是造反派,我也随了大流。”

1967年初至1969年,竞技体育比赛在中国几乎绝迹。直到中国乒乓球队1971年3月出征第31届世乒赛,庄则栋和美国运动员科恩之间的互动,打开了中美外交的坚冰。

1971年“乒乓外交”后,军管会的领导被撤离,周恩来调38军政委王猛出任国家体委主任。国家体委从总参回归国务院领导。

1972年访美回国后,庄则栋提出还是希望教球,他成为了国家青年队的领队兼总教练,同时兼任国家体委党组副书记,庄则栋说:“副书记就是挂个名,还是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但此时,他已不自觉地跨入政坛。

1973年,庄则栋被派前往“中央读书班”学习。“学的第1个文件就是《毛泽东致江青的信》。”庄则栋说,这个经历对自己影响很大。

学习班结束回到体委,庄则栋知道有人开始攻击王猛。起因是1974年初,两名内蒙古乒乓球运动员被殴打后写信告状,江青让王猛处理,但几天后没有回音。王洪文的秘书到国家体委说,王猛不传达中央领导指示。体委的造反派开始质问王猛。

“我提出来想为王猛做一些解释工作。我是想告诉大家,国家体委不归江青管。”庄则栋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说,“后来,一名造反派的头头告诉我不能这么讲,并让我问问上面(江青等领导人的意思)。”

“江青告诉我‘王猛是大恶霸、死官僚,是林彪线上的人’。你说我信不信。在学习班学的第1个文件就是《毛泽东致江青的信》,毛主席对江青说‘我有些什么事情,我都不能跟别人说,只能跟你说’。所以我把江青他们都作为毛主席最信任的人来对待。”庄则栋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多年后他承认,看到人一拨一拨地“倒了”,“我有私心杂念,就是想要在复杂的政治斗争跟对人,别犯错误。”

江青让庄则栋回去跟王猛斗。庄则栋听从了。在接下来的国家体委党组会上,庄则栋将矛头对准了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王猛,并得到众人的附和。而在一天前,庄则栋曾表示要替王猛说话。

在此之前,江青常到现场看比赛、发指示,一直有心拉拢王猛,但没成功,她曾表示要“揭开体育系统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盖子”。培养自己人,是最快的办法。她看中了年轻单纯的庄则栋。

1974年12月,33岁的庄则栋出任国家体委主任。江青、王洪文等人告诉他:“你年轻,很多事情不懂,什么时候有问题找我们,都见。”

和那个年代被四人帮拉拢、提拔的干部一样,庄则栋也着了魔似的惯性地推行“四人帮路线”,开始体育革命。

“如果当年能得到总理的指示,那就不一样了”

遵从四人帮的指示,庄则栋上任后更换、提拔了很多干部。以可靠为出发点,庄则栋提拔了很多出身部队的干部。“大批地换干部,这下得罪很多人了,得罪的人不是一般的多。”庄则栋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说,“任职期间,再没有什么能留下印象的大事情。我也不打干部,更没整死过人。”

当着庄则栋的面,江青对王猛说:“王猛啊,我可是保你的。”这一态度让庄则栋很疑惑,为什么她对王猛的态度,和之前的说法不一致呢。后来,这样的疑问在任职期间不时出现,“我当时弄不明白,想可能这是1种(政治)策略吧”,每次庄则栋都这样说服困惑的自己。

庄则栋回忆说,直到1976年文革结束前,他都没有“动摇”。

“我打球是内行,搞政治是外行。”庄则栋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那时候太年轻,政治上幼稚之极。”

庄则栋在很长时间里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乒乓球手之一。1961年,时任国家体委主任贺龙就提出要学习庄则栋的两面攻打法,“我犯错误后,国内有人就说两面攻过时了。1986年,输给瑞典后,他们又把两面攻改了个词,叫全攻型。”庄则栋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年届70的他不断地比划着挥拍的动作,每一下都很利落。

1959年,19岁的庄则栋就拿了世界冠军,加之相貌俊朗,一直受到球迷追捧和领导器重。1971年,美国小伙科恩跳上了中国队的大巴。15分钟的车程,不仅改变了2个国家交往的历史,更改变了庄则栋的一生。庄则栋的做法,后来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的赞许。同时被四人帮利用,也是因此而起。

1975年,泰国送给庄则栋80只燕窝,他马上送给了病重的周恩来,希望总理能补补身体。不久,庄则栋接到周恩来回信,说“已经转送给老帅们了”。

这是庄则栋任国家体委主任期间,极少的和周恩来的联系。庄则栋很想见周恩来,但因周恩来病重,一直未见面。“如果当时有些事情能及时得到总理的指示,那就不一样了。”庄则栋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在江青和总理之间,我还是会听总理的多。”

1971年世乒赛时,那段众所周知的因与美国运动员科恩交换礼物而促成的中美外交,成为之后被反复提起的一段佳话。“我为什么敢去(给科恩送去礼物)。就是贯彻毛主席指示,1970年时他说‘现在我们要寄希望于美国人民’。”庄则栋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说。

2003年,曾在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告诉庄则栋,当年那个历史的转折是如何发生的:吃过安眠药,准备睡觉的毛泽东翻看《参考资料》(俗称“大参考”,以刊载国外媒体的国际热点问题报道、涉华言论等为主),看到中美两国运动员互换礼物的报道后,脱口感叹道:“我的庄祖父”,并迅即下达同意美国乒乓球队访华的决定。

“二十多年后,主席身边的人告诉我,这事你算是做到主席心坎上去了。”庄则栋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本来主席说他吃过安眠药说过的话不作数,但这次例外。”

很快,同年4月10日,美国乒乓球队到达了北京,7月,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访华,1972年2月总统尼克松访华。4月,中国乒乓球代表团访美,庄则栋出任团长,这是周恩来亲自点的将。

这个当时无意却大胆的1个举动,却使得庄则栋从一名出色的运动员,成为“乒乓外交”中1个符号性的人物,从此和政治挂钩,这种身份的变化,几乎是庄则栋荣誉和磨难曲折交替的开始。

“感谢人民原谅我的过,记住我的功”

“说!你是怎么给江青送绣花鞋的。”

“我庄则栋从来不干那种事。”

在国家体委的批斗会上,庄则栋被盘问。

“批斗会上还有人说我就怕江青打电话。我当场反驳他们,你们怎么那么庸俗。”庄则栋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说,“后来批斗会都不让我讲话了。”

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庄则栋也不再担任国家体委主任一职。随后被关入北京卫戍区审查了4年。

庄则栋无法想通,四人帮这样的人怎么也会倒台。自己在任国家体委主任期间,分房不要,远在塔城的妹妹要调回来不让,紧跟毛主席身边的人怎么会有问题。

“开始让我交代怎么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我怎么想我都不会。”庄则栋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这种落差怎么能想得明白。我思想苦闷,无法自拔。”

审查期间,庄则栋靠看书和练书法打发时间。

隔离审查四年后,庄则栋被安排到山西乒乓球队等候审查结论。在山西,食堂的厨师给庄则栋悄悄加蛋加肉,庄则栋由此感受到,除了文革的问题,他仍是受尊重和肯定的。他开始辅导山西队的训练,相隔近十年后他又开始了自己的老本行。闲暇之余著书《闯与创》,但没有出版社敢为其出版。身边的一位记者朋友帮他上书国家领导,领导批示“准其出书,尽快安排工作”。

回京找工作的过程中,庄则栋私下表示不愿回国家体委系统。

最终,庄则栋选择在北京市少年宫任教,回到了他三十年前出道的地方,培养青少年选手。一切政治活动和荣誉都再也和他无关。在之后很长时间,即使有“乒乓外交”的活动,庄则栋都不在被邀请之列。有次基辛格来华访问时问起,得到回答“庄则栋出差了”。

近些年,庄则栋和一些老队员“化解隔阂”“了结文革恩怨”,在一些公开场合会面。在一些中国体育功勋人物的评选中,也常常会出现庄则栋的名字。王猛在去世前收到庄则栋的赠书和道歉后一再说:“庄则栋因年轻单纯才犯了错误”。

5年前,庄则栋被查出患了癌症,至今已作过8次手术。庄则栋面对生死已经很释然,三年来他每天练书法七个多小时。乒乓外交的经历和对日裔夫人佐佐木敦子美好的情感成了他最愿意回忆的往事。

相关阅读
  • 庄则栋追悼会 乒乓球名宿庄则栋追思会在北京进行 前妻等人悼念

    庄则栋追悼会 乒乓球名宿庄则栋追思会在北京进行 前妻等人悼念

    2018-04-18

    北京时间2月28日,已故乒乓名宿庄则栋的追思会在北京进行,几百位亲友陆续来到北京佑安医院,向庄则栋遗体告别,送他最后一程,庄则栋前妻、钢琴家鲍蕙荞等人也前来悼念。庄则栋1940年出生于江苏省扬州市,十岁开始练习乒乓球。

  • 庄则栋发球 :一代传奇庄则栋 打乒乓球的没人不知他

    庄则栋发球 :一代传奇庄则栋 打乒乓球的没人不知他

    2018-04-18

    在这个洲际导弹、航空母舰主导的时代,即使是狂热的军事爱好者也可能不了解如何持箭、拉弓、瞄准、放箭,如何设定提前量,才能百发百中,但普通人肯定都知道后羿、养由基、李广这些历史上的神射手。同样,在这个“暴力弧圈”、“霸王拧”横行的乒坛。

  • 庄则栋球拍 庄则栋签名球拍网上热拍(图)

    庄则栋球拍 庄则栋签名球拍网上热拍(图)

    2018-04-18

    作为中国乒乓球界的经典传奇,庄则栋(1940)不仅曾是成绩斐然的我国乒坛第一主力, 更是“乒乓外交”的功臣之一。1971年,第3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日本名古屋举行。美国运动员科恩误上了中国队班车,庄则栋主动上前向科恩打招呼。

  • 庄则栋书法作品欣赏

    庄则栋书法作品欣赏

    2018-04-18

    2011年“情人节”,庄则栋与妻子身着红色唐装在家中留影。此时的庄则栋红光满面,丝毫看不出已经患癌三年多。他俩留影的背景,是书画家范曾先生赠送的书法,“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孔子语,则栋是其人也。

  • 庄则栋与四人帮 庄则栋谈他和江青的关系:不是情人是母子(组图)

    庄则栋与四人帮 庄则栋谈他和江青的关系:不是情人是母子(组图)

    2018-04-18

    庄则栋(右)1961年在北京。他当时获得了三次世界冠军头衔中的第一个。1971年,在日本举行的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一位美国运动员误上了中国队乘坐的大巴。由于中国队被告知不要与西方人讲话,于是车上出现了令人尴尬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