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飞宇推拿人物分析 毕飞宇:我完全是靠阅读支撑起来的作家

2019-04-12 - 毕飞宇

毕飞宇曾经说,他完全是靠阅读支撑起来的作家。他把自己多年来阅读经典的收获辑录成书《小说课》,这本书在文坛和读者群中引起轰动:同样是读书,为什么毕飞宇可以读得那么深刻而有趣?这位擅长阅读的大作家近日在从都国际庄园出席了一场以“作品里的故乡”为主题的庄园文学下午茶,许多读者带着他的《玉米》《平原》《推拿》或《苏北少年“堂吉诃德”》,听毕飞宇以写作者的角度讲述,如何品读文学作品中的思想精髓。

毕飞宇推拿人物分析 毕飞宇:我完全是靠阅读支撑起来的作家
毕飞宇推拿人物分析 毕飞宇:我完全是靠阅读支撑起来的作家

著名诗人黄礼孩(左二)、著名作家毕飞宇(左三)、《花城》杂志主编朱燕玲(右一)

以书会友,对毕飞宇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童年时代最美好的记忆,就是父母带我去一个有意思的场合,比如说诗歌朗诵、小说朗诵。如果在座的有一半小孩,可以想象,若干年后我们的举动、语言会在我们预想不到的人身上开花结果,构成他们幸福充足的记忆。今天的场景在我看来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播种。”

毕飞宇推拿人物分析 毕飞宇:我完全是靠阅读支撑起来的作家
毕飞宇推拿人物分析 毕飞宇:我完全是靠阅读支撑起来的作家

作为“侨鑫国际精英阅读联合国”阅读大使,毕飞宇认为阅读是为了自己,阅读即命运。“文盲的世界一定是狭小的,哪怕他走遍了世界;读者的世界一定是宽阔的,哪怕他寸步未行。

毕飞宇:文史哲类,诗歌也会读。我的读书量不算大,在我这代人里甚至算小的,跟叶兆言、格非比起来,明显小很多。包括余华,大家总觉得余华完全靠天赋在写作,其实他读书非常多,而且非常善于读书,只有跟他面对面交流后才知道,他的阅读量很大,阅读习惯很好。

毕飞宇推拿人物分析 毕飞宇:我完全是靠阅读支撑起来的作家
毕飞宇推拿人物分析 毕飞宇:我完全是靠阅读支撑起来的作家

没有凭空而来的作家,不可能。       您曾经说过,过了50岁之后更懂得读书了。所以阅读能力和年龄是相关的吗?       毕飞宇:就我个人经验而言确实如此,现在的读书能力比以前强太多了。

就相当于体育运动,20多岁的时候完全靠体能,30岁左右是力量和技术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合,过了30岁后,年纪越大,技术性的经验就越来越强,阅读也是一样。

毕飞宇推拿人物分析 毕飞宇:我完全是靠阅读支撑起来的作家

格非告诉我,一部小说,他四五个小时就能读完了,他说前面的部分一定要读得很慢,先搞清楚这本书的叙事方式和脉络,后面就飞快了,这就是阅读的经验。

毕飞宇:阅读即命运,这并不是我想出来的一句话,是我总结自己漫长的人生经历得来的。如果没有阅读,我的小说哪来的呢?阅读改变了我的命运,而且是往好处改变的。我完全是靠阅读支撑起来的作家,生活没给我多少东西。

跟贾平凹、莫言那代人比起来,我们这批“60后”的生活经历极其简单,怎么写那么复杂的东西?完全靠阅读,是阅读在支撑着庞大的写作系统。聪明的人会从文学作品中寻找到一些东西,然后服务于自己的生活。阅读是刚需,不是点缀,也不是陪伴。文盲的世界一定是狭小的,哪怕他走遍了世界;读者的世界一定是宽阔的,哪怕他寸步未行。

著名作家,1964年生于江苏兴化;现为南京大学教授。       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小说创作,著有《毕飞宇文集》(九卷)(人民文学出版社),小说讲稿《小说课》,代表作有短篇小说《哺乳期的女人》《地球上的王家庄》,中篇小说《青衣》《玉米》,长篇小说《平原》《推拿》;作品曾获首届及第三届鲁迅文学奖、英仕曼亚洲文学奖、法国《世界报》文学奖、第八届茅盾文学奖;2017年8月21日,荣获“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

他的作品被译成20余国语言文字在国外出版,并曾在巴黎书展获评“最受法国读者欢迎的中国作家”。

相关阅读
  • 毕飞宇老婆祝红波 毕飞宇:悲剧让我内心充满快乐

    毕飞宇老婆祝红波 毕飞宇:悲剧让我内心充满快乐

    2019-04-12

    作为一名埋头书案的脑力劳动者,提起健身锻炼、塑造肌肉曲线他说得头头是道作为丈夫,他说自己“怕老婆”,却承认“她没有剥削我,是我始终在剥削她”被誉为“写女性心理最好的男作家”,他说“我自己从来不这么看”。

  • 青衣毕飞宇在线阅读 毕飞宇:我的阅读 从仰望星空开始

    青衣毕飞宇在线阅读 毕飞宇:我的阅读 从仰望星空开始

    2019-04-12

    毕飞宇中国当代作家, 南京大学教授。著有《毕飞宇文集》九卷,代表作《哺乳期的女人》《青衣》《玉米》《平原》《推拿》等,小说讲稿《小说课》。曾获第一届、第三届鲁迅文学奖,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第四届英仕曼亚洲文学奖。

  • 毕飞宇青衣赏析 毕飞宇谈自己如何从土地出发寻找写作的方向

    毕飞宇青衣赏析 毕飞宇谈自己如何从土地出发寻找写作的方向

    2019-04-12

    时间是在本世纪初,那时候,我在江苏省张家港高级中学任职,毕飞宇则刚刚以《青衣》获得了更高的文学声誉,《玉米》即将发表。这种情形下,我们进行了一次长达五日的交流。我记得我第一个问题是“你什么时候开始写作的?”毕飞宇回答说“大学时代。

  • 大地毕飞宇 《大地》毕飞宇阅读答案

    大地毕飞宇 《大地》毕飞宇阅读答案

    2019-04-12

    在村庄的四周,是大地。某种程度上说,村庄只是海上的一座孤岛。我把大地比喻成海的平面是有依据的,在我的老家,唯一的地貌就是平原,那种广阔的、无垠的、平整的平原。这是横平竖直的平原,每一块土地都一样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