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雄信排行第几 隋唐20条好汉最正确的排行:单雄信竟排第七

2018-11-09 - 单雄信

小说《隋唐演义》给隋唐交替之间的牛人、猛人开有一个英雄好汉排位表,不过,里面的所谓英雄好汉如李元霸、宇文成都、雄阔海、伍云召等等,大多数都是虚构的,没什么意思。

而在真实的历史里面,在这个四海鼎沸、风云际会的时代,也真的涌现出许许多多勇力绝伦、豪气盖世的英雄豪杰,称得上是牛人如雨、猛将如云。

单雄信排行第几 隋唐20条好汉最正确的排行:单雄信竟排第七
单雄信排行第几 隋唐20条好汉最正确的排行:单雄信竟排第七

笔者通过史料对比研究,统计出隋唐年间二十大战斗力最强悍的牛人,并予以由最强到次强进行排位,以奉献给广大喜欢研究这段历史的“隋唐迷”(以武力值为主要依据)。

牛人一:尉迟敬德

《旧唐书》称“尉迟敬德,朔州善阳人。大业末,从军于高阳,讨捕群贼,以武勇称。”又说“敬德善解避槊,每单骑入贼阵,贼槊攒刺,终不能伤,又能夺取贼槊,还以刺之。”

单雄信排行第几 隋唐20条好汉最正确的排行:单雄信竟排第七
单雄信排行第几 隋唐20条好汉最正确的排行:单雄信竟排第七

武勇代表作:李世民鏖兵洛阳期间,一度落单,王世充领步骑数万来战,“飞将”单雄信挺槊直趋李世民,“敬德跃马大呼,横刺雄信坠马”,顺利掩护李世民杀出重围。

可见,尉迟敬德艺高胆大,不但挥鞭击槊功夫了得,而且骑术精湛,在万军中冲锋陷阵收放自如,毫发不伤。除此之外,更有一项无人能望其项背的绝活——在马上空手夺白刃。

单雄信排行第几 隋唐20条好汉最正确的排行:单雄信竟排第七
单雄信排行第几 隋唐20条好汉最正确的排行:单雄信竟排第七

单鞭夺槊一幕只是在李世民跟前的牛刀小试。

他曾经有过一项纪录:手无寸铁站在乱军之中,面对着敌人刺来的长槊随抓随掷,不一会的功夫,就把数十名围攻敌军的长槊全部夺下抛掷在地下,想知道自己一生的财运如何,结交大师:FS3360,免费给你算命!吓得这敌军心胆俱裂,惊呼四散。

单雄信排行第几 隋唐20条好汉最正确的排行:单雄信竟排第七

(长槊是十八般兵器中的重武器之一,多用于马上作战。它由矛和棒演变而来,其结构复杂,较为笨重,多为力大悍猛的将领使用)

齐王李元吉听说了尉迟敬德的本事,心中大为不服,提议除去槊首后,双方比试一场。

尉迟敬德却说:“我自当遵命除去槊首,但大王不必!”

李元吉不信,把长槊的槊首抖出一团槊花,照尉迟敬德的面门用力猛刺,可是无论他是正刺、斜刺、侧刺、上刺、下刺都伤不了尉迟敬德一根毫毛。

李世民有心挫挫弟弟的锐气,叫停了二人,故意问尉迟敬德:“夺槊难还是和避槊难?”尉迟敬德据实回答说:“夺槊难。”“那你能不能夺下齐王手中的长槊?”尉迟敬德看了看李元吉,笑笑说:“试试吧。”结果是“元吉执槊跃马,志在刺之,敬德俄顷三夺其槊。”

李世民征讨洛阳时,王世充的侄子王琬曾身披华甲,骑杨广的御马耀武扬威于两军阵前。李世民只问了一句:“谁能擒杀此人?”尉迟敬德应声而往,跃马横鞭,倏忽到了王琬跟前,用力一拽,将王琬手到擒来,拽过自己的鞍前,牵着御马飞奔回来。这几下兔起鹘落,等王琬的手下反应过来时,尉迟敬德已经回到李世民跟前了。两军皆惊。

相关阅读
  • 隋唐演义单雄信 《隋唐演义》中最悲剧的人物 单雄信

    隋唐演义单雄信 《隋唐演义》中最悲剧的人物 单雄信

    2018-11-09

    单雄信绿林气息极浓,非常爱结交朋友。在被王世充拉拢之前,没见他做过什么不够光明磊落的事,干的是劫富济贫的绿林行当,交的是三山五岳的朋友,仗义疏财,对朋友掏心掏肺,绝对称得起是条汉子。单雄信单雄信招亲有人评论说。

  • 李世民为什么杀单雄信 李世民为什么一定要杀单雄信?单雄信怎么死的

    李世民为什么杀单雄信 李世民为什么一定要杀单雄信?单雄信怎么死的

    2018-11-09

    本书以第一人称的笔记手法,生动再现了唐太宗的领导艺术及其政治手腕,还原了历史本相。李世民登基后,放过了为兄长出谋划策的党羽,收编过来,为我所用,顺利化解了流血政变后的不稳定因素。唐太宗最厉害的治官手法是折腾官员。

  • 单雄信武艺 单雄信: 自古忠义两难全 不愿与仇人为伍

    单雄信武艺 单雄信: 自古忠义两难全 不愿与仇人为伍

    2018-11-09

    历朝历代对单雄信的评价都不一样,《旧唐书》描写单雄信是一员骁将北宋的《资治通鉴》完全否定了单雄信南宋《东京梦华录》尊他为神灵,民众建庙宇祭祀他元代说单雄信胆大妄为,心怀狡诈明代记录他中了王世充的美人计。

  • 单雄信是英雄吗 单雄信是谁?他为什么选择牺牲自己也不降唐

    单雄信是英雄吗 单雄信是谁?他为什么选择牺牲自己也不降唐

    2018-11-09

    单雄信的死主要是因为他太重义气了,其实单雄信也明白王世充不是明主,可是他无法说服自己去背叛一个对自己有恩的人,无论是对瓦岗寨的李密还是后来的王世充都是一样的忠诚。单雄信的悲剧是那个时代所不可避免的,他每天都想着手刃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