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子嘉减肥餐单 汤子嘉:做稳比做大更重要

2018-11-05 - 汤子嘉

    11月16日,天津「汤臣津湾一品」正式开盘。对于汤臣地产少帅汤子嘉来说,这个项目意义重大:这是汤臣地产走出上海的第一个项目,也是第一个和他已故的父亲汤君年的决策无关的项目。对于公司和汤子嘉本人来说,这都需要一点勇气。

汤子嘉减肥餐单 汤子嘉:做稳比做大更重要
汤子嘉减肥餐单 汤子嘉:做稳比做大更重要

汤子嘉继承了父亲稳健的经营风格,以及品质第一的开发理念,也为公司带来了新风。除了投资天津,汤子嘉还在汤臣内部构建了科学管理体系,引入职业经理人制度,制定了增加自持物业的发展方向。他早已不是接班时那个23岁的稚嫩大男孩。这9年他过得不轻松,身心都经历了巨大的蜕变,从一个120公斤的胖子变成了60多公斤、精力充沛的型男,也从一个有点浮躁有点茫然的年轻人变成了稳重低调的青年企业家。

汤子嘉减肥餐单 汤子嘉:做稳比做大更重要
汤子嘉减肥餐单 汤子嘉:做稳比做大更重要

抓住时代的机遇

如果不是数次抓住了时代发展的机遇,汤臣集团不会从一个经营窗帘、墙纸的小公司,一步步发展成为国内知名的房地产上市公司。汤臣的崛起始于台湾地区。当年只有22岁的汤君年独自赴台,开公司经营墙纸和窗帘。因为他出色的经商天赋,没过几年汤臣就成为台湾业绩最好的墙纸窗帘企业。之后因为感到这个行业的局限,汤君年转投房地产。汤君年在台湾遇到了当时台湾的著名女影星、金马影后徐枫,她就是汤子嘉和弟弟汤珈铖的母亲。

汤子嘉减肥餐单 汤子嘉:做稳比做大更重要
汤子嘉减肥餐单 汤子嘉:做稳比做大更重要

汤君年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一次投资,就是在上世纪90年代,投入20亿美元,开发当时一片荒芜的上海浦东。后来浦东日新月异的发展,成就了汤君年「浦东开发第一人」的美名,也成就了汤臣集团。然而在当年的环境下,汤君年的决定并不被看好。当时香港处于回归前夕,汤家的很多香港朋友移民去加拿大、美国,而汤君年放弃美国绿卡,先是投资香港,后又巨资投到上海,朋友们都认为汤君年过于冒险。

汤子嘉减肥餐单 汤子嘉:做稳比做大更重要

「现在近22年过去了,大家也看见了汤臣的成长,说明爸爸的确很有投资眼光。虽然中间汤臣也交过学费,但至少在我眼中,汤臣见证以及参与了国家的快速发展。」说起父亲汤君年当年的投资眼光,汤子嘉毫不掩饰自己的骄傲:「从小到大我搬过20次家,看着家境越来越好,看着汤臣一路壮大。」

在汤子嘉的童年记忆里,关于上海的部分不多,但却印象深刻。汤君年刚到上海时,两个儿子都在美国读书。1999年,因为思念儿子,他把兄弟俩接到上海,入读上海中学国际部。一年之后,因为兄弟俩对国内的教育体系不适应,汤君年又把他们送回了美国。

「第一次到浦东的时候,我们的高尔夫球场和周边的小区还在建设中,从浦西到浦东要坐摆渡车,高尔夫球场里芦苇比人还高,一条像样的马路都没有。我对这些印象非常深刻。」汤子嘉笑言。

汤子嘉还记得父亲曾经在一片芦苇滩前牵着他的小手,给他描述这里未来的模样。父亲说的那些高楼大厦、高档酒店、高尔夫球场和眼前的荒芜实在无法对号入座,少年汤子嘉只能懵懂地点点头。

等到汤子嘉从美国回来,正式定居浦东的时候,汤臣的第一期小区刚盖好,父亲描述过的大都市景象终于有了雏形。「我看着浦东从一片芦苇滩,到一天一栋楼盖好,金茂大厦一层一层盖上去。这些给我带来一种动力,我觉得我也必须跟着这个城市进步,不然就会被淘汰。」

汤子嘉认为在浦东度过的这些年对于他个人来说也是宝贵的经验:「如果我没有亲眼看到浦东的变化,不会对国家的快速发展有这么深的体会。我现在非常适应上海的生活,这对我继续家族的生意也有非常大的帮助。」

虽然汤子嘉出生在台湾,但因为父亲是上海人,他也把自己看成上海人。他表示,自己未来的生活和事业中心还是会在上海,汤臣集团绝大多数地产项目也都在上海。他告诉我们:「很多人以为汤臣只有‘汤臣一品’一个项目,其实汤臣做过很多很多项目。

最近大家注意力最集中的是「上海自贸区」,其实汤臣从保税区时代就有两个项目在那里。现在建立了自贸区,我们项目的含金量又提高了。汤臣不是只做豪宅的,我们也很注重老百姓的刚性需求,上海张江的住宅项目‘张江汤臣豪园’只卖两万元多一平米,现在都卖得差不多了。其实中端项目给汤臣带来的收益超过豪宅项目。」#p#副标题#e#

现在的天津就像当年的浦东

如果说汤君年时代的汤臣抓住了浦东发展的机遇,汤子嘉相信现在的天津具有同样的潜力。在他看来,天津作为直辖市,房价是严重落后的。他举例说:「天津现在最好的地段的房价,只相当于北京五环的房价。对于一个国家给予‘北方金融中心’的高度定位,并且集中了很多重大项目的城市,房价不应该是这样的。

」随着空中客车组装厂等重大项目落地天津,如今的天津就像20年前的浦东,天时地利,又有足够潜力。汤子嘉几乎可以肯定,他在天津的项目,亦会随着天津的发展而成为汤臣的另一段辉煌。

进军北方市场是汤子嘉执掌汤臣地产之后做出的最重要决策之一。他透露,其实之前也考虑过投资北京,但亲自考察之后,他认为目前天津是更好的选择。尤其是汤臣在天津拿到的第一个项目,更是可遇不可求。

汤臣津湾一品的形成有三难:一是规划难,海河沿线已不允许做住宅产品,如此在商业用地的基础上做出一栋住宅是难上加难;二是动迁难,动迁成本远远高于一般地块;最后是地段难能可贵,集合许多不可复刻的特性于一体。之所以叫「汤臣津湾一品」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个项目的地理位置和上海汤臣一品实在太神似:上海汤臣一品在黄浦江陆家嘴(600663,股吧)边上,正对外滩。

汤臣津湾一品则被海河环抱,与天津火车站隔河相望。从这里乘坐京津城际列车到北京,只需要半个小时。

汤臣津湾一品是津湾广场二期,津湾广场一期于2009年十一前正式开业,汇集了剧院、影院、餐饮、电玩等多种业态,成为海河岸边一道最亮丽的风景。「津湾广场是天津的名片工程,政府非常重视。据我所知有很多有实力的房地产公司想做这个项目,但是政府比较认可我们之前的一些项目,给了我们非常大的支持。」汤子嘉透露。对于这个项目,汤臣地产的决策非常快,从接触这个项目到拿地只用了一个月时间。

汤臣津湾一品建筑面积达62万平方米,总投资80亿元。由7、8、9号楼三个楼座组成,7、8号楼高度分别为120米和240米,主要作为住宅楼。户型面积从100平方米至400平方米不等,配套设施包括2000平方米的首层大堂以及6000平方米的高端会所,其功能包括标准泳池、羽毛球场、SPA馆、儿童主题游乐馆、红酒雪茄屋等。

这种大面积、全功能的业主会所在天津市中心尚属首创。9号楼的建筑高度为299.8米,包含高端写字楼、酒店公寓和五星级酒店等业态,楼顶则是一个停机坪的设计。

「我们卖的不仅是房地产,更是圈层和社交平台。」汤子嘉表示,「我们将来会组织一些汤臣旗下项目的业主活动,在这个相互交流的过程中,汤臣天津的顶级客户跟上海的顶级客户促成生意合作也不无可能。」

天津的房价比上海低,汤臣津湾一品的品质和上海汤臣一品相比会不会缩水呢?「事实上因为这是汤臣第一次走出上海,我们非常下本,品质标准比上海汤臣一品还要高。我相信不只是放在上海,就算是放在现在国际上的一些大都市,我们的设计理念也是创新的。

」汤子嘉肯定地回答。同时节能环保也是汤臣津湾一品考虑的范畴,现在正在申请认证的过程中。住宅智能化部分,智能化网络铺设,还有一些功能模块都做了很好的预埋,将来用手机和iPad都可以控制家里的很多设备。

而在定价策略上,汤子嘉表示:「一定是一个非常有竞争力的价格。」

盖能够传承的房子

汤臣地产在上海的根基非常深,走出上海,意味着很多基础要从头再打一次。不过,汤子嘉觉得可能是由于自己很小就去国外读书,所以不怕去一个新地方。拿下天津的地块到现在已经两年,在此期间汤子嘉经常亲自到天津处理各种事情,也培养起了天津的团队。

尤其是近半年,他几乎每周都要在上海和天津之间跑来跑去。不过他觉得收获很多:「我们现在对北方的环境已经很了解了,不存在水土不服问题。这个项目对于汤臣在整个北方市场的发展是一个很好的起步。」

汤子嘉告诉我们,汤臣不会采取全国全面铺开的模式。汤臣目前是以上海为基地,延伸长三角,在上海目前同时在做5个项目。未来还将以天津为中心,在北方市场铺开。所以汤臣天津公司并不是项目公司的定位,而是「北方总部」。

天津这个项目不仅仅是汤臣走出天津的第一个项目,更是汤臣集团极具代表意义的一次转变。这是汤臣在产业定位上做出大幅调整的一个项目。此前汤臣一直以住宅项目为主,天津项目是汤臣第一次大面积铺开商业地产,汤臣会从过去盖完就卖的模式,变成将来会大量自己持有物业,在很大程度上变成一个收租型公司。

关于为什么做出这样的调整,汤子嘉分析道:「现在大部分房地产企业是拿了一块地,盖了房子卖掉,再去拿更贵的地,这样实际上是很不科学的。地价越来越贵,去买比面包还贵的面粉,这无疑会为企业带来巨大的经营风险。汤臣毕竟是一个家族企业,不像招商、保利那样的国有企业,可以漫无目的地拿地。我们希望稳健发展,控制负债率。即使在市场不好的时候,还是有稳定的租金收入。」

在项目开发上,汤臣地产坚持少做、做精。家族的经营理念非常保守,坚持稳健发展。手上的一两个项目做完,再开始做一两个。之前房地产高速成长的时期,汤臣也没有盲目扩张拿地。

父母对于品质的执着,对汤子嘉影响很深:「汤臣盖房子,成本比一般的房地产企业要高不少。比如我们的门窗、玻璃都只用最好的国际品牌。这可能和妈妈以前从事艺术工作有关,这方面的事情她都要把关。爸爸以前经常说,我们盖房子,品质最重要,我们的房子不是盖给一代人的,而是要盖能够传承的房子。」

上海汤臣一品可以说是汤君年和徐枫共同的心血。「爸爸非常有远见。」汤子嘉说,「1994年拿到陆家嘴汤臣一品这块地的时候,父亲已经是考虑以符合金融中心的定位去设计和规划,要打造能够符合国际大都市形象的国际地标大宅项目。」经过了整整11年的精心酝酿,方案一次次创新,又一次次推翻,仅仅是屋顶的造型就改动了36次,徐枫甚至全程参与了样板间的设计。整个项目的规划在今天看来都是超前的。

汤臣津湾一品营销总监鲍海峰曾对媒体说:「十几年前老汤先生在规划汤臣的时候,能够规划出这样一个产品的背后是有他的高度、他的理想和精神的。这种精神到如今已经演变成为整个公司的一种文化、一种理念。如果一定要说复制,那么复制的是这种精神,而不是简单的一个产品。」

汤子嘉透露,汤臣一品现在的销售情况非常好,原来4年卖4套,现在已经没剩几套了。汤臣津湾一品,「汤臣」是公司,「津湾」是位置,「一品」是产品。将来如果汤臣进入其他城市,再遇到这样的位置,汤臣地产还会称其为「汤臣XX一品」。#p#副标题#e#

企业家和企业都需要健康

2004年,汤君年在家人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病故,令家人陷入极度悲伤,汤臣集团也基本上停顿了好几年。在父亲去世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汤子嘉基本每天都在大哭。

几个月之后,承受巨大压力的汤子嘉在母亲极力支持下,放下一切去青海感受「苦行僧」的日子。这给他带来了人生态度上的重大转变,在那里,汤子嘉远离尘嚣,领悟到生命的意义。自那之后,汤子嘉养成了极好的生活规律,喜欢素食,心境淡然。他也因此更加珍惜和热爱生活,并痛下决心减肥,从来没有瘦过的他花了3年时间彻底改变了自己的身材。

他告诉我们:「经过这几年我们心态上的调整,和制度上的改变,汤臣的管理机制已经变得完全不同。以前是爸爸带领着这个公司往前冲,和中国许多第一代企业家一样。但是发展到现在,我们引入了科学化管理,建立了完善的制度。现在即使妈妈、我和弟弟都不在公司,这个企业依然可以自己前进。汤臣现在不依赖任何一个个人。」

在企业的决策上,汤子嘉更愿意相信数据而不是直觉,他也认同和家人、员工一起商量是非常好的方法。他说:「有时候人的‘赌性’是比较强的,希望能够以小搏大,其实这样的习惯和心态需要调整。现在不论是老百姓投资,还是企业发展,科学的判断和分析都非常重要。」

父亲的离开也提醒了汤子嘉,不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要有乐观的心态。在上海,汤子嘉基本每天7点半吃完早餐,9点左右会去打一会儿高尔夫。中午洗完澡去公司上班。下午6点钟下班,晚上7点吃晚餐,生活非常有规律。他很开心汤臣有非常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帮他打理很多事情,他甚至希望45岁就可以退休。

借着这次采访的机会,汤子嘉想对中国的企业管理者说:「事业是很重要,但是自己的身心健康同样非常重要。我看到一些企业家,包括我身边的好朋友,他们的企业发展遇到困扰,和身心健康是关联的。可能自己给自己太大压力,导致做出错误的决策。所以企业管理者一定要有一套调适身心的方法。」

慈善事业也是汤子嘉调适身心的一个重要途径。其实汤君年和徐枫一直都有默默参与慈善事业,但现在汤子嘉更是把慈善当成了工作在做,并在汤臣成立了专门的部门去做。他说:「现在社会上慈善项目特别多,很难判断能不能真的帮到人。所以我们都是采用能够直接帮助到弱势群体的方式去做。」

2010年,汤子嘉带着公司员工去甘肃援助贫困高中生,成立了「子嘉班」。其实当时汤子嘉自己正处在一个转换期,内心很乱,价值观有点模糊,不知道做生意赚钱的意义在哪里。但帮助他人让他的心平静下来。他说:「慈善的方式不是只有捐钱,如果你自己能够亲自参与,对于自己的帮助也是非常大的。

我在经济上帮助了他们,我自己也得到了精神上的帮助。我深刻地记得受到帮助的小朋友,他们的眼神中流露出来的真诚的感谢非常打动我,如果不做这件事,我可能永远看不到这种眼神。」

在我国,义务教育没有覆盖到高中,但如果要上大学,就必须完成高中学业。「子嘉班」正是考虑到这个情况设计的。汤子嘉认为高中阶段也是一个人形成价值观的最重要的时期,他希望不仅从经济上帮助孩子们,也帮助孩子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将来成为对社会有价值的人。

爸爸走了之后更了解他

在汤子嘉的眼里,父亲很严肃不爱说话,但他自己却是个非常开朗的人。采访中说到开心的地方,他会开怀大笑,毫不拘谨和掩饰。公司的责任并没有让他变得老成世故,在我们面前,穿着运动型羽绒服的他看起来和普通的大男孩并没有太大不同。他觉得穿衣服舒服最好,喜欢T恤和夹脚拖鞋,喜欢牛仔面料和格纹。不过有一阵子他穿着T恤去上班被母亲徐枫批评了,她说上班还是要有上班的样子,要穿得体面一点。

「我到现在还和妈妈一起住耶。」说到这里他哈哈大笑,「所以想和女生约会也不能在家里,只能去电影院。」虽然这样说,但和家人的亲密关系是汤子嘉最珍惜的财富。一家人共同努力,继续着汤君年开创的事业。关于分工,汤子嘉介绍说:「妈妈是老板,弟弟主要负责港澳地区的业务,我主要负责内地的房地产。但公司的重大决策都是一家人一起商量。」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家人之间的沟通却很充分。

「爸爸留给我的最大的财富并不是金钱,而是一个让我发展的舞台。在这个舞台上做得好不好,关键要看自己的努力。现在很多人缺的正是这个——机会。」汤子嘉觉得,前几年大家把「富二代」群体妖魔化了。富二代那么多,肯定有好的有不好的,抓住几个不好的去否定整个富二代群体,没有必要。

刚接班的时候,汤子嘉觉得自己是圈子里最年轻的,不过这几年年龄和他接近,或者稍年轻的二代企业家,也都逐渐进入到房地产企业中,他相信在未来的5~10年,这些人会成为社会的主流。

「爸爸走了之后我更了解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汤子嘉看起来有点严肃,「以前我会经常给爸爸提一些建议,有时候会被骂,我那时特别不理解,觉得我也是为公司好。现在我特别理解他的困扰,一个企业的发展不能只看眼下,而是要考虑得很长远。」

汤臣集团是一个家族观念非常强的公司,就像一个大家庭。汤臣的销售总监,大学毕业就进了公司,一直做到现在;而汤臣天津项目的负责人是最早和汤君年在台湾一起做事的,一直做到现在,30年都有了。汤子嘉不希望公司的经营风险太大,不希望员工对工作对生活有特别大的不安定感。

回看二十多岁时的自己,汤子嘉说:「年轻的时候心都特别大,一心想把公司做大。但现在我认为,作为一个家族企业的管理者,把企业做稳才是最重要的。这是我这几年最大的改变。别人会拿汤臣和别的房地产企业比较,谁做得比较大。我不会去比较,汤臣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

进军北方市场是汤子嘉执掌汤臣地产之后做出的最重要决策之一。他透露,其实之前也考虑过投资北京,但亲自考察之后,他认为目前天津是更好的选择。

汤臣目前是以上海为基地,延伸长三角,在上海目前同时在做5个项目。未来还将以天津为中心,在北方市场铺开。

在企业的决策上,汤子嘉更愿意相信数据而不是直觉,他也认同和家人、员工一起商量是非常好的方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