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亭之去世】王亭之谈星(01)

2019-10-18 - 王亭之

王亭之既将陆试兆先生的《紫微斗数讲义》补注出版,反应且不恶,然而于心究有所未安也。原因在于此「讲义」所谈,仅为十四正曜,于补注时,王亭之已整理为「六十星系」,但对辅、佐、煞、化诸曜,以及聚多杂曜,则原著尚未提及,习斗数的人,对此未免会觉得有所欠缺焉。

【王亭之去世】王亭之谈星(01)
【王亭之去世】王亭之谈星(01)

一年半前,适何锦玲女士约王亭之开「谈术录」专栏,因此乃可订定纲目,排日细谈斗数诸星曜矣。对于十四正曜部分,主旨在补充「讲义」之不足,对于「六十星系」,则可谓相当简略,仅择重点而谈,则因「讲义」中有王亭之的补注可参考也,唯对于辅、佐、煞、化、杂曜,则已尽可能交代其主要性质,注重性质而不注重讯号,则因性质为本,讯号为末也,王亭之不想舍本逐末。且讯号可以随时代而变,本质则万古常新,想读者必知王亭之此意。

【王亭之去世】王亭之谈星(01)
【王亭之去世】王亭之谈星(01)

关于斗数,王亭之已完成三本著作。补注「讲义」,乃属入门基础;《安星法及推断实例》,乃应用基础;「谈星」一书,则系若干重要资料的补充,读者读罢此三书,可谓入门有阶矣,且可以初步用以推流年、流月、流日,所欠缺者,仅为斗数逻辑条统的运用。这方面的著作,王亭之期待门徒中有人能此,盖王亭之年事既老,体力亦渐不如前,为徒讲授已甚费神,恐怕更无余力构写逻辑方面的斗数书籍矣。

【王亭之去世】王亭之谈星(01)
【王亭之去世】王亭之谈星(01)

《谈星》的「星」

《王亭之谈星》结集出版,所谓「谈星」,自然是「紫微斗数」诸星,包括正曜、辅佐煞化诸曜、流曜、杂曜等等。近年来,王亭之对「斗数」起了点推波助澜的作用,现在趁此书结集出版,便亦想澄淸一下有关「斗数」的一些问题。

先说「谈星」的星。这些星,可以说全属虚星,虽然贪狼等七曜即是北斗七星,太阴太阳亦实有其星曜,但却绝不宜将「紫微斗数」看成是占星学,因为斗数命盘的排法,只根据「纳音」,并未用到天文学上的「推步」。

这样说,许多研究斗数的人会不舒服,因为若谓之为虚星,便不能说斗数星盘与磁场、能量场有关,亦不能认为此术可与西洋的占星术抗衡。但王亭之却并不这样想,因为斗数诸星虽尽属符号,唯若凭人的智能,给这些符号的统计学、精算学上的意义,则这一堆符号的排列,便自然亦可以显示出人生的倾向。此亦犹之乎微积分的dx、dy ,只要确定其所表征的意义,便能推算出工程学上的种种问题。

王亭之谈斗数诸星,所述者大部分属于「古义」,亦即前人赋予诸星的性质。这些性质当然并非凭空虚构,而是经过统计与精算得出来的结果。斗数诸书,愈古老愈粗糙,愈晚出者反愈精详,此可由比较元、明、淸版的《陈希夷先生紫微斗数》而知。其所以然,即是因为愈统计愈精详之故。必须明白这个情形,然后才会明白,斗数是一门可以发展的术数。

人生的决定

王亭之谓斗数可以发展,这个槪念,会受到两种人反对。

第一种人,认定任何术数都有古人的秘籍,能够得到秘籍,便可夺天地造化,动鬼神惊疑,因此任何术数都是古人高于今人,今人只能在已定的范围内学习,绝不能超越前人半步。

第二种人,强调人生宿命,人生下来,连父母妻子的出生年份都已前定,若谓术数可以发展,则显然与宿命格格不入。所以王亭之研究术数,从不认为任何术数有神鬼不测之机。

眞正的术数其实只是一门科学,它所能推算得出的只是一个基本趋势。实际上有许多事情,可以影响这个趋势,因此发展出不同的事实。

例如澳洲近日诞生一名婴儿,通体透明,若在古代,肯定必吿夭折,但现代医学昌明,最少可以延长这婴儿的寿命。所以推算禄命,便不能不考虑到现代的社会环境。

又如古代的交通意外,无非乘船骑马,现代人在高速公路飞驰汽车,或者乘搭飞机,因此一些星曜原只显示有轻微的意外(例如武曲居迁移,在卯宫化忌),在现代却可能变成是生死关头。再加上古代人事简单,现代人事复杂,许多事件在人事的影响下,吉凶结局悬殊,这些例子,读者不妨留意一下每日发生的新闻,想想身边的人事,便当恍然大晤,人生并非命定,许多事情的吉凶,其实只决定于人的一念。

吉凶趋避一例

王亭之可以举一个例,来说明人生吉凶的决定。

近日有人将一位知名人士的星盘吿诉王亭之,因为知名人士曾经慕名找人算过斗数,名家许其十年大富大责,可是其人近日却惹上麻烦。王亭之看过星盘,不禁慨叹,知名人士实在是为术士所误。术士只见星盘的大限,命宫是武曲双化禄、事业宫是贪狼双化权,便许其富贵,却忘记了看财帛宫重重煞忌,福德宫亦重重煞忌,亦不知「紫微星诀」中戌宫巨门的喜忌,因此便于当事人面临进返抉择之际,加以不可原谅的误导。

王亭之根据星盘可以肯定,若知名人士于丁卯年悄然引退(注意「悄然」两字),则于一九九三年岁次癸酉,便当有晚年的风云际遇。

也可以说,其人的际遇实在只系于一念,冷与熟,进与返,便是祸福所倚的关键。「紫微斗数」本来最擅长推算这种关键性的命运趋势,而且可以斩钉截铁敎人以趋避之方。例如王亭之,由八零年便自动停止代理澳洲的黄金,而金业由是年起便走下坡,至今已前后八年,这即是趋避的一例。术者若认为人生宿命,便不懂得将整个星盘十二宫加以逻辑推断,只凭零星的讯号来炫人眼目,如此研究斗数,可谓误入歧途。

所以《王亭之谈星》所提供的只是一些数据,这些数据并非极致,只是发展斗数的基础耳。

趋避

明代福建布政司万育吾,喜欢研究术数,编有《三命通会》,其中收录了许多关于「子平」的资料。又编有《星学大成》,则收录许多关于「斗数」的资料。

万育吾在《星学大成》的一篇序文中说:「余非知天者,然星命之说,亦留心考究,颇得要领旨趣。病世之专门者,不达天人之故,妄言祸福以惑世人。」

由万氏之言可知,研究推禄命之学,必须「达天人之故」,然后才可以言祸福。所以「达天人之故」,便可以趋吉避凶。

万氏又言:「若曰吉者,吾趋之,非趋夫吉,趋夫所以获吉之理。凶者吾避之,非避夫凶,避夫所以致凶之故。」这即是趋吉避凶的道理。此岂妄言祸福,拜祀祈禳者所能明欤。

入门

有人问王亭之,想入门研究术数,应该如何着手?有些什么人门书可以看? 如果要王亭之讲眞话,王亭之一定介绍他先读《易经》。即使找一本「白话本」来看,看明之后,再读些「汉易学」,亦好过对《易经》一窍不通而研究术数。理由很简单,《易经》是一门术数的基础。

有些术数,表面上与《易经》毫无关系,例如「紫微斗数」即是,但如果要深入研究,则懂《易经》的人会着数许多。

举一个例一一明白「斗数」乃以道家思想为体,便知道「斗数」亦必「贵阴贱阳」。是故同为主星,紫微便优于天府。以后经行流年大运,所遇的各宫星曜,能注意及其阴阳变化,便能多窥测一点未来的际遇。

斗数

「紫微斗数」充满道家思想。

斗数分南斗、北斗诸星。南斗一系尽属阳,北斗一系尽属阴。天府为南斗主星,紫微为北斗主星,二者比较,紫微为贵(不然便应称之为「天府斗数」了),这即是重北斗轻南斗,亦即重阴而轻阳的思想。

阴主静而不主动,所以当「紫微破军」同度,因破军的影响而发生巨大的冲击力时,此星系的性质便不为美,古人谓为「情义淡薄」,这即是由于阴动不能养阳,阴主智,阳主仁,「情义淡薄」即是失去仁者之心。

由是引伸,「紫微破军」同度,这星系亦可视为智慧的组合,正因是其智慧,然后才会 「情义淡薄」,即广府人之所谓「醒目」及「走精边」也。

斗数阴阳

《道藏》收术数书,《紫微斗数全书》亦被收录。可见道家亦认为斗数的传播体系,乃出自道家者流。

「紫微斗数」所用的星曜,可以说全部是虚星。然而于北斗星系,用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七曜,所用的名字,则完全出于佛家。有一幅在西域发现的「曼陀罗」图可证,天文史家陈遵为先生且曾予以论述。道家发明的术数,竟用佛家的星名,此点大有研究价値。

所以斗数的星曜虽分阴阳,实际上阴阳的运用却不强烈,远不如「子平」之术,说得不好听,无非人有我有而已,不似「子平」,不辩阴阳即不足以论命。因此王亭之对于「紫微斗数」究竟是否道流的发明,仍觉有疑。

相关阅读
  • 喜乐街为什么没第三季 bangbangbang前奏一开始是什么歌 喜乐街为什么没第三季

    喜乐街为什么没第三季 bangbangbang前奏一开始是什么歌 喜乐街为什么没第三季

    2019-08-22

    经了解,他们三人早上8时许来库峪口下河玩水,不料没过5分钟。,就发现河水渐涨,湍急的河水让他们无法返回上岸,手机没有信号也无法与外界联系,已被困两个多小时。事实上,这样“以自主游戏活动为突破口”的教育方式只是芮城县学前教育改革的一个缩。

  • 【旷工几天算自动离职】旷工三天自离厂里有权利不发工资吗?

    【旷工几天算自动离职】旷工三天自离厂里有权利不发工资吗?

    2019-12-21

    我不知道自动离职的标准由谁来界定,比如你这个矿工三天就算自动离职是不是合法,有待商榷。但是如果确定是自动离职,那么自动离职的后果的确是自负的,甚至需要赔偿损失(但是似乎用不着扣除全部工资),所以没有任何原因的话。

  • 王亭之谈紫微斗数(一)

    王亭之谈紫微斗数(一)

    2019-10-18

    明白了斗数中的星曜是属虚星,就可以知道用斗数来算命,其实只等于中学生解大代数。从一堆符号的组合来找出一些实际意义。所以读者千万不可认为斗数甚么神仙秘术,更不可将这些虚星附会为宇宙间的灵电。

  • 【王亭之紫微斗数讲义pdf】王亭之谈紫微斗数

    【王亭之紫微斗数讲义pdf】王亭之谈紫微斗数

    2019-10-18

    香港兴起用紫微斗数来算命,可谓是突如其来的事。不但坊间行关提此的书刊林立,大势所趋,甚至弄到许多命理学家亦要用“斗数命理”来号召。但在记忆之中,十多年前无非只有一位“军师吴用”,公开以斗数为人批命。另外还有一位上海的名家陆斌兆先生曾在港设帐授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