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以恩男友 “贾小朵”有个明星妈专访岳红、岳以恩母女

2019-03-26 - 岳以恩

《美好生活》正在热播。一众老戏骨里,90后小姑娘“贾小朵”十分吸人眼球。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贾小朵”岳以恩,曾经主演过电影《不离不弃》《青春检察官》,参演过热播剧《急诊科医生》,活泼灵动的少女形象深入人心。

岳以恩男友 “贾小朵”有个明星妈专访岳红、岳以恩母女
岳以恩男友 “贾小朵”有个明星妈专访岳红、岳以恩母女

鲜为人知的是,岳以恩可是有“后台”的,她的“后台”就是影后妈妈岳红。1985年,岳红在央视春晚上表演小品《卖花生仁的姑娘》一举成名,后来两度夺得金鸡影后,是观众喜闻乐见的正宗“老戏骨”。本周,本报记者电话采访了岳红、岳以恩,倾听母女俩的“美好生活”。

岳以恩男友 “贾小朵”有个明星妈专访岳红、岳以恩母女
岳以恩男友 “贾小朵”有个明星妈专访岳红、岳以恩母女

叛逆闺女耿直妈

采访中,岳红管女儿叫“恩姐”,岳以恩管妈妈叫“岳老师”。她们说,平时就是这么称呼对方的。生活中,岳红是一个迷糊可爱的单身母亲,28岁时和丈夫离婚,那时岳以恩才五个月大。岳红独自一人将女儿抚养长大,因为拍戏,岳红只能把她送到寄宿学校,忙的时候一年只有两天时间照顾女儿,女儿的叛逆也常常让岳红发飙。

岳以恩男友 “贾小朵”有个明星妈专访岳红、岳以恩母女
岳以恩男友 “贾小朵”有个明星妈专访岳红、岳以恩母女

岳以恩对本报记者说:“我小时候逆反得特别厉害,从来不好好上课,隔三差五被找家长。岳老师去不了,就我外婆去,我当时就觉得,‘哦,你觉得我不好,行,那我就不好给你看。”岳红说:“她(岳以恩)12岁的时候简直太讨厌了,烦死了!

岳以恩男友 “贾小朵”有个明星妈专访岳红、岳以恩母女

她能一个礼拜丢三四辆自行车,到了学校锁都不锁就走了。我俩总吵架,在厕所里面关着门吵。她小时候我太忙了,现在她大了,我反而黏上她了。现在是我俩感情的蜜月期,从小到大没这么好过!每次恩姐回家,都说‘咱开瓶红酒’,然后就开始跟我讲她的事儿。”

迷糊闺女迷糊妈

岳红和岳以恩母女俩,相像的地方太多了。岳以恩说:“岳老师总说我屋里太乱了,好像就她利索似的。我家柜子里都是岳老师的东西,女孩儿和女孩儿之间,谁也别嫌谁的东西多,对不对?她占了我们家百分之九十的柜子和地儿,我就那百分之十,你说我怎么可能不乱?后来岳老师也习惯了,把门关上不看。”

岳以恩继续抱怨:“岳老师的心,用小品里的话说那是相当大了!她还特别爱叨叨,爱算账,总问我:‘你那个账户本有我多少钱啊?我的卡是不是在你那儿啊?我账咋对不上呢?’我也真的记不住,完全是糊涂账。”

采访岳红时,她也说起自己的一件迷糊事儿。“前一阵我们去人民大会堂‘百花迎春’,要用身份证。我头一天从上海飞回来,火急火燎的,飞机又晚点了,彩排也没赶上。第二天早上我七点钟就爬起来了,九点钟到现场彩排。我那车又不让开,只能坐地铁。

我把自己捂得严实的,带着身份证就去了。坐地铁四块钱,我塞里十块钱应该找我六块,但只找了我一块,服务员说可能卡缝里了,我一掏真掏出来了五块钱。好不容易上地铁倒好几趟线儿到了天安门站,我不知道咋出去又找服务员。迷迷糊糊出来了,终于看到了人民大会堂,结果大会堂戒严了,进不去。我说这怎么弄啊,他们说往前走三条街再左转,可下走到门口了,我一掏兜,发现身份证是我妈的。”

冒险闺女急性妈

生活中岳红不仅迷糊,还是个急脾气。女儿岳以恩说:“岳老师出门非常爱照相,我就想安静地看看风景。有一次我们俩在法国旅游,岳老师一到景点就控制不住了,姿势一架,‘快快快,拍我,照这儿,这儿,还有这儿!’我说你能不能让我看一看(风景)?‘不行,来都来了还不赶紧照相。

’我说‘我求你了让我看一会儿吧!’‘哦,那算了,咱走吧。’还没看呢就走了!而且岳老师特别喜欢说‘快点儿快点儿’‘不行了不行了’‘赶紧赶紧’。特别忙叨人”

“我俩的爱好也不一样。我喜欢滑雪、潜水、蹦极,我滑单板,岳老师说,‘你知道吗?单板可可怕了,经常有人滑着滑着就撞死了。’后来我去开卡丁车,她又说,‘你知道有个模特开卡丁车的时候头发没扎,后来她半边脸就掉了!’”岳红也对本报记者说:“恩姐在芝加哥上学的时候,跟我大学同学的儿子坐了11次过山车,她就是这种性格的人,你是阻止不了的,你只能告诉她一定要注意安全。”

生活里,岳红很爱美。“她(女儿)老在国外给我买衣服,但她特狡猾,好看的裙子都买小一码,等回来的时候我一试,‘这个有点儿小,算了你穿吧。’她就在旁边偷偷乐,然后她说‘你可以瘦一点的时候穿啊!’但是你想,瘦一点哪那么容易,那裙子就是她给自己买的!”

演员闺女明星妈

女儿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做母亲的老本行,岳红最开始是不能接受的:“她(女儿)跟我说考大学要考艺术院校,我说‘哎呀大姐,我有点儿晕。’当时脑袋真懵了。做这行很辛苦,她小时候学习很好,应该去干一些其他的工作。当然我不是说从事这行的学习都不好啊,但对一个女孩子来讲,读书也是很好的。后来我也没太拦她,我跟她说,‘你去考,考上了你就去上,考不上拉倒。’”

岳以恩对本报记者说:“我说想做演员的时候岳老师老打击我,说‘你不像女演员,你也不适合做女演员,你长得不漂亮,你这种长相基本属于喜庆。’”

现在,母女俩人身在不同的剧组,经常几个月见不上面。岳红说:“我天天给她发微信,她都不理我。我给她发钱,她就秒收。”岳以恩说:“有一天我打开手机一看,岳老师给我发了666元的红包。原来是那个红包的封面上写着‘666.00’,一打开,里面就一块钱。”

将军闺女士兵妈

岳红对本报记者说:“我们家领导是岳以恩,买房买车买衣服都是她做主,我每次都求她,‘恩姐,我想弄一个什么东西,怎么样啊?’她说,‘哎,岳老师,这个不要不能买,那个可以考虑,买吧。’买房子,她自己去看,然后给我发微信,‘岳老师我觉得行,就这个吧,买了。’”

岳红回忆:“前年春节,岳以恩挣了几万块钱,自己带外婆去巴厘岛了,安排的行程全部都是最好的,带我妈去餐厅,我妈说‘我不吃,我不饿。’岳以恩说,‘姥姥,我刷的都是你女儿的卡!’‘啊,是吗?来来来,咱们来点,这个来一份,那个来一份。’出生四天开始,我妈妈就一直带着她,她在哪儿,我妈在哪儿,一直到上大学。后来我说,‘妈你咋这么偏心眼儿?’我妈说:‘你挣得多,孩子挣得少,杀富济贫呗。’”

岳红最后对本报记者说:“我觉得我人生最幸运的事儿就是有了岳以恩。我经常对她说:‘我很爱你!’” (李子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