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祥杀徐树铮 冯玉祥为何要杀民族英雄徐树铮?

2019-01-30 - 徐树铮

前几日小友徐树铮前来拜访,诉说他出访各国的趣闻,如何与墨索里尼、斯大林、裕仁会面聊天的场景,小友依旧是才思泉涌、机锋敏捷,使得张謇快慰良久。徐树铮后来谈起国内局势,言及段祺瑞已成冯玉祥的傀儡“段哀公”,竟然半开玩笑的说要推举他张謇为大总统,用来抵制冯玉祥,张謇连连摆手,谢绝了徐树铮的高抬。

冯玉祥杀徐树铮

张謇深知,徐树铮的此番北行前程命运多舛,毕竟现在的冯玉祥如日中天,而小徐与他有着“弑姑父之仇”,七年前徐树铮曾经杀掉冯玉祥妻子的姑父陆建章,当然并非私人恩怨,而是因为陆建章反对段祺瑞,徐树铮下了狠手,以表对段氏忠心。此番冯玉祥得志,而徐树铮跟从的段祺瑞已成冯氏傀儡,当然也失去了保护伞,让张謇忍不住替徐树铮捏着一把汗。

冯玉祥杀徐树铮

徐树铮倒是一脸从容,他跟着段祺瑞浮沉20余年,早已超出了段氏幕僚身份,不仅是段氏三造共和的股肱之臣,很多时候他的筹谋举措都走在了段氏之前,平生最善于协调不同阵营的立场,早年连德日在青岛的战争也敢偷运一火车军火借给德军,那是何等样的巧思!

冯玉祥杀徐树铮

小友最令人称道的义举,莫过于他六年前的“西北筹边”了,当时徐树铮辛苦组建的参战军未能南下行武力统一全中国的夙愿,国内呼唤南北和解,不欢迎段氏的武力统一。徐树铮无奈之下,向段氏建议由他本人去筹边西北,趁俄国内战动荡,取消外蒙古的自治,收回外蒙治权。

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后,活佛哲布尊丹巴失去了原有靠山,有意靠拢中国,而北洋政府驻库伦(今乌兰巴托)都护使陈毅总督与之谈判达成的《改善蒙古未来地位六十三条》,却意外遭到了外蒙“议会”否决。

徐树铮外蒙之行,可谓快刀斩乱麻,1919年10月29日,徐树铮率领一旅军队,直达库伦,把陈毅挤到一边,把《六十三条》撕个粉碎,把什么活佛、王公、“总理”全部请到军营,11月14日晚,提出自己的“徐八条”,逼迫“外蒙总理”签字,17日,外蒙宣布取消自治,废除与俄国签订的全部条约,重回祖国怀抱。小徐马不停蹄、再接再厉,派员继续前往买卖城、乌里雅苏台、科布多、唐努乌梁海,所到之处,全部收回。

后来直奉纷争再起,段祺瑞失势,徐世昌大总统于1920年7月免去徐树铮的西北筹边使的职务,换了新人,不过一年,苏俄唆使支持外蒙再度独立建国。

小徐站在段氏立场上,与孙中山、张作霖、孙传芳、曹锟、吴佩孚之间纵横捭阖,很多人不卖段氏面子,却很照拂徐世昌的脸面。可惜这些人里面,不包括冯玉祥。

回到张謇辗转反侧的这个夜晚,熬到后半夜,张謇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忽然看到小徐站在窗前,他只看到小徐的侧脸,冷风吹起窗帘,小徐的脸在窗外的灯光下被映的惨白虚浮。

小徐没有回头看张謇,却口占一诗:

张謇想要爬起来,可徐树铮就此消失在夜色中,张謇最后还是爬起来把这首诗句誊写在纸上,抄完最后一个字,张謇掷笔痛哭:“又铮必出事故!”

张謇一夜未眠。

过了几日,北方的消息传来,冯玉祥在徐树铮的旅途中派人将其从火车上绑下,枪杀于军营。

张謇含泪做《挽又铮》:

策蹇彭城,看芒砀山川犹昨。数人物,萧曹去后,徐郎应霸。家世不屠樊哙狗,声名曾隽燕昭马。战城南,小怯又何妨,能为下。 将玉帛,观棋暇。听金鼓,横刀咤。趁续完骞传,更编尊雅。反命终申知遇感,履凶不论恩仇价。好男儿,为鬼亦英雄,谁堪假。

相关阅读
  • 徐树铮陆建章 《北洋军阀史话》140章 徐树铮杀陆建章

    徐树铮陆建章 《北洋军阀史话》140章 徐树铮杀陆建章

    2019-01-30

    7年6月14日,徐树铮忽然在天津枪毙了陆建章。陆建章于6月13日由上海到了天津,他是个主和派的幕后活动者,和各省北洋军阀都有一些直接间接关系,冯玉祥的主和,就和他有关,皖系早已把他当作一个危险人物。这次督军团又在天津开会。

  • 民国徐树铮 国民党陆军上将徐树铮简介

    民国徐树铮 国民党陆军上将徐树铮简介

    2019-01-30

    徐树铮是国民党陆军上将,皖系军阀代表人物,人称小徐(因区别于徐世昌),号称远威将军。下面小编就带大家一起来详细了解下吧。徐树铮是国民党陆军上将,皖系军阀代表人物,人称小徐(因区别于徐世昌),号称远威将军。

  • 徐树铮为何杀陆建章 徐树铮为什么要杀陆建章

    徐树铮为何杀陆建章 徐树铮为什么要杀陆建章

    2019-01-30

    徐树峥是陆建章儿子陆承德的同学,两个人曾经一起在日本读过书,回国工作后,两个人在工作上也有一些交集。按理说这样的一种缘分,彼此之间应该成为很好地朋友才对,但事实却恰好相反,陆承德昔日的同学却正好是杀害自己父亲的凶手。

  • 段祺瑞徐树铮 段祺瑞与徐树铮关系的硬伤:成也萧何 败也萧何

    段祺瑞徐树铮 段祺瑞与徐树铮关系的硬伤:成也萧何 败也萧何

    2019-01-30

    民国四年,癸丑之役的硝烟早已散尽,北洋军阀算是坐稳了江山,上海镇守使郑汝成,却遇到了一件棘手之事。此时筹安会已经成立,一直以“从龙之士”自居的杨度,征求东南半壁最大的实力派冯国璋的同意,然而“冯首鼠两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