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日生最长的一句 当林夕的断肠词 遇到泽日生的断气曲

2018-10-25 - 泽日生

泽日生,很多人听过这个名字,但不算熟悉。林夕同泽日生的这个组合是什么水平,也不是很了解,但你肯定听过陈奕迅的《富士山下》、《一丝不挂》,谢安琪的《钟无艳》,容祖儿的《搜神记》。

长句。再长,再长,长到不能再长。这种行云流水式的长句风格是泽日生曲子的最大特点。细腻的衔接、华丽的转音、柔情的间奏都能众星捧月般地彰显长句的诱惑,让填词人也有了更多表达的可能性。在香港作曲人里,这种风格并不多见。

泽日生最长的一句 当林夕的断肠词 遇到泽日生的断气曲
泽日生最长的一句 当林夕的断肠词 遇到泽日生的断气曲

泽日生的出名是从他作曲的第一首歌开始,陈奕迅的《富士山下》。那一年,这首歌横扫各大榜单,陈奕迅多谢林夕,多谢Christopher Chak,于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作曲人开始进入大众视野。“泽日生”这个名字咋一听以为是日本人,不过Christopher Chak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这个笔名拆字于“摘星”二字。

泽日生最长的一句 当林夕的断肠词 遇到泽日生的断气曲
泽日生最长的一句 当林夕的断肠词 遇到泽日生的断气曲

两人合作的十年来,每一出都是精彩的短“剧”,夕爷的词碰上泽日生的曲,有着满满的画面感,充分渲染着夕式情感。歌词最长的句子里,又往往散发着最浓郁的哲学味道。

谁都只得那双手 靠拥抱亦难任你拥有 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泽日生最长的一句 当林夕的断肠词 遇到泽日生的断气曲
泽日生最长的一句 当林夕的断肠词 遇到泽日生的断气曲
相关阅读
  • 泽日生陈辉阳是一个人 富士山下初见泽日生:香港乐坛的救命稻草

    泽日生陈辉阳是一个人 富士山下初见泽日生:香港乐坛的救命稻草

    2018-10-25

    知道ChristopherChak的中文名是泽日生那也是在《富士山下》发表的几年后,当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他,他的神秘面纱也被揭开。其中比较意外的是,原来音乐创作人不是他的本职,他的本职是一位心理分析师。

  • 林夕泽日生 林夕和泽日生写给张敬轩的歌水平如何?

    林夕泽日生 林夕和泽日生写给张敬轩的歌水平如何?

    2018-10-25

    港乐爱好者,在这里有歌曲,有情怀,有人文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hkmusicmovie林夕和泽日生写给张敬轩的歌有三首,分别是《不吐不快》、《披星戴月》、《尘埃落定》,这三首我都很喜欢,之前也写过一些文字。

  • 水淹七军是成语吗 水淹七军的故事

    水淹七军是成语吗 水淹七军的故事

    2018-11-13

    曹操命大将于禁为南征将军,庞德为先锋,统帅七路大军,星夜去救樊城。关羽得信,亲自披挂前去迎敌。关羽、庞德大战百余回合,不分胜负。第二日交战,二将齐出,并不答话,拍马交锋五十回合,庞德拨马逃走,关羽紧追不舍。

  • 泽日生陈辉阳是一个人 富士山下初见泽日生:香港乐坛的救命稻草

    泽日生陈辉阳是一个人 富士山下初见泽日生:香港乐坛的救命稻草

    2018-10-25

    知道ChristopherChak的中文名是泽日生那也是在《富士山下》发表的几年后,当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他,他的神秘面纱也被揭开。其中比较意外的是,原来音乐创作人不是他的本职,他的本职是一位心理分析师。

  • 林夕泽日生 林夕和泽日生写给张敬轩的歌水平如何?

    林夕泽日生 林夕和泽日生写给张敬轩的歌水平如何?

    2018-10-25

    港乐爱好者,在这里有歌曲,有情怀,有人文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hkmusicmovie林夕和泽日生写给张敬轩的歌有三首,分别是《不吐不快》、《披星戴月》、《尘埃落定》,这三首我都很喜欢,之前也写过一些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