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貌岸然伪君子下一句】史上最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揭秘朱熹的罪恶人生

2020-04-16 - 道貌岸然

【我们阅尽铅华,只为呈现不一样的历史。欢迎您关注我们,为您带来新视角新体验。】

在我国历史上,名人特别是“圣人”备受人们尊重。然而作为一个普通的人,难免会有些缺点,但其中的一些人却有着很大的污点和令人讨厌的一面,其品行比普通人尚且不如,却在漫长的岁月长河中被光辉的形象所掩藏,成为了一个完人。

【道貌岸然伪君子下一句】史上最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揭秘朱熹的罪恶人生
【道貌岸然伪君子下一句】史上最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揭秘朱熹的罪恶人生

被元、明、清三朝封为“圣人”的南宋大儒朱熹,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理学家、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诗人、闽学派代表人物,是我国南宋时期“理学”的集大成者,一生著作无数,流传下来的也非常多,八百年来一直被视为中国传统社会的道德标杆,然而我们要是翻开历史的背面一看,就会发现朱夫子是个假道学,甚至是伪君子,说他口是心非、阴损毒辣也不为过。

【道貌岸然伪君子下一句】史上最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揭秘朱熹的罪恶人生
【道貌岸然伪君子下一句】史上最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揭秘朱熹的罪恶人生

朱熹(1130年—1200年),字元晦,号晦庵,南宋江西婺源人,19岁进士及第,曾任荆湖南路安抚使,仕至宝文阁待制,世称“朱子”,可以说是继孔子、孟子以来最杰出的弘扬儒学的大师。朱熹被辛弃疾赞曰:“历数唐尧千载下,如公仅有两三人。”西方研究者则誉之为可与亚里士多德比肩而立的伟大哲学家。其理学思想不仅被元明清三代视为正宗,影响至今,而且远播海外。

就治学角度,我们必须得承认朱熹的伟大与杰出之处,值得我们敬佩,但如此提倡伦理道德、高喊着“存天理灭人欲”的朱子却说着一套做着一套,那么我们应当怎么来评判他,这就是各位的自由了,欢迎各位积极评论,笔者只作较为客观的陈述。

根据史料记载,朱熹小时候就很聪明了,5岁开始阅读《周易》,6岁与其他孩童玩耍之时可信手将八卦图画在沙洲之上,还亲自编著了一本叫做《周易本义》的书籍,可见他对易学的研究之深。朱熹相信风水的“山环水抱,藏气聚风”之说,不仅是相信,他还迷信,他坚信只有祖宗坟墓的风水好了,后人才能福泽绵延,为此朱熹将其父的坟墓三次迁移,其母、其妻、长子及他自己的坟墓都是自己亲自选定,从这里也能看出他的私心,这和他所提倡的重义轻利的理学是自相违背的。

《夷坚志》中描述,朱熹在任提举浙东刑狱的时候,与知州唐仲友起了纠纷,双方都在气头上,于是各自上奏朝廷控告对方,一时之间也是僵持不下。这位理学家没有想着如何说服唐仲友,而是打起了歪脑筋。经过多方打听,朱熹得知唐仲友非常倾慕当时的江南名妓严蕊,于是他偷偷派人把严蕊抓来,对其用刑,想从严蕊口中得知一些对唐仲友不利的消息,好以此要挟。没想到严蕊宁死不从,于是朱熹把她再关再打,仍无结果。

姑且不论唐仲友的品性如何,朱熹如此行径确实不是君子所为,与他自己所提倡的更是大相径庭。常言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事很快就被其他人所知晓,一时间舆论哗然,闹得沸沸扬扬,这许多人都敬佩严蕊,甚至孝宗皇帝都知道了这件事,最终唐仲友与朱熹二人均因此事被免职。

同时朱熹对于诉讼有着非常重大的偏见,他认为,凡是涉及到诉讼,都是先论起尊卑、长幼、上下、亲疏之分后,才听凡人是非曲直的言辞,他的理念是要“以理杀人”。可是他却未曾想过,如果诉讼按此原则执行,那么有地位的人说什么都是对的,下层人民如何伸冤?

在继续揭秘之前,我们先来说说证据。有本书叫做《四朝闻见录》,是宋朝的叶绍翁所著,全书分为甲、乙、丙、丁、戊五集,凡二百零九条,记载了南宋高宗、孝宗、光宗、宁宗四朝事迹,所记多为作者亲历或耳闻,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1988年中华书局曾经出版,该笔记形式活泼,内容广泛,多年来颇受读者欢迎。

据《四朝闻见录》的丁集记载:尽管朱熹大肆鼓吹“革尽人欲,复尽天理”,但在宋庆元二年(1196年),监察御史沈继祖却列举了大量事实,揭露他言行不一:他曾经带着两个漂亮尼姑外出旅游,并用甜言蜜语引诱她们“三陪”,最后二人还俗做了朱熹的小妾,出去做官时都带着她们;此外,朱熹的大儿媳在丈夫死后却怀了孕;不知孝顺,虐待自己的老母亲;以儿女婚嫁喜庆的机会,大肆收受红包礼金,“一岁之间,数以万计”;以知名学者的招牌,开门办学并擅自提价,收取高额学费;指使家属子弟偷盗别人的耕牛(在古代这是重罪),宰杀后胡吃海喝。

此外,朱熹还强行占据范染祖辈留下来的山林,用于修建自己的私家住宅,还诬告原主并治罪。前文讲过朱熹重视风水,为其母选定了坟墓,而这墓地是怎么来的呢?他让人挖了崇安一名弓手父母的坟墓,用来安葬自己的母亲,全然不顾别人的祖宗曝尸荒野。

有人认为,这些都是朱熹政敌所捏造的。然而《四朝闻见录》的作者叶绍翁,是朱熹的福建同乡,而且只当了短暂的小官,长期隐居钱塘西湖,跟当时皇帝身边的大红人“朱圣人”根本沾不上边,何来政敌一说?此书面世后,有关朱熹的事迹引发朝野巨大震动,造成了很坏的影响,满朝文武纷纷弹劾这位老夫子。

宋宁宗听说之后,也降旨要贬朱熹的官,于是朱熹主动上表谢罪,不仅承认了纳尼做妾等事,连几十年“正心诚意”的大学问也不讲了,说自己是“草茅贱士,章句腐儒,唯知伪学之传,岂适明时之用”,表示要“深省昨非,细寻今是”。陈亮等人和他关于理学反复辩论多年,他始终坚持自己的观点,现在一看政治风向不对,马上承认自己大力提倡的那一套是“伪学”,要“深省昨非”了,这是非常没有原则与节操的态度。

退一步说,如果叶绍翁揭发的水分太大,对于面子比生命还看得重的朱夫子能够认输吗?再以北宋宰相王安石为例,其清廉高洁的品行,让政敌都不得不佩服,如果朱夫子像王安石一样,个人操守无懈可击,就算政敌想攻击也无从下手,皇帝手下的监察御史并不是好糊弄的。此外,还有清朝才子纪晓岚对《四朝闻见录》的评价也认为,该书记载的基本上是事实。

由此可见,我国历史名人中,两面人生在朱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现代有人评论说,“朱熹的命运,说白了是一名顶有才华、独树一帜、执著到死的知识分子的命运;又是鲁迅所怜惜所痛恨的那一类想做奴才又当不上奴才的中国人的命运。”

在笔者看来,对朱熹如何评价是一个十分纠结和无奈的的事情。你可以鄙视他,也可以对他顶礼膜拜;可以数落朱熹无数的错,又不能不追思他的贡献。我们看圣人,往往是只看见他们“圣”的一面,却忘了他们“人”的一面。古往今来,像朱熹之类的名流,在他们光鲜的外壳之下,不知藏着多少见不得人的阴暗面,只是大多数百姓不知道罢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