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宗南身边的卧底 “闲棋冷子”熊向晖:在胡宗南身边卧底10年

2018-10-09 - 胡宗南

选谁去?周恩来把任务交给清华地下党负责人蒋南翔。蒋南翔从清华数十名党员中选了3人,要求他们报名参加湖南青年战地服务团,到国民党第一军胡宗南部“服务”,其中就有熊汇荃。

奇招制胜成功面试

胡宗南身边的卧底 “闲棋冷子”熊向晖:在胡宗南身边卧底10年
胡宗南身边的卧底 “闲棋冷子”熊向晖:在胡宗南身边卧底10年

1937年初,胡宗南接见服务团人员。能不能在胡宗南部落脚,就看这次“面试”。

以前,熊汇荃看过天津《大公报》连载范长江的长篇通讯《中国的西北角》,其中对胡宗南有过一段描写,他从图书馆找出这一段,揣摩他的性格;范长江对胡宗南感觉“有点奇怪”四个字,被熊汇荃记在心里。

胡宗南身边的卧底 “闲棋冷子”熊向晖:在胡宗南身边卧底10年
胡宗南身边的卧底 “闲棋冷子”熊向晖:在胡宗南身边卧底10年

面试开始,胡宗南手执名册点名,不论男女都称“先生”。按事先规定,被点名的人得站起来,说声“有”。胡宗南举目审视,说“请坐”,提出三四个问题,根据他们的回答在名册上划圈。熊汇荃注意到,不论对谁,胡宗南都问一句“为什么到本军来?”顿时萌生念头,想使这个“有点奇怪”的人感到奇怪。

点到熊汇荃时,他故意违例,坐而不立,只举右手,说声“我就是”。胡宗南瞪着英气勃勃的熊汇荃问:熊先生为什么到本军来?熊汇荃回答:参加革命。胡宗南一怔,接连发问,最后问道:对反革命怎么办?熊汇荃脱口而出:杀!胡宗南盯了他一会儿,在名册上划了划,继续点名。

“晚饭后,我父亲接到通知,说胡宗南找他个别谈话,他才知道,胡宗南会见时对每个名字都划圈,多数划一个,也有两三个的,只有他划了4个圈。”熊蕾说。

这次谈话,老谋深算的胡宗南用漫谈的方式对熊汇荃进行政治盘查。除了秘密党员身份,其他的熊汇荃以实相告,打消了胡宗南的疑虑。

就这样,19岁的熊汇荃成了胡宗南的亲信助手——侍从副官、机要秘书,除了处理重要文电和日常事务外,还专门为胡宗南起草讲话稿。

胡宗南反共倾向暴露后,熊汇荃这枚“闲棋冷子”再也冷不下来。1943年到1947年,熊汇荃不断传出重要情报,其中两次,堪称中共情报史上的经典案例。

密传“闪击延安”计划

毛主席为此赞熊汇荃“一个人能顶几个师”

1943年,蒋介石趁“共产国际解散”之机掀起第三次反共高潮,密令胡宗南“闪击延安”,6月底前做好准备,7月9日进攻。此时,八路军主力在前线作战,延安兵力空虚,形势危急。

就在7月4日,胡宗南突然收到朱德的明电:“道路纷传,中央将乘国际解散机会,实行剿共。当此抗日艰虞之际,力谋团结,犹恐不及,若遂发动内战,破坏抗战团结之大业,则陷国家民族于危难之境……”

原来,熊汇荃获知“闪击延安”这一绝密情报后,于7月3日晚上秘密传给了延安。

泄密了!胡宗南大吃一惊。同样震惊的还有站在胡宗南身边的熊汇荃,电报中“已将河防大军向西调动,弹粮运输络绎于途”等文字,直接引用了他的情报原文。

“父亲没想到,因为通常都会保护情报来源。现在来看,朱德明电引用我父亲的情报原文,也是党中央万般无奈下的一招险棋。”熊蕾说。

这份明码电报,把熊汇荃推到了可能暴露的危险境地。事实上,他先去电报室拿了电报,比胡宗南早看到仅仅几分钟而已。胡宗南盯着电报,连说“厉害!”还自言自语地问,到底是谁泄密?

熊汇荃电光石火般回答:接触过这个情报的都要查,包括我。熊汇荃做了最坏的打算。然而到晚上,胡宗南又召集他继续参加军事会议,这表明,胡宗南并未怀疑到他身上。不久,胡宗南抓到其他人,作为泄密者处决。

党中央向海内外公开了胡宗南“闪击延安”的计划。迫于压力,蒋介石不得不于7月7日电复胡宗南,取消该计划。

也因这次情报的传递,毛主席称赞熊汇荃 “一个人能顶几个师”。而对毛主席的赞誉,熊汇荃直到1946年与周恩来在南京梅园新村见面,才第一次听说。

再传“闪击延安”计划

胡宗南总攻前,“撒手锏”已经暴露,再遭挫败

1947年3月1日,新婚的熊汇荃和妻子在杭州度蜜月,之后他就要赴美留学,船票都已买好,但被胡宗南召回。胡宗南告诉他,赴美留学要延期了,蒋介石制定了直捣延安的方案,3月10日发起攻击。

说完,胡宗南给了熊汇荃一个文件包,让他根据包里文件画一幅草图,并叮嘱他锁好房门,不许任何人进来。熊汇荃打开文件包,看到两份绝密文件:蒋介石核准的进攻延安的方案;陕北共产党的军队兵力配置情况。他异常激动,凭着超强的记忆力把文件内容默记在心。

后人对此很不解,胡宗南怎么单单在这时召回熊汇荃?熊蕾认为,一方面,胡宗南并不知道父亲的真实身份;一方面,相处10年下来,他已绝对信任父亲,关键时刻也想不到其他人。

3月3日上午,熊汇荃随胡宗南乘专机回到西安。当晚,他将默记的情报送到新华巷1号、当时西安《新泰日报》主编王石坚(党组织西安的负责人之一)家中,发到延安。

胡宗南哪会想到,为彻底保密,这两份绝密文件还没向手下的军长和师长们传达,已经摆在毛主席案头。

3月8日,熊汇荃随胡宗南抵达洛川。在胡宗南发起总攻之前,熊汇荃意外发现,国民党保密局派专业人员携带美国最新无线电台测向设备到了前线,这套设备能探明党中央电台位置!心急如焚的熊汇荃无法离开,他豁出去,明写一份情报,放在西安绥靖公署专用的信封里,收信人是王石坚,外面又加一个信封,收信人是熟人潘裕然,然后用胡宗南的机要交通送出。“这次情报传递是完全不可控的,任何一个小纰漏,都会让他暴露无遗。”熊蕾说。

幸运的是,情报平安抵达周恩来手中。党中央电台停止工作三天,国民党的进攻又一次挫败。

【画外音】

历史学者杨者圣认为,熊汇荃的任务就是保卫延安,他的两次情报,相比之下第一次贡献更大,因为那时延安毫无防备,十分凶险。第一次的贡献,堪与1931年4月钱壮飞送出顾顺章叛变情报,保卫上海党中央相比。

熊汇荃是周恩来直接指挥的战略情报员,从1937年至1947年10年间,只见过两次周恩来,一次在西安,一次在南京。每次见面都是敌我之间智慧和胆识的较量,场面不输于任何谍战大片。

1943年西安“鸿门宴”后,巧妙“周熊会”

“抗战期间,周恩来23次经停西安的八路军办事处。但是,两人在此只见过一次,还是在胡宗南安排下,顺理成章地见面。”八路军西安办事处纪念馆馆长霍学进告诉记者。

1943年7月初,蒋介石密令胡宗南实施“闪击延安”计划,周恩来于7月9日从重庆抵达西安,与胡宗南做彻底交涉。当时“闪击延安”计划因熊汇荃及时通报党中央,实际上已经泡汤,胡宗南得知周恩来到西安,为免尴尬,想了一个办法:一是矢口否认“闪击延安”计划;二是举行宴席,灌醉周恩来,使其没机会追究此事。

73年前的这场“鸿门宴”,就发生在胡宗南司令部驻地小雁塔内。当时,胡宗南命令副官熊汇荃去七贤庄八路军办事处接周恩来。趁此机会,熊汇荃用英语提醒周恩来,“请小心提防被灌醉。”

酒会上,在场的将军和地方要员按胡宗南的授意,频频向周恩来敬酒,都被周恩来巧妙避过。时机成熟,周恩来主动走向胡宗南,单刀直人地问,我昨日看到朱总司令7月4日发的电报,说胡副长官调动河防国军进攻延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胡宗南被周恩来当面揭穿,连称绝无此事。

酒会上的交锋,以周恩来的完胜告终。胡宗南又让熊汇荃送周恩来回八路军办事处。

车上,周恩来说:我刚才跟胡总司令讲了,要送他一些延安出版的书报,请熊先生到办事处稍停几分钟,我要准备杂志,请你带回。然后用手碰了熊汇荃一下。熊汇荃明白,周恩来有话要说。到了八路军办事处,车停门外,熊汇荃跟周恩来到里边。周恩来说:“我们谈一刻钟。”趁这个机会,周恩来详细询问了胡宗南的情况。

国民党军统西安站一直监视八路军办事处,详细报告了周恩来回来的情况:有一辆汽车,有一个人(指熊汇荃),到八路军办事处,几点几分接,几点几分送,送的时候几点几分出来,临走的时候,这个人带了一大包东西,手里拿的“反动”杂志……熊蕾说,胡宗南看了哈哈大笑,说周恩来到西安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哪里知道,这都是周恩来和父亲给他演的戏。

1946年南京十万火急,“你可能暴露了”

3年后熊汇荃第二次与周恩来见面,更加曲折。

1946年初,胡宗南要送熊汇荃等人去美国留学。当时内战气氛浓厚。胡宗南提出《攻略陕北作战计划》,谋划再击延安。准备回南京办留学手续的熊汇荃得知,立即密报延安。

6月10日上午,正在南京卫巷32号家中的熊汇荃见到一位来客,此人说了句“胡公找你”(“胡公”是周恩来的代号)。熊汇荃得知见面地点是“梅园新村30号”非常吃惊。这是路人皆知的中共代表团驻地,敌特盯防严密。“为这次见面,周恩来做了周密部署。”熊蕾说,父亲的行踪并未被敌特察觉。

到了梅园新村30号会客室,周恩来关上门,跟熊汇荃讲了一件性命攸关的大事——

6月9日,周恩来坐马歇尔专机从延安回南京,因此前连几日开会没睡觉,他一上飞机就睡着了。回到梅园新村,他看衬衣口袋,大吃一惊,里面的小本子不见了。 熊汇荃回忆,周恩来告诉他,“小本上写的其他事无关紧要,唯一重要的是你的住址:南京卫巷32号,还写了个‘熊’字。按照秘密工作的规定,我本应记在脑子里的。我想他们一定照了相,小本子的内容他(马歇尔)会知道。问题是,他会不会告诉蒋介石。”

周恩来让熊汇荃从最坏处打算,离开南京到上海,找同志暂避两周。他再从西安、南京等处打探动静。如果暴露,马上把熊汇荃送到苏北根据地。听着周恩来的讲述,熊汇荃很平静。但接下来的话,让他震惊:周恩来告诉熊汇荃,此事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他已经打电报报告中央,作了初步检讨,请求处分。

熊蕾说,父亲后来很感慨,本来这件事只有周恩来一个人知道,他是党的副主席,完全可以不报告,自己处理,可他没有,而且还向熊汇荃这样的晚生后辈普通党员坦然承认,这种真挚坦诚的态度和光明磊落的品德,给了父亲深深的震撼。

一再叮嘱后,熊汇荃离开梅园新村。遵照周恩来指示,熊汇荃在上海躲了两周,接到未婚妻谌筱华的信,内有“王兄康泰,阁府安祥”字样,才放下心来。这次小本子之事,终是一场虚惊。

1949年春,被胡宗南选送为公费留美的熊汇荃学成回国。早在两年前,他的身份已经暴露,回国后“归队”改名熊向晖。

公开熊向晖身份

周恩来巧施反间计 “亲信失察”,让胡宗南失去了蒋介石信任,胡数十万大军被“包饺子”

1947年5月,熊向晖赴美留学。熊蕾告诉扬子晚报记者,父亲到美国不久,党在西安情报系统的重要负责人王石坚被捕,父亲的身份就此暴露。

国民党保密局要员沈醉在《军统内幕》中写道,胡宗南得知熊向晖身份一事,脸气得发青,然而只是停了熊向晖的公费,并没深究。历史学者杨者圣告诉扬子晚报记者,胡宗南把这个案子故意压下来,因为他深知如果蒋介石知道,势必怪罪于他。

两年后,周恩来精妙安排,通过身份暴露的熊向晖传出一份“特别的情报”,帮助解放军在大西南兜住了胡宗南数十万大军。

1949年11月6日中午,在中南海勤政殿,周恩来设宴招待国民党元老张治中、邵力子、刘斐。他把熊向晖介绍给大家。这看似无心的介绍,实乃一出“反间计”。杨者圣解释说,对于情报工作,一旦身份暴露就成一枚死棋;其二,在这样的场合公布熊向晖的身份,且对象还是国民党要员,是别有深意的。

1949年底,胡宗南、宋希濂两个重兵集团拥兵50余万,谋划取道西昌继续抵抗,万不得已退到缅甸。党中央的策略是力图把国民党有生力量消灭在大陆,以防后患。所以,如何将胡宗南套牢在大西南,等待刘邓大军前来形成合围之势,是整个西南战局成败的关键。

如果能“假蒋介石之手套住胡宗南、争取宝贵时间”,就会占据主动,那怎么离间蒋介石和胡宗南呢?周恩来宴请国民党元老、故意泄露熊向晖身份的意图正在于此。果然,蒋介石收到这一信息后,对胡宗南的忠诚产生怀疑,于是连续6次拒绝胡宗南西进方案,甚至命令他杀身成仁……

现实原型

姓名:熊向晖(原名熊汇荃)

生卒年月:1919 年4 月-2005年9月

出生地:山东掖县

生平:1936年毕业于江苏省立南京中学,同年考入清华大学,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1947年,以国民党胡宗南将军侍从副官、机要秘书等身份,从事情报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主要从事外交工作。

有必要指出的是,刘新杰纯属文学创作虚构出来的,现实中并没有与其完全匹配的真实人物原型。但从传奇性来看,熊向晖与刘新杰最为相近。

相关阅读
  • 胡宗南到底是什么身份 胡宗南的政治身份是否有秘密?

    胡宗南到底是什么身份 胡宗南的政治身份是否有秘密?

    2018-10-09

    他出身贫苦,早年思想左倾,艰苦朴素、不爱钱财、不好女色,是个理想主义的人物。种种迹象让人不得不猜想胡宗南是不是就是一名一生没有暴露身份的地下党呢? 胡宗南是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生。军校里,大家都认为他是共产党。

  • 胡宗南身边的潜伏者 胡宗南评戴笠:“间谍王”身上最大的缺点是什么?

    胡宗南身边的潜伏者 胡宗南评戴笠:“间谍王”身上最大的缺点是什么?

    2018-10-09

    核心提示国民党将军胡宗南用这样的话概括戴笠的个性雨农,这位自负为孙悟空的人,认为天上的月亮都捉得下来,几乎没有过不去的难关。他最大的长处是深谙人情世故,最大的缺点是任性、急躁、不能保守秘密。戴笠 资料图本文摘自天津网。

  • 胡宗南秘书 胡宗南机要秘书竟是中共卧底

    胡宗南秘书 胡宗南机要秘书竟是中共卧底

    2018-10-09

    【史海秘闻历史小百科】熊向晖(1919年4月2005年9月9日),原名熊汇荃,清华大学中文系毕业,中国共产党情报工作龙潭三杰后三杰之首。作为胡宗南的机要秘书为中共搜集秘密情报。熊向晖1936年11月在清华大学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

  • 胡宗南为什么抓何辅堂 【胡宗南为什么抓何辅堂】

    胡宗南为什么抓何辅堂 【胡宗南为什么抓何辅堂】

    2018-10-09

    推荐答案根据第42集剧情介绍军统大肆出动,持命令书到监狱提人。关键时刻胡前宽赶到,拦下的军统的人并留下何辅堂。胡前宽告诉何辅堂,让他进这个监狱的人就是自己,我看上你这块肥肉了,我要让你在监狱继续给自己赚钱。

  • 胡宗南妻子及后代 胡宗南之子:父亲的抗战经历少被人提及

    胡宗南妻子及后代 胡宗南之子:父亲的抗战经历少被人提及

    2018-10-09

    在台湾采访,试着打胡为善的电话联系,电话那一头他很爽快地答应下来,多少有些意外。从台北开车一小时左右,到达位于桃园中坜的中原大学。胡为善的身份是台湾中原大学副校长。一见面,他便很坦率地说“我知道父亲的形象在大陆比较负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