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福庆女儿】不能忘却的医学教育宗师颜福庆(一)

2019-11-25 - 颜福庆

经过三代繁衍,颜家在新的故乡——上海,人丁兴旺起来,逐渐形成传奇式的颜氏家族,在20世纪中国现代化初期的宗教界、教育界、医务界有重大影响,为推进中美两大国的文化合作与友谊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家族中声名显赫的有:上海圣约翰大学学监(校长)颜永京、杰出外交家颜惠庆、医学教育家颜福庆、铁路工程师颜德庆等等。在颜福庆那一代,颜家人才并出,盛极一时。

【颜福庆女儿】不能忘却的医学教育宗师颜福庆(一)
【颜福庆女儿】不能忘却的医学教育宗师颜福庆(一)

清源19岁那年,到一家厦门同乡开的干货铺当了伙计。店铺在上海老城小东门的桂元桥。在上海站稳脚跟后,清源娶了崇明沈氏(1812-1861)。婚后在上海城墙的一座庙宇旁安了家。

沈太夫人先后生有四子一女。五个孩子中最有出息的是颜永京(1838-1898,字拥京),家中排行老三,所以小名叫“三大”。永京前面还有两个哥哥,先后都夭折了。永京下有一弟一妹。弟弟颜如松(?—1888,字澍隆),就是颜福庆的父亲。

【颜福庆女儿】不能忘却的医学教育宗师颜福庆(一)
【颜福庆女儿】不能忘却的医学教育宗师颜福庆(一)

走科举道路,显亲扬名,荣宗耀祖,是当时社会的正途。可清源是上海的新移民,根本无力为孩子铺就这条通向官宦之路。永京、如松兄弟幼年就被父亲送到教会学校,接受基督教教育,然后委身教会,一辈子传教,走上了与传统绝然不同的道路,彻底与科举仕途告别,而把目光转向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神的世界。这实在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颜福庆女儿】不能忘却的医学教育宗师颜福庆(一)
【颜福庆女儿】不能忘却的医学教育宗师颜福庆(一)

耶鲁大学医学院留学生

1906年秋,颜福庆飘洋过海,来到了美国。这一年,颜福庆24岁。

20世纪初,美国医学教育还存在发展中的混乱,医务界商业化气息很浓。“野鸡医学院”丛生,医学博士文凭满天飞。联邦政府还没有统一的医学教育标准,全国数百所医学院,入学标准也五花八门,少数要求高的需要大学二年级或一年级,一般要求高中毕业,甚至更低。各校学制也不同,水平参差不齐。这种状态,直到1910年弗莱克斯纳报告发表后,才逐渐改变。

图一1909年颜福庆在耶鲁大学医学院的毕业照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颜福庆放弃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医学院,决定报考美国常春藤名校——耶鲁大学医学院。经过插班考试,直接进入耶鲁大学医学院二年级就读。

医学院院长是医学博士、化学教授赫伯特·E·史密斯。在耶鲁大学校长哈德利和校董会的授权下,医学院的10位教授组成教授会,共同治理医学院。当时耶鲁医学院的学制是四年,毕业后授予医学博士学位。

美国的大学,每学年一般分为三个学期。1906年9月27日,耶鲁医学院1906—1907学年第一学期开学。在上海,9月下旬还是丹桂飘香、气候宜人的中秋时节。可纽黑文却已经开始进入冬季,下起了鹅毛大雪,积雪深可达数尺。在美国的第一个冬天,让这位身高172厘米、体重53公斤的壮小伙冻得直打哆嗦。

比纽黑文漫长的寒冬更难以适应的,是耶鲁的功课。一开学,颜福庆就意识到,自己的自然科学基础还远远不够,尤其在化学、生理学方面。我们知道,耶鲁的化学、生理学在全美是出了名的。美国医学发展史上著名的弗莱克斯纳报告,素以严厉、苛刻而著称,除了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外,几乎把全美所有的医学院批得体无完肤,但对耶鲁医学院的化学、生理学却作出高度评价。

颜福庆认识到的差距,其实也是圣约翰与耶鲁的差距,更是中国与美国医学教育的差距。为了迅速弥补医学前期基础课的薄弱环节,福庆全力以赴。

第一个学期,颜福庆要对付解剖学、生理学、细菌学、药理学、病理学五门基础课。教室里,亨得森教授讲授生理学,奥斯本教授讲授药物学,菲里斯教授讲授解剖学,巴特利教授讲授病理学和细菌学。每位教授除了课堂讲授外,还兼带部分实验。背诵书目、参考书目开出了一大串。比如,豪氏生理学教科书、提氏药理学、德氏病理解剖和组织学手册、施氏组织学、乔氏细菌学等等,都是需要背诵的教科书,此外每门课还要阅读大量辅助教材。

基础课,除了实验,就是课堂讲解。死记硬背占了相当比重。颜福庆曾与胡美说起学习中一个细节,“像看天书似的医学专业词汇,让人望而生畏”。课前,教授会指定课本中的某几段文献,叫学生反复阅读。如遇到疑问,留到课堂上提问。

对于其中的经典文献,更要求大段大段地背诵,甚至全文背诵。讲解课上,教授主要是检查学生对文献的熟悉程度,叫学生逐个背诵指定的段落,碰到文献中疑难的地方,教授会作些解释和说明。前期基础打好以后,到了三四年级,课堂背诵的内容减少,更多地采用讲解的方式,但讲解仍然以课本内指定的阅读材料为基础。

在耶鲁大学医学院,颜福庆重新接受了一整套系统的现代医学训练,为将来从医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中国红十字会总医院院长

与延聘教师同样紧迫的,是找到一家教学医院。短期内自办医院不现实,只能暂时接办或租借一家。可是教会医院不肯,公家医院不便,私人医院又不适。最后,颜福庆与中国红十字会协商后,于1928年8月租下了中国红十字会总医院,医学院有了第一所综合性教学医院。

从1844年第一所西医医院仁济医院创办,到1927年,上海已经医院林立,形成了教会、私立、公立医院三足鼎立的局面。其中教会医院实力最为雄厚,著名的有仁济医院、同仁医院、西门妇孺医院、公济医院、广慈医院等。

在教会医院占主导地位的年代,完全由国人自办的红十字会总医院,与上海医学院一样,有划时代的意义。1927-1928年度,红十字会总医院已有床位120张,年住院病人达2000多人,门诊量已达22000人次。但是与教会医院相比,红会总医院规模小,设备差,接受的病人大多是平民,医院每年入不敷出。颜福庆接手的那年,医院赤字已达4151美元。

接管红十字会总医院后,颜福庆亲自担任医院院长。制定了“病人至上”的彻底人道主义的院训,成为全院医师员工的指导原则。为了实现“病人至上”的院训,颜福庆建立起专任医师制度和24小时住院医师制度,聘请乐文照、任廷桂、孙克基、高镜朗、富文寿、周诚浒等德艺双馨、年富力强的医学院教师分任各科主任,使基础研究与临床相互促进,医院的医疗水平和服务质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医院以优质的服务,低廉的收费,很快成为上海普通市民,尤其是平民信赖的医院。

人气旺了。营业费也上去了。接手的第二年,医院就扭亏为盈,第三年赢余已达7038美元。红十字会总医院迅速成为国内有影响的教学医院,成为医学院的主要实习基地和培养医学人才的摇篮。1932年9月,红十字会总医院改称中国红十字会第一医院。

20世纪30年代,红十字会总医院与上海医学院本部合作,出了一批高水平的科研成果。如乐文照曾发表有关霍乱时肾功能减退的论文,被50年代出版的《希氏内科学》所引用。应元岳在国内首次发表人体肺吸虫的报道。董秉奇应用胸廓成形术治疗肺结核,在国内外处于领先地位,更令红会总医院扬眉吐气。

不过,红十字会总医院作为医学院的教学医院,是租赁性质的,不是医学院的财产。相反,医学院每年要交纳一笔很大的租金。从长远来看,医学院迟早要办一家属于自己的大型综合性医院。这家医院于1929年倡议,六年后建成,就是著名的中山医院。

图二1915年中华医学会成立大会时合影(前排右七颜福庆,右八伍连德)

雅号“犹太人”

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曾感叹自己是一名“高级乞丐”,每当他看到纽约街头的乞丐,就会同病相怜,产生无限的同情。这是一位著名教会大学校长的甘苦之言。为了办教育,不得不向诸色人等捐钱。冠冕堂皇地说,是募捐。说白了,是当一名“高级乞丐”。

颜福庆何尝不是如此。筹建中山医院的100万元,是挨家挨户上门“乞”得来的。每一元钱,都来之不易。

一名瘦削的中年人,不管刮风下雨,出门带一把伞,手夹一本募捐册,坐三等车厢,到了目的地就开始劝人捐钱。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一直到对方实在不好推辞,在募捐册上写下自己的大名。然后换一个地方,再重复原来的程序。

这是福庆留给亲戚朋友最深的印象,现在年逾八九旬的老人还记忆犹新。辛苦募捐得来的钱,全部入册。铢积缁累,一步步地接近百万元的目标。

只要有捐助的可能,颜福庆见缝插针,“有眼必钻”。

医学院教授会里,方子川的父亲是开糖行的。颜福庆叫方子川动员父亲到上海糖业工会募捐。

上海特别市市长吴铁城到东北,颜福庆请吴市长做张学良的工作。张学良终于同意捐1万元。

宋氏三姐妹的母亲倪桂珍去世了,全国各界送了巨额丧仪。颜福庆上门做宋蔼龄的工作,“丧仪用于办医院,这是替老太太造福”。恳请宋家把这笔丧仪捐出用于中山医院。好话说了一大堆,还抬出了亲戚关系:倪桂珍从小寄居在颜福庆的舅舅吴虹玉家,排起辈分来,颜福庆与宋家三姐妹有亲缘关系。巨额丧仪终于转到了中山医院账上。

凡是能利用的关系,颜福庆都用足了。

募捐启事在社会上广为散发。发到了慈善界,五台山善普化佛教会会长王春暄捐了50元。

募捐信发到了英美烟草公司、西门子中国公司、亚细亚煤油公司、开滦煤矿、江海关、沙逊洋行等大型企事业单位。江海关捐助了53,000两,设立专为海关职员服务的“江海关病室”。银行公会捐资15,000两,设立了“银行业病房”。

中山医院的捐赠大户名单中,还有两位犹太人嘉道理爵士、沙逊爵士的名字。沙逊捐了74,125.87两,嘉道理捐了10,000两。犹太人是迷一般的民族。20世纪三四十年代,德国法西斯疯狂迫害犹太人,世界上只有上海接纳犹太人。对上海,犹太人抱有故土般的感激之情。

艾利·嘉道理刚从巴格达来到“冒险家的乐园”上海时,不过是一文不名的小人物。凭着精明的脑袋,发了家,成为与哈同、沙逊齐名的犹太大亨,获得了英国爵士的封号。今天延安中路的上海市少年宫,就是嘉道理当年的豪宅大理石厅(Marble Hall)。嘉道理的富有,从宅第可见一斑。嘉道理最终成了中山医院和上海医学院的捐款大户,捐赠了中山医院的皮肤科。

颜福庆精明过人,善于理财,尤其是募捐的这股劲头,与犹太人倒有几分相似。老上医人在背后送给他一个雅号:“犹太人”。

嘉道理还与颜福庆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认了颜福庆的小女儿颜湘清当干女儿。另一个捐赠大户、“火柴大王”刘鸿生,数年后成了颜福庆的亲家,颜湘清嫁给了刘家大公子刘念仁。颜福庆的大女婿陈炳章成了孔祥熙的英文秘书。

经过两年广泛的社会募捐,中山医院100万的募捐目标日渐接近。上海医事事业董事会成立前,捐款数已达80万元。

相关阅读
  • 九维网武林三国 九维网《武林三国》许愿墙 说出你的新年愿望

    九维网武林三国 九维网《武林三国》许愿墙 说出你的新年愿望

    2019-07-17

    元旦到了,在日历翻开新的一页的那一刻,《武林三国》团队希望所有的玩家天天开心快乐。每逢佳节倍思亲,《武林三国》倾情推出许愿墙,说出你的新年愿望,希望你的2010年风风火火,虎虎生威,天天发大财!准备好了吗?下面准备了许多新年愿望。

  • 希拉里达芙街拍 希拉里4.0 已在路上!2020年希拉里将再次竞选总统

    希拉里达芙街拍 希拉里4.0 已在路上!2020年希拉里将再次竞选总统

    2018-11-24

    克林顿夫妇的前顾问爆料称,希拉里克林顿将在2020年再次竞选总统“希拉里4.0版本正在路上。”希拉里 图片来源《国会山报》美国《国会山报》(The Hill)11日报道称,克林顿夫妇的前顾问马克?佩恩(Mark Penn)与前民主党曼哈顿区主席、纽约市议会主席安德鲁?斯坦(Andrew Stein)联合为《华尔街日报》撰写了周日的专栏文章。

  • 【颜福庆女儿颜文淑】湘雅医院创办人颜福庆“讨钱”办医院

    【颜福庆女儿颜文淑】湘雅医院创办人颜福庆“讨钱”办医院

    2019-11-25

    1931年7月23日,宋氏三姐妹的母亲倪桂珍去世,宋家的治丧过程中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颜福庆。在表示过哀悼之后,颜福庆大胆地提出了一个请求将全国各界赠送的巨额丧仪捐赠出来建造医院!原来,身为国立中央大学医学院(即国立上海医学院。

  • 【颜福庆的后人】百年寻根:颜福庆后人杨雅婷来访湘雅医院

    【颜福庆的后人】百年寻根:颜福庆后人杨雅婷来访湘雅医院

    2019-11-25

    8月17日,颜福庆后人杨雅婷来访湘雅医院,受到了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院长雷光华教授,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吴希林,副院长龚志成教授、院办主任梁昱等人的热情接待。对杨雅婷女士来说,这是一次久违的“回家省亲”。杨雅婷的太外公颜福庆先生是湘雅医学专门学校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