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如萍和陆依萍的区别】(情深深雨蒙蒙同人)重生陆如萍 by:养心殿(下)(41)

2019-10-18 - 陆如萍

如萍捡些能说的说了,说尔卓夫妻都是忙起来没日没夜的,小孩完全由保姆带着,这样还不如接过来养,能讨得老爷子欢心,家里有小孩的声音也热闹些。

如萍还特地拿出一个装着钱的信封交给雪琴,说这是七嫂孝敬父母的,以后还会寄抚养费来,让雪琴收着。其实慕华给的钱她一分没要,这是她从自己户头里取出来的。

雪琴的x_ing子一时难改,也改不了。如萍不能让小青阳因为钱的事,在陆家遭白眼儿。

雪琴打开信封一看,深吸了口气,里面都是整百的大票,厚厚的一叠,足有七八十张吧。她目光一转,看来尔卓这些年混得还不错,而且也没有忘了老父和陆家。这样王雪琴便不再说什么了。她到不是非贪人家的钱,她是怕尔卓放个小的过来,为了日后分老爷子的家产,既然现在先说得清楚,他又不缺那点财产,那她就不追究什么了,那个r_ou_乎乎的孩子,她也是爱的。

陆振华把自己闷在房里生闷气,越想越觉得是傅文佩小家子气,养不出德行出众的女儿,到是一点也没反省他自己。依萍这一次的举动,真是把陆振华的所有愧疚怜惜都磨没了。她为了一个男人,就想出这种损招,连累家里老父母跟着担惊受怕,还把自己也搭了进去,在陆振华看来,这个女儿已经失去了让他提携的必要,她爱什么就干什么去吧,他再也不要管了!

这件事过去了,陆家要迎来一个真正的大日子了,如萍和修文的订婚宴。古时的定亲讲究六礼,现在新社会儿没那么多讲究,而且修文的父母又不在国内,就只邀请陆家的亲友和两人的的朋友同学聚一聚就好了。

如萍就这么以为的,没相屋准备工作去让她惫于忙碌,选礼服做头发,打饰品订酒席。雪琴把她一腔的热情都投在如萍身上,这是她孩子当中头一份定下来的,而且找到的人家也不差。雪琴围着如萍忙得团团转,一天三顿的吃着燕窝的如萍真是有苦说不出,王雪琴却坚持地认为,这样能让她的脸色更红润。

如萍自由惯了,被这样紧迫盯人的对待弄出些脾气来,跟王雪琴说这些是从来说不通的。和蒋修文一起出门的时候,忍不住抱怨了几句,她有没精打采地说:"早知道这样麻烦,就先不订婚了,把好好一个假期搅得惨不忍睹。"

她原本订下计划要看的一本也没看完,晚上安静的休息时间,又被小青阳占了去,用于游戏和讲故事。当然,她对这样的互动活动也很衷爱。

以前她怕小孩不适应新环境,而且正赶上家里最乱的几天,所以她干脆带小孩同住一个房间。现在二楼的房间整理好了,一向听话的小孩却说什么也不要走,晚上把他留在那里,半夜他也会偷跑过来。如萍在试了三次之后,就舍不得孩子总半夜醒来。姑侄俩就一直一起住着,反正他又不占什么地方,有时,早上醒来时,小青阳已经拱到了她怀里。

蒋修文有一次无意中知道了这种现状,妒火中烧的男人眼里都冒出了绿光,他恨不得把那孩子拎起来打屁/股!被如萍冷冽的眉眼一瞧,他立刻蔫了,如萍的被窝,那应该是他的地盘!

蒋修文心里很想把这个争宠小鬼头,有多远扔多远。偏偏小青阳直觉敏感的像小动物,对自己的领地——姑姑的暖被窝,占有意识也很强,每当这个冷着脸的叔叔靠近时,他的小脸也会自觉不自觉地扳起来。那一大一小对飚着冷气,总是让如萍头疼不已。

蒋修文半个多月没见到女朋友,她回来了又先去围着别人打转,让本来就有受了冷落的他更加委屈,听到这丫头还妄想悔婚,嫌弃订婚麻烦。修文一向不愠不火的x_ing子也急了起来,回家就给威廉施压,让把一切简化简化简化……

只要快快完成仪式,把名份定下来就不怕她要逃跑了。宴会的布置是由威廉和雪琴商量着办的,威廉也无奈苦笑,他权限有限呐,哪里管得着,人家亲家妈妈在饭桌上喂女儿吃什么!

等如萍和蒋修文终于都闲下来,难得的能见一见,一起散散步逛逛商店。蒋修文满心以为这是甜蜜蜜的二人世界,没想到那根小尾巴陆青阳也跟来了。

青阳看到黑着脸的叔叔时,小嘴也抿起来,变得有些气哼哼。

如萍失笑地摇摇头,一手拉着小青阳,一手挽着蒋修文,开始对着列出的单子采购东西。其实修文也是很喜欢小家伙的,不能否认,每当对着这小不点时,修文身上的每一丝清冷都会收不自觉地收敛起来,而且还能让如萍看到,他带上些孩子似的堵气神情,这让如萍越来越爱看他们相处了。

步行街上的行人不少,路两旁的各种店铺林立,这附近不远还有家很大的百货公司,所以这是一个相当繁华的地段。

没走几步路,如萍在一家布庄前停了下来。陆青阳左看看右看看,他没一会儿就看到两个大人带着一个小孩,那孩子都是走在大人们中间的。小青阳不乐意了,他撇起小嘴抱怨似地说:"十叔都会和姑姑一起牵着我。"

在陆家他叫尔豪为十叔,尔杰小叔叔,对蒋修文就直接省略叫叔叔。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和姑姑这个称呼配套。

他圆溜溜的眼珠瞄瞄修文,蒋修文本来和如萍讨论布的质地。听到小孩的话眉毛一挑。颇为无奈地走到小孩的另一边,大手牵起小小手,把小孩置于两个大人之间。

小青阳立马眉开眼笑,有些得意地看向不远处正被爸爸妈妈一起牵着的一个小女孩。

如萍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心下也是感慨。这孩子还是想家的吧,也渴望父母双方的陪伴,可他却从来不曾吵着要爸爸妈妈,不知临来时,尔卓他们是怎么跟孩子说的。

修文听如萍讲过北平那对夫妇的事,也敏锐地洞察了她的心思。蒋修文一只手还牵着个小的,一手拂上她的发,把飘落其上的小绒毛拿掉,轻声说道:"有我们在也是一样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