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振飞的后代 唐吉慧:听铁铮老师忆俞振飞、朱家溍、张伯驹……

2019-07-14 - 俞振飞

老人今年七十多了,1999年中风,落下右半身偏瘫、声带麻痹的毛病,2001年又患心肌梗塞,心脏停跳,鬼门关匆匆走了一遭。自此一切放下,该捐的捐,该扔的扔,少了牵挂,为了更好地治疗,由家人送去了美国颐养天年。

俞振飞的后代 唐吉慧:听铁铮老师忆俞振飞、朱家溍、张伯驹……
俞振飞的后代 唐吉慧:听铁铮老师忆俞振飞、朱家溍、张伯驹……

有一回他寄我两张相片,说彼此认个脸。相片的背景是一片蔚蓝色的大海,老人头戴一顶蓝色的棒球帽,身穿一件蓝色的衬衫,手里握着一本萨拉·佩林自传,底色恰也是一片天空的蔚蓝,老人微微笑着,看起来那样清澈、那样平静。他说他的住所靠着海,空气澄清,没有严寒没有酷暑,没有梅雨没有台风,难得听到一次打雷,那是上天对他的眷顾了。

俞振飞的后代 唐吉慧:听铁铮老师忆俞振飞、朱家溍、张伯驹……
俞振飞的后代 唐吉慧:听铁铮老师忆俞振飞、朱家溍、张伯驹……

铁铮老师是位昆曲工作者,早先随叶仰曦学的戏较多一些。叶先生是溥侗的学生,昆曲、书画尽得红豆馆主风流,“文革”后是第一批允许在荣宝斋出售书画作品的画家之一。铁铮老师跟老师学戏,见过他的小书桌旁贴着这样一句话:“抑知昆腔误我我误丹青。

俞振飞的后代 唐吉慧:听铁铮老师忆俞振飞、朱家溍、张伯驹……
俞振飞的后代 唐吉慧:听铁铮老师忆俞振飞、朱家溍、张伯驹……

”《牡丹亭》里有句唱词:“似这等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写尽每一位昆曲人的执念,未必高贵,却是心甘。铁铮老师同样坚守着这样一份执念,年青时弃医就艺,大半辈子就这么走了过来。

俞振飞的后代 唐吉慧:听铁铮老师忆俞振飞、朱家溍、张伯驹……

我接触昆曲的时间比较晚,29岁时欣赏了第一出昆曲演出才发现好,之前却总认为那是老太太们打发时间的娱乐。1956年11月“南北昆曲会演”那会儿,他刚刚是个高中生,凭着每天不吃早餐和午后点心省下的三角钱,够买到长江剧场最后一排的座位:“没有车钱,幸好我在学校锻炼竞走和长跑,从铜仁路到国际饭店,来回全靠走。

看演出的十多天日子,我都是省下饭钱的。”他说。为此他总担心看戏会成为我一个很大的经济负担。

《长生殿》“闻铃”是这位戏迷的开蒙戏,当时学戏沿用着火柴棍的老方式,满宫满调地每唱念一遍放一根火柴棍,有了10根火柴棍,就从一侧逐根移往另一侧,大概要唱七八十遍。1964年冬天,北方昆剧院在北京音乐厅举办了一场昆曲音乐会,他作为男声独唱,演唱了“闻铃”的最后一段。

之后北京电台邀他录了整出“闻铃”,并制作了密纹唱片,待到将要发行时偏偏赶上 “文革”,“革命小将”们没有客气,将唱片模型和钢丝录音全部毁去。老人每忆及此事都无比痛心,不过那年月四害当道谁不痛心呢?

北京有家昆曲爱好者的社团,北京昆曲研习社,是1956年在俞平伯、张允和等人的发起下成立的。社里有位袁敏萱,世称“袁二小姐”,至今身边几位朋友提起她还亲切地称呼她“二姑”。“袁二小姐”对这位后辈倍加欣赏,给俞振飞写了信,说北京有位上海来的青年叫宋铁铮,很崇拜他,有机会要请五爷给他说说戏。

俞振飞其实知道宋铁铮,早年在名医顾森柏家里见过,那时的上海成都路顾家是上海京剧票友常常聚会的地方,铁铮老师去吊嗓子,俞振飞让他有空去华山路戏校看昆曲班学生的演出。

到1963年4月,铁铮老师终于在北京位于南河沿大街的欧美同学会拜俞振飞为师了。此时的铁铮老师是北方昆剧院的专业演员,拜师后,昆剧院让他在俞老留京期间多陪陪老师、照顾老师。

铁铮老师演的《太白醉写》原是由昆曲“全福班”前辈沈盘生老先生所教,这回俞振飞为他细细打磨,亲自做身段示范,叮嘱他要注意醉态的变化情绪。那天正说着戏,朱家溍来了,由于房间小走不开,俞振飞乘兴将课堂移入了花园。

朱先生于是随铁铮老师一起学了起来,俞振飞示范一段,两人便学做一遍。如此几天,朱先生开心地说:“我们都是俞老的学生,我们是师兄弟。”“文革”后俞振飞北上的机会比较多,开政协会、文代会,或率院团北上演出,每次去少不了给铁铮老师一个消息,告诉他暂住的地址,他喜欢这位学生陪着他。俞老和蔷华老师习惯了晚睡晚起,所以他们俩的早餐券,成了小徒弟的大餐。

恭王府在解放后花园成了机关宿舍,府邸成了中国音乐学院和艺术研究院等单位共同使用的办公场所。铁铮老师自1976年调入艺术研究院工作,一住便是19年,工作了25年。最初分配他住在原来音乐学院的一间琴楼,这个楼能抗8级地震,唐山大地震时他在屋里睡得正香,忽然身子被震得弹了起来。

恭王府花园内存有一个大戏台, 1979年北京昆曲研习社恢复活动,因他的介绍,曲社开始每周日在“嘉乐堂”原音乐学院加建的舞台上、下和堂前院子进行活动。

朱家溍偶尔骑着他那辆1947年买的英国凤头牌自行车来参加活动,他与朱先生极投缘,两人同为昆曲社社委,相佐相助二十多年,朱先生称呼他铁铮老弟。朱先生曾被冤屈“偷盗故宫文物”,蹲了几年大牢,结果查明不但是错案,而且他家还捐赠给国家文物。朱先生觉得庆幸,对老朋友说,他从来没有拿过故宫的一草一木,蹲监狱很好,躲过了“反右”的灾难。

铁铮老师说有段时间他为曲社联系了周日借恭王府礼堂活动,有一位老先生总是坐在观众席一角默默地看排练。后来有人告诉他这正是大名鼎鼎的张伯驹,他就前去问候,张先生客气,老说好。结束时他一直将张先生送到大门口,有一位年轻人骑车来接张先生,把他扶上后座。看着他们缓缓在残阳下越来越远,铁铮老师慨叹不已。好在好好先生的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我们不曾忘记,一直挂念着。

铁铮先生与与刘长瑜演完了《太白醉写》,在舞台上与俞振飞、李蔷华等人一起谢幕

那年过春节,老人又寄来几张照片,附信说现在没什么能送给我的了,只有几张老照片聊表心意,或许我会感兴趣。照片是他年轻时候的戏装照,一张是《牡丹亭》里的柳梦梅,正在杜丽娘的梦里拿着柳枝唱“似水流年”;另一张与刘长瑜演完了《太白醉写》,在舞台上与俞振飞、李蔷华等人一起谢幕,那扮相够儒雅够倜傥,十足俞振飞的神气。我回他信说喜欢极了。

本文刊于2017年4月22日《文汇报 · 笔会》,原题“铁铮先生”。

相关阅读
  • 【马头琴故事】马头琴的传说 马头琴的传说故事

    【马头琴故事】马头琴的传说 马头琴的传说故事

    2020-02-16

    在察哈尔草原上,小牧童苏和与奶奶相依为命。祖孙俩靠二十多只羊过日子。苏和一边放羊,一边歌唱,悠扬的歌声常常让牧民听得出神,忘了手中的活儿。一天,太阳已经落山了,可苏和放羊还没有回家。奶奶和邻居们都担心起来。

  • 【构词法背单词】构词法记单词一分钟记10个英语单词

    【构词法背单词】构词法记单词一分钟记10个英语单词

    2020-02-07

    构词法记单词,用构词法记单词,采用构词法记单词好吗的英文翻译,英语构词法记单词,采用构词法记单词好吗,构词法记单词怎样,构词法记单词很多单词中,我们经常会见到一些常见的词根词缀,有时候虽然单词数量多,但是大多数都是由一个我们知道的单词加上特定的词根词缀来合成的。

  • 昆曲俞振飞 梅葆玖:梅兰芳、俞振飞与昆曲

    昆曲俞振飞 梅葆玖:梅兰芳、俞振飞与昆曲

    2019-07-14

    梅葆玖谈梅兰芳与俞振飞的绝配,兼论京昆的关系2002年8月16日,在俞振飞先生百年诞辰纪念活动中,我和蔡正仁联袂演出了昆曲《雷峰塔middot断桥》,热烈的掌声久久回荡在剧场里。演出结束后,有人问蔡正仁先生。

  • 俞振飞书画 俞振飞谈读书

    俞振飞书画 俞振飞谈读书

    2019-07-14

    你看过表演艺术家俞振飞先生的《太白醉写》吗?那是多么地富有书卷气啊!俞振飞扮演过许多“有书卷气”的角色《游园惊梦》中的柳梦梅,《贩马记》中的赵宠,《金玉奴》中的莫稽,《玉堂春》中的王金龙,甚至《临江会》、《群英会》中的周瑜不论是在昆曲中、在京剧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