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伯凡到底有多厉害 吴伯凡:真实的创业到底有多难?

2019-01-11 - 吴伯凡

分享

吴伯凡 《21世纪商业评论》发行人,《冬吴相对论》主持人。

来源

领教工坊(ID:ClecChina)、微链创江湖(ID:welianapp)

创业到底有多难?美国一项针对创始人和CEO的调查显示,如果创业者必备的素质技能满分是100的话,实际调查结果的平均分只有22,所以伯凡老师说,做CEO和创始人是一个有点“荒诞”的职业。其次,创业没办法先学再做,必须先下水,冒着被淹没的危险边做边学,并在“管人”和“管自己”两大课题上反复历劫渡劫,百般锤炼,其中尤以“管自己”为甚。

吴伯凡到底有多厉害 吴伯凡:真实的创业到底有多难?
吴伯凡到底有多厉害 吴伯凡:真实的创业到底有多难?

我没有创过业,在一群带着激情带着智慧在创业的人面前讲怎么创业,真的有点荒诞。好在这些年不停的在跟创始人接触,目睹了很多很多的真实的创业案例,有些案例能看得比较真切,血淋淋的事实也接触了不少,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话题叫“真实的创业有多难”。

吴伯凡到底有多厉害 吴伯凡:真实的创业到底有多难?
吴伯凡到底有多厉害 吴伯凡:真实的创业到底有多难?

通过做一个创业者,而成为一个创始人

在座的各位可能有的在为钱奔忙,有的已经拿到自己想要的投资。不管拿到钱,还是没拿到钱,应该记住很俗的话:“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真实的创业到底有多难?

吴伯凡到底有多厉害 吴伯凡:真实的创业到底有多难?
吴伯凡到底有多厉害 吴伯凡:真实的创业到底有多难?

美国有一个调查,不仅仅是在硅谷,在全美国范围内对创始人和CEO做了一个调查,他们设计了一个问卷,就是作为一个CEO你必须具备哪些素质,你必须要做哪些事情,以及你要拥有哪些基本技能。这个问卷总分是100分,最后答题得出来的平均分,大家可能猜不到,22分。

吴伯凡到底有多厉害 吴伯凡:真实的创业到底有多难?

做CEO、做一个创始人,是一个有点荒诞的职业。首先,没有人教你怎么做,你只能够通过做一个创业者,而成为一个创始人。就像我们不能学会了游泳再下水,你要学会游泳就必须下水,你必须要在不断的被水呛得面红耳赤,甚至是遭遇生命危险的情况下,逐渐学会游泳。

所以做一个CEO,做一个创业企业的CEO,当你拿到钱以后,你应该迅速地意识到这一点——创业的3C:第一个C是性格,第二个C是能力,第三个C才是资本,资本是排在最后的。

今天微链主办方给我出了一个题目叫“卯榫之创业”,什么叫卯榫,比如建造天坛。在天坛上找不到一个钉子,在古人眼里钉子是不详之物,棺材才用钉子。整个建筑物支撑起来,必须是木头和木头密切咬合,咬合要非常的紧,同时不至于紧到把接口的地方顶破、胀破。所以做榫头用卯接的时候,是需要非常非常难以言明的隐性知识。

稻盛和夫曾经讲他碰到一个木匠,这个木匠给日本修神庙。日本建筑是木头建筑,神庙修复过程中,把新的木头弄到旧的建筑里经常出问题。那个木匠说,我年轻时,一个木头既是有脾气的也是有秉性的,它在春分前砍伐的或春分后砍伐的,放多长时间,在水里泡多长时间等等,必须有清晰的了解。

一个木头和另外一块木头接在一起的时候,它们脾气要是相合,它们能够一直紧紧的接在一起,如果脾气秉性不一样,做出来好像接上,过一段以后会出现裂痕,会很紧密,或者变成非常松驰。所以做一个杰出的木匠真的很难,就像做一个杰出的CEO也非常非常难。这个木匠说,只有他意识到这些木头的秉性以后,他才最后成了一个杰出的木匠。

我们今天来看看,做一个杰出的CEO,尽管你现在很菜鸟,完全不知道做一个CEO应该具备哪些东西,但是你只要像一个笨拙的木匠那样,从学徒工一样的开始做,做你的木工。而且时间给你并不多,因为资金和机会的成本都是非常高昂。

警惕创业中会出现的“混蛋”

大家一说到做领导者,首先是要管人。人如果你管不好,后面的产品和利润你都难以实现。但管人的事情,大家又认为好像又是最简单的,产品开发反而不简单的,要实现利润就更加难。实际上,人之所以我们自己觉得他容易管,是因为有很多隐性的指标我们并不知道。

我们犯了错误,但我们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我们甚至会自以为是的用一种非常错误的方式,在自己的公司里从事一种自己绝对想不到的破坏活动。

所以有一年的哈佛商业评论他们做调查的时候,说一个新创的企业最重要的十条规则,最后大家一致的选出来第一条规则,叫“不要混蛋”。

如果一个公司里头出现“混蛋”,引进来多少资金都没有用。一个“混蛋”他的资产值是负多少,你很难说。你融进来5个亿,可能一个“混蛋”,或一个“混蛋”带出来一群“混蛋”,把你5个亿像黑洞一样悄然的吞食掉。

我们再想一想,你可以引进所有东西,你可以防范,你可以防范用笔能写下来清晰的显而易见的风险,但有一个风险很难防范——你的公司有“混蛋”。这个“混蛋”也许是别人,也许更有可能是自己。

隐形债务

我们常常因为拿到钱以后,觉得自己一下子不缺什么了,我们可以不欠债务,但从这一刻起你开始欠债,欠会计账目没法衡量的债。

举一个例子,你突然招到两个非常满意的一直在找的人,本来你只想找一个,结果你竟然找到了两个,而且这两个人能力相当,都非常的优秀,你很得意。第一,我把这两个人都放在这个公司里头,哪怕是两个人干一个人的活,也许我都值了,因为如果被竞争对手招过去那就麻烦了。再说两个人,如果处理得当,“1 1=11”那就更好了。

但是这两个人放在这个公司里,下面的人立即产生疑问,我到底跟谁汇报?到底谁真的说了算?两个人之间也会互相较量,我在公司的地位到底比他高还是比他低?最后“政治”来了。所谓“政治”是存量思维在现有空间里如何获得更多的空间。这样,两个人最后陷入没办法干事,而且让他们底下、他周围的人也没法干事,让整个公司拖入办公室政治的漩涡当中。

所以你觉得你找到了两个很优秀的人,这对于找到了钱以后的那些创始人,是非常非常看重的一个机会,是天赐良机。但是这里头你要是处理不当,你就在欠债。这个债你自己还不知道它是高利贷,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后会让你付出非常惨重的代价。

还有一种清楚。有一个人,即使他不是那么优秀,但是这个时候你离不开他,他突然拿出一份别的公司提供的Offer,跟你说他们给我多高的工资我现在要走。你觉得现在公司刚刚成立,他一走不仅事情被耽误,而且会引发一些不好的东西、一些不好的暗示,所以你就说这样吧,他给你多少钱,我就给你多少钱。这件事情好像过去了,他留下来了。

但其实这里头又欠下债。当一个人拿到Offer时,一定会跟周围的人说,不管出于虚荣还是其他动机,别人一定知道。居然他又留下来,那么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且他会话里话外透露出来。这一下子要不就是所有的人最后都去拿Offer来跟你要加薪,要不就是其他人都会不自觉地、有意无意地把工作的重担放在他身上,你既然拿了两倍的工资,活就都归你干。

这个时候引发的债务,这个隐性债务就开始在驴打滚式地、高利贷式地索要利息,而你却不知道。

一团和气

初创公司一团和气很好,所谓创业所谓创新,就是一群人的浪漫。创业就是玩,要好好的玩,不好玩就不在一起玩。

但是,只有那些没创过业,或创了业以后想来忽悠别人的那些人才会相信这种话。一个管理完善的好公司、一个真正实现高速成长的公司,绝对不是充满浪漫气息的,它会常常是沉闷的,是艰辛的,不可能是一团和气。

一团和气的结果,就是很多的绩效指标没有考核的依据。你只是每天在这样一种看似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氛围当中欠债,每一个人实际上都可能在打折扣。你引进来的钱,你非常珍惜,你决定两年之内花完的,绝对不会希望一年之内花完,但是由于你想营造一团和气,这一团和气值多少钱,你可能没算过。

杀人游戏

当创业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基本上形成了相对稳定的团队的时候,就会面临这个问题:“杀人游戏”。

前几天马云在湖畔大学开学典礼上在讲这个问题。他说“杀人”就是开除,在一个公司里,艰难时期跟你一块创业的人,有的是你特别看重的人,把他挖过来跟着你一起打拼,但是你逐渐地发现他正在变成一个混蛋,或者他正在变成一个特别讨人喜欢、人缘特别好的“混蛋”,马云把他叫“大白兔”。“大白兔”人缘特别好,干活越来越不好。如果“大白兔”不杀掉,他会养出一群“小白兔”,这个时候你杀不杀他?开不开除他?

这是很多时候让一个创业领导人犯难的事情,找人真的很难,有的时候去“杀”掉一个人更难。因为自己害怕,“杀”掉一个人如果处理不当,甚至会把整个公司氛围一下子管坏了。

比如说有些人要裁员了,由于钱不太够用了,觉得一定不能养这么多人的时候,他会很犹豫,甚至经常跟别人去讨论,结果全公司都知道要裁员了,每个人都在这种恐惧当中,这里会滋生出无数事端来。

一般有一个原则,当你决定裁员或决定开除某一部分人时,不要走露风声,说干就干。如果时间拖得过长,会引发特别大的事端,让整个公司氛围陷入很糟糕的局面。你要开除人千万不要自己躲到一个地方去,让你人力资源经理帮你解决这些问题。

很多人本能觉得不能直面这个问题,但请一定要以坦荡、勇气、磊落面对他们,跟他们谈话,而且所有人要坐在一起。你要做一个非常磊落的演讲,而且要要注意:你的演讲不是给走的人听的,是给留下的人听的。

话语权重

还有就是话语权重的问题。我们经常说CEO就是产品经理嘛,作为一个老板,我们经常会在一个产品开发出来前,在开发的过程当中特别积极的发言,因为你觉得这样才是一个领导者必须担当的一个责任。但是你忘了一点,权重,话语权重,或者说你的话语权重系数。

别人是1或1.2,你可能是10和12,甚至是20。同样一句话,同样你只是发表一下你自己的一点点感受,你已经忘记前面的系数是非常非常大了,尤其是当你率先发言的时候,你会把整个的调子给定下来,让别人无话可说。很多乐于在产品问题上发言的CEO,最后都忘记自己有可能是把这个产品搞死的一个最大的罪魁祸首,而且自己还没有意识到。

虚荣指标

如果你创业的过程中,出于鼓舞士气,你会特别愿意听到一些没有什么用,但是听起来很好听,看起来很美的指标,去张扬、去跟外面或在里面说。

只要你稍稍有这种偏好,下面人一定会把无数的虚荣指标汇聚起来给你看。最后,整个公司变成为虚荣指标,而不是为实际真正管用的指标去打拼的局面。

抬头看路VS埋头拉车

作为一个CEO,研究发现有两类:一种是抬头看路型,一种是埋头拉车型。两种没有明显优劣,在一些时期可能抬头看路的人更重要,在另外一些时期可能埋头拉车的人更重要。

但一定弄清楚,每个人很难做到既抬头看路,又埋头拉车。在你需要抬头的时候,你跑去拉车,或者通过拉车回避做决断,或者通过不断“高瞻远瞩”回避做艰苦的执行的时候,你可能就是一个不称职的CEO,你可能就是大家悄悄在说的一个“混蛋”。

最大的“混蛋”可能来自你的毫无察觉

我简单总结一下,真实的创业有多难?比融资更难,难上5倍、10倍,而融资已经是非常难了。

创业要不断地去“做”一个创始人,不断地在制造债务,不断地在公司里头制造价值黑洞,然后被悄悄吞噬公司的资源和能力。有时候不小心,还会招进来一些“混蛋”,这些“混蛋”造成的危害,你可能意识不到比你想象的破坏性还要大很多。然而,最重大的“混蛋”、最重大的破坏力,却可能来自于你的毫无觉察。

所以我们创业,是一个从技法到心法的修炼。就像做一个杰出的木匠,去接榫,不动声色地把不同力量紧密结合在一起,去搭起一座大厦。这是一个杰出的CEO、杰出的创始人希望去做的。当然,这非常非常难,跟各位CEO,跟各位创始人一起共勉。

置顶步骤

安卓用户:长按「3W孵化器」公众号,选择「置顶公众号」

iOS用户:在「3W孵化器」订阅号右上角查看设置,选择开启置顶。

相关阅读
  • 梁冬吴伯凡推荐的书 吴伯凡老师推荐的那四本小书

    梁冬吴伯凡推荐的书 吴伯凡老师推荐的那四本小书

    2019-01-11

    上上星期的得到直播,4月23日,世界读书日,没能看直播。由于得友群推荐《伯凡日知录》几篇关于学习的本质之后,意犹未尽,尤其是关于富兰克林练习习作的例子,以及前面的一系列铺垫,由舒适到不舒适的转化实为学习的本质。

  • 吴伯凡日知录 学习笔记——吴伯凡日知录

    吴伯凡日知录 学习笔记——吴伯凡日知录

    2019-01-11

    苏格兰伟大的哲学家休谟(David Hume)非常睿智,他经过大量观察思考后认为“理智是不能战胜情感的”,因为“理智永远是情感的奴隶”现代认知科学也越来越证明他的判断是对的。. 恐惧是一切负面情感的源头我们常说的“七情六欲”里的“七情”喜怒哀乐忧恐惊“恐惧”是一切负面情感的总源头。

  • 吴伯凡是怎样一个人 吴伯凡:有人在制造焦虑 更多人是被焦虑所裹挟

    吴伯凡是怎样一个人 吴伯凡:有人在制造焦虑 更多人是被焦虑所裹挟

    2019-01-11

    现在可以说是一个盛产焦虑的时代,抑郁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普遍病症,在心理医生眼里我们大部分人都是病人。现代人的生活,几乎可以概括成这几个字在焦虑区挣扎。有些人通过挣扎,暂时逃离了焦虑区,有些人在挣扎一段时间以后。

  • 吴伯凡水平怎么样 吴伯凡:华为是怎么样让钱更值钱的?

    吴伯凡水平怎么样 吴伯凡:华为是怎么样让钱更值钱的?

    2019-01-11

    在上次节目里提到了华为的“分赃文化”,这个问题又跟另外一个问题有关,那就是如何让同样的钱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知道炸药都有个当量,但是不一定必然能把当量完全发挥出来形成巨大的爆炸力。炸弹之所以厉害,是因为它引爆炸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