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姗姗来迟完结小说】Q3财报姗姗来迟 蔚来汽车走完了一年悲喜

2020-04-16 - 姗姗来迟

“牛屋(NIO House)投一亿接客、长安街上也趴窝、股票跌到一块多……”在2019“NIO Day”上,蔚来汽车以“自黑”的形式,为公司堪称跌宕起伏的一整年作了总结。两天后,这家造车新势力公布了一份最新成绩单,尽管这反映只是7-9月份的业绩,但蔚来却推迟至2019年行将结束之际将其公之于众。

【姗姗来迟完结小说】Q3财报姗姗来迟 蔚来汽车走完了一年悲喜
【姗姗来迟完结小说】Q3财报姗姗来迟 蔚来汽车走完了一年悲喜

北京时间12月30日晚,在当天美股开盘前,蔚来汽车终于公布了姗姗来迟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

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蔚来总收入为18.368亿元,环比第二季度增长21.8%,同比增长25.0%;汽车销售的营收为17.335亿元,环比2019年第二季度增长22.5%,同比增长21.5%;其中,汽车销售的利润率为-6.8%,而第二季度受ES8电池召回影响,仅为-24.1%,2018年同期为-4.3%;

【姗姗来迟完结小说】Q3财报姗姗来迟 蔚来汽车走完了一年悲喜
【姗姗来迟完结小说】Q3财报姗姗来迟 蔚来汽车走完了一年悲喜

蔚来2019年第三季度调整后净亏损为人民币24.512亿元,优于彭博分析师预期的3.8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6亿元),环比第二季度减少23.2%,同比增长3.1%;2019年第三季度归属蔚来股东的净亏损为25.536亿元,环比第二季度下降22.9%,同比下降73.8%。调整后净损亏损为24.513亿元。

【姗姗来迟完结小说】Q3财报姗姗来迟 蔚来汽车走完了一年悲喜
【姗姗来迟完结小说】Q3财报姗姗来迟 蔚来汽车走完了一年悲喜

蔚来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

蔚来首席财务官奉玮表示,第三季度蔚来实施了全面的成本控制以提高运营效率。因此,当季公司的销售管理和研发费用与第二季度相比分别下降了18.1%和21.3%,预计第四季度公司的经营效率将进一步提高。

在发布财报的同时,蔚来也不忘复述一整年来公司的汽车销售成绩:2019年1-11月,蔚来共交付新车17395辆,其中在ES6销量爬坡的下半年,蔚来每个月都能够创下2019年新的销量纪录。

蔚来今年1-11月销售情况

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斌表示,自2018年6月以来,蔚来已经在296个城市交付了超过3万辆汽车。对于2019年第四季度,蔚来预计新车交付量将超过8000辆,较第三季度增长66.7%以上。总收入约为2.8亿元,较第三季度增加约53%。

李斌曾表示,蔚来已成为“5万美元以上豪华纯电动SUV”的销量冠军,力压特斯拉Model X、奥迪e-tron等旗舰SUV。而在与小鹏、威马等国内竞争对手的直接较量中,定位更高的蔚来也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而在财报电话会议中,李斌更是宣称,蔚来不惧明年来自国产特斯拉Model 3的竞争。

此外,在今年上半年发生数起老款ES8起火事故后,蔚来也反应迅速地召回了4803辆汽车,得到了不少老车主的认同。此后,更换动力总成的蔚来再无类似事故发生。

今年下半年,在君迪(J.D. Power)发布的中国新能源汽车体验研究中,蔚来成为新能源汽车质量第一。而在德国汽车管理中心发布的全球豪华汽车品牌创新排名榜单中,蔚来获第十名,在中国品牌中排名第一。

李斌认为,上述成绩是蔚来品牌口碑发酵的结果。而在蔚来汽车的销量中,有48%是老用户推荐的结果。

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斌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蔚来车主对这个年轻品牌的青睐与耐心,更多在于蔚来向车主承诺的诸多服务上。

今年8月,在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后不久,蔚来承诺购买ES8和ES6首任车主终身免费质保、终身免费换电。而在“NIO DAY”上,蔚来除了发布EC6、全新ES8两款新车外,还宣布将于2020年第四季度提供100kWh的大容量电池包,超过现有车的70kWh、84kWh两种规格电池包,而老用户升级电池的费用仅为3.48万元-5.8万元。

“谁能让汽车电池持续不断地升级?No One!只有蔚来!”李斌在“NIO Day”上高呼道。

不过,在资金有限的现况下,蔚来承诺的那些“宾至如归”服务是否能够一如既往地保证其品质,仍要被打上一个问号。

据第三季度财报,截至2019年9月30日,蔚来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及短期投资为19.607亿元,比第二季度末减少了15亿元。蔚来表示,公司的现金余额不足以提供未来12个月持续经营所需,目前正在进行多个融资项目,但融资项目的完成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今年上半年,蔚来曾宣布与北京亦庄国投达成10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但最终音讯全无,反倒是蔚来在北京的分公司。此后,有关蔚来融资的报道不断见诸报端,包括与湖州市吴兴区达成价值50亿元协议,但最终被证实只是一个苦涩的“玩笑”。

蔚来于这一时期确认的,仅是9月以私募形式向投资者发行和出售本金总额为2亿美元的可转换票据。其中由腾讯和李斌分别认购1亿美元可转换债券本金。

蔚来没有等到融资,前首席财务官谢东萤也于10月底辞职,成为继郑显聪和庄莉后今年离去的第三名高管。随后,来自中金公司的汽车分析师奉玮接手了这一位置。

在严峻的形势下,蔚来的新车规划也产生了变动,于今年4月上海车展期间亮相的首款轿车ET7已被移出规划,而不少人猜测的紧凑型SUV——ES3也不见踪迹。蔚来总裁秦力洪甚至表示,ES3这款车从未存在过。

留给今年NIO Day舞台的,仅仅是掀背版造型的ES6——EC6和ES8的年度改款。

于NIO Day发布的蔚来EC6

如此背景下,创始人李斌一度被称作“2019年最惨的人”。但总裁秦力洪却坚称“蔚来死不了”。

一直以来,蔚来都希望在中国复刻特斯拉式的成功。在去年的这个时候,蔚来曾有望在上海嘉定获得建造工厂的机会。但天不遂人意,真正的特斯拉搭上了合资车企股比开放政策的顺风车,抢先一步进入中国,成为悬在蔚来等本地新势力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奉玮在财报电话会议中也指出,蔚来要保证比较健康的运营状态。第一是要节约资本节约,第二是要获得融资,第三是要保持强劲销售。

为了节约开支,蔚来宣布到第三季度末,将全球员工数量从2019年1月的9900多人减少到7800人左右,并通过重组和剥离非核心业务,进一步实现精简运营。

于是,7月一过,蔚来就将旗下FE电动车队甩卖,并不断削减包括高层在内的员工数量;在线下,蔚来依然在多个城市持续扩张,但大面积的NIO HOUSE开始被更精简的NIO SPACE所取代;蔚来还于12月15日发布了“定期保养作业规范”的更新版本,将部分保养项目由“更换”变为了“检查”。

据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研报预计,蔚来仍需每年募资约100亿元,才能保证年末有部分现金结余备用。不过,蔚来新的融资情况仍未在第三季度财报中得以披露。

今年年初,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曾撰文称,没有一家造车新势力值得投资,并预言2019年将是新势力的倒闭之年。然而临近年末,虽然已经有许多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品牌悄声无息地消失了,但蔚来顶住压力幸存了下来,并成为了这股依然小众势力的“佼佼者”。

李斌曾说,不能依靠一个四岁的孩子养家,而如今的蔚来已经度过了第五个生日。尽管第三季度的业绩好于预期,但对于度过悲喜一年的蔚来而言,其在2020年仍可能遭遇比今年更严峻的考验。李斌和他的公司或许仍将继续在悲喜中负重前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