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俊仁事件 谁能治得了马俊仁?

2018-10-15 - 马俊仁

1994年春晚,黄宏联袂侯耀文,表演了一则非常有名的小品,叫《打扑克》。其中有一段台词是这样的:

“外国人得了冠军啥说的没有,中国人得了冠军就兴奋剂啊?告诉他们,不是马家军打了兴奋剂,是马家军给十二亿中国人乃至全世界华人打了一针兴奋剂。我们中国,总有一天要像马家军一样,跑在世界的最前方!”

马俊仁事件 谁能治得了马俊仁?
马俊仁事件 谁能治得了马俊仁?

黄宏慷慨激昂地说完后,央视导播把镜头切给了马俊仁,彼时的马俊仁荣誉加身——他的弟子在93年多次打破世界纪录。

1994年春晚上的马俊仁,那时他风光无两

22年后,“马家军”大规模服用兴奋剂的事实,终于被彻底揭开。据赵瑜的文章披露,马俊仁从1991年开始,便给队员亲自喂服或注射兴奋剂。

马俊仁事件 谁能治得了马俊仁?
马俊仁事件 谁能治得了马俊仁?

竞技运动员,服用兴奋剂或违禁药物,本身并不意外。但马俊仁的恶,远超寻常可见的恶,他逼迫未成年运动员使用兴奋剂,并且威胁“谁要不听话,我手指头动一动,多推点少推点,你们要吃多大的亏?”

由于不堪忍受马俊仁的粗暴强迫,以及受到服用兴奋剂会“不来例假、得肝病、生出畸形胎儿”的传言影响,1995年,由著名长跑运动员王军霞执笔,十几位运动员联名,一封举报信送到了赵瑜的手上。

马俊仁事件 谁能治得了马俊仁?
马俊仁事件 谁能治得了马俊仁?

遗憾的是,这封本可以尽早结束马俊仁罪恶的举报信,却尘封21年,待它重见天日时,马俊仁早已优哉游哉地结束官场生涯,在家含饴弄孙。

在98年震惊体坛的报告文学《马家军调查》出炉后,里面并没有涉及马家军是否服用兴奋剂的内容。这一点是非常奇怪的,作为争议性最大的话题,“马家军调查”却没有调查。

现在,我们终于知道,赵瑜迫于压力把全书最重要的这一章节给删除了。上至国家体委(现国家体育总局),下至辽宁省高层领导,对此全部知情。在整个田径界,这也是人尽皆知,上海田径队的一位总教练曾透露:“其实老马在干什么,我们都清楚。”

与其说这是马俊仁一人在作恶,不如说是当时的整个体育系统,在辅助、配合、纵容马俊仁。

为什么会这样?有必要回到当时的时代背景。

1994年,广岛亚运会上,中国体育代表团共有11人被查出服用兴奋剂,国际影响恶劣。而1995年,赵瑜就已经掌握马家军服用兴奋剂的证据,如果再让此事曝光,中国体育界必然整体面临“不干净”的指责。

正如一些论调认为的那样,马俊仁是为国争光的“功勋教练”,应该“为尊者讳”。况且,当时的马家军正处于巅峰状态,属于被保护对象。

尽管谴责是主流,但是这种说法也很有市场

这种行事风格,直到今天也没有改变。2014年11月,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发布消息,孙杨在当年5月的一次尿检中,被查出使用了违禁物质,禁赛三个月。5月发生的事,半年后才公布处罚决定?对此,反兴奋剂中心的解释是“我们太忙了”。其实,在5月到8月的禁赛期间,孙杨本来就没有任何比赛,而迟迟不公布消息,是为了照顾孙杨情绪,以免影响9月开战的仁川亚运会。

有不少媒体人认为,应该把马俊仁送进监狱。所谓“送进监狱”,是指马可能涉及刑事犯罪。

如果仅仅是运动员主动服用兴奋剂,不管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还是依据国务院颁布的《反兴奋剂条例》,运动员和教练员,都不可能涉及刑事责任。

但马俊仁事件不同,若把赵瑜的报告文学,当成一份举报材料,那么据其描述,马俊仁明显具有强迫威逼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的情节,可能会涉及到刑法中的故意伤害罪。但要想以此对马俊仁治罪,可能性很低。

这里牵扯到一个刑事追诉期的法律问题。根据各种犯罪法定刑的轻重,刑事案件有长短不一的追诉时效。由于故意伤害罪的最高刑罚是死刑,追诉期被定为最长的20年。

据赵瑜披露的马俊仁涉嫌犯罪的内容来看,其所有行为的发生时间,在1995年之前,所以应该适用79年刑法。

而根据79年刑法,只有在公检法采取强制措施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才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可是当时公检法并没有对马俊仁采取强制措施,所以即使马俊仁涉嫌故意伤害罪,也已经过了20年的追诉期限制,没办法再追究了。

目前唯一的突破口在于,79年刑法同时规定,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 死刑的,如果二十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检核准。看起来好像可以通过这个途径追究马俊仁的刑事责任,但实际操作中,也几乎没有可能。

虽然故意伤害罪的最高刑为死刑,但具体到马俊仁身上,即使赵瑜所有的爆料内容都被司法机关认可,他最多也是3年以下的刑期,因为只有致人重伤,才能判3年以上10年以下。“重伤”的认定是很严格的,目前并无任何证据证明,马俊仁曾致人重伤。

所以,一个3年以下的刑罚,20年过去了,想绕过刑事追诉期,可能性也是极低的。

马俊仁虽然是以副厅级待遇退休,但他并不是党员,而是无党派人士。所以,想要以党纪追责马俊仁,没有可能。

马俊仁不是党员,现在看来,倒是挺“幸运”的

但是,马俊仁属于国家公务人员,按照我国《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第52条规定:“有违法违纪行为应当受到处分的行政机关公务员,在处分决定机关作出处分决定前已经退休的,不再给予处分;但是,依法应当给予降级、撤职、开除处分的,应当按照规定相应降低或者取消其享受的待遇。 ”

所以,即使马俊仁已经在04年退休,他被取消公务员待遇的可能依然存在。

我们呼吁国家体育总局尽快成立调查小组,本着清理门户的心态,不仅查清马俊仁逼迫运动员服用兴奋剂是否属实,还应查清总局内部、辽宁体育局内部,有哪些领导在当年有隐瞒渎职之过。

这些领导之中,如果有党员身份的,完全可以按照党纪进行追责,最严重的情况,可以开除党籍。

相关阅读
  • 马俊仁藏獒观光园 马俊仁与养狗最有缘分 藏獒“小王子”2000万不卖

    马俊仁藏獒观光园 马俊仁与养狗最有缘分 藏獒“小王子”2000万不卖

    2018-10-15

    今报讯(首席记者隋晓光)在体育明星中,如果问谁跟狗最有缘分,毫无疑问,很多人都会想到马俊仁。马俊仁是个“奇才”,据说他养过马、养过猪、养过骡子,还种过君子兰,养什么都在行,养什么都有自己的秘诀。这一次养藏獒。

  • 马俊仁藏獒园 马俊仁莅临“定位家族”盛丰藏獒园鉴赏论坛会

    马俊仁藏獒园 马俊仁莅临“定位家族”盛丰藏獒园鉴赏论坛会

    2018-10-15

    “定位家族”鉴赏论坛会第三场完美告捷。中国藏獒俱乐部主席马俊仁老师莅临论坛会现场,其他与会嘉宾分别是中国藏獒俱乐部副主席赵艳军老师、高北臣老师、长白山獒业于总、盖州利来獒园金总、红利獒园贾总、秦皇岛统一獒园张总以及北京永胜獒园董总。

  • 崔大林马俊仁 崔大林承担“违禁”领导责任 马俊仁全运誓夺九金

    崔大林马俊仁 崔大林承担“违禁”领导责任 马俊仁全运誓夺九金

    2018-10-15

    昨天上午,辽宁省体育局局长崔大林在一次会议上说,对辽宁田径队违禁被罚之事“有领导责任”。与此同时,辽宁主流媒体对此事大都采取回避态度。马俊仁对此次被批的反应,也比较平静。至此,一场轩然大波似乎已经平静。

  • 马俊仁养猪 马俊仁的神奇才能

    马俊仁养猪 马俊仁的神奇才能

    2018-10-15

    马俊仁去养狗了,并且养的是人们印象中威猛无双的东方神犬藏獒。马俊仁忽然出现在中国首届藏獒展览会上,并且成为中国藏獒协会的主席。昨夜,几位与马俊仁熟识的老体育记者聚在一起开始了热烈的谈论。大家说,不远的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