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丹靠什么盈利】质疑刘少丹及其SoLoMo组织

2019-12-04 - 刘少丹

近两年来,社会上出现了一位刘少丹先生以及一个叫做SoLoMo矩阵系统的组织,我的亲人也加入其中且不能自拔。出于对亲人的关心,我对刘少丹及其组织进行了一些了解,阅读了大量该组织发布的文章,也曾亲眼目睹、亲耳聆听刘少丹进行演讲。因此,我认为有资格对刘少丹及其组织进行一些质疑。

【刘少丹靠什么盈利】质疑刘少丹及其SoLoMo组织
【刘少丹靠什么盈利】质疑刘少丹及其SoLoMo组织

首先声明,在此我不会对刘少丹本人和SoLoMo矩阵系统进行任何的定义,只是本着实事求是、摆事实讲道理的态度提出自己的观点。

先来说说刘少丹先生。有趣的是,在百度百科中搜索刘少丹,似乎内容是时常变化的。就以本文撰写时的最新更新为准吧。据称,刘少丹是马云的第三方服务商(注意,这里说的是刘少丹个人,而不是某团队或某公司),这一点无需考证,因为马云的第三方服务商绝不会是只有一家,成为马云的服务商也算不得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但是第二句话就有意思了,“是中国数字化战略架构师”!这是国家授予的专业技术职称吗?亦或是什么机构颁发的职业认证?本人以为这个称号来历不明,所以求助百度,结果一无所获。

那么这个头衔从何而来、何人所授呢?第三句话,“中国互联网营销全场大奖获得者”,令我更加疑惑。既然是获得大奖,必定是参加大赛,那么请问是什么大赛?哪一年在哪里举办的?什么作品获的奖?于是我又一通百度,终于发现在2005年第三届中国网络广告大赛中,一家名为好耶广告网络的公司提交的一则广告《支付宝——皮带篇》获得了全场大奖。

这是一则视频广告,内容是一个购物网页上展示着一条皮带,旁边注明真品蛇皮。

当鼠标移动到皮带准备点击购买时,皮带突然变成了一条真蛇,一口咬住了鼠标。这时出现了广告语:大意是网络购物有风险,支付宝能够保障安全。这个好耶公司与刘少丹的关系我们后面再讲,先说这个全场大奖,如果百度上说的“中国互联网营销全场大奖获得者”指的是这个奖项,难道互联网广告等于互联网营销?这偷换概念的手法也是没谁了;如果不是这个奖,那刘少丹获的奖会是哪一个呢?再往下看,“刘少丹称和他的团队运作了中国互联网上一半的商业项目,成就了淘宝、京东、百度、腾讯等众多互联网传奇,并为国内外300家顶级企业提供数字营销全案策划。

”说实话考证这个太难了,我不认识马云,也不认识刘强东和李彦宏、马化腾,这些大人物恐怕也没有时间来为我的一点点疑问来进行一本正经的解答。

但是有一点,在当下信息如此发达的时代,一个成就了BAT的神级人物会如此默默无闻?马云的十八罗汉我们几乎个个能够叫出名字,知道他们的长相、职位、去向等等,咋就没听说过这位刘少丹呢?讽刺的是,下面一句话让我无比失望:“但截止2016年10月25日,相关内容的最原始网站经济观察报,已无法打开,内容无法查证”。

其实,在百度百科内容修改之前,对刘少丹的介绍更加惊心动魄!而我只想问一句话:这一切有多少是没有水份的?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考证刘少丹是何许人也,可能大家会更有兴趣。这就要说到刚才提到的好耶广告了。本人才疏学浅,迄今为止只知道一个好耶:总部在上海的好耶广告网络,目前是集团公司,在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成都、西安、杭州、南京、美国都设有分支机构,共拥有超过1100名的雇员,曾经获奖无数。

其中在2005年10月中国第三届网络广告大赛中获得22个奖项,占据全部奖项近20%,其中自然也就包括上述的全场大奖。

那么刘少丹与这个好耶广告网络是什么关系呢?刘少丹曾经公开过一张照片,注意!是与马云合影的照片哦!只不过刘少丹站在最后排的最边上。这张照片据知情者说是马云与第三方好耶广告网络部分成员的合影。这就是说,刘少丹可能曾经是好耶广告网络的成员,那么就可能参与了马云的“淘宝工程”。

好耶在业内确实无出其右,号称业界的黄埔军校!但是刘少丹属于校长、教官、还是学员呢?那我们就来扒一扒好耶的历史吧。1998年,毕业于上海大学通信系的王建岗刚与三位好友在上海复旦大学附近一栋大楼里一间9平方米的小屋子创立了好耶,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就在王建岗犹豫要不要解散好耶的时候, 遇到了IDG资本合伙人章苏阳。

尽管IDG只投了240万元,却占了好耶90%的股份。

由于四人都缺乏公司管理经验,章苏阳决定找一个职业经理人来为他们打理公司日常运营事务。于是,他想到了时任戴尔公司华东区营销总经理的王定标。王定标马不停蹄地招贤纳才,找来了毕业于复旦大学的杨炯纬,后来又找到了某4A 广告公司客户总监的朱海龙。

这期间有一个有趣的段子:最初好耶拖欠了网易257万元,朱海龙跟丁磊(网易的老大)的弟弟丁波说:“如果现在还钱,好耶就会死掉。

”结果丁波被打动,答应了帮好耶向丁磊求情,延迟还款并分14个月还。后来丁磊大手一挥,还给好耶免掉了57万元。2001年8月,好耶实现单月盈利。至此,好耶的“梦之队”构建完成。王建岗是创始人,是好耶的技术灵魂;王定标为首席执行官,管理日常公司运营;而杨炯纬和朱海龙的职责比较相同,都负责销售业务。大家注意到没?说了这么一大堆,谁看到刘少丹的名字了?

客观的说,我认为刘少丹确实跟随好耶参与了很多大公司的网络营销工作,那个“全场大奖”很有可能也有他的功劳,但是把这些履历和荣誉都放到自己一个人头上,是不是有些对不起自己的团队呀?

好了,关于刘少丹本人,就先说到这里。下面咱们说说他的那个所罗门。

只要百度一下SoLoMo,就可以知道这是一个由美国人约翰.杜尔提出的一个概念,是一个营销模式专业名词。虽然不知道这个概念有没有知识产权,但刘少丹确实把这个词翻译成所罗门,并用于自己的SoLoMo矩阵系统的命名了。

其实我很想跟大家分享一点语文知识:世界上无论哪一种文字,都有一种词汇叫做专有名词,是专指某些特定的人或物,不可滥用。中文里所罗门三个字是专指以色列的所罗门王,而我们百度SoLoMo的时候,出现的中文是:索罗门!

当然,这也算不得什么瑕疵,姑且不论吧。需要说明的一点是,我在刘少丹所罗门系统发出的各色文章里从没见到过约翰杜尔这四个字,而且我在一次与所罗门某“总秘书长”喝酒吃饭时问他罗门概念是谁发明的,他毫不犹豫地、自豪地、大声地告诉我:是刘少丹!那天我喝多了,揍了他。

其实,刘少丹并没有照抄约翰.杜尔的概念,而是进行了发扬光大,因为刘少丹提出的是SoLoMo矩阵系统。由六大板块构成的这个系统可以做到“全行业覆盖、全产业覆盖”,因此叫做“产业互联网”。并且刘少丹强调的是要做垂直的产业生态系统,要彻底颠覆传统概念,提出了一个响亮的口号:世界的未来是互联网,互联网的中心在中国。

当然还有什么刘少丹值200个亿(美元哦)的三句话、什么刘少丹互联网启示录,等等不一而足,就不赘述了。由于我知识有限,不能对这样一个宏伟的构想提出什么精到的见解,所以我在这里只想说一说刘少丹这个矩阵系统里面的一个方面,就是“创客派对”。

所谓“创客派对”其实就是很多个微信群,群内绝大多数都是老板(我认为说企业家太抬举他们了),少数人是从是其他工作的。进入所罗门创客群后要进行认证,群主认证的群员多,就可以成为秘书长,发展到一定数量的群和认证创客,就可以在当地成立工作组,先是临时的,以后再转成正式的。

我的那个亲人现在就是某城市的临时工作组的组长。话说微信群拉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首先你要认识很多人,其次你要告诉他们你这个群是干什么的,入了群会有什么好处。

于是精彩的来了:入了所罗门群,你的企业就有了前途,你就能挣大钱!所罗门号称创客的身份100万不卖,秘书长身份1000万不卖!当然这里面有很多说辞,就不一一详解了,要不然大家还以为我是给他们做宣传的。

然后这些群里每天就开始学习了,所罗门要求创客要有“空杯”心态,就是抛弃原有的思想意识,先学刘少丹“语录”,再学所罗门矩阵系统的概念,然后大家在群里发言谈体会,他们叫做“呈现”。再后来系统要求他们写“创客说”、“项目说”,也就是心得体会和项目构思,然后在系统内部发表,大家就又开始学习这些东西,然后又发表感言……而秘书长和工作组成员就比较忙了,不但天天要在线上陪大家学习、管理群、继续拉人进群,还要在线下开会、办活动,赶上刘少丹驾临还要招待,刘少丹在各地开“峰会”还要赶着去捧场,所有这些花费都是要自己掏腰包的,自己的企业根本没有心思管。

我家那个亲人每日里除了闭上眼睛睡觉,其他时间都捧着个手机,连开车的时候都不放下,吃饭能吃两个小时,吃一口打一会儿字,总而言之一句话,着了魔了。

只不过,这些“创客”们都学了些什么、写了些什么,恐怕要出乎刘少丹的意外了。下面我就举两个例子,一个创客说、一个项目说。

创客说《SoLoMo系统的创客生态位价值》(节选)

“这个阶段是至关重要,是决定我们能走多远。中心主义注重管控,而去中心主义注重民生与民主。所以除了寻找合伙人及项目,更要注重与各国政府的对接、衔接、沟通、协调,使我们的信息链或生态触角渗透到社会各领域、各阶层、各系统,真正让互联网机制改变思想、改变生活模式甚至政治理念等;让互联网机制扁平社会治理与管控模式;让互联网机制催生社会化革命,诞生更高级的社会治理模式与结构。

在此阶段,SoLoMo系统处于精神与物质的双重刺激,更让合伙人充满激情、魅力及创新力。在此阶段,SoLoMo系统的创客肩负着巩固自己的生态位或劳动果实,就要联动社会各领域、各阶层、各系统,得到他们的认可、肯定或支持,让去中心化给社会治理带来高效、实现民主、关爱民生。

在此阶段,每一个SoLoMo创客既是系统内的生态点位,同时自己也是一个系统,通过您来对接无穷的内外系统,实现整个社会人人自治,人人平等,真正体现生命的尊贵。”

大家看出点什么没有?他们要去中心化,反对管控,号称注重民生与民主;他们要把触角渗透到社会各领域、各阶层、各系统;他们要改变思想、改变生活模式甚至政治理念;他们要催生社会化革命;甚至要创造更高级的社会治理模式与结构!他们要联动社会各领域、各阶层、各系统进行去中心化,实现民主关爱民生!他们要实现整个社会人人自治,人人平等,这样他们才能体验到生命的尊贵!

我的天哪,这就是一份政治纲领,这就是一份政治宣言,这是对现行社会政治制度的公然挑战。他们要去掉的中心化是什么?他们所谓的管控指的是什么?他们口中所说的更高级的社会治理模式是什么?

我只问一句:你们不怕死么?

项目说《出行住宿项目构建》(节选)

咱的家项目,解决的社会“痛点”:一是住的安全性、舒适性、方便性;二是出行缺乏有归属、有个性、有趣味、有惊喜、有文化、有知性、有情怀的体验。咱的家全球创客将自己的家和一切闲置的国内外城乡的可住资源共享,愿意参与的创客都可以通过IP化纳入其中,在全球(含月球、飞船)构建分布式、去中心化的多样性的城乡住宿群落。

任何地方的创客房主都可提供栖身之屋,都可成为任何威客的家。如此,SoLoMo系统的咱的家项目,没有一间房间,即刻在全球拥有了百万千万个咱的家合伙人,有了千万间屋,SoLoMo咱的家项目的社会化运作基础达成。在目前工资滞涨、就业萎缩时期,咱的家项目万众就业的社会化运作是颠覆性的。

全球各地所有IP化的创客房东,通过对自己“部落”区位、房屋特色、家庭结构、手艺水平、职业专长、业余爱好、环境优势、书籍存量、邻里情况、社区医疗、社区公共资源等各类资源的网上展示,自洽到自己在SoLoMo系统内的生态位,逐步累积形成SoLoMo系统内的超公信的信用资产,根据房东对房单的吸纳能力,获取到不同量的虚拟资产。

百万创客身份是可变的,出行时变身为威客了,在咱的家平台上挑剔地挑选自己心仪的“家”,还可提出自己个性化的食宿条件,参与服务的独特设计并向咱的家平台提出特色订单。

创客家人接到订单后,按质、按量、按时服务,物超所值的交付结果,并积累自己在系统内的信用资产和虚拟资产。由此,项目具有了完美的互联网基因,构成了咱的家项目极客、创客、威客“三客”的闭环关系,具备了互联网项目的社会化自动运作条件。

这是一篇所罗门思维下的关于出行住宿交通的项目说。在这篇文章中,洋洋洒洒没有提到一个“钱”字。他们构想的是一切消费都以所罗门内部的数字资产支付,我不知道他们是真的无知还是故意的。照此逻辑,只要在所罗门系统内,无论是消费还是创造都与人民币无关,价值的体现都是所谓数字资产,而且只是所罗门内部认可的数字资产,无论是消费者还是资源提供者都无需工商注册、无需纳税,因为大家都没有使用人民币,税务局收税都不知道收什么。

万一哪天所罗门做到了全世界产业全覆盖,世界上的所有货币都变成了废纸一张,由此国家消亡,阶级消亡,政府消亡,政党消亡,军队消亡,共产主义实现了!换一个角度说,中国人民银行认可、接受所罗门的数字资产并给予相应汇率的可能性有多大?当前世界上唯一能换成真金白银的只有比特币,但承认的只有德国和美国德州。

比特币尚且如此,所罗门数字资产前景如何?我想文中所述的情景毫无疑问属于经营性活动范畴,在现行法律框架中,进行经营性活动必须依法满足法定条件才允许开展,比如,出行使用目的地创客的车辆和驾驶服务,驾驶员和车辆无运营资质是否构成非法运营?如果出现重大交通事故,谁来负责?

如果我们把两篇文章联系起来看,非常明显可以看出他们想干什么!在他们眼里还有没有党和政府?还有没有法律法规?别跟我说那只是个别创客的个人言论,这些言论是从你们所罗门系统内发出的,你们号称100万认证创客、3000万准创客,这样的文章被转发阅读了多少次?而且所罗门组织是通过其微信公众号SoLoMo知本公社推荐的,下面全文抄录:

推荐理由:

玉无完玉,皆有瑕疵,文中虽有几处不是很精准(如ABC级秘书长和加速器的数据)但整文构思和理解很到位,有普及知识的作用。(江西黄国平)

SoLoMo生态系统现在正处在自组织学习阶段,全系统上下都强调学习、学习、再学习,看了这篇创客说,你或许才知道离学习的目标还有多大的差距。该创客说将SoLoMo生态系统三段式发展的系统性、综合性、逻辑性融为一体,概念清晰,好读易懂,具有理论性、方向性指导的重要意义。(湖南张才山)

本说作者理解到位,在SoLoMo系统内呈现自己才会拥有自洽的生态位,强参与产生强关系、强链接的回馈系统是自我呈现最好的方式之一,作者在三个阶段分享跟随系统的发展我们呈现也会获得阶段性的自洽式的生态位,这就是我们的生态价值。(广西梁兴展)

曾经问过工作组组长,将来系统引爆,我们是全职还是兼职?组长坚定的回答:肯定是全职!如果你未来的职业生涯是SoLoMo,本说以为您做好了非常清晰的职业规划。 (山东邹澍东)

我在一开始就说了,我不会给刘少丹和他的所罗门下定义,我相信党和政府,相信广大的人民群众,孰是孰非必有大白天下的一天。这让我想起《桃花扇》中的一句: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