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侦察兵》 王心刚与电影《侦察兵》

2019-02-01 - 侦察兵

《侦察兵》是北影厂1974年拍摄的黑白故事片,由摄影出身的李文化导演,云集了王心刚、于洋、杨雅琴、于蓝、关长珠等一大批优秀演员,还有邵冲飞、李林、于绍康、方辉等著名反派演员,而安震江扮演的王德彪更是给大家留下了历史性的印象。

电影《侦察兵》 王心刚与电影《侦察兵》
电影《侦察兵》 王心刚与电影《侦察兵》

然而这部影片最终却以失败告终,归根到底就是故事情节过于虚假,后来江青尖锐地批评这部片子,《人民日报》等也大量刊登批评文章,但包括江青在内,这些批评基本上没涉及政治内容,主要集中在影片创作的本身,这种唯业务的批评在文革时期是罕见的。但只批没禁,《侦察兵》还是得以在全国上演。

电影《侦察兵》 王心刚与电影《侦察兵》
电影《侦察兵》 王心刚与电影《侦察兵》

北影拍《侦察兵》是从八一厂借来王心刚饰主角。影片中,王心刚是解放军的侦察队长,带领一支小分队,在国军营地进出自由,捉拿要人、获取情报、解救百姓,想干啥就干啥,如入无人之境。解放军的侦察小分队全部美式军装,卡其布制服、钢盔、高腰皮靴,挎司登式冲锋枪,甚是威风。

电影《侦察兵》 王心刚与电影《侦察兵》
电影《侦察兵》 王心刚与电影《侦察兵》

尤其王心刚,大檐帽、夹克式呢军装、锃亮的马靴,腰里插一支左轮手枪,手里提着根马鞭子,那个帅啊!文化革命快十年了,舞台上尽是鳏寡孤独,谁见过这等风景线!

从表演艺术的角度看,电影《侦察兵》几乎没什么瑕疵,无疑是优秀的。在“文革”前就已经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了,作为“红色第一小生”,他在整个60年代的中国银幕,包揽了一半以上的英俊小生形象。可是从1965年开始,由于受到“文革”的冲击,刚刚33岁的王心刚不得不中止了自己的艺术生涯。

电影《侦察兵》 王心刚与电影《侦察兵》

直到1974年,《侦察兵》让王心刚再一次走红,这是他复出以后主演的第一部电影, 但是这部电影也是他最后一次以“红色小生”的形象出现。

片中,化装成敌人的王心刚戴着雪白的手套大摇大摆去“检查”敌人的大炮,蔑视地瞥着敌军团长,拖着长腔:“你们的炮是怎么保养的?”然后边脱手套边慢吞吞地说:“太麻痹了,太麻痹了。”这种洒脱迷倒了一大片观众。

此时的王心刚正处在演艺事业的最佳状态: 威武潇洒、英姿勃发、成熟稳重;演技精湛,炉火纯青,出神入化。在影片中,王心刚无论是身披解放军军装,还是国民党美式军装,都是英气逼人,势不可挡,所向披靡!

十年动乱结束以后,主流媒体给予《侦察兵》红色经典的高度评价。时隔多年,影迷们对《侦察兵》的感情还是难以忘怀。《侦察兵》的魅力和影响力之深远,有此也可见一斑。

当年《侦察兵》在江苏盐城拍外景时,有一场国民党士兵摔老百姓鸡蛋的戏。摄影组找到当地一个自由市场,冷冷清清有几个老乡站在路边,卖些自家的瓜菜。制片主任一看,恰好有一个老乡卖鸡蛋,喜不自禁,就走到那个老乡跟前,和他商量说,我们拍电影,有国民党摔老百姓鸡蛋的,就摔你的啦!

摔你3个鸡蛋,两毛钱一个,给你六毛钱,怎么样? 现在人可能不知道那时候一个鸡蛋两毛钱是个什么概念:1972年,周恩来在全国计划会议上说物价上涨过快,他说,听说四川的鸡蛋已经涨到两毛钱一个了,请四川的同志拿一个两毛钱的鸡蛋来叫我看看——两毛钱一个鸡蛋已经引起国家总理的高度重视了。

老乡抬头一看,一个解放军摸样的人站在面前(其实,制片主任只穿了一件军大衣),又听他说要摔鸡蛋,两毛钱一个。

老乡心里嘀咕,这家伙,看样子不知道价钱,这里的鸡蛋都是一块钱六个开始还价,他给两毛,这个买卖行。于是老乡说,两毛一个可以,但少了不干,再加5个,要摔就摔8个。

制片主任说,加3个,摔6个。老乡不同意,说,我说8个就是8个。争了一会,干脆扭脸不理制片主任。又挺了一会,制片主任看看附近也没有卖鸡蛋的了,剧本写着必须摔鸡蛋,只好同意,8个就8个吧,二八一块六,说好了。

那边,制片主任和老乡商量着摔鸡蛋,这边扮演国民党兵的“匪兵甲”并不知道,只顾抽烟、聊天。等导演给“匪兵甲”说戏,要有表情,要狠,要举得高高的,要使劲,一定要摔它个汤汤水水,稀里哗啦!制片主任一听,这不是误导吗?那行啊!

就想告诉导演,咱们经费有限,说好了只能摔8个鸡蛋。谁知不巧,恰有人进场,生拉死拽把制片主任叫到一边说事。制片主任刚离开,导演一声令下“准备——开拍”,场记便催促“匪兵甲”——快摔!

只见卖鸡蛋的老乡笑咪咪的把一篮子鸡蛋端给“匪兵甲”,“匪兵甲“满脸狰狞,得意洋洋的高高举起篮子,狠狠摔在地上——哇!稀里哗啦一声响,如同老蒋炸开了花园口,滚滚黄水东流去,浪花飞溅,阳光下映出一道美丽的彩虹。

导演哪里知道究竟,一看如此绝妙镜头,马上就喊摄影师,推——近景——拉开——摇起……忙的不亦乐乎。制片主任听见山崩地裂一声响,回头一看,叫苦不迭,不是说摔8个鸡蛋吗,这汹涌澎湃的,到底多少?老乡微笑着说,30个。摔碎的鸡蛋又不能收拾起来,连数都没有办法查清。摄制组只好付给老乡6块钱。那年头,6块钱什么概念?盐1毛4一斤,点灯的煤油3毛一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