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群当县长被耍 牛群是怎么当上县长的

2018-11-23 - 牛群

12月13日,一则著名艺人牛群将接职中国养牛第一县——安徽蒙城副县长的“真新闻”迅速传遍大江南北,成为老百姓街谈巷议的焦点话题。永不寂寞,越来越牛的牛群这回又让媒体、公众热热闹闹地“注意”了一把。牛群当县令,不到任已先声夺人。

牛群当县长被耍 牛群是怎么当上县长的
牛群当县长被耍 牛群是怎么当上县长的

从“让男人牛起来”的“牛哥”,到“喝牛啤,吹牛皮”的牛啤;从“五洲牛、牛五洲”的牛肉干,到“牛哥涮肉”的全国连锁;从“给人们带去健康和快乐”的“牛哥矿泉”,再到“牛群南下蒙城养群牛”,这连串引爆的大策划,真让人拍案叫绝。明里暗里“卖”牛群的不是别人,正是京城著名策划人、自强模范、青年发明家韩颐和先生。

牛群当县长被耍 牛群是怎么当上县长的
牛群当县长被耍 牛群是怎么当上县长的

韩颐和,北京牛群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北京飘扬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中青爱心网络服务中心董事长。两岁时因患“小儿麻痹症”而致残,但他从不承认自己是“残疾人”。他说:“一个健全的人,要有深刻的思想、丰富的情感和善良的心。反之则不是健全人。”

牛群当县长被耍 牛群是怎么当上县长的
牛群当县长被耍 牛群是怎么当上县长的

韩颐和一向以点子多、点子怪闻名。一年来,他的“牛哥”品牌经营延伸案例深为圈里圈外关注,牛气冲天。这不,眼目下又生生把牛群一大活人给“现炒现卖”了。12月15日晚,本刊记者奔赴北三环,与韩颐和等一干策划人,长谈复畅谈5个多小时,“吹牛皮”,侃牛事,沉醉其中夜不思归。

子夜时分对话牛群

12月15日夜。韩颐和办公室。不知不觉中,就着“牛”的博大精深的话题,记者与各位策划人谈了5个多小时。时针指向12月16日凌晨时分,兴头十足的韩颐和拨通了尚在深圳的牛群的手机。“牛哥啊,好多策划人,还有记者朋友都在我这儿呢,大家聊得很兴奋,都在献计献策,谈了很多很多话题。”牛群马上在电话里应道,“向大家致以革命战斗的敬礼。”顿时引来一片哗笑。

记者:牛群先生,您好,我是北京青年周刊的张翼,我们见过面,在中国模特10年庆祝会上见过,你可能忘了吧?

牛群:这你得原谅,因为牛的脑子还是不行,挤奶尚可。

记:“牛群当县令”的新闻出来后反响非常强烈,我想问您到蒙城后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牛:第一件事情?

记:对,下牛棚做调查研究?

牛:是这样,12月27日晚从台湾经香港直飞安徽。头一步整个思路是了解情况,因为以前接触的都是别人口头或文字介绍。天没亮时先听,天亮了再出去转、看。在原有的基础上再进一步了解,再进一步感觉。大至蒙城的县域整体规划和世界接轨的,小至旧的发不出工资的小型企业的复活,到老百姓兜里能存点钱得点实惠,总之,务虚的要,务实的也要,整体的要,局部的要,今天的要,长远的要,战略的要,局部的要,都要。

整体来说要和世界接轨的东西,但那毕竟比较慢,老百姓要凝聚的话必须解决眼下的问题,反正二者要兼顾。还是要打“牛牌”,做足“牛”的文章。要不然是名不正言不顺啊。

记:再请问您一个尖锐的问题。有人坚持认为,您当不好这个“牛县令”,因为有《名人》杂志的阴影在,您怎么看?

牛:我觉得这个问题不存在问题,因为我如果计较或者想得太多的话,也没有多大必要。因为这心里要是想着老百姓,真说想为老百姓做点实事的话,或者说我作为“笑”的使者吧,甭管是相声摄影、出版都是为大家送去欢乐。我觉得这次我同样是肩负这样一个任务,就是为大家送欢乐的,我想我一去,大伙看着我从外头往里头乐,如果过一段时间,大伙的腰包能鼓起来的话,他会从里头往外乐,他还是乐。

我别把自个儿弄得太……什么,真是跟当官似的啦。

如果老百姓的兜儿鼓起来了,这我当然高兴啦,这是咱的初衷。如果不行,不行,恐怕大伙也能从我身上吸取总结点经验教训,这路不通还是这种方式不行,还是牛群不行,我觉得都有用。不管怎么说,我觉着只要心里想着老百姓,这就不叫这个问题。你接着问。

记:一年之中,您会在蒙城呆多长时间?

牛:一年365天,也可能我呆365天,说明我真是深入蒙城县了。

记:有人说您吃不了那个苦。

牛:也有可能1年365天我一天都不呆,最后的结果啊,老百姓能富起来,走向小康,能够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那不就更有本事了吗?我不能拿时间来划分,在这个县是为这个县做事、离开这个县,在全国全世界跑实际上心里记着的还是这个县,做的事也是为了这个县。

记:在北京做出版社副总编副社长,在安徽蒙城做县令,怎么兼顾?

牛:我想,别的甭说,现代出版社的社长吴江江让我带着价值114万元的图书过去,这恐怕我要是不在现代出版社,这份嫁妆我不能带过去。这就充分说明,出版社的优势我可以让它发挥到蒙城县,县里的很多优势也可以发挥到出版社,可以联手干,互相补充,互相支持,我觉得这都是好事,有好的选题我们出版社可以出,在办公室在县里也可以考虑出版社的选题、发行。坐在出版社,我自然也会想到很多有关我们县发展的书籍、信息。

记:两年的“任期”届满后,您将做何选择?

牛:不知道,也许又开辟一个新的领域。

记:这些年来,您介入了很多领域,从文艺界到拍广告,玩摄影,办杂志,出书搞出版,再到今天带了引号的从政,为什么涉足这么多领域呢?是身不由己……还是……?

牛:不是,我觉着还是和性格有关系,我不知道人的潜能到底有多大,我觉得某种意义上而言,人的潜能是无限的。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潜能,如果能找到的话,我想对谁都有一定启发。因为一辈子干一件事非常精彩是件好事,一辈子能干很多事也能干得比较好,我觉得也是好事。

牛群当“县令”新闻内情

12月15日晚8时,记者来到安贞桥外某公寓拜访“卖牛人”韩颐和,走进董事长办公室,只见里面早聚了四、五位“智人”,七嘴八舌热烈讨论着。牛群已飞赴台湾,韩颐和与他的朋友们则还在为牛群“当官”的事劳心费神。

韩颐和端坐老板桌后,开口说道,“今天,我电话向蒙城县委书记孙克杰先生提议成立‘蒙城招贤纳士委员会’,他当即同意并给我封了个‘秘书长’的官,明天他还将千里迢迢来给我下聘书,礼贤下士,让人敬佩”。北京国际商务学院许国泰教授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招贤纳士委员会将作为一个机构存在下去,智力引进重于招商引资,这种新鲜模式定会成为各地争相拷贝的样本。

”韩颐和接着说:“人才不缺,缺的是定位。人才,若能流动到最佳位置,都可以发光。”

记者:从蒙城县委发往各媒体的通稿中得知:牛哥挂职副县长这事是你策划的,还听说是源于你为当地一家生产牛肉干企业的策划?

韩颐和:是。安徽蒙城是全国产牛大县,那里有个五洲食业有限公司,主产牛肉系列,品种多,质量好,就是没有大市场。董事长于世民是一个很有思想、水平的人,我们愉快的交往、投机地交谈给我带来了灵感:我用“五洲牛,牛五洲”的广告语取代了“五洲牛肉,好吃不贵”的广告语,并重新策划设计了外包装,销路一下子大开。

今年10月在石家庄全国糖酒会上大获成功。11月17日,蒙城孙克杰书记和于世民董事长进京,我送他们参观了牛群的“牛棚”。

第二晚上,孙书记与县人大、政协的主要领导到我的办公室雅聚。交谈中我突发奇:人品、水平一流的牛群,一心想着如何回报社会,一心想着如何回报亿万观众的厚爱。如果让牛群到蒙城这个中国第一养牛大县当挂职副县长,无论对牛群还是对蒙城县,其意义即深且远。孙书记听后非常高兴,当场拍板,而且是回去就办。他这种观念、魄力、水平令人敬佩。

记:“牛县长”诞生过程的详情是怎样的。

韩:蒙城县委孙书记一行回去后上报安徽毫州市委组织部,毫州市委组织部于11月27日先给牛群所在单位现代出版社的上级主管发了商请函,11月28日现代出版社的上级主管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党委将同意的函件发回蒙城,12月1日安徽毫州市委组织部下通知任命“牛县长”,12月12日12时18分,蒙城县人大依照法定程序选举全票通过。“牛县长”诞生的过程“牛”,牛群的胆量“牛”,两地领导的水平更“牛”。

记:牛群去蒙城挂职,现代出版社是什么态度?

韩:现代出版社的总编辑吴江江先生说:“牛群嫁出去了,工资仍由我们发,蒙城不负担一分钱,我们还给嫁妆,给价值114万元(蒙城全县114万人)的图书。牛群是自带草料去挤奶。”现代出版社也“现代”了一回,创造了现代模式现代速度。

一方有意,求贤若渴;一方有情,有的放牛。整个运作过程基本是通过我办公室的传真加长途电话完成的。现代出版社的总编辑吴江江与蒙城县委书记孙克杰该大书特书一笔。他们观念新,水平高,魄力大。跟他们的“碰撞”最终一拍即合。我敢想,现代出版社敢放,蒙城敢接,牛群敢去,四者缺一不可。

记:您认为牛群先生具备从政的经验吗?

韩:牛群没有从政的经验,但他根本不是去从政当官,而是去干事的。“牛县长”及外脑的到位,在讲求注意力经济时代的今天,必将产生多米诺“牛牌”般的链式反应,必将产生不可估量的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记:《名人》杂志事件阴影依在,老百姓当然要为牛群担心,艺人去抓牛经济行吗?作为策划人,你有何感想?

韩:再次重申,牛群不是一个人去,而是一群牛去,大家献计献策献财物,牛群懂不懂牛经济已经不重要。牛群已经成为一种现象,是一种自上而下的势能,他带去的是新的思想、新的观念和务实的作风以及一批有高新科技的专家。

牛群早已把自己当作蒙城人,张口闭口“我们县、我们县如何如何”。他对我说,“有利于我们县发展的事你给我策划,让蒙城花钱的事咱们不做”。当地原准备搞一台欢迎“牛县长”上任的晚会,被牛群否掉了,他坚决反对这种不实的花架子。

另外,不管是在北京,还是在香港、台北,他一有机会就向农业、畜牧业特别是养牛专家求教。访台期间,他多次打电话告诉我一些港台专家学者、企业家愿与蒙城合作的好消息。他每一次打电话都是激动喜悦的心情溢于言表,令我感慨良多。

自11月17日荐牛哥任县长后,我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体力、财力、智力和情感。为了牛县长上任的前期筹备工作,我每天熬至深夜,人明显地消瘦了。所以乐此不疲,不知是使命感,还是受孙书记、牛县长的感染?有专家评估:“牛县长”到任前已为蒙城创利至少3个亿以上,以后蒙城将获益无穷。作为策划人我分文不取,却心甘情愿。

记:说说你和牛群的友谊与合作从哪一年开始的?。

韩:很多年了,记不清了。我们的合作,过程有情有义,结果有名有利。我们是彼此欣赏相互取悦:牛哥是“北京牛群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我是总经理。我们的股份是你推我让最后平分的。他说:”我这个董事长只管你的健康和安全,其余的全不管“。

我们俩人经常是半夜里在办公室大侃特侃,谈到激动处,我们常常是妙语连珠、奇想叠出。“牛哥”系列品牌策划案例就是在这样的谈话氛围中产生的。有些不了解牛群的人,在网上报纸上对他胡说八道。

如果真正走近他,你会发现一个感情丰富细腻的牛群,一个心地善良思想深刻的牛群,一个时时想着如何回报亿万观众厚爱的牛群。当蒙城县人大全票通过牛群任“牛县长”后,他激动地对我说:“唉呀,我终于找到可以实实在在回报亿万观众厚爱的地方了。你以前的策划案各个都精彩,可与这个策划案相比都轻了,弱了。”

牛群写的《“牛眼”看颐和》

他(韩颐和)是一奇人,文化奇人,大文化奇人。

“点子”太多,鬼“点子”太多,连鬼都想不到的“点子”太多。

1991年,他发明了“旗帜飘扬器”。获国家专利后,中央有关领导对此非常关注,批示有关部门研制。于是,第七届全国运动会的主会旗首次无风飘扬。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大典。大厅内中英两国国旗的无风飘扬,更是举世瞩目。从此,他的公司就叫“飘扬”。

1992年,他又突发奇想,要制作一副“唐诗书画超级桥牌”。首先,他翻遍《全唐诗》,精选以一至十及“百千万”起首的诗句各四首,对应扑克牌的13种花色,并以龙代表大王,凤代表小王。随后,他遍访京城名流,最终汇集了104位国内著名书画大家的墨宝,以画配诗,以诗配画,诗画双辉,而成完璧。终获“中国首届礼品设计大赛最佳设计奖”。荣高棠先生激动地为这副扑克牌题词。命之曰:“王牌”。

1993年,在外交部的协助下,他将这副“王牌”作为礼品送给了158个建交国的国家元首。从此,“一个牌王与104位书画名家及158位国家元首的故事”名扬海内外。

1995年,他发明的“汉语拼音硬笔空心模板”又获国家专利。这一创造性的教具和学具填补了我国汉语拼音教学的一个空白。

1996年、1997年、1998年,他是天天“胡思乱想”,月月呕心沥血,年年一鸣惊人。

他的才华岂止横溢,分明乱窜。最近,他又在紧锣密鼓着一项“未敢言绝后无愧称空前”的大手笔;他与故宫博物院联合制作了每套九类81枚的“故宫世纪之交纪念币”及“故宫博物院历代珍宝系列超级桥牌”,五千年华夏文明将在这里尽收眼底。与之有关的“多管齐下”全面出击的事不下十起。个个称系列,件件是工程。仅与我的合作就有“中华‘文坛’‘影坛’‘歌坛’‘笑坛’‘体坛’世纪之星超级桥牌”五大类!

不知他哪儿来那么多“点子”?不知他哪儿来那么大劲头儿?点子大王,策划大师,发明家,文化活动家都无法涵盖他的全部。他是一根神奇的金线,总能串起一颗颗闪亮甚至是价值连城的珍珠。

一条珠链,闪光的当然是珍珠。但如果没有串起它们的这根金线,又何有珠链可言?

当他像孩子一样天真烂漫地告诉我:“我与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联合制作了2000副24K纯金的超级桥牌,统一编号并带有多种防伪措施,将在2000年到来之前,分送给那些为‘希望工程’做出过杰出贡献的人”时,我突然懂他了:他一直在做善事,一直靠他的善心在做善事,一直靠他善心所迸发出来的无穷智慧无穷力量做善事。

他是一个残疾人!

他是一个健全的残疾人!

他是一个比许许多多健全还要健全的残疾人!!!

那天,他与长跑世界冠军王军霞碰巧在我家相遇。他笑说:“牛哥,来,给我们合张影,给世界上跑得最快和跑得最慢的俩人合张影。”我肃然起敬:“小韩,在人生之路迅跑,你是冠军。”

争说“牛县令”

牛群是自由电子

许国泰(北京国际商务学院教授、著名创新思维专家):牛群去,不光是注意力经济,更有着深刻的社会的政治的经济的内涵。牛群去,是一个中子,打入官本位体制反应堆,产生链式反应,不是给蒙城镶个金边,带去个光环,而是自由电子,没有被官本位锁住。

有自由电子才有导电性,应该多加自由电子到官僚体制中。更高意义而言,这是中子,打入反应堆产生核裂变、产生核能,多米诺“牛牌”是个形象的说法。把“蒙城招贤纳士委员会”机构化,是韩颐和又一个绝妙的创意,我预言它将被很多政府机构“copy”。

跨入新世纪,我们的官员队伍一定要充实更多的自由电子,要广招贤士,这应该说是民主风气的另一发端。怎么叫尊重人才?不是把人才供起来,而是把人才用起来。到了抢人才、拉人才的时候才叫。韩颐和以前的策划是各个精彩,这回的策划是深刻、深不可测。

外来的和尚要念真经

肖玉杰(营销整合专家、策划人):传统的为官之道是到任一方,造福一方,这就是“民意经济”。你怎么能到任一方造福一方?首先要有资源的概念:大部分资源仍是“休克资源”,没有激活,资源必须激活。人才资源是核心资源,所有有形资源如果没有人才资源的注入,就会板结,没有再生价值。

牛群只是一个符号,凭借一帮人。一帮外脑、激活当地丰富的牛资源。我个人认为,能够起号召作用的来自文艺界,因为他们是强点公众人物,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娱乐资源”:“偶像资源”,它都是活生生的事实。

“名”是一种资源,商业运作之后,只要你有了“名”,他就是资源,不能否认这一点,否认这一点就否定了很多前提。牛群具备了“名”的资源,在“名”的感否下,又有“实”的资源加入进来相结合。

有才有学,有术有能,除了“牛魂”,你还要有牛架骨,牛血、牛毛,这样才能为当地经济注入牛的活力。由牛群当县令引发一些相关联的效应很正常,社会是个活体,激活资源产生裂变效应,这是所有政府关心的问题。

不是文化顾问、经济顾问,而是把牛群安到副县长的位置上,政府一声号令,把牛群“符号化”了,全县群情振奋,老百姓对“名”的号召自然趋之若鹜,百万民众奔走相告,这是“注意力经济”的根本所在。

但是也有一个问题,你如何规避泡沫,要可持续发展。到了当地、一定要沉下去寻找核心资源,借外脑激活当地资源。外来的和尚要贪真经别念歪了,必须和当地实际结合,规避炒作劣务实不务虚,为有牛群活水来;我谈两个因素:首先要启发,其次要启动。

我们不是技术专家,但我们是海绵,到蒙城,我们知道当地最最需要什么,以“招贤纳士”的方式打重组牌,在给蒙城经济找到牛头的同时,关键要安上牛蹄子,疾跑,奋牛扬蹄。牛的形象很好,吃苦耐劳,任劳任怨,是中国的民间图腾,古语讲“天道酬勤”,真正意义上“天道酬勤”的形象化就是中国的“牛”。

牛群当县令,为啥当得这么顺当?一路绿灯。当然,这事穿透力强,更重要的缘自一种忧患意识,说白了就是“县官”不好当。

现代出版社欣然放牛是个人资源的最大化,个人价值社会最大化。大方面而言,还是人才资源盘活的问题。牛群是先驱牛别成了先烈牛;牛群是七品“牛官”,别成了“芝麻牛”,牛群能否成为善始善终的“牛”,大家走着瞧。

中国有很多事情很奇怪,策划人的形象是“歪”的,做事人是“正”的。不说相声、玩摄影不务正业,牛群是“歪”的,现在这个策划把牛群扶上了正途。非常之事得有非常之想,再有非常之行动。此牛一声吼,带来群牛走。英雄造事势,敢为天下先。

何阳事件出来后,中国策划业真是“阳瘘”了一下子,这回牛群“牛县”当“县令”,为中国策划业争回了面子,走出了“世纪尴尬”。

结束语:莫争论做实事

自打和冯巩“说好不分手”告别相声之后,著名笑星牛群先生的“新闻”就没断过。人说,牛群牛群,玩摄影,办杂志“不务正业”;拍院士,出画册“忙着赚钱”。有关牛群的“是非争论”一直没消停过。当下,“牛哥蒙城走牛上任做县令”,牛哥的新闻升级换代了。牛群,一头不用扬鞭自奋蹄的半百老牛,顽固地“霸占”着公众的视野。

牛群当县长引发争议,姓牛就能当县长吗?有人善意地出来劝告,“牛哥,这事您甭接。”更有人为牛群揪着心,做《名人》杂志的半途而废大家可是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啊。

蒙城县委书记孙克杰“有胆有识有情有义”,几番京城牵“牛”,终于定下盘子。蒙城“牛资源”丰富,却只有五洲牛肉干杀出了一条血路,其它的“牛货”都不灵。孙书记愁啊,咱蒙城这么好的先天资源,咋就盘不活“牛经济”这盘棋?经过策划大家韩颐和的精心策划,孙书记请出笑星牛群,挂职蒙城,主抓牛文化牛经济,孙书记终于乐了。

他为蒙城经济超常规发展苦寻到了有效突口。但是孙书记心里不免也要在犯嘀咕,这样好的“联姻”,怎么会有人唱反调,出现不和谐音符?

牛群是公众人物,他的事自然也是公众大事,论一论,评一评,应该无可厚非。舆论环境的宽容给了公众足够充分的言说空间,空间不小,要珍惜啊,可别成了风凉话滋生蔓延的温床。你说你的,我干我的,牛群飞到宝岛台湾本为出版界的差事,却也不忘忙里抽暇进牛棚,访察牛经济,只待年底施政言说之后大干快上。

精明的蒙城县委书记孙克杰先生没闲着,挤出个大周末时间再度进京,只为韩颐和颁发“蒙城招贤纳士委员会秘书长”大红聘书,也为亲耳谛听贤士名流外脑的金玉良言。孙书记告诉记者,蒙城“牛网”开能在即,蒙城牛走向世界指日可待。

韩颐和以及“牛县长”的智囊团们谁也没慎着,长夜漫漫苦熬心血,各展其才,紧着攒点子、“憋主意”:中国首届牛文化艺术节,新世纪斗牛节,蒙城牛叫板西班牙公牛,牛哥蒙城牛棚给全国人民拜年祈福,建牛庄、牛市、牛街,让当地电视台尽快上星,再办个“牛报”全国发行,再谱首“牛歌”……嘿,这一个个珍珠般闪光的点子可真够精彩!

114万蒙城人民时刻准备着,热盼着牛县长的隆重上任,上好的草料备足啦,喂牛去哩!严冬即将过去,春天不远了。春天快来吧!干啊!古语说得好“一年之计在于春。”注意力经济要激活蒙城牛经济。(北京青年周刊记者张翼)

相关阅读
  • 牛群为什么不当县长了 牛群个人资料 牛群为什么不当县长了

    牛群为什么不当县长了 牛群个人资料 牛群为什么不当县长了

    2018-11-23

    明星喜欢做副业这个并不罕见,但是像牛群一样在现实中当起县长这样的事情却不多见,但是在5年后牛群却默默回归演艺圈,对于牛群怎么不当县长了这个问题观众们也一直很不解。相对于县长,想必大家应该更喜欢牛群在舞台上说相声吧。

  • 牛群主演董事长的电影 牛群出任“牛县长”追踪:当县长是牛群的主意

    牛群主演董事长的电影 牛群出任“牛县长”追踪:当县长是牛群的主意

    2018-11-23

    牛群出任全国第一养牛大县副县长,这一消息刚一公开,就引起了全国上下的普遍关注和争议。牛群有没有当县长的资格?“演而优则仕”是否可以推广?这些问题遇到了极大的怀疑。前天,笔者赶赴牛群出任副县长的安徽省蒙城县。

  • 牛群牛群源那个有钱 牛群如果不去当县长 会有怎样的成就?

    牛群牛群源那个有钱 牛群如果不去当县长 会有怎样的成就?

    2018-11-23

    各安天命,冯巩与牛群是一对好搭档,在春晚的舞台上表演了10多年的相戸,给人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在《点子公司》里牛群的说笑或许是入戏太深。众所周知,牛群当年真的放弃相声去内蒙当副县长去了,有一本书叫《咱们的牛县长》。

  • 牛群个人资料简介 牛群个人资料介绍

    牛群个人资料简介 牛群个人资料介绍

    2018-11-23

    牛群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师承相声表演艺术家常宝华。他在1982年获中国曲艺优秀节目观摩演出创作、表演一等奖之后,又曾在全国全军的曲艺汇演中九次荣获创作、表演双一等奖。他与冯巩搭档,奉献了大量优秀的相声作品。

  • 牛群冯巩为什么不合作 揭秘两人背后的故事

    牛群冯巩为什么不合作 揭秘两人背后的故事

    2018-11-23

    牛群和冯巩的相声在春晚的舞台上缔造了很多的经典作品,让所有人都记住了这对“冤家”,有很多观众是他们两人的粉丝,喜欢两人经典的相声作品。但是大家也都发现了,这些年的春晚只见冯巩的身影一直活跃着,但是却已经不见牛群的影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