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作人羽太信子 鲁迅与周作人分手的真实原因——羽太信子

2018-03-06 - 羽太信子

鲁迅和周作人的兄弟之情一直很好的,周作人为人大方,甚至有些败家,鲁迅却将所赚钱财几尽全部的交出来保持周家的正常生活,这正应了“长子如父”这句话,大哥对二弟的照顾是真真切切的无微不至。生活中的当然会有少许的磕磕碰碰,不过这无关紧要,真正导致两人失和的原因,便是因为周作人的妻子——羽太信子。

周作人羽太信子 鲁迅与周作人分手的真实原因——羽太信子
周作人羽太信子 鲁迅与周作人分手的真实原因——羽太信子

其实,鲁迅与羽太信子的事情,众说纷纷,至于大家相信哪种说法,就在于各位自己的理解了。小编在此先从周作人的日记中探索一番。鲁迅与周作人对于分家一事,在其各自的日记中均没有太多记载,周作人直接用“不解释”来回避此事。

周作人羽太信子 鲁迅与周作人分手的真实原因——羽太信子
周作人羽太信子 鲁迅与周作人分手的真实原因——羽太信子

后来又多说了几句“这件事,大凡要说明我的对,势必须说对方的错。不然也总要举出些隐秘的事来做材料。这都是不容易说得好,或者不大想说的,那么即使辩解得有效,但是说了这些寒碜话,也就够好笑,岂不是前门驱虎而后门进了狼吗?”从这段文字可以看出,周作人的不解释也是因为一些“隐秘的事”可能会带来蝴蝶效应,如果在今天可能就会成为微博热搜话题,因此不想继续发酵下去。小编认为这正是周作人聪明之作!

周作人羽太信子 鲁迅与周作人分手的真实原因——羽太信子
周作人羽太信子 鲁迅与周作人分手的真实原因——羽太信子

那么“隐秘的事”到底是什么事儿?周作人不说,他的妻子羽太信子倒是说了。研究鲁迅先生的各路大神考究得出了以下事件。

1、羽太信子向周作人说:鲁迅乘其不备,窥视她沐浴。(虚假程度)

2、羽太信子向周作人哭诉:鲁迅对她做出了犯男女禁忌之事。(虚假程度)

周作人羽太信子 鲁迅与周作人分手的真实原因——羽太信子

3、羽太信子向周作人申诉:鲁迅经常在他们的卧室外偷听二人云雨之音。(虚假程度)

4、鲁迅在日本,曾经与羽太信子同居,后得一私生子,后来交给弟弟周建人抚养,此子正是周建人次子周丰三。(虚假程度)

前三点,其实可以统筹为一点,便是鲁迅对弟妹做出了不敬之事。这只是一家之言,其考证也是羽太信子的口述。至于羽太信子的口述是否属实,就要看看羽太信子为人如何。羽太信子,日本人,当初鲁迅寄居日本时,曾经在许寿裳的劝说下入住日本东京的一处豪宅,由于费用极高,连同一起居住的除了鲁迅和许寿裳外,还有周作人、朱谋宣、钱均夫。

周作人羽太信子 鲁迅与周作人分手的真实原因——羽太信子

五人合租此居,故此取名为“伍舍”。就在伍舍寄住时,由于院落较大,便雇佣了羽太信子为使女收拾杂物,羽太肌肤丰美,姿色尚可,周作人和羽太很快就交往了。

这是发生在1908年的事情,而1909年,她便与周作人结婚,婚后周作人说过,羽太患有臆想症,犯病如谵如呓,周作人此说法十分可信,因此羽太的口述极有可能是不真实的。

至于第四点,周作人在于羽太交往之时,鲁迅正忙于加入光复会,并经常出入章太炎讲课之地悉听国学,并且伍舍是五人合租,生活在同一屋檐下,鲁迅与羽太同居更是常理所不能的。不过,也有人考证说,当初周丰三的自杀,与父母脱离关系有关,父母声明不承认儿子的这个事件让周丰三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于是,在懵懂和无知的情况下,选择了饮弹自尽。

后人通过周建人不承认儿子周丰三,便强加把周丰三架到鲁迅身上,这个说法虽然有一些逻辑在,但证据太少,也缺乏说服力。

也有专家指出,周丰三与鲁迅很像,但同样缺少证据。并且,周丰三是羽太信子的亲妹妹芳子与周建人所生,这边是两兄弟,那边是两姐妹,就算像,又有什么意外的呢。

如果不是因为鲁迅窥视了弟媳洗澡而因为二人分家,为什么小编会在标题中指出的原因还是因为于羽太信子呢?这要看看鲁迅的挚友怎么说。1911年回国后,家中财务基本上交给了信子处理,许寿裳与周建人曾经说过,信子持家根本不是在“过日子”,而是在挥霍。

周作人也是不懂得理财的人,生活过的很潇洒,钱财方面从来不估计,只管拿来就花。当年鲁迅不算讲课、稿费的收入,光教育部每月的工资就是大洋300元,按照这个收入折合成现今,应该有15000元人民币左右,虽然这不算大富大贵的资产,但居家过日子也是小康水平了。

同样,周作人也有收入,加之在一起,居然月月亏空,周作人甚至还要借钱度日,鲁迅每日操劳,除了弥补上个月的窟窿,还要想着下个月的生活。鲁迅曾经在日记中道出苦衷,我每日劳作,出门黄包车,而二弟一家,出门必定轿车,奴仆成群,亦是陪行,享尽了奢华。鲁迅原话:“自己黄包车运来的,怎敌得轿车运走的”。这才是二人分开的真正原因。

如果说朋友的话不足为信,那么当时与他们生活在一起的二人的母亲鲁瑞的话应该是最强有力的证据。“大先生和二先生的不和,完全是老二的过错,大先生没有亏待他们”。鲁瑞不曾偏袒过任何一个自家儿子,他看到大先生的操劳和二先生的挥霍,极其不满。

鲁迅一直是愤怒的,但是直到写给母亲的遗书中才将满腔的不满直接的发泄出来:“我是被八道湾驱逐的,死不瞑目!”分家后,鲁迅搬出了住了多年的八道湾,之后便昏迷高烧数月,而周作人和信子却还在过着奢侈的生活,即便借钱也要如此,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

当鲁迅醒来后,他将愤怒全部浸入小说《奔月》之中,其当时发表的笔名为宴之敖。世人当然不知道这笔名的意义,后来鲁迅解释说,“宴”,从家,从日,从女;“敖”,从出,从放。他是被家里的日本女人驱逐出去的。在《奔月》中,鲁迅将嫦娥刻画成一个每天抱怨不要吃“乌鸦炸酱面”的女人,后来独自服仙药去月亮上寻找更好生活的女子,这就是在讽刺无休止的贪图享乐弟媳羽太信子。

当你极其厌恶一个女人的时,你还会窥其沐浴,听其夜话?小编不会,各位也不会吧?

参考资料:《中国的叛徒与隐士》《鲁迅革命活动考述》《鲁迅与书》《我的伯父鲁迅先生》《鲁迅忧思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