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临城下之决战要塞】《兵临城下之决战要塞》诗意呈现苏军牺牲

2020-02-15 - 兵临城下

俄罗斯导演亚力山大·考特执导的影片《兵临城下之决战要塞》昨日在广州试片。相比好莱坞战争片,《决战要塞》显得相当地“俄罗斯”,在展现生离死别时不再那么煽情而是有所克制,一个个失败的英雄的血性和牺牲也被处理得无比诗意。该片将于3月16日在国内公映。

【兵临城下之决战要塞】《兵临城下之决战要塞》诗意呈现苏军牺牲
【兵临城下之决战要塞】《兵临城下之决战要塞》诗意呈现苏军牺牲

颠覆前苏联战争片给人的印象

“布列斯特要塞在现代武器面前不再坚不可摧了,但俄罗斯的人们还是那么英勇。”以当年军乐排的少年学员阿基莫夫的回忆开场,《兵临城下之决战要塞》聚焦在苏德开战初期一场残酷的战役。虽然切入题材的角度、手法很传统,但是依靠写实的手法和场面,影片中这群苏军及其家属所遭遇的苦难,以及他们面对战斗的勇气,还是调动了观众感情。

【兵临城下之决战要塞】《兵临城下之决战要塞》诗意呈现苏军牺牲
【兵临城下之决战要塞】《兵临城下之决战要塞》诗意呈现苏军牺牲

布列斯特要塞距苏德边境仅一俄里,由于没有预警、没有增援,加上武器短缺、建制混杂,驻守要塞的苏军面临巨大的牺牲。武器短缺到什么程度?片中德军进攻军人俱乐部一幕,苏军纷纷冲出阵地,用工兵锹、木头凳子、油桶甚至木板与德军展开肉搏战。

【兵临城下之决战要塞】《兵临城下之决战要塞》诗意呈现苏军牺牲
【兵临城下之决战要塞】《兵临城下之决战要塞》诗意呈现苏军牺牲

以军乐排的少年学员阿基莫夫为视点,彼佳少校、安德烈中尉、团政委福民为首的苏军群像,在随后的战斗中逐一得到描写。他们的儿女叶基莫夫、阿尼娅等等,则担负起情感戏的部分。尽管描述人物的方法比较“主旋律”,但却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就像影片最后一句台词,“时至今日,他们就像还生活在某个地方一样。”

【兵临城下之决战要塞】《兵临城下之决战要塞》诗意呈现苏军牺牲

《决战要塞》对传统的前苏联战争片进行了“改良”,彼佳少校等人的形象,并非以往主旋律战争片那种个人英雄,“机枪横扫、敌人全倒”的场面不再出现,他们的血肉之躯如何被逐步击溃得到详细描述,这个过程中他们的坚毅意志令人印象深刻。

连牺牲也描述得很诗意

在写实的战场之外,影片不少地方也有俄罗斯电影招牌式的诗意,比如战争爆发前军营和家属院里欢乐、恬静、幸福的时光,比如德军刚开始进攻时,爆炸的气浪、尘埃、瓦砾、惊恐的人群,画面中带着残酷的浪漫。军乐排的学员阿基莫夫,和安德烈中尉的女儿阿尼娅恋爱的种子刚刚萌芽,战争爆发那天,少男少女相约在初夏的清晨垂钓,湖水中两人的倒影被炸弹击碎的画面,也相当“俄罗斯”。

苏军的牺牲,在这些诗化的手段中得以深化:拖着苏军尸体的战马冲入河沟,河边全是为了取水而倒下的苏军尸体剪影。战斗到最后,片中甚至出现超现实一幕:在战火掀起的尘雾中,手拿火把的无头士兵在四处游荡,血红的眼中出现昨日和家人合影的景象。

德军的脸谱化成遗憾

遗憾的是,相比最近的《战马》等影片,《决战要塞》中的德军还是相当脸谱化。或许为了凸显苏军的英勇,德军在电影中显得相当缺乏战术,甚至显得愚蠢。虽然拥有坦克等重武器,但他们却从来没有驶入城内用于巷战。德军步兵进攻苏军盘踞的建筑时,也从来没使用过重型武器轰击。

相比之下,战争中4个苏军家庭的悲欢离合得到详细的描写:彼佳少校听到第一声炮响就吻别妻子卡秋莎,冲向军营。安德烈中尉在战争前夜还在和妻子谈女儿是不是早恋了,战争打响时男人第一个想法就是投入战斗,让老母、妻子、幼儿在地下室等着他。军队里负责放电影的小士兵,战斗之前正在向心上人索尼娅求爱,看见爆炸四起,还以为是演习。本报记者 王振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