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宪英和凌统 甘宁和凌统的仇恨 甘宁与凌统为什么不和?

2018-10-07 - 凌统

当时甘宁是荆州刘表手下的守江夏的黄祖的部将,吴军攻江夏,黄祖派甘宁上,吴军前锋是凌统他爹凌操,两军对垒,甘宁一箭射死凌操,凌操死了,凌统当时年轻,奋力夺父尸还。不过后来黄祖看不起甘宁是江贼出身,甘宁通过朋友苏飞归顺了孙权。

公元215年(建安二十年),甘宁随孙权攻打合肥(参见合肥之战)。战事不利,加之军中瘟疫流行,只得下令撤军。大部队已经撤出战斗。只有吕蒙、蒋钦、凌统、甘宁以及车下虎士一千多人跟随孙权驻在逍遥津(今安徽合肥东)北。

曹操将领张辽侦伺瞭望,乘机率步骑发动袭击,陈武战死。孙权部将甘宁、吕蒙奋力抵挡、部将凌统率卫队拼死厮杀,作战中,甘宁引弓射敌,厉声问战鼓为何不响,壮气毅然,勇冠一时。孙权目睹这一切,更增加了对甘宁的敬意。

在甘宁等人的英勇抵抗之下,曹军进攻的速度放慢。凌统率兵三百,保护孙权冲出重围。孙权逃至逍遥津,时值河桥半拆,丈余无板,孙权急策所骑骏马腾越而过。将军贺齐率三千人在逍遥津南接应,孙权才侥幸得免。战斗下来,除凌统外,三百士卒无一生还。

凌统是凌操之子,而凌操是在攻打黄祖时被甘宁射死的。因有杀父之仇,凌、甘二人矛盾很深,甘宁因而也防备凌统,尽量避免和他见面。孙权命令凌统,不得与甘宁为仇。

一次,甘宁、凌统在吕蒙那里聚会饮酒,酒酣耳热,凌统起立舞刀,甘宁也站起来说:"我能舞双戟!"吕蒙见二人有相斗之意,便隔在中间,说道:"甘宁虽能舞,还是不如我舞得精妙。"于是,操刀挟盾,将二人分开。后来,孙权知道凌统不能忘却父仇,就让甘宁率兵改驻半州地方。但在大敌当前的关键时刻,二人能抛开私怨,团结对敌,这是难能可贵的。

孙权在濡须口收拾军马,忽报曹操自汉中领兵四十万前来救合淝,次日,张辽引兵搦战。凌统见甘宁有功,奋然曰:"统愿敌张辽。"权许之。统遂领兵五千,离濡须。权自引甘宁临阵观战。对阵圆处,张辽出马,左有李典,右有乐进。

凌统纵马提刀,出至阵前。张辽使乐进出迎。两个斗到五十合,未分胜败。曹操闻知,亲自策马到门旗下来看,见二将酣斗,乃令曹休暗放冷箭。曹休便闪在张辽背后,开弓一箭,正中凌统坐下马,那马直立起来,把凌统掀翻在地。

乐进连忙持枪来刺。枪还未到,只听得弓弦响处,一箭射中乐进面门,翻身落马。两军齐出,各救一将回营,鸣金罢战。凌统回寨中拜谢孙权。权曰:"放箭救你者,甘宁也。"凌统乃顿首拜宁曰:"不想公能如此垂恩!"自此与甘宁结为生死之交,再不为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