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甘仁与曹颖甫比较】从丁甘仁也救不回的金子久说起

2019-11-22 - 丁甘仁

民国初年,浙江桐乡大麻镇有一位超级大名医,号称“天医星”下凡,他叫金子久。他的病人中不乏大总统袁世凯、浙督朱介人、皖督倪嗣冲这些达官显贵。但他并不太为现代中医界所熟识,其中一个原因估计和他的英年早逝有关系——享年仅52岁。而他离开人世的岁月,他接受的治疗方案,也颇为让我感慨。

【丁甘仁与曹颖甫比较】从丁甘仁也救不回的金子久说起
【丁甘仁与曹颖甫比较】从丁甘仁也救不回的金子久说起

民国九年(1920年),金子久受到皖督倪嗣冲的邀请,到安徽出诊。那时可不像现在这么方便,当时从桐乡到合肥那是一段很长的路途。一路十分劳累,又受到了惊吓。为倪嗣冲治病,前后开了29张方子,可谓耗尽心血。更加神奇的是,当时的《上海新闻报》每天连载这些脉案,这从现在来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对医术是何等的考验,那可是“直播”呀。举个例子,想像一下,某个大名医,嗯,比如说李可老,去给一个省长看病,然后《南方周末》每天连载他的医案,今天“7月24日,头晕身疼突作,夜间发热,六脉沉细,形冷恶寒,此少阴伏寒也,处麻黄细辛附子汤。

麻黄30克,制附片90克,细辛30克,炙甘草60克”(纯属杜撰哈)。那是何等帅气威武的事情。

说远了……再说回金子久,看好病回来以后,身体就开始变差了,第二年就出现了黄疸。自己开了个茵陈蒿汤,没有好转。于是,只能求助他人了。要说当时,全中国第一名医,或许当属孟河丁甘仁。丁甘仁那时在上海行医,关键就是他开办了上海中医专门学校,当代中医界的旗杆子们十有七八都出自其门下——程门雪、黄文东、秦伯未、张伯臾、章次公,等等。

而现在的国医大师们,更不乏他的再传弟子——朱良春、陆广莘、裘沛然、颜德馨、何任(嗯,何老是当时上海另一家学校的,但老师也都是上面那些)。可见其对整个当代中医的影响了。

嗯,又说远了……话说,金子久重病之下,找到丁甘仁。这则病案,记载在《丁甘仁医案》之中:

“操烦郁虑,心脾两伤(按:应该就是指赴皖治病之事)。火用不宣,脾阳困顿。胃中所入水谷,不生精微,而化为湿浊,着于募原,溢于肌肤,以致一身尽黄,色晦而暗。纳少神疲,便溏如白浆之状。起自仲夏,至中秋后,脐腹膨胀,腿足木肿,步履艰难。乃土德日衰,肝木来侮,浊阴凝聚,水湿下注,阳气不到之处,即水湿凝聚之所。症情滋蔓蔓难图也,鄙见浅陋,恐不胜任。掘拟助阳驱阴,运脾逐湿,是否有当,尚希教正。

“熟附块钱半,连皮苓四钱,西茵陈钱半,淡干姜八分,陈广皮一钱,胡芦巴钱半,米炒于术二钱,大腹皮二钱,大砂仁八分、研,清炙草五分,炒补骨脂钱半,陈葫芦瓢四钱,金液丹二钱、吞服。”

从医案的记录来看,当时金子久是典型的命门火衰了,用茵陈术附汤倒也没错。不过看丁甘仁自己的语气都很没谱,“鄙见浅陋,恐不胜任”,认为自己难以治好金子久的重病了。确实也是,前后一共治了五次,都未见起色。丁甘仁后来直接告诉对方:“您的病我已经没什么办法了,还是回去好好静养吧(症属不治,请先生早日回府静养)。”回去以后,过了十来天,果然不治而亡。

还没完。丁甘仁都治不好的病,一般其它人当然也没话说了。但是,有一个人不服,谁呢?曹颖甫。这老曹同志是何许人也?前面说过了,丁差不多算是当时中医界的头把交椅,而曹则是民国时期的头号经方大师,就在丁甘仁创办的上海中医专门学校任教,还是教务处长。两个人是莫逆之交,曹颖甫还为《丁甘仁医案》写了序。那个序很有意思,有时间再专门说说。

曹颖甫在他注解《金匮》的书中,发表了自己对金子久案的看法。“昔金子久患此证,自服茵陈蒿汤不愈,乃就诊于丁君甘仁,授以附子汤加茵陈,但熟附仅用钱半,服二剂不效,乃仍用茵陈蒿汤,以至脾气虚寒、大便色白而死,为可惜也。但金本时医,即授以大剂四逆汤,彼亦终不敢服,……。经方见畏于世若此,可慨夫!”

嘿,学校老师,向校长叫板了!“校长,你丫这病治的,不对呀!附子用一钱半,能有什么用?”当然,这本书出版的时候,丁甘仁已经去世5年了……而且,曹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的,还给老丁找了个理由:反正你开大剂四逆汤,金子久也不敢吃嘛,开了等于没开。

从上面的记载来推测,大慨整个病程是这样的:一开始金子久自己用了茵陈蒿汤没效,然后找丁甘仁,第一次用附子汤加茵陈,没效,第二次又换回茵陈蒿,结果出现了上面医案记载的脾肾阳虚、命门火衰的场面。所以,这个医案之中,丁甘仁犯了两个错误:第一、没有守住温阳的路子;第二、剂量太轻。

不过,临床上,有时候分清阴阳确实不是那么容易的。可能由于自己也是经方治病,我也觉得这个案子就应该用大剂温阳。附子一钱半,有多少?不到5克,就那么一两片,都病成这样子了,能顶什么用……那位说了:四两拨千斤呀!

是,用得好,四两是能拨千斤,问题如果是万斤、十万斤呢!金子久自己就提倡“轻可去实”。桐乡,盛产菊花,你懂的~那玩意,够轻了吧……呃,不要想歪,我说的是中药菊花!嗯,所以说,如果给他开个茵陈四逆汤,附子50、60克,估计他是不敢吃的。

所以到后最后,曹颖甫发了一通牢骚:经方如此为世人所畏,可悲!可叹!现在我们强调方药的量效关系,强调用量策略,是很有道理的。什么时候要轻,什么时候要重,这是要有策略的。一味的一钱两钱,如何起重症沉疴?动则50、100克,又如何能调治慢性虚损?

看到金子久,每个人都觉得很遗憾。丁甘仁觉得可惜,因为对于当时动荡的中医界,每少一个名医大师都是极为巨大的损失。曹颖甫觉得可惜,因为他觉得治疗上还有可以再改进的地方。

不管怎么说,金子久还是去了。过了五六年,丁甘仁也去了,曹颖甫一个人,在大上海坚守经方阵地。再过了十来年,曹颖甫也去了。说来也怪,那个学校这么多学生,后来开方用药的风格都跟着丁甘仁。曹颖甫也在那教学生,怎么没见哪个学生能学得曹一样,纯正的经方派呢?

相关阅读
  • 丁甘仁故居昨日奠基

    丁甘仁故居昨日奠基

    2019-11-22

    10月27日上午9点58分,孟河镇丁甘仁故居的旧址上,彩旗飘扬、锣鼓喧天、礼炮齐鸣、舞狮队龙腾虎跃,热闹非凡,孟河镇的百姓纷纷闻讯赶来,分享丁甘仁故居奠基仪式的喜庆。孟河医派传承学会的丁甘仁后裔、后学嫡传弟子和新北区、孟河镇的有关领导。

  • 【丁甘仁是名医吗】乐善好施的名医丁甘仁

    【丁甘仁是名医吗】乐善好施的名医丁甘仁

    2019-11-22

    丁甘仁是近代著名的中医临床家、教育家,早期曾创办上海中医专门学校,培养中医人才,成绩卓著。他精通医理,诊治得法,临床诊治多有奇效。同时他同情弱者和贫困人民,因此得到病人的信任和义务宣传,从而使他在上海的名声逐渐大起来。

  • 丁甘仁医学全集

    丁甘仁医学全集

    2019-11-22

    北京节能补贴是由北京市商委及相关部门推出的节能减排促消费政策。具有北京身份证明的居民可在苏宁门店或易购网页,选购符合节能补贴的商品、送货地址为北京市,申请参加北京节能补贴政策并提交相应的身份信息,经过政府审核通过后。

  • 【丁甘仁医案哪个时期】丁甘仁医案赏析

    【丁甘仁医案哪个时期】丁甘仁医案赏析

    2019-11-22

    翁某,女,经停九月,胃纳不旺。月事不以时下者,责之冲任。冲为血海,隶于阳明,阳明者胃也。饮食入胃,化生精血,营出中焦。阳明虚则不能化生精血,下注冲任,太冲不盛,经从何来?故当从二阳发病主治,拟《金匮要略》温经汤加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