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格局 林毅夫:展望未来20年中国经济发展格局

2019-08-21 - 林毅夫

林毅夫:展望未来20年中国经济发展格局

2012年1月15日,由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主办的 “2012朗润思 辩圆桌——学者与媒体对话”论坛在朗润园万众楼举行,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教授出席,并发表了题为《展望未来20年中国经济发展格局》的讲话,以下为该讲话的整理内容,经林毅夫教授本人确定。

林毅夫格局

全球经济可能陷入疲软“新常态”

现在正值年初,大家都非常关注国际、国内的经济形势。在此,我阐述一下我个人的看法。首先,对于国际经济形势,我比较悲观。我认为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整个国际经济很可能会危机四伏。国际经济尤其是发达国家经济,很可能会像日本当年一样,陷入比较长期的发展相对缓慢、政府债务不断积累、货币政策相对宽松的一个时期。

林毅夫格局

目前大家比较关心的是欧债危机,学界普遍的看法是那些主权债务危机比较严重的国家如果不进行结构性改革,提高他们经济的整体竞争力,任何短期的金融稳定方案只能是赎买时间,就像吃止痛药一样,仅能见效一时,一段时间之后,这些问题都会再卷土重来。

林毅夫格局

所谓结构性改革就要减少社会支出、减少政府赤字和债务、金融去杠杆。但是我们知道,这些结构性改革的共性,基本上都是减少需求、减少资金供给,这会使失业率上升,放缓经济增长速度。

其他国家也发生过类似的金融经济危机,过去在碰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其实是整个现代宏观经济学主流框架,会建议这些国家在进行结构改革时,同时通过货币贬值增加本国产品出口竞争力,由外需拉动来补偿内需不足,为结构改革创造空间。

但是目前发生债务危机的欧洲国家,如希腊、意大利、爱尔兰、西班牙等,根本就没有自己的货币。所以这些国家没有降低汇率以提高出口竞争力的选项。当然欧元区整体可以进行贬值,以提高欧元区整体的出口竞争力。

可是目前面临的现实条件是,不仅欧元区存在当前这种结构性问题,美国、日本也存在类似问题。而且,目前不仅欧元区失业率高企,美国失业率也始终居高不下,日本失业率相对于欧洲和美国确实低一点,但是相对日本自身长期的历史水平又高出许多。

欧元区跟美国、日本都属于发达国家,他们的产品是相互竞争的。如果欧元区用贬值的方式增加出口,美国、日本就要减少出口,失业率就会增加,他们的经济会无法承受。因此,如果欧元区真的用贬值的方式增加出口,很可能会导致美国和日本也同样用贬值的方式来对冲欧元贬值的影响,出现竞争性贬值,最终达不到实际效果。

由于存在这种竞争性贬值的可能性,这些国家和地区利用贬值手段创造结构改革的空间大为缩小。所以我判断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这些结构性的问题会一直存在,失业率也会相当高。为了解决这些短期的问题,有关国家会不断地出台短期金融稳定方案,但是每次方案出台之后,舆论界和金融界都会认为力度不够,政策效果可能仅能维持几个月、几个星期,甚至几天。

相关阅读
  • 林毅夫张五常 相比林毅夫 诺奖明显忽视了张五常的原创贡献

    林毅夫张五常 相比林毅夫 诺奖明显忽视了张五常的原创贡献

    2019-08-21

    然而,我认为这次颁奖对张五常不公平。根据瑞典皇家科学院提供的证据(见证据一),Ostrom的贡献之一是对“公地悲剧”的挑战。传统认为,资源要么彻底私有,要么彻底公有,否则就会被争用行为耗尽其价值。但Ostrom指出人们会自发地衍生出某些规则。

  • 东北土著质疑林毅夫 林毅夫:美国从中国买东西并不是给中国的恩惠

    东北土著质疑林毅夫 林毅夫:美国从中国买东西并不是给中国的恩惠

    2019-08-21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2日下午,第137次朗润sdot格政论坛在北京大学召开,此次专题研讨会聚焦的主题是中美贸易及中美关系挑战与前景。林毅夫、余淼杰、周世俭、东艳等著名经济学者齐聚一堂,就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影响、可能的发展方向等展开研讨。

  • 林毅夫博鳌诉乡愁:我想再回到台湾(图)

    林毅夫博鳌诉乡愁:我想再回到台湾(图)

    2019-08-21

    3月22日,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会新闻发布会暨博鳌亚洲论坛学术发布会在博鳌国际会议中心举行。图为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教授、主任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名誉院长林毅夫出席新闻发布会。中新社记者骆云飞摄中新社博鳌3月23日电(记者李晓喻)“我也想再回到台湾。

  • 林毅夫鼓吹 林毅夫:解决不平衡主要靠改革

    林毅夫鼓吹 林毅夫:解决不平衡主要靠改革

    2019-08-21

    中国网财经5月29日讯2018年金融街论坛年会29日在北京举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在论坛上表示,解决不平衡的主要方式是靠改革这一项内容补短板,我们在实体经济当中已经有需求,但是没有供给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