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演员田华去世了 田华和爱人苏凡:谁也别想把我们分开

2018-11-01 - 田华

电影《白毛女》是田华艺术道路上的起点,她为中国电影塑造了很多有血有肉的新东方女性形象。荧幕上的精彩演绎,离不开才华横溢的丈夫苏凡的支持。

草帘内外的一见钟情

资料图片:田华

“她留着齐眉的‘刘海’,短发,白皙的脸上,闪着一对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睫毛又浓又长,更衬托出她的美丽……”这是苏凡日记中首次见到田华时写的一段文字。

电影演员田华去世了 田华和爱人苏凡:谁也别想把我们分开
电影演员田华去世了 田华和爱人苏凡:谁也别想把我们分开

那是个特别平常的上午,田华有事去找一位老乡,刚走到门口,便听到里面传出谈话声,凭经验,她知道剧社来新同志了。她掀开门口挂着的草帘,看到一个年轻人正在洗脸,洗脸的人恰好也抬起头来看到了她,田华赶紧放下门帘,一溜烟地跑了,爱的种子却悄悄地在苏凡心里发芽。

电影演员田华去世了 田华和爱人苏凡:谁也别想把我们分开
电影演员田华去世了 田华和爱人苏凡:谁也别想把我们分开

苏凡是剧社的能人,演戏、编节目、写美术字、导戏,样样都拿得起来,很多女孩都对这个北平来的大学生有好感。田华说,自己也对苏凡也有好感,但是纯洁的同志感情。“那个时候,我们经常在一起演戏,两人单独接触的机会也相当多。

电影演员田华去世了 田华和爱人苏凡:谁也别想把我们分开
电影演员田华去世了 田华和爱人苏凡:谁也别想把我们分开

我很小就来部队了,文化底子薄,遇到剧本或学习上的困难,每次苏凡都会很耐心、主动地教我。”一次,田华发高烧,什么都吃不下,苏凡不知从哪个地方搞到了几个橘子,田华是北方长大的女孩,从来没吃过这种南方水果,非常感动。“那段时间,我们两个好像特别有缘,经常是‘恰巧遇到’……”

电影演员田华去世了 田华和爱人苏凡:谁也别想把我们分开

巧克力糖纸曝光恋情

田华和爱人苏凡做客央视。图片来源:央视网

有一次,苏凡去北平执行任务,特意买了几块巧克力想给田华尝尝。回来后,他们约在小礼堂相见,当时在部队中不允许谈恋爱,所以他们只能秘密进行。久别重逢的喜悦让两个人离开时忘记了“清理现场”,落下来的几块巧克力糖纸被人发现了,地下恋情曝光了。支部大会马上召开检讨会来“帮助”二人:苏凡调离剧社,两人被分开。

“他走那天,我没去送他,心里很难受。苏凡回到部队军区政治部工作,每件事都干得很出色,他很快立了大功,受了奖,得到了重用。”“好多次,我想他的时候就写信,他也一样。一次,他得知他所在部队的驻扎地离我们剧社的驻地只有十几里地时,就深夜赶路来看我了。可能是爱情的力量吧,反正谁也别想让我们分开”。

1949年1月,苏凡来看田华。剧团领导看到他们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还那么相好,就默认了俩人的关系。1949年8月4日,田华与苏凡结婚了。“当时结婚非常简单,我记得婆婆给了我们一条新被面……剧社还送给了我们很多的书,那时都是这个风气,意思大概是说不能放松思想改造,还要好好学习吧!”

“后勤部长”和“文字秘书”

1950年,田华演《白毛女》一举成名,外出工作也多了起来,照顾家的责任就落到了丈夫和婆婆身上。苏凡成了“后勤部长”和“文字秘书”。

资料图片:田华坦言,事业的成功,离不开丈夫这个“文字秘书”和“后勤部长”

田华回忆:“当时,我去长春拍《白毛女》。他在家里给我写好了角色分析,我到了长春以后,他就一部分一部分地往长春寄。我一方面跟导演学演戏,另外也从苏凡那里得到了很多帮助,后来我也就成了习惯……一直到我离休。

我演完《白毛女》后,他还负责帮助我看剧本,挑选剧本,可以说是一个专职的‘艺术助理’。上世纪80年代,我接了《法庭内外》,当时苏凡还参加了剧本的创作工作,与导演一起,一场戏一场戏地讨论,把情节梳理得更为合理。

这些年我接到过几十万封影迷给我写的信件,而这些信件的分类、整理、写回信等等,都成了苏凡几十年的固定工作。要知道,他自己也有着繁重的工作,在八一电影制片厂,他又当了文学部的副主任……”说起这些,田华眼里充满柔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