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淑慎曾觉得自己很行 吸毒天后萧淑慎:我愿意做白领 老板敢请我吗?

2018-10-20 - 萧淑慎

中新网北京5月6日报道,回看台湾女星萧淑慎的过往,丰富得可以写本书。她曾一夜爆红,却因三次染毒事件跌倒谷底;她曾性格倔强叛逆,与媒体关系剑拔弩张;她曾获得两次金马奖提名,但也一度抑郁到足不出户……5月5日下午,复出不久的萧淑慎,在北京接受中新网独家专访,她直言:“我现在要重头再来,只想做一个真实、叛逆、有性格的萧淑慎,我觉得这一次可以做得很好。”

萧淑慎曾觉得自己很行 吸毒天后萧淑慎:我愿意做白领 老板敢请我吗?
萧淑慎曾觉得自己很行 吸毒天后萧淑慎:我愿意做白领 老板敢请我吗?

>>>点击观看:萧淑慎录节目时毒瘾发作

谈复出

一度想去做接线员或服务生

很多内地观众对萧淑慎的印象还停留在梁静茹(微博)《勇气》MV中的“宇宙超级无敌美少女”,以及光良《第一次》MV里那个穿黑裙在大街上表白的姑娘上。谈到这两部代表作,萧淑慎十分兴奋,连忙问:“内地观众都很喜欢吗?”

萧淑慎曾觉得自己很行 吸毒天后萧淑慎:我愿意做白领 老板敢请我吗?
萧淑慎曾觉得自己很行 吸毒天后萧淑慎:我愿意做白领 老板敢请我吗?

经历三次染毒事件后,萧淑慎对自己、对事业都有了新的认识。复出不久的她,接受媒体专访时彬彬有礼,面带笑容,有问必答。这与过去那个常跟媒体互呛翻脸的萧淑慎判若两人。

“我本来想放弃这个圈子。”

萧淑慎有些紧张地端起咖啡杯,思绪开始飘回复出前的那些日子。

2012年7月中旬,因三度吸毒入狱442天后,萧淑慎通过假释重获自由。在这之后,她想彻底离开娱乐圈,“我脾气不是很好,性格又十分大喇喇,而且在那个时候,我在台湾是被否定的一个人。”

因为没有收入,萧淑慎曾计划找工作,“大家都是术业有专攻,都各有强项,我觉得我自己除了演戏没有什么强项。我又没办法被别人使唤,受不了别人支使我去倒茶,可是当时那样想也不行,不能像以前那么高傲,不然没饭吃。”

抱着这样的心态,她把目光投向了公司里的接线员或便利店服务员这样的职位,“我没有想过去做什么经理,我反而想的很简单,做一个上班族就很好”。

但是很快,萧淑慎就发现这条路根本行不通,“我愿意做,老板敢请我吗?他会考虑一个月要给我多少钱,而且也会奇怪我为什么要来做接线员”。

说到这里,她喝了一口咖啡,带着些许苦笑说:“我当时想,如果我在台湾只是一个半吊子的艺人,很多观众都不认识我,该有多好。那样的话想我就能离开娱乐圈,也会走得比较坦然。但我不是,所以很难跳脱出这个圈子。”

幸运的是,萧淑慎遇到了愿意签约她的公司“新亚洲娱乐”,“我当时问老板我是否还有救,他跟我说:‘其实你是很好的,并不觉得你没救。’当时我以为我可能需要全部重新改过,但是老板跟我说其实不用改变太多,他说原有的个性还是要保留,只是做一点微调,这种微调不是毁灭掉原先的萧淑慎。”

谈改变

语速放慢,学会委婉

在萧淑慎的回忆里,早些年的自己性格飞扬跋扈,十分嚣张,“那时天时地利人和,根本就不会想去改变,真的还蛮糟糕”。

其中,和媒体的关系恶劣让她负面新闻频出。有一次,萧淑慎出门碰到记者跟拍,她顿时火冒三丈怒吼“滚!你们够了没?我要工作,你们不要吵我!”更做出“竖中指”的不雅动作。

“其实我在事业高峰期就想退出(娱乐圈)。因为我不善于与媒体打交道,也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那个时候我对媒体很不友善,媒体对我也很不友善,在彼此都不友善的情况下,他们看到我不舒服,而我也很讨厌看到他们,所以当时卡在那个状态里面,很痛苦。”

如今的萧淑慎,性格逐渐发生了很多改变,不仅讲话速度放慢,还学会了委婉,“我以前看到什么就想说,伤到很多人,还以自己是直肠子、敢作敢为而感到洋洋得意。现在就是会多一点点的体谅,多一点点的尊重,不会把话用过于直白的方式说出来,比如我说一个人是白痴,就不会直接说‘你真是个白痴’,会拐个弯说,这样比较委婉。”

虽然被贴着“叛逆”标签,但萧淑慎很怕成为不良榜样。“叛逆是有一定限度的,过了那个限度就叫嚣张。我真的很怕时下年轻人学我,我现在回看自己以前,觉得好紧张,因为我给大家做了很多不良示范。我现在要重头再来,只想做一个真实、叛逆、有性格的萧淑慎,我觉得我这一次可以做得很好。”

对于重新回到竞争激烈的娱乐圈,萧淑慎并不觉得有压力,“我的优势就是我能演,从进入这个圈子到现在,没有一个导演质疑过我的表演能力”。

萧淑慎回忆,当时曾跟拍《勇气》MV的导演周格泰提出过退出娱乐圈的想法,但却遭到驳斥,“他跟我讲,‘你那么会演,不演太可惜了。很多演员很会演但是不好看,还有很多演员好看但是不会演,既然你都具备为什么不去做演员?’我当时就想,好像他们不是乱讲的,即使在我出了这样大的状况之后,他们还会这么跟我说,说明不是恭维,我的表演能力已经远超过一般人。”

谈吸毒

连累爸爸被炒鱿鱼 情绪崩溃

因为和媒体关系很僵,说话又无所避忌,加上拍戏时喜欢把自己放到角色的状态中,演员,这个看似光鲜亮丽的职业,开始给萧淑慎带来了抑郁和不安,找不到情绪发泄口的她,选择了吸毒。

“我抑郁症最严重的时候,就是拍《孤恋花》那段时间。”在这部电视中,萧淑慎饰演一位精神分裂的吸毒女。她回忆说:“拍完后我整个人在那个状态中回不来,休息了一年多,每天在家里就像一个神经病,不说话不看电视不开电脑,就算家里没有人,我依然觉得很吵。非常不正常。”

停顿片刻后,萧淑慎补充道,“可能其他人没有办法理解,我的表演方式是把自己丢进角色的状态中去,比如我演神经病,我不是去模仿一个神经病,而是先把自己变成一个神经病,再做一个神经病会做的事情。”

吸毒事件爆发后,最让萧淑慎难过的是连累了家人,“我爸爸受到的影响最大,我出事时他就被炒鱿鱼,他那个时候在一间很大的公司做执行副总,我倒台他也跟着倒台。这让我很崩溃。发生这样的事,爸爸一下老了十岁,但他只是一个人默默地躲在房间里流泪,出来时都会笑着面对我。”

“我当时在监狱里,妈妈每个礼拜都来看我,她第一次来时好坚强,只是笑着跟我说‘你好吗?我来看你咯’,还给我准备很多我喜欢吃的东西。”因为这份包容,让萧淑慎和家人的关系有了很大的变化,“包括我跟我弟弟,现在我们都会微信互动,以前不会做的事情现在都会做。

这次(吸毒)事情虽然感觉受了很大的挫折,摔了很大一跤,但是熬过那段时间,也换到了很多东西,改变了很多,包括跟家人、朋友和外人的人际关系。我觉得坏的部分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在往光明的地方前进。”

因为三次吸毒,让不少人对萧淑慎能否改过自新仍存疑惑,甚至质疑她能否熬过戒毒这一关。

“戒毒其实不难。大家会觉得戒毒身体的反应会很大,会很痛苦,会歇斯底里,这是一个错误观点,其实不会造成身体上的痛苦,而且我吸食的那个毒品也不会有这样的状况。”在萧淑慎看来,戒毒的关键是自己愿不愿意去做,“他们认为我不能成功戒毒,其实就是看我愿不愿意做而已,对我讲其实很简单。”

目前,萧淑慎还在接受有关部门监管,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回台湾验尿,“很多人都说我出来之后肯定就会继续玩(吸毒),台湾甚至还有人下赌盘,赌我多久以后还会被抓,其实这对我激励很大,我下定决心要让你们这些赌盘全部赌死算了,我一定不会再回去了。被大家的检视是一件好事情,让我不再犯以前的错误。”

谈感情

不想结婚,只想找个人陪伴到老

过去的萧淑慎,是有问题自己扛,不轻易掉眼泪的大女人,但在经历过太多事后,她变得脆弱,敏感,展现出了女孩子柔弱的一面,“就连家里狗拉肚子,我都会疯狂大哭,会打电话给爸妈。”

但是在感情上,萧淑慎却还是小心翼翼。“我七、八年都没交男朋友。因为自己状况不是很好,会影响到我旁边的人,特别是亲密的人,所以我之前没想过交男朋友。(会寂寞吗?)寂寞寂寞就好,要不然嘞?你们放心,我如果交男朋友,不会把他藏起来,一定会公开。”

对于未来另一半的要求,萧淑慎只提出两点要求,一是要懂她,二是坚决排斥圈内人。

“圈内人不行,要是今天你在横店拍戏,明天我在北京怀柔拍戏,哇塞,那就不要见面了。感情里必须要有一个人配合另一个人的时间,不然怎么走下去?但是我不敢把话说死,我不知道会不会遇到。”

另外,和很多女性不同的是,萧淑慎对结婚并没太大的憧憬,“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结婚。我只想要一个伴,一起走一辈子就好了,我觉得结婚这个事情对我来说好像还蛮飘渺的,可能是我的不安,我的性格比较没有安全感,我是一个标准天蝎座,我很会保护我自己,我觉得女人永远都是处在弱势,结婚并不一定就会开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