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力量袁晓峰】三八妇乐袁晓峰《女人的力量》自序曝光

2019-12-04 - 袁晓峰

据了解,《女人的力量》是一本关注女性的社会平等权力、地位,关爱女性命运及发展的社科文化读物。本书以中国历史发展各时期中国女性的命运和地位变迁、社会贡献为关注点,视角穿越历史长河,话题的纵向面从周朝的《诗经》时代开始,贯穿历史各朝代,五四运动、民主革命、改革开放至2011年,通过讲述不同时代的女性典范中的故事,刻画了不同时代的女性形象,袁晓峰将宏大题材的叙事放在历史人物、历史细节之中,使全文以浓厚的文学色彩,翔实的历史资料做铺垫,内容生动,信息量大, 可读性强,可谓以大历史观来解读中国女性地位和命运的历史演变。

【女人的力量袁晓峰】三八妇乐袁晓峰《女人的力量》自序曝光
【女人的力量袁晓峰】三八妇乐袁晓峰《女人的力量》自序曝光

《女人的力量》自序全文如下:

早就有个念头,写一本关于中国女人的书。

当我把这个想法说给朋友们时,他们的反应几乎都是瞪大眼睛看着我:“晓峰,一个大男人,你写一本关于女人的书?开玩笑吧!”

20年前,我几乎遇到相同的眼神,相同的疑问。

1992年,我打算成立医药保健品厂,专门生产妇女保健用品。听到这个消息,许多朋友都奇怪:“晓峰,你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搞起女人用的东西啊?”

要回答这两个看似相同的问题,还得从20年前说起。1992年是中国一个有重要历史意义的年份。这一年,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的南方讲话,吹散了发展道路上的迷雾,让老百姓吃了定心丸。从那时起,中国改革开放的方向更加明确,步子更快。同年10月,中共十四大明确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目标。1992年以后,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下海”办公司?这都是当时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时代大背景决定的。

我也是当年千千万万“下海”办公司中的一个。为什么我会选择做妇女保健用品,这与我的人生经历有关。

其实,我是一个不安分的人。我的老家在陕西省咸阳市泾阳县,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咸阳地处关中,土地肥沃,气候温润,物产丰富,自古以来就以“天府之富饶”而闻名。但是我出生后,正赶上“文革”。从懂事开始,庄稼地里就有“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的标语,我从小饱尝吃不饱、穿不暖的滋味。等长大成人,走的地方多了,我庆幸,不管怎么样,关中地区还算是好的。往北走,那陕北才真是穷得叮当响。

上高中时,“商品经济”成为报纸上的热门新词,社会上搞贩运、做买卖的人多了起来。当时,县上最大的乡镇企业家经常到学校搞捐赠,在学校千人大会上讲话。我与几个儿时的伙伴商量,咱也做点生意,挣点零花钱。说起来寒碜,我收过破烂,寒暑假经常去卖水果。

每天一大早,我们推着装了300来斤水果的车子,从泾阳出发,过咸阳,一路往西安赶,返程时又从西安买些日用品到泾阳卖。一来一回能挣个一二十元,这在当年,顶得上一个干部半月的工资了。

忙活了一阵,小赚了一笔。但这买卖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我琢磨着换一个路子。听人说贩运药材有利可图,于是我跃跃欲试投身其间。但那时,国家的政策对药材生意还没放开,我觉得风险太大,就此收兵。几个月的药材买卖没挣多少钱,但对我的人生道路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一是我无师自通,喜欢上了药材,也掌握了不少与药材相关的知识。

二是我走出了关中,看到了更大的世界,看到更多老百姓的真实生活,了解到了更多农村人缺医少药的现状。

为找到好的买家,我曾去了趟陕北,听人说那里药材资源少,把关中的药材运过去兴许能卖个好价钱。到延安、榆林转了一圈,我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陕北的穷困超出我的想象。老百姓吃的是黑豆掺和米糠、秕谷煮的“钱钱饭”,只够半饱;穿的呢,老爷们儿一件土制羊皮袄,翻着穿,几乎要穿多半年。

就这,老百姓还说,比前些年强多了。跟当地人闲谈之中,听了不少这方面的故事。上世纪70年代周总理陪着越南外宾到延安,被群众多次“挡车”,他们一面欢迎周总理20多年后再回延安,一面向总理诉苦,说日子过得还不如当年毛主席在延安的时候好。

周总理的心情可想而知,他对陪同的延安领导说:“延安人民哺育了我们,使我们取得了全国革命的胜利,但是延安的农业还很落后,我们对不起延安人民。”

有一位老红军对我说,这两年好多了,基本能吃饱饭了。老红军先前吃不饱饭吗?这位老红军是抗战前参加革命队伍的,在新中国成立前夕离开部队,又回到村里种地。这样的红军老战士在陕北还真不少,20世纪80年代,多数年龄在60岁上下。

他问我:“娃儿去过北京吗?”我说没去过。他得意地说,我可去过一趟。毛主席纪念堂盖好以后,中央把我们这些老战士请到北京去看毛主席他老人家。我记得是住在一个叫什么门的宾馆,可高级了。睡的床软着呢,不习惯,睡不着。在北京住了五六天,除了去看毛主席,还去了故宫、天安门。一日三餐,都是大米白面,鸡鸭鱼肉,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些好东西。油水大,吃撑了,肠子挂不住,好多人都跑肚子了。

他听我说想往那边贩药材就直摇头。“咱这儿穷啊!饭都吃不饱,哪有钱瞧病吃药。平时头痛脑热的,能扛就扛。真闹大病,只能听天由命了。”他说:“女人得了‘女人病’,用凉水冲洗一下,就美得很。”这位老红军还说,自己的婆姨坐月子时喝着菜糊糊还操持劳累,落下病没钱治,不到40人就走了。老人说,这两年日子好过多了,政府每个月给他们那些老红军发几十元钱,吃饭是没问题了,但普通百姓的日子还是很艰难。

老人的一番话打消了我原先的想法,但他讲的故事直到今天我还一直记得。这一段经历在我的潜意识里种下了日后做妇女保健用品的种子。

正是因为跟药材打过交道,当年一家保健品企业招兵买马时,我加入了这个团队。在这个企业的时间不算长,但我在这里学到了关怀众生的胸怀和求索创新的精神,也受到“内病外治”之道的启发,这对我日后的事业发展帮助不小。

三八妇乐集团董事长袁晓峰

上班后,我身上的不安分细胞又开始躁动起来。那时,陕西的作家路遥、贾平凹在文坛上已经冒了出来,读着他们的作品,我年少时曾经的文学梦被激发出来。离开了这家保健品企业,我骄傲地拿着“保健报社记者”的名片,一头扎进纪实文学的大潮。

我写企业,写名优产品,写改革者,写老中医……有时也写散文,小品、通讯报道和科普文章……闲了就读书,读《周易》,读《诗经》,读唐诗宋词,也读巴尔扎克,读泰戈尔……兴之所至,还泼墨作画,挥笔行书。文章一篇篇发表,稿费一笔笔寄来,花儿开了,鸟儿叫了,月儿笑了……但夜深人静之时,我会有一种莫名的彷徨,觉得自己依然没有找到人生的方向。

作为一名保健报社的记者,我在采写过程中自然接触到不少患者,特别是有些女性患者欲言又止的病痛表情令人同情。由于贫穷,由于缺医少药,还由于传统保守观念的束缚,当时患妇科病的妇女比例相当惊人。据一份调查,女职工患“妇科病”的比例为40%,女教师为80%,农村妇女高达90%。

有的因不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落下终身痛苦的病根甚至死亡。我遇到过一个极端的病例,一位山村妇女下腹部瘙痒刺痛,却羞于告人、羞于看医生,自己偷偷用手挠,用指甲抓,最后竟倒于血泊中。每每听到这样的事,我脑海中便浮现那位老红军谈到自己婆姨不幸早逝时的悲伤与无奈。

我要做点什么,我又能做点什么?

伫立在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武则天陵前,我细细琢磨那举世罕见的无字碑,深深冥思女人对历史的贡献和历史对女人的不公,阵阵酸楚袭上心头。

我徜徉于月色迷人的泾河边,心中默念:太阳奉献给种子,种子奉献给大地,我到底用什么奉献给你,我的母亲,我的姐妹……

登上唐代医学大师孙思邈长眠的药王山,我怀着虔诚怀着敬仰长时间抱拳鞠躬,对着《千金要方》碑石,斟字酌句,笔记脑思。

潜意识中的想法苏醒了,我要为受妇科病困扰和折磨的母亲们、姐妹们解除痛苦。

我一头扎进典籍中,啃《周易》,啃《永乐大典》,啃《医宗金鉴》、《产经》、《内经》、《金匮要略》、《诸病源候论》、《妇人大全良方》、《女科证治准绳》、《女科》……并带着以前收集的方剂和自己思考的心得多次请教相关专家。数月下来,我累得脱皮掉肉,瘦了一圈。

突然有一天,灵性哲思巧构妙方骤然涌出,我捕捉到一种突破性组合的玄机。在100多种中药方剂和传统医学外治理论的基础上,结合临床经验,我将外用透皮吸收作用较强的38味名贵中草药作为原料,采用中医传统炮制精湛工艺,经现代科学方法配制成一种敷于女性生殖部位的保健用品。38味药材综合而成的药力透过皮层直达经脉,摄于体内,融于津液,祛邪拔毒以外出,协调阴阳以内养,收内外一贯之妙效。

38味中药,3月8日又是妇女的节日,是巧合还是天意?“三八妇乐”——造福于女性的创新保健品诞生了!20年前的“三八”妇女节,我任厂长的“咸阳医药保健品厂”把“三八妇乐”作为节日礼物奉献给了我的母亲、我的姐妹们。

经中国医科大学附属二院、西安第四军医大学、陕西中医学院附属医院等临床观察和众多妇科患者使用证明,“三八妇乐”对多种妇科疾病、疑难杂症都有显著疗效,为广大妇女解除病痛之苦。

短短几个月,患者来信如雪片般飞向我的案头,人们不约而同地诉说着各自的发现、感受、惊异以及出现在她们身上的奇迹。

20年间,有探索,有曲折,当初的“咸阳医药保健品厂”发展成为“咸阳三八妇乐医药保健品有限公司”,后又改制转型为“陕西三八妇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如今的“三八妇乐”已成为女性健康产品民族品牌的一面旗帜。“三八妇乐”也由当年单一的产品发展为现在的四大系列、100余种产品,涵盖了女性护理、化妆品、健康食品和医疗器械等多个涉及女性健康的领域。

我发明了“三八妇乐”,“三八妇乐”也成就了我。当年因那位老红军的不幸故事而萌生的愿望实现了,我也获得了许多荣誉。

我骨子里那不安分的本性又躁动起来。我想写一本书,关于女人的书。这倒不是我还想圆文学梦,我已年过不惑,又操心于公司的经营,再想追赶陈忠实、贾平凹,写出惊人之作,已绝无可能!

我写书的想法首先来自于我的事业的特性:关注女性,关爱女性。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女性的生活,包括健康状况有了极大的改善和提高。这当然与整个中国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是分不开的。有一个使用频率很高的词“天翻地覆”,用来形容这二三十年中国的变化确实不为过。

但“这世界变得太快”,也给当代中国人,特别是中国女性带来了很多困惑,产生了很大压力。在普遍贫穷年代,贫穷面前人人平等,大家心往一处想:怎样才能不饿肚子;劲往一处使:怎样才能填饱肚子。

如今丰衣足食,“富裕的烦恼”也随之而来。上学、就业、婚姻、家庭、名车豪宅、名利奢华……种种问题、挑战乃至诱惑接踵而至,女性遇到的困惑和挑战似乎比男性更多。从女性地位和命运的角度看,今天的中国是不是真正进步了?这是萦绕我心头的一个问题。

我这个想法还来自对历史的梳理和思考。从小喜欢读书的习惯在我投身商海后依然没有改变。说不上“手不释卷”,但利用可能的时间多读点书,这20年我一直坚持着,而且常常不自禁地围绕上述这些问题读书思考。

思路逐渐清晰起来。更久远的历史尚缺少典籍史料,从周朝的《诗经》时代开始,历经秦以后的封建王朝,到民国肇始,再到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后的今天,中国女性的地位和命运大致遵循了这样一个脉络:尚能做“女人”的时代——是“女”人而不能做女“人”的时代——做女“人”而不像“女”人的时代——今天回归到做“女人”的时代,拥有了做人的权利,做女人的权利。

这听起来有点像绕口令。

遵循这一脉络我围绕中国女性地位和命运的历史演变,以大历史观来思考和解析这个问题。

这个大历史观是从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等著作中得到的启发。当然我的宏大叙事是以历史人物、历史细节作支撑的。所谓“历史存在于细节”之中,我力求做到这一点。究竟做得怎样,还请读者们评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