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乙己鲁迅 鲁迅先生的《孔乙己》的最后一句到底算不算病句?

2019-07-23 - 孔乙己

鲁迅的这种写法,在你很熟悉的鲁迅文章中还有:

其中似乎确凿只有一些野草,但那时却是我的乐园。(《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阿Q在这刹那,便知道大约要打了,赶紧抽紧筋骨,耸了耸肩膀等候着。果然,拍的一声,似乎确凿打在自己头上了。(《阿Q正传》)

孔乙己鲁迅 鲁迅先生的《孔乙己》的最后一句到底算不算病句?
孔乙己鲁迅 鲁迅先生的《孔乙己》的最后一句到底算不算病句?

你会觉得,「似乎」与「确凿」,这不矛盾了吗,这不病句吗?不错,语文课学语法时确实是这样教的,可你的语文课竟然不教「修辞」的么?

人们认为鲁迅的这种写法是病句,依据在于基本的语法规则,这种规则是一种纯形式的。任何与这种形式相悖的,都认为是病句。然而「修辞」很多时候本身就是以背离这种语法形式为前提的。

孔乙己鲁迅 鲁迅先生的《孔乙己》的最后一句到底算不算病句?
孔乙己鲁迅 鲁迅先生的《孔乙己》的最后一句到底算不算病句?

北京是一座古老又年轻的城市。

故乡陌生又熟悉。

「古老」与「年轻」,不矛盾么,是病句么?「陌生」与「熟悉」,不矛盾么?是病句么?

你当然会说,你理解为什么北京既「古老」又「年轻」,你也能理解故乡为什么既「陌生」又「熟悉」。这种看似矛盾的表达体现的是一种矛盾的真实,所描述的对象,确实兼具这种矛盾的特性,所以这并不能算是病句。

孔乙己鲁迅 鲁迅先生的《孔乙己》的最后一句到底算不算病句?
孔乙己鲁迅 鲁迅先生的《孔乙己》的最后一句到底算不算病句?

所以,单纯用一种语法形式来判定是不是病句,显然是不合理的,它还应该考虑到「修辞」的情况。

如果你能理解「故乡陌生又熟悉」这样的表达不是病句,自然也应该理解「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也不是病句。

孔乙己鲁迅 鲁迅先生的《孔乙己》的最后一句到底算不算病句?

孔乙己只要有一口气在,总会到咸亨酒店喝上一口的。而到了年关,到了第二年端午,到了中秋,再到年关,孔乙己在没有去过。

并且,孔乙己最后一次去喝酒时腿已经被打断了,无亲无故,无依无靠,年事已高,又无谋生手段,且社会冷漠无情。孔乙己除死之外,不会有其他可能了。

根据当时孔乙己的情况以及孔乙己一直没来喝酒,据此可以得到一个较为肯定的推论:孔乙己确实死了。可这一切再怎么合理肯定,都是推测,所以说「大约」。

这里还会有一个疑问,你可以只说「大约」啊。「孔乙己大约是死了」,这也行啊。为什么非要加个「的确」呢。

这其中有一个从「可能」到「的确」的过程。从孔乙己离开咸亨酒店,很久没见,到年关,到第二年端午,到中秋,再到年关,再到现在。一直没见孔乙己。到年关没见时,会觉得:孔乙己可能死了。到第二年端午,会觉得,孔乙己可能死了。

到中秋,会觉得,孔乙己可能死了。一开始觉得孔乙己「可能死了」,而到第二年的年关,再到现在,孔乙己终于一直没有出现。感觉就会从之前的「可能死了」,变成「可能的确死了」,加了一层肯定。这一层肯定,是在时间的累积中不断加强而形成的。所以最后一句不能只写「孔乙己大约是死了」,而要写「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更准确,更有力。

并且在这过程中,透露出一种幽微的,隐含的期待,而终于期待破灭。最开始没见孔乙己,觉得「可能死了」,其实内心还是希望孔乙己出现一下子,以证明其没死。到最后「大约的确」死了,则这种隐含的期待也没了。

就好比说丈夫上战场没回来,妻子就会知道丈夫可能死了。但还是有期待和希望的。可是过了一年,两年,三年,五年。这种希望没有了。妻子就会觉得丈夫「可能的确是死了」。

由现象得出确定的推论,故云「的确」。这一切确实的推论无法亲自验证,故曰「大约」。「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这种表述是很正常的,并且是很常见的。

比如,有个人对你朋友百般好,各种好,种种迹象都表示这个人很爱你的朋友。你朋友问你,你会说「他可能确实是爱你的」。根据他的表现,故云「确实」,这是强调其表现足够「确实」。可这毕竟是现象的推测,无法百分百保证,更幽微细致处的感受也无法确知,故云「可能」。这种类似的表述在日常生活中应该也是不少见的。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其中似乎确凿只有一些野草」,「似乎」皆因是回忆,无法亲身验证。「确凿」则表明这回忆是可靠的。比如:当时似乎确实是四点钟。

《阿Q正传》中「似乎确凿打在自己头上了」。这种当场的感知照理说是不必用「似乎确凿」这种写法的。因为当场就可验证。但这种当场的感知却还要用这种模糊的语义,正说明阿Q无法确切的感知验证到底打没打到。说明其被打是惯常之事,以至于身体感知都麻木了。到底打没打到都不确定了。

这种类似的包含矛盾的表述,是非常常见的表述方式。公开的的秘密,真实的谎言,平凡的伟大,虚伪的真诚。这不能简单的判为病句,上已详述。这种类似的看上去违反语法逻辑而实际上是一种正常的表达方式的,还有很多。

比如,像不多不少,似笑非笑,不快不慢,这之类的词。这种语言形式有似甲非甲,非甲非乙,亦甲亦乙,可甲可乙等,其中甲和乙表示两个矛盾的词义。

在很多人看来,这种表述是模糊的,甚至是矛盾的。「似笑非笑」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到底是笑还是没笑。「不快不慢」是个什么速度,到底是快还是慢。「花非花,雾非雾」,那到底是什么。

实际上,在文学的语言中,这种模糊不清的,非此非彼的废话也好,病句也罢的表达方式,恰恰是表达最精确的内容的。用最模糊的语言形式,表达最精确的内容。

《红楼梦》中写林黛玉:「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什么叫「似蹙非蹙」,什么叫「似喜非喜」。这个表达是模糊的,我们也无法得出一个确切的信息。可为什么说这种模糊的语言表达的是精确的内容呢?

《登徒子好色赋》云:「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这种适中完美,无法通过确定的词语来界定。只好用不长不短,似喜非喜这种表达,来表述其适度之完美。长了不行,短了也不行,长短完美的那个状态,就叫不长不短。快了不行,慢了也不行,快慢最完美的那个速度,就叫不快不慢。

还有一种常见的方式,「A是A」。就像鸟是鸟,树是树,河流是河流。平常谁这么说话,那简直神经病。可在某些特定的场景,这却是一种特殊的表达技巧。

鲁迅先生《战士与苍蝇》:「有缺点的战士终究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这就是「A是A」的表述方式。战士是战士,苍蝇是苍蝇。可谁都不能说这句话的表述是神经病。

这种表述日常也很常见:

不管怎么说,事实总是事实。

胖是胖,但是漂亮。

再比如鲁迅先生《祝福》:「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都是此类。

相关阅读
  • 孔乙己结局 女版“孔乙己”:钱包迟早掉下来 拿了算捡不算偷

    孔乙己结局 女版“孔乙己”:钱包迟早掉下来 拿了算捡不算偷

    2019-07-23

    中新网重庆新闻8月6日电 (通讯员 梁必升 刘洋)8月3日上午11时许,重庆大足区龙岗街道的陈女士丢失了一个黑色钱包,包里有1200元现金和一些证件。下午16时许,一名中年女子主动来到陈女士家中,称自己在电梯中捡到了一个钱包。

  • 孔乙己是个怎样的人 孔乙己与咸亨酒店的酒

    孔乙己是个怎样的人 孔乙己与咸亨酒店的酒

    2019-07-23

    鲁镇的咸亨酒店生意不错,每天都是门庭若市人来人往,这其中有穿长衫的富人和穿短衣的穷人。富人来咸亨酒店都坐在酒房隔壁的单间里要酒要菜慢慢的坐喝,穷人呢?都是站在柜台外端碗酒喝。孔乙已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人。

  • 孔乙己人物形象分析 鲁迅作品孔乙己赏析

    孔乙己人物形象分析 鲁迅作品孔乙己赏析

    2019-07-23

    《孔乙己》是我国的现代文学巨匠鲁迅先生的著名小说,也是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上的经典短篇小说之一。下面是文学网小编Lynn整理的现代作家相关资料内容。(更多内容请关注文学网)【层次分析】这部作品是我国的现代文学巨匠鲁迅先生的著名小说。

  • 孔乙己结局 女版“孔乙己”:钱包迟早掉下来 拿了算捡不算偷

    孔乙己结局 女版“孔乙己”:钱包迟早掉下来 拿了算捡不算偷

    2019-07-23

    中新网重庆新闻8月6日电 (通讯员 梁必升 刘洋)8月3日上午11时许,重庆大足区龙岗街道的陈女士丢失了一个黑色钱包,包里有1200元现金和一些证件。下午16时许,一名中年女子主动来到陈女士家中,称自己在电梯中捡到了一个钱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