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国良害了毕福剑 书房常客史国良

2019-01-29 - 史国良

史国良有交往的人多是书画界和文化评论界的专家学者、艺术家,来书房的人也以此居多。文化评论界的田青、张晓凌、诚方平、古华以及搞音乐的韩静霆、何树凤都曾经向他推荐过一些有意思的书刊,他们平时也会交流读到什么书,在一起的时候会互相说说。

史国良害了毕福剑 书房常客史国良
史国良害了毕福剑 书房常客史国良

书架设计

史国良的书架格局是自己设计的,分成不同的层高,从底下开始一二层的空间比较高,适合摆放大型画册,中间的稍低一些,可以放置16开的图书,再上面更小一些,放更小的书。他把各种类型的书按照品类不同分开摆放,一些图书还是上世纪80年代出版的图书,是他早期购买的书的一部分。还有放不下的,就搁在大书桌下面。史国良特别向爱好书画的人推荐,应该在书房的墙壁上设计挂镜线,既可以用来装饰房间,也方便悬挂书画作品。

史国良害了毕福剑 书房常客史国良
史国良害了毕福剑 书房常客史国良

史国良国画作品

少时读没头没尾巴的书

史国良的少年时代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处于普遍的文化饥荒中。他自己只上到小学三年级,刚刚学会认字就差不多停止了,好在之后自己学会绘画,有机会接触历史文化方面的信息,多少弥补了文化课程的缺失。

史国良害了毕福剑 书房常客史国良
史国良害了毕福剑 书房常客史国良

对少年时候的阅读,他记得最清楚的和读书有关的两件事,一是小学生也要每天背毛主席语录,和大人一样要说毛主席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一类的口号,响应号召学农、学工、拉练,最好的读书年纪反倒没读多少书,其次就是读了很多没头没尾巴的书——因为当时能读的书很少,很多到手的书因为各种原因撕裂残损了,缺的往往是开头几页和最后的部分,所以他读过之后就留下很多没有结果的故事,比如三国演义中的一场大战到底是谁赢谁输,某某到底有没有脱离陷阱这样的悬念一直萦绕心头。

史国良害了毕福剑 书房常客史国良

直到二三十年后,当潘家园有了小人书市场,他有时候还会特意翻翻以前读过的一些小人书,看开头和结尾,才知道那些故事的主人公后来到底怎样了。

史国良国画

长大开始偏向专业书籍

1973年之后,史国良开始接受专业的美术训练并开始创作,但是当时注重技巧训练,还是没有补什么文化课,这让他至今感到遗憾。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他对老先生们常常提的"工夫在画外"这句话的理解也越来越深:一开始大多数画家主要是学习技能,看的书也是技术性的,但是到一定程度就会发现,艺术创作不仅是技术性的,要继续进步,和阅读、和整个人生的积累有直接的关系,"要超越自己的专业、专家的角度,这就和文化积累、修养有关系,而阅读等于是艺术家生命的一种延续方式"。

在他看来,绘画不仅有硬工夫,也有软工夫,前者是技巧、技能,通过专业学习和训练就能达到,而后者则需要多读书、多积累,"这样画的画才能有血有肉,其实,每幅画都有自己的‘命’,只有那些有深厚积累的人画的‘命’才不苍白,能把‘命’深处的东西展示出来,比如看《羊脂球》,通过一个最受轻视的人的高贵行为来对比当时社会的其他腐朽力量,这种观察角度、写法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

在他看来,好的绘画和好的文字一样,应该表达一种普遍的感情、哲理,而不是时事性的内容,艺术的主旋律始终是人文主义,而不是一时一人的得势失势。

史国良作品

如今要"恶补"经典的课

虽然在国外游学时曾经做过写作方面的工作,也曾经创作散文、评论、小说,但是史国良还是感觉自己太感性,需要在理性方面继续发展,所以他常常说自己的文化积累太少,很希望抽时间系统地把中西经典研读。虽然还没有开始直接读经典,但是他最近读的书却也是对这些经典进行解读的书,比如余秋雨、于丹的书。

史国良说自己也知道这些流行的书受到很多专家的炮轰,但他觉得他们如果没有深厚的积累,也不会以这样一种通俗易懂的方式表达出来,带有普及性质的书和专业性的书各有价值,仍然有流传后世的价值。就他自己的阅读意见来说,于丹的书"很受用,马上就能用上",这是一大优点。

除了上述历史类的书,史国良也对古典诗词类的图书偏好,因为这和他的书画专业有关,读到喜欢的,还要记卡片。 史国良说自己读书常常是朋友推荐,或者自己偶然看到买来的。从1980年算起,他印象比较深的书包括李泽厚的《美的历程》、《形而上学迷雾》、佛学方面的《六祖坛经》、《心经》。

全国首家带爱好者从作者手中取画专业机构,浦君国际艺术中心,主营刘大为,沈鹏,张海,苏士澍,欧阳中石,黄永玉,范曾,何家英,杨飞云等一线名家作品,投资收藏首选!

相关阅读
  • 史国良毕福剑 回望红尘——史国良自述出家姻缘(上)

    史国良毕福剑 回望红尘——史国良自述出家姻缘(上)

    2019-01-29

    按史国良(释慧禅)生于1956年,198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29岁成为北京画院一级画家,美术界最年轻的教授,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美术学院和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客座教授。

  • 史国良毕福剑事件 史国良的水墨人生

    史国良毕福剑事件 史国良的水墨人生

    2019-01-29

    周思聪是蒋兆和的学生,并且都受过苏俄体系的素描训练,造型基础扎实,我们可以从史国良的《大昭寺》《礼佛图》中看到蒋兆和《流民图》对他的人物造型和写实风格的影响,也可看出他们之间的传承关系。史国良《牧鹅图》13768cm史国良《新疆舞》7069cm黄胄是由速写进入中国画坛的。

  • 史国良与毕福剑 画僧史国良的自白:有人骂我是假和尚

    史国良与毕福剑 画僧史国良的自白:有人骂我是假和尚

    2019-01-29

    美术圈说我作秀佛教圈说我把经念歪了出家也好,在家也罢,那些执著自己信仰的人都值得尊敬。他们的不断涌现给了社会公开讨论信仰的机会,让迷茫的现代人寻得精神共鸣。不管信仰什么宗教,能够想想人生的意义就是好事。

  • 史国良国画 史国良: 佛法就是活法

    史国良国画 史国良: 佛法就是活法

    2019-01-29

    青春得意时,去国他乡潦倒困顿时,遁入空门如今,回归故土,安做画僧。这是北京画家史国良的人生历程。如今,讲述佛门内外心之旅程的传记《回望红尘》,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上周,他在北京的家中接受了本报专访。

  • 史国良人物画教学 史国良 《回望红尘》史国良描述人生历程

    史国良人物画教学 史国良 《回望红尘》史国良描述人生历程

    2019-01-29

    史国良 史国良 《回望红尘》史国良描述人生历程中国当代一流画家中,史国良的身份最为特殊,他是个和尚。年轻时便已是中国水墨写实画派具有代表性的画家,33岁时荣获蒙特卡罗国际现代艺术大奖赛“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