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承宗评价郎朗黄河 殷承宗邀请郎朗去美国

2019-01-20 - 殷承宗

本期登场:《我和郎朗30年》 (现代出版社)郎国任 著

郎朗父亲的倾情之作

此书是郎朗的父亲郎国任的倾情之作,讲述了郎朗如何从一个普通孩子成长为国际著名钢琴大师这一成功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完整地再现了郎朗从出生到30岁的成长历程。

殷承宗评价郎朗黄河

从埃特林根回来以后,有一次,凌远和赵屏国两位老师请来殷承宗老师给郎朗上大师课。我说过,郎朗上课我是要进去听的,何况还是大师课。我们非常珍惜这次机会。上完课,他们问殷老师:“怎么样?”殷老师用闽南口音说,蛮好的,技术和音乐都很棒。

殷承宗评价郎朗黄河

从我个人来讲,能跟殷老师上课,我觉得是郎朗的幸运。因为殷承宗这个名字,对我们这代人来说,一点也不陌生。“文革”时期,他是中国最灿烂的钢琴明星之一,他的钢琴伴唱《红灯记》家喻户晓,还有钢琴协奏曲《黄河》。我对殷承宗一直是仰望的感觉,很崇拜他。殷老师是中国著名的钢琴演奏家,又在美国任教和居住了好长一段时间。他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我感觉到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机会来到我身边,我从来不会放过。

殷承宗评价郎朗黄河

于是下课后,我赶紧跟了出去,主动上前说,想请殷老师给郎朗上课,不知道行不行?殷老师一听,当即满口答应,而且显得很激动。他马上表示,还可以跟学院提出来,以后长期跟赵老师合作,两个人一起来教郎朗。他认为郎朗这么有天赋,应该尽早出去,还问郎朗想不想去美国学习。我们当然想了。

学校没有同意这个方案。我们也能理解。可是殷老师独特的演奏经验,对郎朗来说太重要了。我不想让郎朗失去这个机会。我打听到殷承宗住在学校专家楼,便带着郎朗上门拜访。殷老师非常高兴我们去找他。学校给了他一间临时的琴房,我们几乎是背着赵老师跟殷老师上课,因为我们得顾及赵老师的感受。

殷老师教郎朗分文不取,前后大约有一年的时间,上了二三十次课。这期间,郎朗的进步非常大,对音乐、对柴可夫斯基乐曲的理解又跃上了一个新台阶。

记得有一次给郎朗上肖邦奏鸣曲,没有琴房,郎朗紧接着要在北京音乐厅独奏这支曲子,殷老师就在住处的桌子上给郎朗上了这堂课。试想一下,没有钢琴,师生二人就那样以桌子为琴,啪啪地在桌子上奏响别样的乐曲。殷老师非常喜欢郎朗,他在中国其他城市上大师课时总是带上郎朗。

他对柴可夫斯基的乐曲和比赛有深刻的研究和经验,对郎朗帮助特别大。而且殷承宗也是留苏的,能说一口流利的俄语,他把俄国人演奏钢琴的方法学到了家,他的琴声饱满宏伟,分句处理雄浑有力,情感表达直接而富于感染力,就好像他有一颗俄罗斯的灵魂似的。听完郎朗的演奏,他说郎朗也理解了拉赫玛尼诺夫和柴可夫斯基的精髓,鼓励郎朗学两位作曲家最难的曲子。

这期间,殷老师已经邀请我们去美国。殷老师给我们联系了一个美国的免费音乐夏令营音乐节,他想把郎朗带到美国,给郎朗寻找有全额奖学金的音乐学院!这跟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

在美国期间,那种做梦一样的感觉始终在我心头萦绕着。现在,一个真实、又像梦境一样的美国摆在我们面前,美国文化的开放性和多元性,给我们带来了无限希望。我相信只要在美国获得了名气,再去闯欧洲就容易多了。我们参加了一系列的演出,受到热烈欢迎。我们更加坚信,必须去美国留学,而且越快越好。

相关阅读
  • 殷承宗简介 殷承宗的钢琴往事

    殷承宗简介 殷承宗的钢琴往事

    2019-01-20

    旧日的辉煌与沉浮,在殷承宗口中,只是轻描淡写本报摄影记者任玉明殷承宗的手不大,却很有力。这双手,曾在乡下干过农活、曾把钢琴扛到天安门去弹、曾首演钢琴协奏曲《黄河》、曾被迫写过三麻袋的交代材料,也曾经被医生宣判“死刑”再也不能碰琴。

  • 钢琴家殷承宗

    钢琴家殷承宗

    2019-01-20

    殷承宗出生于“钢琴之乡”厦门鼓浪屿,9岁时即举行了个人钢琴独奏音乐会,1959年,18岁的殷承宗在维也纳世界青年节钢琴比赛获第一名,20岁时在莫斯科柴可夫斯基国际音乐比赛钢琴比赛获第二名。六十年代殷承宗赴列宁格勒音乐学院。

  • 殷承宗黄河大合唱 殷承宗将在首演地再次演奏《黄河》

    殷承宗黄河大合唱 殷承宗将在首演地再次演奏《黄河》

    2019-01-20

    今年是《黄河大合唱》的作者冼星海诞辰一百周年,钢琴协奏曲《黄河》诞生35周年,更是抗战胜利60周年,也是著名钢琴家殷承宗艺术生涯55周年。9月17日殷承宗重返钢琴协奏曲《黄河》首演地北京民族宫剧院。

  • 郎朗与殷承宗矛盾 钢琴家殷承宗独奏音乐会大剧院“开门红”

    郎朗与殷承宗矛盾 钢琴家殷承宗独奏音乐会大剧院“开门红”

    2019-01-20

    “我的生命就在这黑白琴键上,我会一直弹到弹不动为止。”7月25日,因创编协奏曲《黄河》而闻名乐坛的钢琴家殷承宗,将在国家大剧院举办其从艺58年来的又一场钢琴独奏音乐会。从9岁举办第一场钢琴独奏音乐会算起。